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烟花三月,春江水暖。江湖宽广,在此相遇一场 | 肖瑶苏州无锡分享会

合生花美学公社 2018-04-02 21:34:20

总有一个地方 

能把我埋葬的安详 

浮出我的故乡 

旧日的模样

白云白花白房 

一汪静谧的海洋 

 一片纯净的荒凉


本周末,《青春作伴好还乡》作者肖瑶

应邀前往苏州、无锡

分享行走故事,品读故乡情结



慢书房 — 苏州


主讲嘉宾:肖瑶

时间:3月17日(周五)晚上19:00

地点:慢书房  

 <苏州观前街蔡汇河头4号>



初见书房 — 无锡


主讲嘉宾:肖瑶

对谈嘉宾:方子

时间:3月18日(周六)下午13:30

地点:初见书房 映月店

          <无锡锡东新城映月天地广场>



初见书房 — 苏州


主讲嘉宾:肖瑶

对谈嘉宾:三儿

时间:3月19日(周日)下午13:30

地点:初见书店 If Mall店

     <苏州高新区塔园路易生活购物公园1幢1楼>

肖 瑶   (资深媒体人、纪录片导演)

祖籍新疆,定居青岛,是一名有近二十年从业经历的媒体人。其中,杂志主编和纪录片导演是最重要的职业经历。由于年少离家,在工作和游历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以媒体人的眼光看世界并记录世界的习惯。在她看来,行走真正的意义,不是怎样走出去,而是如何走回来……


江湖宽广,不如相遇一场

文/ 肖 瑶


2013年12月底,我的第一本文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出版。在全书的最后,我加了一行字:谨以此书献给我的朋友章晋。


2016年12月,我的第二本文集《青春作伴好还乡》面市。最后定稿前,我仍然请设计师在全书的最后加了一句话:谨以此书献给我的朋友彭坤子、贾振民、卢京青。


在这个世界上,同时认识这四个人的人,大概只有我一个。所以,也只有我自己才明白,这两次礼献的意味是什么。


人过中年,状况频现。今天老人病了,明天儿子把同学打伤,后天自己腰疼病发作,捆着护腰给甲方喷方案……年少时看刘震云笔下一地鸡毛的中年,“使人不耐心的,是些馊豆腐之类的日常生活琐事”。但只有当真走到此刻,才发现比之“不耐心”,更严苛的境况是“不可知”。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到底哪一个重要,这种文青时代足够让我们争论到口干舌燥的话题,在生死大事面前,简直不止“矫情”二字那么让人厌倦。


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无论愿意不愿意,我们正在,并必将继续,一天比一天,失去更多心爱或不爱的人。而我们也都只是一个个跋涉在岁月冰河里的旅人,面对苦厄别离,除了眼睁睁看着,我们浑身透凉,我们无计可施。


当然,每每我说起这个话题(甚至只是在朋友圈里转一篇相关文章),我家爹妈就会很担心。要么问是不是最近身体不好了,要么教育我“年纪轻轻,哪儿那么多生死可以讨论”。姑且不谈,我已再三与他们强调,目前全世界就只有他二老还认为我“年纪轻轻”——光是我妈这些年来总是担心我会出家这件事儿,就很是让人哭笑不得——如我这般六根不净、欲望多多,遇事火烧猴屁股的造化,有哪家佛肯收?更不用说,现在想找个六根清净、四大皆空的佛与场所,不知道有多难呢。


所以我总是告诉我亲爱的爹妈,生性悲观,不代表不能活得乐观。我是真的不再年轻,但生活好歹还算丰沛满足。从少年不知愁滋味,到可以自如地任愁绪尽数散去,这条路我走了很多很多年。事到如今,至少我还没有倒下,也还算没有跑偏。至于其他,所谓荣华花间露,悲喜草上霜,你认为这是假装硬朗的烂鸡汤,我却觉得它是世事真相,无可辩驳。


昨天,当我与一位大哥说起新出的这本书,他突然感叹:竟已是三年过去了。静心反观这三年,我是否又进步了一点点,或者干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能不能拿起能拿起的,放下该放下的,离开要离开的,忘记该忘记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但至少我愈加懂得了,人生苦痛无法避免,亦不耽误我继续爱人和被爱;或者我还能偶尔任性,犯点儿无关大局的错,丢几次无伤大雅的丑,至少我还有机会重新轻装上路——学会和接受“人生无常”这件事,也许才是更好的永恒。


当我写下书后那三个名字时,心里很清楚的知道,那个名单,必将会一年比一年多,一次比一次长。终有一天,我自己的名字即便没能出现在某人的礼献名单里,也必将会挂在某面墙的横幅上。希望到那时候,我仍未老到心智昏花,仍然可以平静地对流水般穿过我生命的你们说,感谢你,曾经与我相遇一场。


当然,我还要对这个世界说:感谢你,允我与你,相遇一场。


我文艺  故我在

文旅地产│文创产品│民宿运营│美学推广

合生花美学公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