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雷霆:侠 女 香 魂

兵团战友 2018-02-23 19:34:08


【那年、那月、那人】书摘


侠 女 香 魂

雷 霆

我的好朋友陈国秀离开我们已经4年多了,她的许多往事常萦绕在脑海里。战友李愔写了悼文《侠女》发到我的邮箱,引起我很多的回忆,此文和李愔的文章融合在一起,作为我们对国秀共同的怀念。

在2连,国秀是个最具争议的人物,她的纯真率直、火爆泼辣、情深意重都可以做到极致。

1、十五团的第一批逃兵

国秀是北京第3师范68届高一女生,1969年3月29日随大批北京知青一起赴蒙,一到连队,她发现此地的情况与接兵时所介绍的大相径庭,于是高呼受骗,一怒之下,竟拂袖而去返回北京,成为15团的第一批“逃兵”。 如此作为震惊了整个连队,也震惊了知青们,大家在各种各样的议论之外,也暗地里佩服这位敢作敢为的女战友。

没想到,两年后,她突然回到连队。如同走时一样,再一次引起轰动。

大多数人把她的人与名对上号,是在团支部的帮助会上。她是文革前的老团员,会上先由她做自我检查。她声音洪亮,侃侃而谈,主要检讨了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后来,便是团员们发言对她进行帮助。刚开始气氛比较平和,她还适时作了一些解释。后来一些人的发言开始上纲上线,批判她害怕艰苦临阵逃脱等。听着听着,她的神情很是不服,最后竟突然起身,摔门而出,扬长而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与会者。

她的“大义凛然”,又一次震惊众人。这件事,以给她一个处分而收场。

2、工地上唯一的女大锤手

后来的事实证明,国秀确实不是害怕艰苦、贪图享乐之辈。锄地割麦,施肥拉车,无论干什么,她总是一马当先,绝不甘落后。她的英雄本色,在劳动强度极大且条件又极为恶劣的冬季挖渠中,得到充分的显现和淋漓的发挥,再次震惊了全连!

在后套,挖渠、脱坯、割麦子并称为“三大累”,而冬季挖渠更可称为三累之首。冻层炸开之后,把几百斤、上千斤重的冻块分为人可以抬动的小块,非用重达26磅的大锤不可。26磅,据说是人力所用的最重的锤头了,大锤手一律是身强力壮的男战士。唯有国秀一个女生,主动请缨抡大锤。从此,工地上就出现了一个梳着辫子的大锤手,她手抡大锤,一股势不可挡的英雄气概,一下一下,大锤在她的身边上下飞舞,钢钎一寸一寸砸进冻土,在落日的余晖中,国秀恍如一个翩翩起舞的女神……

战友们由衷地称她是“铁姑娘”,人们对她刮目相看了。

3、暗恋排长  

国秀生龙活虎的劲头,连里的男生也得让她三分。可是男生们却不了解,她还是个感情很细腻很绵长的女孩子,文笔也很优美。不知何时,国秀暗恋上男排一位排长,她在朋友圈里毫不隐瞒,她甚至让我读过她写的对那位排长充满赞美和向往的日记。还记得有一篇名为《动人的一瞥》,记录了在井台打水时她和他相遇,他对她有意无意的一瞥。每次和排长不期而遇都让她兴奋不已,每次全连集合她都用热烈的目光注视着在队前喊口令的他。可惜的是那时男女生接触的机会很少,排长一直毫不知情,我们几个朋友也愚笨的不知道怎样帮她把这份爱慕传达过去。不久,排长离开了兵团,她继续写着思念的日记,直到她也离开了兵团回到北京,此时排长已不知去向,这段恋情才无果而终。

1999年连队在北京大聚会。不知从哪里排长知道了这件往事,知道了30年前,有一个女孩子对他如此关注如此情寄,看得出他的感动和珍惜。在国秀患病的日子里,他是探病最勤的战友,直到亲自去和国秀的遗体告别!

4、被偶遇的知青骗走了钱物

国秀因为是师范生最早回到了北京,一个她在包头偶遇的知青敦某到北京找到了她,自称是干部子弟因父母在文革中受害无家可归。国秀生性善良,对人不懂设防,热情接待了敦某。敦某在她给找的房子里好吃好喝住了数日,又谎称可以买到紧缺的折叠椅大衣柜,国秀热情向周围的同事和朋友介绍这个机会,结果敦某携购物款并顺手偷了她的衣物溜之大吉。

那时我还在兵团,得知此事我并不奇怪,我知道国秀有一颗太纯朴太率真的心,稍有心机的骗术都会在她那里得逞。

数月后,敦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并绳之以法。

5、出色的小学教师

国秀任教的小学离我的单位很近。一天我突发奇想去听她的课,作为特邀嘉宾,我坐在小学4年级的课堂上,一睹她讲课的风采。那是一堂数学课,她耐心地给孩子们讲解一道道数学题。她自己做的教学卡片色彩鲜艳,很是生动。她用鼓励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站起来回答问题的孩子,她讲每一句话都是用柔柔的声音,亲切而充满期待。她在讲台上绝对是光彩照人,充满了魅力。这堂课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让我看到了记忆中风风火火的她温和亲切的一面。

除了当班主任,国秀还做过大队辅导员,和孩子们在一起,国秀显得活力而朝气。

6、夙愿未还,香魂已别

2003年国秀退休了,她回到了北京郊区的老家,用所有的积蓄依山建了一个农家小院,并在院子周围种了各类的果树,她拿出了在兵团时的干劲,起早贪黑,浇水施肥,经营着她的土地和梦想。她说等果树结果,她会邀请全连的人来这里踏青尝果。

果树栽下一年多,刚入冬她就病了。肺癌的结论让战友们的心变得沉甸甸的。战友们为她捐款几千元,买了灵芝孢子粉送到医院。她用一方花头巾把脱了发的头包起来,笑着坐起来欢迎大家。她说话仍然干脆利落,精神也不见颓唐。还一再相约春天时到她家的果园去做客。听着她的话,想着当年她的飒爽风姿,我很有些伤感。我是不信神不信佛的,但我也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转年5月,我在出差的火车上接到国秀的电话,声音有点虚弱,但依然明朗,她说:“家里的甜杏正好下来,让老金(她的丈夫)给战友们送点过去,你帮着给分送一下吧。”我忙说:“你的心意战友们领了,你好好治病,你好了就是对战友们最好的回报。”得知我在外地,她又说:“那就等你回来,那时山桃就该下来了,我再让老金送过去吧。”问及病情,她缓缓地说道:“我的腿很痛,夜里睡不好觉,但是,你放心,我能忍!”这一个忍字让我心痛得几乎落泪。

山桃下来时,国秀已经没有力气给战友们打电话了,9月底她就永别了这个世界,因为通知晚了一天,只有我和小段代表战友们去和她告别。

在她的灵前,我哭得站不稳,小段在背后紧紧抓住我的双臂,我才没有倒下。

安息吧,我的好朋友陈国秀。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