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乐天 : 一颗中日韩政治夹缝中的棋子

云涌 2018-01-14 11:06:42


有人说,这张地图会影响中国房价。


圆圈的中心,是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地方,圆圈半径2000公里,为“萨德”的雷达探测范围。


一旦萨德切换至工作模式,北上深自然躲不过,中国整个华北、华东、渤海、黄海、东海区域的弹道导弹发射都将实时处于美国监控之下。它的一举一动都牵系着中国房价的走势。


一个“萨德”系统,以防范朝鲜飞弹为名,结果却把大半个中国给笼罩进监测的阴影。虽然韩国解释称并无恶意,但把中国整个惹恼了。


2月27日,消息披露“韩国企业”乐天决定将自己名下的地块换给 “萨德”使用。



图为乐天在星洲的高尔夫球场,深山密林中的一片开阔洼地,将提供给“萨德”系统使用


该消息立马在中国炸锅。乐天在中国开立了不少超市、商场。吉林,有民众在乐天玛特(Lotte Mart)门前拉起横幅,要求乐天“马上滚出中国”。



中国的舆论场上,乐天此举被视为“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砸中国的锅”。


01


乐天到底在中国赚了多少钱?


乐天集团是韩国著名财阀,业务领域涉及零售、食品、旅游、石化地产及金融等多个方面。据悉,乐天集团在华事业占集团总体的比重较大,作为韩国免税店旗舰的乐天免税店,其整体购买额70%来自中国客人,远高于日本及韩国本土游客消费额。


每逢中国法定节假日,对韩国零售、流通业而言,都可谓迎来“狂欢节”。以乐天为例,去年国庆期间,乐天免税店小公洞店面向中国顾客的销售额同比增长30%;首尔小公洞总店面同比增长27%。


据分析,仅乐天免税店,中国消费者一天的消费近6000万元,这还不包括乐天其他在华业务。



乐天于1994年进军中国,市场覆盖24省市。2016年,乐天在华营业额3.2万亿韩元,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因此,官媒也掀起批判乐天的浪潮。


新华社称:“乐天能够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同韩国军方换地,中国消费者也完全可以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对这样的企业、这样的产品说不!既想在国内政治上得分,又想在商业上获利,世界上没有这等一举两得的好事。乐天自己既然无法想清楚这样简单的问题,就让中国的老百姓来给出答案。


昨日(3月1日),人民日报在其微信公号头条,呼吁远(di)(zhi)乐天。



“远离乐天”会不会演变为“抵制乐天”的全国性运动,不好说。但乐天在中国发展受挫,会是大概率事件。


自1994年进军中国以来,乐天的业务已经覆盖中国20多个省市,门店有120多家,从商场、超市、食品,到旅游,跨度非常大。


2016年,乐天在华投资额达到3.2万亿韩元(约193亿人民币),是2009年投资额的7倍多。要是全面爆发“抵制乐天”行动,乐天的损失不会小。


沈阳乐天世界项目,据媒体报道已被叫停

 

中国俨然已成各大跨国企业的必争市场。现今中方的激烈反应,乐天应有预料。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虑,仍决定换地给“萨德”,乐天肯定是仔细权衡各种因素作出的决定。


乐天在中国的营业额,绝对数看起来很大,但在其总盘子中的占比其实很小。



乐天的年营业额达85万亿韩元(约5114亿人民币),其中韩国市场占80%,中国市场只占这3.8%。网上有种说法,其中国的业务每年还要亏损约3000亿韩元,企业营收主要靠韩国市场撑着(当然,里面有中国游客在乐天免税店的贡献)


02


失去了韩国等于破产,离开中国只是受点轻伤,乐天的取舍背后,是一个自然的商业算计。


这只是简单的经济账,后面还有更复杂的政治账。


很多国人不知道,乐天具有深厚的日本背景,它在韩国的身份极为特殊,特殊到你很难断定它究竟是一家韩国企业,还是日本企业。


乐天的创世人叫辛格浩,出生在韩国,1942年他跑到日本去,从此在日本扎下了根,娶日本妻子,并创立了乐天集团。


也就是说,乐天是由韩国人创办的日本企业。



辛格浩一直对故国念念不忘。


直到1965年韩日建交后,乐天才开始进军韩国。当时乐天在日本已经是声名大噪,韩国军政府急于发展经济,于是就把乐天作为“招商引资”的重要扶持对象。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经济创造了“汉江奇迹”,乐天也借助“汉江奇迹”一飞冲天,成为韩国的商业巨头,与三星、现代等大财团齐名。


曾有人这样形容乐天在韩国的地位:


三星集团也许是韩国最成功的“财阀”,但乐天集团却是韩国最无处不在的“财阀”。这家公司的业务遍布零售、旅游、石化、建筑和金融行业,雇员总数超过11万人。韩国人可以买到乐天巧克力,在乐天影院看电影,在乐天超市购物,用乐天信用卡付钱,然后回到由乐天保险保护的乐天公寓中,韩国人就生活在一个“乐天世界”里。


韩国乐天世界


表面上,是韩国的乐天集团承包了韩国人的休闲娱乐生活,但实际上,韩国乐天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乐天酒店集团,而日本的乐天控股集团持有乐天酒店集团93.8%的股份。


兜了一圈,乐天集团还是回到了日本。


日本的血缘,韩国的成长烙印,现在又被推向了中国舆论的风暴眼。当这家企业1994年初次进入中国时,它无法预见2015年7月韩美两国会宣布展开“萨德”系统部署、也无法预见它那块距离青瓦台200公里的高尔夫球场会被国防部相中。处在大国政治的夹缝中,乐天是不能自由掌握自己的命运的。


商业很难纯粹,往往脱离不了政治的影响。但你选择了,就只能自己承受后果。


身处中日韩微妙三角中的乐天也许早已看到这点,这几年在缅甸、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和印度动作频频。2014年,乐天在印度新建了一个糖果厂;2016年,乐天在越南拥有了第12家购物中心,他们的计划是到2020年增至60家。


经过萨德事件,乐天很可能会放弃押注中国,把重心转移至东南亚。


图表来源:NIKKEIASIAN REVIEW

 

中韩两国原本相处得很好,既无历史过节,亦无现实冲突,虽然韩国私底下会抱怨中国控制朝鲜发展核武不给力,但仅止于私下抱怨,至少表面一团和气。


此次“抵制乐天”,还是中国首次抵制韩国企业。


如果萨德真的部署韩国,中韩关系将面临“准断交”的可能性。即使下一届政府想重拾中韩关系,萨德也是绕不过的坎儿。


中国单独应对朝鲜半岛变局的孤军奋战局面到来,是成长大国的孤独。只有没有了牵挂,没有了犹豫,没有了头尾的担忧,才能真正地成长。大国的崛起,不能指望别国的配合,也不用幻想别国会配合,不给你添乱就是最大的安慰。


中国巨大考验的这一关,将从冲破朝鲜半岛困境起。


03


那么,从经济角度看,中韩断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2016年中国(大陆地区)进口商品来源地排行是这样的(不算港澳台地区):


1、韩国  进口额1589亿美元;

2、日本  进口额1456亿美元;

3、美国  进口额1344亿美元;

4、德国  进口额860亿美元;

5、澳大利亚  进口额707亿美元;

……


韩国替代日本成为中国最大的进口商品来源地是2013年实现的,到2016年已经持续了4年。中国从韩国进口的商品主要是机电产品、光学医疗设备和化工产品,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半导体、汽车或者电脑、手机的零配件等。


2016年中国对外贸易最大的逆差来源地排名是这样的(不算港澳台):


1、韩国  中国逆差654亿美元;

2、澳大利亚  中国逆差336亿美元;

3、巴西  中国逆差237亿美元;

4、日本  中国逆差163亿美元;

5、南非  中国逆差97亿美元;

……


问题非常明显:韩国是在对外贸易中占中国便宜最多的国家,它尊享的“对华贸易顺差”遥遥领先其他国家。


此外,中韩贸易额已经占到韩国对外贸易的28%;对华出口额占到了韩国总出口额的32%;对华贸易顺差,则占到了韩国全部贸易顺差的73%!


2016年,韩国的GDP是大约1.4万亿美元,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已经达到了18%!


在这样的



乐天,一颗中日韩政治夹缝中的棋子,往前或是万丈深渊,回首却已无退路。


» THE END «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云涌立场。

文章来源:金斧子财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