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案例 | 共享经济“幻象”

商学院 2017-11-14 09:18:19

滴滴的虚假繁荣开始破裂,经营性网约车已不是共享经济。

1
案例

滴滴之惑

与共享经济渐行渐远

习惯了通过网约车出行的北上广年轻人们,对2017年春节前后网约车集体涨价,打不到车的问题深恶痛绝。不少用户反映滴滴在悄然涨价,并且涨价幅度不小。除了滴滴之外,神州、易道也分别进行了调价处理。

有用户反馈,相同的路线,滴滴需要临时调价1.4倍、神州临时调价1.1倍、易道临时调价1.2倍,才能叫到车。滴滴平台中,快车在加价之后的价格与正常的巡游出租车相差无几,更甚者,已经赶超正常出租车的价钱。

对此,滴滴出行高级产品总监罗文将原因归结为“司机减少,运力下降,乘客出行需求较之前大为增加。”罗文表示,春运期间,滴滴后台显示运力下降25%,而订单需求增加30%,造成供需不平衡。而易道方面则表示不便回应。不仅仅是快车、专车、出租车平台,顺风车平台都已经无人接单。

在知乎网上有网友表示,



用软件叫不到出租车,而路边招手则能够打到。”

“明明附近显示有车,而司机反映听不到。”

罗文则表示



“并非所有出租车都加入了滴滴平台,也并非注册滴滴就一定随时在线,招手仍然是最主要的叫车方式。对多数司机来讲,在线订单只是补充,因而在产品设计上只能以抢单为主,出租车的接单方式与线上实行派单的专车、快车有本质的不同。”

为回应春节期间的叫车难问题,1月23日,滴滴出行发出公开信表示,自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建议调度费”功能,以减少因为春运期间本身供不应求和价格因素带来的体验问题。同时滴滴方面称,考虑到司机师傅们春节期间出车的辛苦,保留用户主动给与调度费功能,并强调所有调度费,滴滴分文不取。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认为,对于快车专车等专车的定价策略属于“市场定价”的行为,价格需要明确公示。而滴滴目前并未对调价规则进行公示。

事实上,早在滴滴并购优步中国之后,网约车涨价现象已经初见端倪——无论是司机端还是乘客端补贴都逐步减少。 随着“烧钱”大战的结束,资本撤出,司机减少了一部分补贴。而滴滴成功将优步中国收入麾下之后,司机和乘客所获得的补贴进一步减少。一些司机表示,在后期,滴滴平台的补贴几乎全部取消,司机完全依靠接单赚钱,每单提成约80%左右。

中国IT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三季度,我国专车市场整体规模继续增长,而滴滴出行专车活跃用户覆盖率占比达96.7%,订单量市场份额达到94.6%。

艾媒咨询总经理张毅表示,随着资本的退出,滴滴到了让资本获得回报的时刻,急需变现,需要一张好的报表,同时滴滴需要通过涨价获取一部分盈利,填补之前“烧钱”大战时所造成的资金短缺,这时的滴滴,涨价是必然的。

中国法学会法律分析部研究员刘金瑞认为,滴滴的虚假繁荣开始破裂,经营性网约车已不是“共享经济”。

滴滴出行中大家熟悉的拼车、顺风车行为,可视为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交通管理部门将其定义为“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北京、上海、广州都对每日的合乘次数做出了规定:每天不超过两次。规定都要求驾驶员事先发布出行信息,与合乘者约定行驶线路、出行时间、乘车地点、费用分摊、安全责任、人身保险等事宜。与此同时,北京对于拼车、顺风车规定,必须有专门的拼车软件独立存在,不得与网约车软件合并。

“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之后,我的预感是冬天就要来临了,滴滴作为网约车行业的领导者,要明确自身的使命和价值观,不能仅仅考虑自身利益,要考虑国家、经济发展、消费者等各个方面的因素。滴滴要有一个比较高境界的使命和价值观,才能引领这个行业。”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方兴东如是说。

2
案例

Airbnb

诚信缺失,“共享短租”步履维艰

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全球最大的短租平台、在线短租的鼻祖——Airbnb终于实现盈利了。在“中国学徒”纷纷布局和发力的中国市场,Airbnb却表现得行动迟缓。

相比另一个激进的共享经济代表优步,Airbnb在中国的表现不仅迟缓,还很被动。2016年下半年,一名上海博主题为《曝光一个上戏学生,他用Airbnb毁了我整个家》的热帖在网上流传并发酵,引发人们对于短租C2C模式在中国发展面临几个障碍的担忧:信用体系尚不成熟、租客素质需提高、平台监管不到位等。到目前为止,Airbnb方面尚未公布任何调查结果,对房东的补偿细节也不得而知。

Airbnb布局中国市场,已经是2013年的事情。在这几年中,优步已经打完了轰轰烈烈的“战役”,而Airbnb却极尽低调,不紧不慢,甚至连中国区都没有设立负责人。

当时瞅准了这个新兴生意的房东们,有许多交出了他们的“学费”,租下旧房子,自己装修设计,当上职业二房东,听上去很美,但是结果不尽如人意。要经营Airbnb的生意,远比当网约车司机来的难,后者只消有个汽车当载体,不需要花费精力和金钱去装修设计房子,接待、收拾、打扫房屋都是冗杂费时的事务,最早涌向这个平台的职业房东,已经有一批折戟,用亏损交了“学费”。

毕竟,在国际巨头进入、本土“学徒”涌现的背后,是短租市场用户渗透率极低的现实。行业人士多认为,这个市场仍然处于初级阶段,远远不到竞争阶段。

短租房遭遇破坏虽然是非典型事件,但也暴露了短租共享经济在中国市场前行的痛点——诚信基础缺失。Airbnb眼下在中国发展不疾不徐,但如果将来要扩张,还是需要在早期拿出有效的方案来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

3
案例

“回家吃饭”

家厨共享,只是看上去很美

受启发于滴滴,希望做美食界Airbnb的家庭厨房共享的美食平台“回家吃饭”,希望用“给家人的就是给你的”放心私房菜作为维系“家厨”和“饭友”之间的情感纽带。

但是,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形成反差。

比起专车司机遭查处,Airbnb房主可能遇到的安全隐患,在做家厨也是有“风险”的,因为你有可能被 “举报”。

作为新兴经济形态,和滴滴刚兴起时的“顶风作案”一样,在2014年10月上线的回家吃饭至今还名不正言不顺。根据目前的政策法规要求,从事食品经营行为应当依法获得由当地食品药品监督局颁发的食品经营许可证,而获得这个证照的前提是要拥有营业执照等文件。对于家厨这种以自家厨房为生产空间的模式,决定了其无法取得合法证照。比如,根据北京市对餐饮服务经营场所布局的要求,普通餐饮的食品处理区域不小于6平方米,并且对库房、消毒、粗加工等都有具体要求,而这些要求并非适合家庭厨房。

回家吃饭公关负责人李萌(化名)在接受《商学院》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家厨是不具备传统餐饮经营资格的,因为不是餐厅的经营状态。”对于法律的滞后性,回家吃饭平台还比较乐观,李萌认为,任何新生事物都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你想想看,飞机出现之前,有航空法吗?”

回家吃饭一直在监管的夹缝中生存,从其后台数据看,午餐需求主要是附近写字楼上班族点餐,而最近越来越多晚餐的订单,一方面是加班需求,另一方面则是用户从公司变成了家里,这也是“回家吃饭”目前努力做的社区化方向,即“餐饮+共享经济+实体社区社交”相结合,食客与家厨不再是单纯的客户关系,而有了邻里的社交关系。但是,由于安全等问题,上门自取和堂食的服务悄然被“家厨”们关闭后,“回家吃饭”创始人唐万里最希望看到的理想社交状态逐渐模糊。

唐万里和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一样出身于阿里巴巴的B2B业务集团,他的创业方向也曾受到程维创办滴滴的影响,希望赶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红利,他认为,“吃”是下一片蓝海。从2014年平台上拿到第一笔订单,到今天回家吃饭给出的数据,注册用户约200万人,家厨约6万人,回家吃饭的发展虽然没有遭遇滴滴一路走来的“拼杀”和“围堵”,但也风波不断。

2016年央视“3·15”晚会上“饿了么”等网络订餐平台被曝光,同样存在食品安全隐患的“家厨”类网络订餐平台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首先发力较强的是上海市。

2016年7月,因食品安全、无照经营、油烟、噪音扰民等问题,隐藏在居民楼里的“家厨外卖”引发居民投诉逐渐增多,上海食品药品监管局开启对“家厨”类网络订餐平台的整治,责令其立即停止在本市的无证照“家厨”网络订餐活动。当时被约谈的主要有四家平台,分别是在上海注册的“邻食”和“Y米厨房”,当即暂停服务,现如今两家客户端在App Store里已不见踪影。在杭州注册的“觅食”,其客户端也是僵尸服务,经过整治之后,唯一还在正常运营就剩下在北京注册的“回家吃饭”。

回家吃饭平台上的一位主厨Ricky告诉记者,“很多举报不是因为顾客不满意,更多的是邻居,甚至是小区门口的保安大爷,觉得你在家做外卖赚钱是违法的。”随后记者拨通了北京和上海两地食品药品监督局的热线电话,服务人员表示,如果存在食品经营行为,都必须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如果发现在小区内从事餐饮经营的,可以进行匿名举报,食品药监局的执法部门会上门根据具体情况处理。Ricky说,一般监管部门是有举报才会调查。平台上家厨的地址是模糊不公开的,并且深处居民区,即使调查取证也比较难。“如果有举报的话,就会配合监管部门处理,服从监管部门的安排,一般处理结果都是会要求先暂停。”李萌答到。

赛迪研究院互联网研究所副所长陆峰认为,目前部分城市的监管部门还没有很强硬,主要是因为没有出现重大食品安全事件,加上没有触及像出租车行业一样的既得利益者,一旦出现问题,就可能被强制叫停。关于未来的政策风险,李萌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这个问题只是假设,没有办法回答。”面对现阶段部分城市的整顿,“同赛道的队友陆续改变了经营模式,或是缩减业务。”李萌说,唐万里带领的回家吃饭成为餐饮共享领域的孤独创业者。

除了监管与食品安全问题,商业模式也在掣肘回家吃饭的发展。共享经济起初的“烧钱”模式也一直被诟病,滴滴独大之后,坐地涨价既成事实。根据李萌的回复,“回家吃饭”目前仍未实现盈利,但已经开始向家厨按每笔交易额收取10%的佣金。作为家厨的Ricky说,除此以外平台还抽取一部分快递费,并且之前不收费的餐盒也开始收费,各种补贴都在减少。Ricky说,“这些也都能够理解,因为之前大家把这个平台想像得太美好了,但是,作为一个企业还是需要有盈利目标的。” 

据李萌介绍,现在平台上的家厨月收入在6500元左右,主要以退休老人、全职妈妈、自由职业者为主,加入平台后利用自家厨房和空闲时间,发挥余热,而这样的美食达人都是隐形而分散的,如果没有早期的“烧钱”补贴和大量的情感营销,这样小众的需求难以被激发。对于“饭友”而言,吃私房菜也并非刚需,价格正常化后没有独特的消费体验也极易流失。有“饭友”曾吐槽:“其实我也想吃到家的味道,可惜你们没有做出来。”正如陆峰所说,目前开餐馆都经营困难,愿意做家厨的估计就更少。

作为“回家吃饭”的投资方金沙江创投投资副总裁罗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回家吃饭现在业务增长扎实稳健,但因为餐饮外卖领域有美团、饿了么,厨房共享不会象他所投的共享单车那么火。

目前回家吃饭止步B+轮融资已经有一年,关于新一轮的融资情况,李萌没有透露。目前拥有200多人团队的“回家吃饭”仍坚守在“家厨共享”的赛道上。在外有外卖强敌,内部“资粮”供给不畅,管理服务被诟病,以及随时可能出现的政策“拦路虎”的囧途中,能孤独领跑多久,看资本也看自己。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来自公众号:商学院(ID:BMR2004))

超级商学院APP下载 

 [扫一扫] 二维码

IOS版

扫码下载

Android版

扫码下载


[扫一扫]《商学院》订阅号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这是一座开在你身边的《商学院》

《商学院》已经入驻以下平台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