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包团游的中国人,自由行的美国人

芥末导师 2018-01-10 18:56:58

 ↑
一个乡长,名义上工资只有1000,但有人愿意花100万来购买这个岗位。
为什么我愿意花100万购买这个工作?因为坐到这个位置上,能帮我赚回200万。

中国的政体像包团游,美国的政体像自由行。

中国的医院、学校、银行都是国家开的,美国都是私人开的。

 

越来越多的人旅游不喜欢包团游,喜欢自由行。

因为大家知道包团的话,导游会带你去购物,上午跑个珠宝店,下午跑个特产超市,一天也玩不了几个地方。不仅如此,包团的伙食也很差。

 

但包团游也有优点啊,包团游便宜啊。像深圳这边的香港一日游,价钱低到20块钱一趟,还有免费的。

包团这么便宜,因为导游会带你购物,通过拿提成找补回来。

这是人人皆知的潜规则。

 

尽管大家都知道包团游的这么多黑幕,为何还有人包团呢?

答案是因为不认识路。

我没去过北京,我不知道坐车怎么坐,不知道故宫怎么走,不知道吃饭哪里找。所以我报团图个省心。

 

所以,经常出门旅游的人,一定不会报包团游的,一定是自由行。

 

2014年我去泰国玩,就是一群小伙伴自己去,自己办护照,自己订机票,自己订宾馆,自己找地方玩,自己找地方吃饭。

我们可以这样,因为我们中间有个小伙伴是泰国通,他来泰国多次了,并且他在全球旅行经验都很丰富。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估计还是只能报旅行团。

你想想,去另外一个国家,还要办签证,大部分老百姓望而生畏,希望交给专业人士来代办。

 

这就是许多时候我们选择依赖政府的原因,因为我们不懂、不会弄,或者图省心。

 

还是拿大学同学聚会举例。

一次聚会主要的事情,订宾馆,订饭店,订KTV

你说自己订宾馆可不可以,当然可以。但地方不熟啊,我不知道订哪里,就交给“聚委会”。

如果聚委会廉洁奉公,可以订到又方便又便宜的宾馆,比我自己订的价格会更低,因为有团购;如果聚委会里头有哈怂,则可能订到又贵又坑的宾馆。

 

从订宾馆这个小小的例子,可以看到包团是有可能比自由行更省钱的,前提是导游不带你去购物,哈哈。

 

还是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何美国人选择了自由行,中国人选择了包团呢?

 

我提出一个答案,那就是知识。当知识不足时,我们需要包团游;当知识具备时,我们选择自由行。

 

像我上面举过的例子,我去泰国旅游,我不认识路,不知道怎么坐车,不知道怎么办签证,我会选择包团游。

但如果我去过一次,我发现去泰国旅游也很容易,没有想象那么麻烦,第二次再去我就会自由行,自己搞定一切。

 

美国人选择自治,就是他们都具备社会管理的知识,不觉得需要政府来照顾,可以自己来。

中国人选择中央集权,是因为中国人不具备社会管理的知识,觉得需要政府来组织。

 

知识的本质是信息。

 

接下来可以谈谈信息权力论。

 

有种说法,信息即权力。掌握了信息就掌握了权力。

罗辑思维里反复讲过这个观点,参考33期《领导,你为啥不信我?》

 

这个话题太大了,今天不展开讲。

 

信息权力论可以解释为何在中国古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因为读书和权力是直接挂钩的。

中国文字学习门槛高,需要长期的学习与训练才能掌握,掌握文字的人叫“文人”,可以进朝做官。

 

或许你会问,为什么做官非得要文人?文盲不可以吗?

 

文盲可以做官,但文盲做官的效率肯定比不过文人。刚才说了权力即信息,文盲制造信息、传播信息、处理信息的能力远低于文人,因此文盲竞争不过文人。

 

那为什么西方没有重视文人的传统呢?

 

这是因为西方文字门槛低,老百姓很容易学会,在文字上面难以建立门槛。郑也夫《为什么“西方重思辩,中国重文字”》讨论过这个话题。

 

中国几千年的文官集权系统,就是一个包团游,中国人购买了这个打包的产品。

 

这个产品还真和包团游一模一样,表面价格便宜,背后猫腻多多。

在明朝,官员的收入之低,连肚子都吃不饱,可参考《明朝那些事》。即使在当代,一个县官工资之低也是难以想象的,连普通程序猿都比不上,但灰色收入多多。

一个乡长,名义上工资只有1000,但有人愿意花100万来购买这个岗位。

为什么我愿意花100万购买这个工作?因为坐到这个位置上,能帮我赚回200万。

 

许多人迷信一个故事,是有坏蛋占据了权力,尸位素餐、贪污腐败。

我自己开了公司,当了老板以后,早就不信这个故事了。

 

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试验,你觉得谁是坏蛋,把他换掉,换成你心目中的好人,这个政府改变了吗?

如果换人不能改变,那说明不是人的问题,是系统的问题。

 

依然是那句老话,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政府是人民选择的。那需要进一步讨论的就是,为什么中国人选择了一个这么昂贵的政府?

我初步思考的答案是知识,中国人知识不足,因此需要政府包办。

 

一个好的理论要表现出强的解释力,也要有被证伪的可能。

这是很容易的。

可以寻找一个团体,这个团体里所有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这个团体还很专制集权。如果找到了这样的团体,我的猜想就是错的。说明知识不能消除集权。

如果找不到这样的例子,则说明我的推想很正确。

 

我想起以前工作的公司,普遍学历都很高,公司的管理就很人性化。而观察那些血汗工厂,则普遍工人学历低,多为初高中文化。

也是进一步佐证了我的推论。

 

注:本文内容来自寒门贵子内部分享。


延伸阅读
寒江雪博客——《教皇与印刷术、媒婆与婚恋网站、纸币与比特币》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收看。


我爱任性的你!
任性打赏8元~扫描上图二维码(长按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