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农村“电小二”如何玩转“双 11”?

安徽日报农村版 2018-01-03 21:38:24

 目前,位于江苏南京市雨花经济开发区的一家电商企业的智慧物流基地正在紧张筹备中,将于“双11”期间正式启用。该物流基地实现全流程自动作业,从订单生成到商品出库,最快可缩短到30分钟。图为工作人员正在物流基地内忙碌。 新华社发

  阅读提示:农村电商已经越来越成为“双11”的亮点,不仅仅是农产品上行在丰富着电商市场,农村巨大的消费潜力也成为活跃“双11”的主战场。电商平台如何更好地服务农民消费群体,来自农村的“电小二”如何更好地应对电商发展带来的机遇?请看本报记者从电商发达的浙江发回的报道——

  本报记者 朱海洋

  “双11”的狂欢,越来越不只属于城市。随着电商在农村的全面渗透,面对购物的超级诱惑,农民也早早翘首以盼,等待着11月11日凌晨钟声的响起,准备“大干一场”。

  但农村与城市又有不同。对农民来说,除了享受和城里一样便捷、超值的购物体验,更重要的是,如何借助电商平台,打开农产品的销售渠道,推广产品品牌,实现溢价销售。而对传统农业来说,更大的命题在于,如何通过“触网”,更好地完成供应链的改造,从而对接巨大的消费市场。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试图从阿里村淘战略、一位村淘合伙人和更多农产品电商经营者的角度,来解读这场即将到来的盛会对于农村电商的深层次涵义。

  村淘点:智慧农村从这里开始

  作为“双11”的制造者,阿里巴巴无疑是最大焦点。2014年9月,阿里在美国上市后,正式将涉农电商作为未来三大战略之一。随即,阿里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计划在未来3至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具体模式上,阿里通过搭建县、村两级服务网络,发挥电子商务优势,突破物流和信息流的瓶颈、人才和意识的短板,打造“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当然,整个项目的第一步就是代购。

  经过两年来的发展,截至今年8月,农村淘宝已落地全国29个省,农村淘宝合伙人以及淘帮手的数量接近2万人。记者采访获悉,今年“双11”中,农村淘宝也同步进行。这对许多刚入驻村淘平台的商家们来说,多属第一次,显然是一场硬仗。

  10月13日,在安徽合肥举办的“2016县域生态电商节暨双11乡村电商博览会”上,阿里副总裁、农村淘宝事业部总经理孙利军表示,今年村淘“双11”,将与入驻商家重点围绕通过服务来打透农村市场,“在之前村淘2.0战略中,我们和商家更多的是考虑卖货。但在3.0战略中,服务将是商家升级的一大核心。”

  记者在阿里巴巴采访了解到,与去年不同,今年村淘升级为“3.0战略”后,将围绕新的“三个中心”,即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和文化公益中心,来布局“双11”,整个村淘合伙人的角色,也将从创业者变成乡村服务者。

  具体怎么变?比如,村淘点将不再简单购物、卖货,而是接入阿里系统从电商、金融、医疗、教育到文娱的全部资源,让农民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智慧乡村服务,借此,阿里可以获取更多的农村大数据。又比如,未来,以村淘点为核心,将孵化更多做本地服务的商家,以及拓展农产品、工业品上行的店铺。

  据介绍,如今,阿里村淘整个下行的物流成本已得到有效压缩,而这一成本的降低,将带动更多农产品的上行。目前,村淘团队正依托阿里零售平台以及村淘乡甜频道,开展上行工作。同时,当区域农产品达到一定规模时,则将通过1688平台,实现集采集批。

  吴炎凤:农村新派创业者

  11月1日,在网络世界中,又叫“小光棍节”。对吴炎凤来说,她所领衔的农村购物狂欢,从这天真正开始,一直将持续到“双11”结束。当天,在浙江桐庐钟山乡吴宅村的广场上,一辆敞篷车作舞台,吴炎凤扯着喉咙,推销着保暖鞋、棉衣等产品。

  桐庐是阿里村淘建立首个县级服务中心的所在地,如今已有220多个村淘点。临近“双11”,在县级服务中心的组织下,所有村淘合伙人都铆足了劲。按照方案,10月21日开始到31日,主要是前期入户调研村民需求;11月1日至10日,开始有现货销售,部分商品实行预售;等到11日,则全面放开,与城市一样,需要下单抢购。

  “论时间,农村这场购物狂欢,比城里时间更长,促销方式也更多,更热闹。”这不,在接下来一周里,吴炎凤将与周边几个村淘点的合伙人组成“六人小分队”,轮流到各村展销,“我们每个合伙人手上都有几十个样品,凑在一起就很丰富了。”

  敞篷车是由县级服务中心统一派发。在桐庐,这样的小分队有近20个,每队一辆车。具体怎么吆喝?大家就各显神通,玩游戏也好、发福利也罢,总之使出浑身解数。过去,一帮人都不懂推介,现在经过磨炼,个个都成了“营销大师”。

  去年“双11”,吴炎凤总共卖了80多万元的货。让人惊讶的是,她竟然卖出了3辆汽车。怎么做到的?吴炎凤的秘诀在于抓住农民需求,并且做好配套服务。这不今年,老早之前,吴炎凤就开始奔走各家各户,发传单、填问卷。每天下午3点开始,直到晚上八九点。

  吴炎凤哪来这么多创意和精力?你或许会觉得,她肯定是位年轻姑娘。可记者一问,她已年近半百,2014年做村淘前,连电脑都不会,纯属“网购小白”一枚。正是肯吃苦、又好学,让吴炎凤成为了“村淘达人”,现在每个月,她的村淘点销售额在5万多元。11月1日当天,吴炎凤就预售出了20台家电。

  吴炎凤说,自从有了村淘点,老百姓的电商意识越来越强,有了买就有了卖。现在,不少农民主动上门,询问能否把自家吃不完的农产品也上网卖。村淘桐庐县级服务中心的负责人汤忠强告诉记者,他们正在植入“社区功能”,实现本地农产品的网上交易。

  农产品卖家:市场越大挑战越大

  记者了解到,在“双11”中,许多农产品卖家并不特别“感冒”,原因在于物流的爆仓,对生鲜农产品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而且,许多卖家也坦言,如今淘宝平台对售卖农产品的门槛设定得越来越高,许多规模化的上行,都是由平台直接深入前端供应链并给予流量等支持,才能得以完成。

  如此一来,许多卖家如今将精力移至日益崛起的微商。如今,微群这支“蚂蚁雄兵”,实力同样不容小觑。在“双11”中,许多对物流要求不高的初加工农产品,也开始崭露头角。商家们都准备在狂欢中“捞金”。

  “85后”青年麻功佐就是其中之一。小麻大学毕业后,在杭州做了两年服装淘宝,看到家里蜂蜜难卖,就又回到家乡松阳县大东坝镇横樟村,开始帮父亲网销蜂蜜。他的做法就是:通过微信,网上直播养蜂、割蜜全过程,土蜂蜜来自哪里,口感怎样,让消费者看得明明白白。

  很快,他的土蜂蜜积累了一批忠实粉丝。如今小麻帮周边几十户蜂农解决出路,每个月的销售额都能达到20多万元。说起“双11”的营销方案,麻功佐笑言“暂时保密”。不过,他和团队胸有成竹,欲借此机,推一把自己的产品品牌。

  在麻功佐看来,“双11”对买家来说,是场狂欢;对卖家而言,却是一场极大的考验,因为其中涉及到营销宣传方案的设计,涉及到供应链的完善和把控,稍有不慎,可能会砸掉品牌。这几天,他的团队天天夜以继日,准备迎接这场硬战。

  丽水作为浙江的山区市,过去几年中,一直致力于打造“生态化、标准化、品牌化、电商化”的农产品运营模式。该市农村电商服务中心运营总监卢菲则认为,电商作为一种营销方式,确实大大缩短了供应链,但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对传统供应链的改造,关键思路在于如何去迎合消费者的需求。

  “作为服务商,我们会要求产品必须标准化生产,并实行可追溯管理,并且有专业的服务团队,解决包装、加工、冷链等各个环节。”在卢菲看来,如今大家对“电商”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必须与前端生产、品牌营销等产业链形成有机结合,“对‘双11’,许多农人或许不愿凑热闹,但它提供了一种经验——农产品营销也需要‘造节’。”


产品就地变商品不止“买卖”那么简单


朱海洋

  今天对农村电商的认识,不能再只停留于“买和卖”。当然这点也很重要,有了简单的交易做基础,才能让农村的电商土壤,从贫瘠变成肥沃,才能让电商基因渗透农民,让他们从“菜鸟”变为“大师”。

  今天,许多偏远的农村,表面看来,如同一座孤岛,与外界绝缘;但对内,它又是一座活岛:今天村东吵架,明天村西就知道;一家种了葡萄收成不错,明年全村开始效仿。因此,电子商务一旦有人做,它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经过互联网的洗礼,更多人会选择回乡创业。

  未来农村新经济的发展,如果要实现弯道超车、弯道取直,比的是什么?比的得是留住了多少人才,比的是吸引了多少人才回来。那么,他们回来做什么?我想“农产品上行”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上行的意义在于可以直接对接消费者,降低成本的同时,又可以给生产者带来更丰厚的收入。但怎么上行?这里实际上存在“供应链改造”的问题。过去,农民只负责提供产品,蝶变成商品这一核心环节,则交由后端完成。而如今,就地将产品变成商品,需要强大的服务体系,更成熟的营销思维和品牌理念。

  更关键的是,电商不仅仅是渠道,更代表着消费需求,这一属性将改变生产端,当嫁接了大数据,农产品的市场风险还会高深莫测吗?我相信,随着农村电商的不断推进,传统农业面对互联网,将更加成熟和稳重,在营销方式、品牌思维方面,也将迸发出更多的火花。

来源:农民日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