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农民闫春海,和他义务照顾的46位被遗弃的长期照护者

蜗牛故事 2017-12-06 19:38:06


我叫闫春海,49岁,张家口崇礼区高家营镇人,高中没毕业就到供销社上班,1997年下岗,在家养猪,养牛,养羊,2004年开始寻找需要帮助的孤寡老人,残疾人,组织爱心人士给他们送生活用品,为他们治病,给他们送去温暖,几年间,因着我们的不懈坚持和无私奉献,受助的孤寡弱残遍布十里八乡。。。


在2008年之前,我们都是给可怜人送东西,以这样的形式帮助他们。2008年三月,听说驿马图乡大南营大队小南沟村有一家人,娘仨全是盲人,无法生活


当我们带着米面,肉和生活必需品驱车到达驿马图,才知道出了驿马图的路全是进沟上山崎岖蜿蜒的小路,非常难走到了半山腰,路上还有积雪,实在不能再走了,我们只好弃车步行,两里路一行人走了两个多小时


王俊林

女,58 岁,盲人,行走困难

崇礼县驿马图乡小南沟村人

自幼眼盲,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都是盲人

丈夫去世后,三个盲人无法生活

娘儿仨住在不通路的高坡窑洞,吃水烧柴求助村邻

因为村子偏远,村民纷纷外迁,留在村里的所剩无几

冬天窑洞中的一家三口手脚被冻裂

2009 年入住


他们村在最高的山顶上,大多是破土房,进到他家,娘仨正做饭,莜面一半生,一半熟就端上来了,家里非常的冷,没生火炉,母亲王峻林的脸都冻了,娘仨没眼,柴和水都靠村里好心人帮助


他们村因为没有学校,离公路又远,好多村民都搬离了,村里就剩下十几个老弱病残,所以对他们的帮助也有限,而且听说这些老弱病残也要搬走了,这意味着他们会失去仅有的帮助。


曹华

男,34 岁,盲人,智障

王俊林次子,崇礼县驿马图乡小南沟村人

胎生盲人,从没见过光。智障使他无法与人交谈

但他是家中唯一可以行走的人

过去他负责做家里所有跑腿的活

现在他用轮椅推母亲和哥哥上厕所和散步,但经常摔跤

2009 年 10 月入住


回来的路上,我思量送东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就下决心把他们接到高家营来照顾。我回来后就行动,在原来养牛的场地盖了六间砖瓦房,九月份把他们娘仨接来了。


消息一传出,好多人知道我义务收养三个盲人,都来看望。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母亲和大儿子曹平常常患病,低血压,胃溃疡,胃下垂,我带他们前后到过张北仁爱医院,张家口附属医院,崇礼区医院医治


有一次,曹平又病了,全身僵硬不会动,上厕所不会提裤子,饭也不会吃,喂一顿饭得一个多小时,在崇礼区医院治疗十二天,连医生都说很难恢复了,西湾子爱心人士们帮忙陪床,送饭。


曹平

男,38 岁,盲人,先天脑瘫

王俊林长子,崇礼县驿马图乡小南沟村人

三岁时视神经萎缩,双目失明

幼时轻度脑瘫,病情逐年加重

现在吃饭困难,不能走路,靠同是盲人的弟弟曹华推轮椅

2009 年 10 月入住


在我们细心照料下,出院两个月后,曹平手脚能活动了,慢慢地又能自己吃饭了,现在每顿饭吃4个大馒头,人们问他们来这里好不好,他们说:在这儿天天过大年!感恩之情溢于言表,见人就说,我们天天过大年,要在家,早死了!

        

2011年,我得知宣化有个老人,无儿无女,且生活不能自理,常常从床上摔倒地下,头上脸上的伤就没好过,经过打听找到他,接来开始他的脾气很大,稍不随他的意就大吵大闹,咱们的义工为他服务非常头疼,经常被他骂。我总是开导他:来服务的义工们不挣一分钱,我也不收你任何费用,你应该感恩才对,慢慢的他有了转变。

       

他有5万元积蓄,在亲戚手里,当他类风湿病严重,影响到心脏,病入膏荒时,打电话找这个亲戚,结果一分钱都没给送来,他非常伤心失望我安慰他,帮他请来大夫输液,并且让义工做平时他最爱吃的饭,输液十多天不见好,不几天去世了


他临死前三天高兴地跟我说:我来到你这儿,是上天给我安排的最好的地方,在这里找到了我真正的亲人


他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2012年冬天,我得知万全县上营屯村的84岁老人郭永祥没人照顾,找到了老人,他住在没生火的冰冷窑洞里,每天只能吃亲戚送来的几个冷馒头,非常可怜,当时我就把老人接来了,他患有严重的皮肤病,在多次找医生,找偏方治疗了两年后,老人病好得差不多了,饭也吃得很多,在这里,老人感受到了爱和温暖,常常嘴里念叨着:感谢上天,感谢小闫。

 

郭永祥

男,88 岁,盲人

万全县上营屯村人

中年娶妻。老伴去世后继女看护他

继女患病后无法再照顾他

他长期前列腺病,小便失禁

我们找到他时,他被冻僵的腿脚和被褥沾粘在一起

2012 年 11 月入住


2014年9月,有人告诉我,张北台路沟村有个女孩,被关在小黑屋子里没人管,恐怕冬天要被冻死,去了才知道,女孩20岁,刚出生不久就被父母遗弃


养父在二连火车站把她抱回,由姥姥带大,20岁时姥姥得了半身不遂,养父接回,同年中秋节,白天还在干活的养父,晚上突然去世,她成了孤儿,锁在小屋里,有好心人给她送点吃的,孩子聋哑,生活不会自理,9月份就把她接来我院。



孙红梅

女,20 岁,智障,哑巴

张北县台路沟乡台路沟村人

自幼被父母遗弃,由养父从二连火车站拣回抚养

养父病故后,孙红梅无人照看

冬天将至。她被锁在小屋子里

村里热心人帮她联系我们

2014 年 9 月入住



从这以后,我找到没儿没女的,没人照顾、不能自理的人就接过来,来的残疾人越来越多,房子不够住,借钱又盖了五间,又住满了后来人更多了,残疾人上厕所,洗澡成了大困难,我把楼房抵押贷了款,把牛,羊卖掉,又借了二十多万,盖起了宽敞明亮的二层楼房


有了卫生间,也能给他们洗澡了


社会上人们听说我不收钱收养了这么多需要长期照护的人,很多有爱心的人都来给我们送东西、洗衣服、做饭、照顾他们。这些需要照护的人,看到这么多无亲无故的陌生人,无私地为他们奉献,服务,都被深深地感动他们自己也怀着感恩的心互助互爱,把这儿真正变成了~仁爱之家。  


迄今为止我的“仁爱之家”已经收养了46位病弱孤残,其中11位已经去世,现有的35位,他们都互相帮助,非常感恩。    


丁国枝(右)

男,80 岁,孤寡老人,五保户

崇礼县高家营镇南窝铺大队大南沟村人

靠种地生活,丧失劳动能力后,靠姊妹帮衬生活

2014 年 11 月入住


丁国祥

男,80 岁,孤寡老人,五保户。

崇礼县高家营镇南窝铺大队大南沟村人。

靠种地生活,多种疾病缠身,失去劳动能力。

2014 年 7 月入住。


好多人听说我不收费义务收养了这么多智障孤残、需要长期照护的老人,都来献爱心,他们受了感动,一传再传,让更多的爱心人士伸出友爱之手帮助我们。 去年冬天我没钱买过冬煤,他们就前后为我们买了25顿煤,让我们的老人们度过了一个温暖的冬天。

      

人们知道我的互助院不收费,义务赡养老人,就介绍无人管的孤寡的人来“仁爱之家“。但我没有收入,人手也不够,再多就照顾不过来了。还有就是冬奥会钱我们面临拆迁,盖房的钱是借贷来的,再借肯定借不起,再在别处盖房就难了。另外也需要捐助,如冬季买煤等


我就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参与,使更多的残疾,智障,和无人照管的孤寡老人们得到帮助,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闫春海

                                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

高家营镇“仁爱之家”互助幸福院

闫春海13582981940 / 苗丽萍 13582633972





我叫刘博文,80后摄影师,长期关注弱势群体生存状况,也借商业类平面摄影拍摄谋生。


2016年圣诞节,我跟天主教会的爱心团队来到困难信徒家送温暖。我访问了近十家困难家庭,其中几乎都有长期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如瘫痪在床的人,高龄老人,脑瘫孩子等。


牛龙龙

男,29 岁,宣化县向家营村人,智障,哑巴

自幼父母不和,经常打架

令他在惊吓中长大,从没开口说过话

父母离异后各自再组家庭,把他抛给爷爷奶奶

爷奶无收入,靠低保养活了他 20 多年

爷爷八十岁以后无力再照管他

他住宅没有窗户的小屋,冬天只生一点火

常年尿床让屋内潮湿不堪

村里热心人帮忙联系我们

2014 年 2 月 26 日入住


其间,我来到了张家口北部的高家营镇 “仁爱之家互助幸福院” 。这是一家个人开办的福利院,接收了近三十位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其中既有20岁的年轻人,也有90岁的老人,至少有三分之一是盲人或聋哑人,一半有智力或精神问题。


创办人闫春海为这些来自张家口各县山村的赤贫农民提供免费的食宿和照料。受闫春海夫妇的感动,我决定帮他们拍照以便网络宣传。希望将来有人去崇礼滑雪或观看比赛的时候,可以路过这里进去坐客。


张贵凤

女 73 岁,盲人

宣化县人。自幼失明

抱养一女儿。女儿从小扶侍盲母

但她有嗜好喝酒,脾气暴躁,昼夜颠倒。把女儿累病

在家对家人发脾气,咒骂、反锁门

让家人不能正常生活,遂将她托付我院

2016 年 8 月 24 日入住


在高家营福利院拍摄照片时,我读到了“蜗牛故事”里多篇关于长期照护的文章,了解到中国有长照需求的人口有数千万人,以及这个群体的诸多社会问题。


长期照顾这些需要照护的失能者,是对家人体力、精神和经济的考验。很多失能者没有能力参加社会保险和购买商业保险,也没有收入来源,如何照护他们,以及负担照护和医疗的成本,成为家庭的沉重负担。在经济欠发达的城市和农村地区,特别是其中的贫困家庭,或身为 “鳏寡孤独” 的失能者,面临生存困境,亟待社会施以援手。


王永慧

男,83 岁,智障

涿鹿县双树村人,丧偶,长子病逝

他和智障的小儿子两人无法生活

2014 年 3 月入住


高多福

男,69 岁,与妻子常年分居,腰腿疼生活不能自理。

蔚县南凌罗村人。

原本由外甥女照料,但外甥女工作忙。

他因为感到很孤独而联系我们。

2016 年 10 月 28 日入住。


中国的社会福利机构,还未能完全覆盖照顾需要长期照护的人群,特别是不能满足年轻的失能者,及有特殊需求的残障老人的需求。民间兴办的长照福利机构,普遍面临资金短缺,难以取得合法经营资质等的困难。


于是,我想到透过来自多个家庭和福利机构的纪实照片,讲述这些人的生存故事,反映需要长期照护人群的生存处境和需求,以促进社会各界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并参与推动政府改善面对长照人群的福利政策和措施,促进有长照需求群体的福祉。 


杨贵忠

男,82 岁,孤寡老人,五保户

崇礼县驿马图乡上和棋营村人

身患多种疾病,冠心病尤其严重,随时可能发病。速效救心丸不离身

生活不能自理,无人照顾,2011 年 11 月入住


薛丙成

男,72 岁,盲人,半身不遂。

崇礼县石夭子乡石夭子村人。

从小失明,一生靠拉二胡卖唱为生。

脑溢血致半身不遂后靠侄子外甥女帮衬生活。

2014 年 11 月入住。





感恩刘博文,用平静而有力量的影像,让更多人知道张家口崇礼区高家营镇的闫春海、仁爱互助院和老无所依、生死飘摇的特殊人群。


闫春海义务收养了46位病弱孤残。他的愿望是使更多残疾,智障,和无人照管的孤寡老人得到帮助,让他们过上幸福生活。


娘仨都是盲人的大儿子曹平,被接到仁爱后,慢慢能自己吃饭了,每顿能吃上4个大馒头,他说“在这儿我们天天过大年,要在家,早死了。”


闫春海几乎以一己之力艰难支撑着的这个没有资金来源、没有资质的民间场所,距离冬奥会核心区约60公里,距离天安门约200公里。


希望有更多善良的朋友关注闫春海的仁爱互助院,温暖他们,但不打扰他们。


也希望能有长照机构,让博文这样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人,透过他的镜头,唤起社会对长照人群的关注


蜗牛故事 I 蜗牛微公益第二期


王永强

男,50 岁,智障

宣化向家营村人

他原和患有精神病的母亲生活。可以骑摩托车、打零工

一场车祸导致他残疾,肇事司机逃逸

第一次手术不成功,二次手术仍不成功

从此他的缺少一块头骨,头皮塌陷,说话不清,走路不稳

这样他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

2014 年 4 月 5 日入住


刘月玉(右)

男,73 岁,独生子,未婚

宣化县沙岭子镇屈家庄镇人

父亲死于内战。母亲把他带大

不许他娶妻,禁止他与外界接触

八年前,九十六岁的母亲去世

他无法融入社会,无生存能力

堂哥帮他每天做一顿饭

他常年足不出户,耳聋,口齿不清,无法与人交流

大小便不能自理

2017 年 2 月 18 日,他被同村教友送到我院


周建斌

男,44 岁,智障,哑巴。

蔚县西合营镇大北坪村人。

父亲早年去世,母亲患有严重心脏病。

大哥去世,儿歌智障,三哥入赘当上门女婿。

他和患病的母亲生活,去年被三个接去照顾。

家里剩周建斌一个人。他不吃别人做的饭。

三哥求助村里的修女,修女找到我们。

2016 年 12 月 15 日入住。


李功(右)

男,55 岁,智障

张北县占海乡小山角村人

初中毕业后因为受惊吓得了怪病,生活不能自理

父母去世后,哥姐住得离他远无法照料他

他经常吃不上饭

2013 年 12 月,他的哥姐将他交托我们收养


李生

男,63 岁,盲人。

崇礼县高家营村人,五保户。

原为哥嫂子照顾,后来哥哥病逝,嫂子改嫁,

他孑然一人无法生活。

剥玉米时从房上摔下来,摔坏了坐骨神经,生活无法自理。

2013 年 5 月被嫂子送来我院。


刘金

男,55 岁,盲人,罗锅,未婚

蔚县西合营镇红旗村人

儿时丧父,母亲改嫁,没有给他上户口

他一生没有户口,没有合法身份,所以无法享受低保

原本他可以看见,和同样是光棍的继兄一起打零工度日

一年前,他小脑萎缩,视神经受压迫而失明

村里好心人联系我们。2016 年 9 月 21 日入住


刘贵珍

女,62 岁,聋哑,智障。

崇礼县四台嘴乡孙林背人。

自幼聋哑。家中因兄弟姊妹多而贫困,无力为她医治。

被家人数次丢弃在深山里,让她自生自灭。

但每次她都自己找回了家。

30 岁,她嫁给一位比他大很多的光棍汉。

50 岁,遭到丈夫抛弃,终日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地在山坡上。

2014 年 11 月,她被家人送到我院。


王贵彬

男,47 岁,智障,涿鹿县双树人

自幼家贫。哥哥结婚时,带着老父和王贵彬

入赘宣化沙地房村安家

哥哥病逝后,父亲因长期营养不良患贫血。爷俩无法生活

2014 年三月 16 日入住

他体力好,在院里可以服务他人,还可以放羊


张兰庭

女,59 岁,聋哑

20 多岁时,家人在把他嫁到阳原县揣骨瞳镇双塔村后

与她断绝联系

她与丈夫生活三十多年,靠种地度日,没有子女

丈夫修房子时摔坏了腰椎,大小便失禁

走路拄双拐,两人生活雪上加霜

不久老伴去世。2015 年 6 月 1 日我们接她来幸福院入住




蜗牛故事老龄事业俱乐部LOS.

ID:yanglao737


长按二维码扫描关注


推广与商务合作anjun75 (微信)

投稿wingchuihk (微信)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