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宋卫平的第二所学校!联手教育界“大神”,还要为它在山谷造一个小镇

蓝城 2017-12-04 18:09:38





NO. 1|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大家都知道,1983年,宋卫平大学毕业后,第一份职业是党校教师。1995年,他创办绿城房产,宣称要让天下人住上好房子,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


8年后,他就创办了一所包括学前和中小学的绿城育华学校。


育华学校办得实在太成功了,据说报名入读比经常是10:1。以致校长跟宋卫平约定,每年只给他十个入读名额,多一个都不行朋友太多,名额不够用。


舟山绿城育华学校效果图


但是,一所育华,似乎还无法囊括宋卫平对教育的所有构想。


宋卫平曾经说过:将来更愿意当一个老师。他在自己的公司里,也一直更像一位传道授业解惑的“校长”。


时间来到2017年,宋卫平已逐渐淡出传统地产开发,痴迷于他的小镇理想。要在中国大地上,打造一个个“比城市更温暖,比乡村更文明”的乐土


直到有一天,他福至心灵,为什么不能把教育和小镇的理想,合二为一呢?



不是简单地为某个小镇,再“配套”一个小学或中学。


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以世界一流名校的规格和理念,再创办一所学校。然后,围绕这所学校,建造一整个小镇。让教育继农业之后,成为宋氏小镇的又一个产业主题。


在农业小镇的打造中,宋卫平已找到“最强外援”——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省农科院院长陈剑平。


那么,这一次宋卫平的教育小镇,又能找到哪些“中国合伙人”?




NO. 2|


“教育小镇”的概念并非空中楼阁,在英国和美国已形成上百年历史。


“到了十八岁,安森去纽黑文市念大学的时候,已经长得又高大又结实,带着学校规律生活而形成的澄净肤色与健康光泽”。


在中篇小说《富家男孩》中,司各特·菲茨杰拉德这样交待主人公安森的背景。


安森所属的美国“老钱”阶层,自形成后,便设定了一套自己的教育体系。它起始于不计其数的有“声望”的小学和中学,以常青藤大学作为终点



这些中小学大多位于宁静小镇上。年深日久,一些街区逐渐形成学校群落,变成著名的“教育小镇”。


英国伦敦的Harrow、美国麻州的Grodon和康州的Kent,都是最典型的代表。如果说,“学区房”是配套了学校的住宅,“教育小镇”就像一个超级大校园,只在众多名校间点缀少许住宅。


“老钱”阶层为什么要把子弟送到教育小镇?


首先,小镇比较宁静,人群结构相对单纯,可以让孩子远离大都市的“不良”诱惑。



其次,英美精英教育的目标是“塑造全能的男人和女人”,要求学生把大量时间花在剧院、博物馆、滑雪场、马术公园和高尔夫球场上。只有郊外小镇,才有广袤的土地建造这些设施。


很快,宋卫平发现了这样一片广袤的土地。


它占地近20平方公里,位于杭长高速安吉出口,是一片冈峦起伏、竹树青润的狭长山谷,散落着大大小小6个水库。


最大的禹山坞水库,有120亩。水皆缥碧,数丈见底。有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气质。




NO. 3|

这个栖息在山谷间的天使小镇,开发已有些年份。HelloKitty乐园、银润锦江城堡酒店和银润小镇酒店,都已建成投入使用。


一条1.8万㎡商业街即将建成,预计明年5月开业。


小镇的开发者——浙江银润董事长廖春荣,既是一位梦想家,也是一位热心教育事业的慈善家。


这些年,他先后向同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浙大城市学院等捐赠合计近千万元,设立多项奖学金。还为宁波、温岭等地多个小学捐赠教学楼。



得知宋卫平的心愿后,廖春荣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他们商定,以“教育”为主题,结合蓝城最新产品和服务,重新规划天使小镇蓝图。


蓝城加入后,首先在山谷间又规划了约160亩的小镇中心。与小镇中心毗邻处,则会是小镇的核心魅力所在——天使小镇学校(暂名),占地约171亩。


将设置一校(天使学校)四部(幼教部、小学部、中学部、国际部)三中心(中国名师中心、学生创造中心、家长学习中心)。



按计划,一共招收学生2000人左右。


尽管宋卫平有着传道授业的情结,但他知道,要重起炉灶,在小镇上打造一所“未来的世界名校”,需要有一位真正的顶尖教育家掌舵


得道者,天助之。有理想者,总是更容易走到一起。


最新的消息是,杭州某顶级高中的校长,已接受宋卫平的邀请,共同筹办天使学校。




NO. 4|


这位教育界“大神”,办校理念极具前瞻性。许多家长听到他的名字,估计会尖叫。


他是宋卫平“教育小镇”的第二位合伙人。


该校长一向提倡教育不是应试教育,也不是素质教育,而是“面向未来”的教育。好的教育不是毁灭你、打击你,而是尊重你、支持你,最终唤醒你的心灵。


“面向未来”的教育,是目前风靡全球的新型教育模式。



其代表性学校,如圣迭哥的高科技高中,主旨就是“培养学生面向社会,制作出对现实世界真实可用的产品”,强调培养创业精神和技能。


一句话概括,就是让“长板更长、短板变长”,改变填鸭式教学,对学生进行个性化引导。


在天使小镇,将全面实践这种模式,尤其会强调在科学主义中,融入人文主义的艺术情怀。就像当代中国一位教育家所说:人文是基座,艺术是光芒,科技是内容


中国的教育,不仅要向后看2000年,更重要的是向前看100年。



该校长特别提到,进入小镇的应该是“学习者”,而不是“功利者”。


他推崇“面向未来”教育的另一个典范——英国查韦尔中学,其口号是:拆掉学校的墙,以全球为校园


所以,他一再表示:天使学校不要有围墙,要与小镇融为一体,许多设施可与小镇居民共享。这一理念,与宋卫平可谓不谋而合。


在一个“教育小镇”上,不仅孩子,所有的家长和老人,也都是学习者。




NO. 5|


山花盛开时节的禹山坞,让人想起夏目漱石的美文:


漫漫春日正好眠,猫忘记捕鼠,人也忘记债务。有时甚至忘记自己的灵魂所在,失了正形。唯有远眺油菜花时格外清醒。唯有听到云雀叫声时灵魂格外明晰。


将来,天使学校就贴着山麓,造在这片溪涧潺湲的平地上,像极了美国康狄涅格州的Kent School。


按计划,在2018年之前,会完成天使学校筹委会及校董会、聘任首任校长及管理团队、面向全球招聘教师等工作。幼教部、小学部、中学部分部将率先运行。


美国康狄涅格州的Kent School


学校的师资规格极高。


计划三分之一来自浙江,三分之一来自全国,三分之一来自海外。均要求有省级或地市级以上荣誉称号,是985大学优秀毕业生,或海外名校背景。


整个学校的设计灵感,则完全来自英国的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


哈罗公学位于伦敦西北角,历史悠久,在英国的排名仅次于伊顿公学,出过7位英国首相。最著名的校友包括拜伦、邱吉尔和尼赫鲁,也是电影《哈利波特》的取景地。



学校创办人约翰·里昂,最初梦想是为穷人家的男孩提供受教育机会。


后几经辗转,因伊丽莎白一世的皇家特许,逐渐发展成英国最优秀的公学。它所在的哈罗小镇,也从一个淳朴的乡村,慢慢变成典型的上中产小镇。


校园没有围墙,430英亩的土地上,矗立着学校的主建筑群、寄宿楼和员工公寓,自然地融入小镇的林地、公园和田野中。



小镇上有两个繁忙的购物中心,St Ann’s和St George’s。


许多设施都是围绕教育打造。比如小镇主街上的某家商店,可能就是专为学生提供服装的。著名的私人会员制“哈罗公学体育俱乐部”,健身房和游泳池就由学校运营。


建筑师张迅说,她设计过很多学校,但从未有一所像天使学校这样让她兴奋



NO. 6|


将来,天使学校和小镇中心之间,会以一个类似广场的公共空间连接,有图书馆、咖啡馆、商店和一些运动设施,作为小镇的文化副中心。


它既是学校的图书馆,也是整个小镇的精神象征


学校的篮球馆、羽毛球馆、游泳池和报告厅,都会向小镇居民开放。


不用担心会打扰孩子们的教学活动,因为这一块区域会做成双向通道,一个开口朝向学校,另一个开口朝向小镇。



白天学校入口打开,小镇通道关闭。晚上,则会打开小镇的入口,关闭学校入口。


就在天使学校的北面,第一个居住组团的方案已初露雏形。在这片250亩的缓坡上,将会建起大约300套中式小Villa,主打110—120㎡户型。


宋卫平希望,第一批小镇居民,是来自全省,乃至全国,关注孩子教育的家庭。


他们或是已财富自由的成功人士,或是无需朝九晚五的文创、投资界人士,或是悉心照料家人的全职太太,甚至是未来科技城的海归。



毕竟,从城西到天使小镇,几乎刚放完一张CD就到了。


不妨把天使小镇看成“中国版”的哈罗小镇,有宽敞的房子,鳞次栉比的公园,优秀的公立及私立学校。


在哈罗小镇,最多的就是独栋的工艺美术风格房子,也有维多利亚时期的排屋。在这优美而稳定的住区里,许多人宁可扩建自己的老房产,也不愿搬家到别的地方去住大房子


同样,粉墙黛瓦、山色掩映的天使小镇,无论养育孩子,还是日常居住,也是一种极为理想的环境。




NO. 7|


一年前,当宋卫平宣布“百镇万亿”计划时,许多人就认为:小镇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拥有自己核心的产业。


随着嵊州农庄的亮相,农业已成为宋氏小镇依托的第一个产业。


天使小镇的宏大蓝图,则预示着宋卫平已找到“小镇产业之路”的第二条主脉络——教育。


名校与小镇,可谓是一对天然的CP。不仅是哈罗,英美的不少小镇,都是因某所古老的私立学校而闻名,日渐繁荣。



典型如美国麻州的Groton(格罗顿),历史上只是一个土著打渔耕种的农村。


如今镇上已有3000名居民。它为世人熟知,完全是因为镇上的两所私立寄宿中学:格罗顿中学和劳伦斯中学,成为许多中国家长心中的圣地。


成立于1884年的格罗顿中学,诞生过两位美国总统,一直稳居美国高中排名前三。


由富有魅力的名校,甚至可以衍生出小镇发达的旅游业。



就像我们在哈罗小镇或肯特小镇看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家长和朝圣者,带热了这里的餐饮、住宿和纪念品生意。宁静、悠闲却又繁荣。


小镇的第一代居民,或为子女教育而来。但多年后,他们都享受着名校为房产带来的升值


这样几近完美的小镇生活,也可以属于中国人。



对宋卫平而言,塑造心灵的理想,与改造农村的热情,在一个“教育小镇”将同时实现。


这位地产界的传奇领袖,再加上一位教育家和一位慈善家,几大超级IP的合力,足以催生一切奇迹。


三位中国的理想主义者,怀着唤醒当代人心灵的使命,站在全球化的十字路口,回看历史,展望未来,将把我们带到什么样的新高度?


不妨穷尽你所有的想像力!


(来源:层楼)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