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有二事焉,常在我心|风过耳

Silver's Point 2018-02-08 21:12:13

致个歉:大年初八,家里长辈就入院了。而后查出腰四五椎体滑脱,需要手术。紧随其来的就是年后开工开学,各种琐碎。虽然我们一早知道生活就是琐碎的,但应对琐碎的日常仍然需要百倍耐心与细心。

停更了两周多。非常抱歉。

今天发一篇风过耳,把这段时间诸位在后台留的问题浓缩一下。



银子姐怎么看吴海在出售桔子酒店时发表的“代孕妈妈”论?


按照桔子酒店集团CEO吴海的说法,任何一支完成高额融资稀释掉大部分股权的创始团队都是“代孕妈妈”。


“有钱就是娘”的观点固然在资本市场上通行,可细思下来,原本就有“卖孩子”的念头,何苦还那么矫情地心酸?


2006年3月31日正式离职艺龙的吴海,在2006年4月4日创办了桔子酒店管理(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桔子酒店)。2006年,桔子酒店获得3000万美元投资;2007年第一家桔子酒店开业。2009年,桔子酒店2000万美元投资。


桔子酒店早期投资者分别包括挚信资本、曼图宏业、福泰酒店集团、DT 基金、中信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时代华纳前任CEO掌管的个人基金及若干天使投资人。


2012年,凯雷才以不低于7500万美元的金额投资桔子酒店的母公司Mandarin Hotel Holdings Limited,获得49%股权,成为桔子酒店集团的最大股东。


那么,从2006年到2012年之间,吴海的“宝宝”桔子酒店至少6岁了。这6年里,至少不算代孕吧?天使投资人在项目早期所占的股份,鲜少有超过30%的。


银子姐,又一年了,常常在觉得困惑时就想听听您的看法。坚持了很多年的喜欢最近领悟到是“我执”的一种自私,太放大自己的感受了;最近被教育,对于爱情,男女有别,男人可以等,女人不能等,女人,只要敞开胸怀就可以找到对的那个人,在合适的年纪不走入婚姻,是一种不考虑他人(包括父母)感受的一起行为,也体现了不够包容的问题。这些就是我所遇到的困惑,当所有人都在说你有问题的时候大概就真的会觉得自己有问题了。但真是这样么?只不过是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喜欢你的你又不喜欢,这么不凑巧的事儿,总有一两个倒霉鬼会遇到的吧?为什么就变成了“有病”呢?我坚持锻炼,积极生活,认真工作,业余里画画看书做自己喜欢的事,有什么问题么?难道一个女人的一生就用有没有婚姻来算得失吗?总觉得这也不是应该强求的事,正常人就该委曲求全?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求姐姐指点,我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泪]


你没有任何问题。想等,还是想将就,都完全是你个人的事。亲如父母也不过提供参考意见,并不能代你决策——毕竟和另一个人一起过日子的是你。


一个女人的一生,并不应用是否有婚姻是否有子女来界定其是否成功。最成功的,其实是你活得像自己,而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


阿姨认为,对很多事情的认识离不开对其前因后果的认识,如果剧本糊里糊涂,演员再怎么活灵活现,观众还是会一头雾水。


一个人一辈子可能都未必遇到真爱,但你的剧本,你可以选择就这样活出一个人的精彩,也可以选择委曲求全。当然,前者未必精彩,可如果是后者,很多年后,你会觉得这剧本怎么这么糊涂呢,怎么就演不好这个角色呢?


不管择业、择偶,违心的决定总会让你悔之不及。


共享单车创业者们正在沦为资本家的傀儡吗?

从去年开始,阿姨和很多人聊过共享单车。记得当时一直在困惑,这家公司的盈利模式是什么?当看到某家共享单车龙头创始人说,“如果不成功就当作公益”的时候,我的困惑加深。 


如果你是投资人,你会投一个“我创业的目的就是努力提高大家的生活效率和品质,事后出局就当做公益”的项目吗?为什么不直接做公益呢?


我们曾分析过,共享单车有以下一些营收通道设计:1、APP里的押金沉淀所产生的利息+充值后用户消费的余额沉淀(不支持余额退款,有的公司要求最低充值单位为20元);2、APP及单车上的广告收入;3、用户基本信息(实名认证数据)。


从这些层面上看,资本投资共享单车,是非常容易理解的逻辑。逻辑归逻辑,事实归事实。


但1有监管3有侵犯隐私的法律风险。去年12月,深圳公布《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拟要求当地共享单车企业收取押金的,须设立押金专用账户,接受第三方监管,保证专款专用。


今年1月,作为共享单车的两大领头平台,摩拜单车和ofo双双宣布用户量超过1000万。以1000万的用户数量来计算,ofo每个用户需要交99元押金,那么累计可以获得高达9.9亿元押金;摩拜单车每个用户的押金高达299元,平台可以获得29.9亿元的押金。按当前活期存款利率0.35%计算,29.9亿元押金一年仅利息就可达1046.5万元。


国内市场调研机构艾瑞咨询今年2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摩拜单车2017 年第一周的周活跃用户量(WAU)已达584.9万人,若以此计算,摩拜单车的押金将近17.5亿元人民币。


诸位,凭着这些数字,摩拜就会成为银行的超超级VIP、战略级客户。这种捆绑式的联动效应,难以描述。


那么,是不是共享单车创业者们沦为了资本家的傀儡呢?阿姨认为在某个层面上,弱小及后进入者是资本家的傀儡。有的中小投资人投哪些后进入者,目的就是在努力圈地盘而后寻求高溢价被收购(但太弱小的不行,抵抗不住竞争很快就会破产;另,太地域性的也不行;未来一定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记住,有的资本并不是因为你项目的未来一定会成功而投的,哦对,他们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能高价卖出也是一种成功。


银子姐你怎么看大家因为萨德而抵制乐天?


个人情感上,可以抵制,但不能破坏。


“萨德”严重破坏地区战略平衡,触碰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有关国家的安全底线,市民有权选择不去某些商场或超市购物。但政府也不宜引导市民去破坏。


至少中国是个法治国家吧?在中国开立企业,依法纳税,无不良记录,那么政府有关部门就应该提供一视同仁的保护:保护合法经营、保护经营安全。而不应该放纵民间以爱国为借口破坏经济秩序。


并不是说百姓就不知道洋务与外交,但正因为知道,更应该正确地看外交事务与商业事务的距离。煽动百姓的人,其实最懂洋务与外交。被利用的百姓,又是否知道自己被利用?


三八节到了,又会铺天盖地女性话题。银子姐觉得自己是徐静蕾一挂的还是蒋方舟一挂的?


我没看过《园桌派》的三八特辑,但确实朋友圈都在讨论这个话题。窦文涛、梁文道对话题的设计很好,最获益的当然是背后的投资方优酷。


任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运营合伙人兼首席内容官的封新城看好窦文涛,眼光是在的,可叹窦文涛身价高。


如果说徐静蕾那一挂是不以年龄大为忧从心所欲的,蒋方舟那一挂是依然有一点男权遗毒的,那么事实上像蒋方舟一样惶然和纠结的女性占大多数。


为何要将二者对立?徐静蕾可能是蒋方舟的未来,而在蒋方舟的年纪时,徐静蕾可能也惶然过。


我们太习惯为别人设想场景及感受。少女会觉得三十岁的老女人不开心;结婚了的会觉得单身的人不开心;有兄弟姐妹的人会觉得独生子女挺可怜;职场女性会怜悯全职主妇……都很不必要。


并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有积极昂扬的价值观啊。我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挂,我是我这挂的。


有二事焉,常在我心。一曰自我,一曰律法。只要不违律法,你完全可以选择不从众。只有看到自我,你才不会沉沦。


银子姐,你看到知乎那篇文章“为什么女生讨厌生孩子”了吗?作为一个母亲,你怎么看作者的观点呢?


作为一个顺其自然,视好无聊先生的到来为上天给的一份礼物的阿姨,只有一句话:生不生是自己的自由,但既然生出来了,主观上的不负责不尽责,也只能说是自私了。


比如,文中的观点:


“我觉得作为一个母亲,我应该让孩子看到一个人应该如何强大自己,把自己的命运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这比给他喂奶更重要!”


然而,对一个刚出生嗷嗷待哺的孩子来说,被喂奶喂食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我现在就相当于一个当爹的角色,回家只陪孩子玩,其实孩子现在更喜欢我,全家人孩子最喜欢我。因为我平时不做那些琐碎的事,所以我耐心很足,而且由于我家务少,所以陪孩子玩的时间多。”


很不幸,这一点作者说的是一个社会现象。很多当父亲的基本存在于家庭的角色就是回家陪孩子玩。但,是不是太极端了?这算不算是以暴制暴?如果是因为看不惯传统男性的行为而把自己过成了传统意义中的男性角色,把丈夫逼成了传统中的女性角色,是不是忘记了孩子在不同阶段对父母的需求?


社会里有一种叫丧偶式教育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孩子父母中的某一半,似乎在家庭分工里消失了,只有一方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养育责任(光给钱不算)。


不管是因为赌气、被动还是自愿,家庭都不是能撇得干干净净的责任区分。


哦对,有朋友说,那篇文章90%是虚构的。

End


Silver's Point


 分享一点  自窥其余


   微博|Silverella  微信|Ag47-Silver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