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坐地日行,这才是要紧事

利维坦 2018-04-15 21:33:22

利维坦按:《哈尔的移动城堡》为观众构建了这么一个情景:城堡主哈尔是个精通魔法的人,与魔鬼卡尔西法签订契约,后者可以驱动长有四条腿的城堡向前步行——一辆略带蒸汽朋克画风的中世纪房车:



既能满足“心之所求,身必往之”的原始游牧诉求,又能得到理想化的后勤物资保障,这对于城市动物而言无疑是极具诱惑性的。那么,当整个城市共同前行,又会怎样?




我们如何理解城市的出现?美国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莱特(Frank Lloyd Wright)在1963年所著的《生活城市》(The Living City)一文中对此给予了解释:


回首我们的过去,生活在很久以前的先祖分为穴居的耕种者和流浪的捕猎者:流浪的先祖凭借着弯曲的尾巴在林间跳跃前行,而钟爱于坚固墙壁的懒惰者,出于安全考虑蛰居在洞穴中……


而这些穴居者慢慢演变成了山崖上的居民,直到开始建造城市。


当物质基础需求得到更好的满足并足以支撑生存,流浪过程中的资源消耗不再成为硬性成本,人类得以群居。而群居生活也给物质供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使得村落形式的原始群聚体逐渐扎根。


换言之,我们选择与众人定居,是出于消费社会产物的动因。此外,将自己暴露给在社会形成初期的荒野,基本被视作自杀行为。

 

莱特所构想的广亩城市(Broadacre City)草图


莱特认为工业化对生活的消解,主张取消那些大城市,而采用一种分散的城市布局,以农业为基础。他心中的英雄是那些“反城市”的流浪者,在抨击现代都市的同时表露出对丛林生活的渴望。身处浪漫主义思潮中,建筑师开始质疑工业化模式生活的必要性。


这一想法无疑影响,甚至是激励了一部分同行。同期在建筑界最为嘹亮而特殊的声音,来自激进的国际情境主义(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1957-1972,简称SI):


情境主义者不是等待一个遥远的革命,而是彻底改造当下的日常生活。改变对世界的看法和变换社会的结构是同一件事情。通过自我解放,可以改变权力关系,从而改造社会。


在SI眼里,柬埔寨吴哥窟有着理想化城市的部分特质。在丛林中不断向西漂流的城镇将大片基础设施留予植被,“从而创造出从现代城市到大自然过渡的阶段层次”。他们并不满足于个体的流浪,而是设想了一座城市的漂流。 


藏匿于雨林之间的吴哥窟,表现了自然与建筑可能的结合方式


然而与莱特不同的是,SI并非站到了城市的对立面,而是对资本主义在当下新的发展进行斥责,将工业革命后社会视作阶级意识形态而非技术的发展——而后者才能引导创新。


此外,SI所关心的还有资本主义的过剩生产和资源是否能够物尽其用,为此他们提出了“一体城市化”(unitary urbanism)概念,强调城市和人在时空双维度上的流动性,再次对现代主义进行了批判


其中,建筑师康斯坦(Constant Nieuwenhuys)所提出的新巴比伦(New Babylon)城则第一次对一体城市化的概念进行视觉呈现。 


新巴比伦城框架模型


新巴比伦城依托于钢柱和缆索组成的巨型结构,建造在现有城市的上空。没有细节,只有框架,所有细节等待来往的居民去填充。而这些居民,是不需要工作、四处流浪的漂泊者(homo ludens)。


毕竟是美好的60年代。


而深受一体城市化概念所荼毒的一大票子人中,英国的一群建筑专业毕业生、建筑师、艺术家无疑受到了巨大影响。他们组成了建筑电讯小组(Archigram),成立了同名杂志(1961-1974),继续抨击资本主义。


即时城市(instant city,1968) 



以极具夸张的拼贴作为表现手段,建筑电讯小组活跃分子,即时城市的提出者彼得·库克(Peter Cook)将自己的构想建立在后现代正统建筑——比如纽约城的上空。即时城市依托于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巨大平面,而四周环绕着的热气球是这个城市得以漂浮的支撑来源。热气球可以通过投影装置进行相互交流。 


飞艇M3,1968年,彼得·库克


亦或是一只大飞艇,承载着一座天空之城四处游牧——正如电影《柏林苍穹下》中,女主所在的马戏团在柏林流浪直至消失,人对于“定所”的依赖在此得以冰释。 


行走城市(walking city)


行走城市,1964,罗恩·赫伦


在库克之前,同为小组成员的罗恩·赫伦(Ron Herron)在1964年就提出了行走城市的构想。行走城市是一个巨大的移动仿生机械结构,有着数条伸出外舱的触手,可以移动到任何需要或者被需要停留的地方去。 


行走城市的模型,看着还挺蠢萌的


而个体间又可以相互连接,得以实现人员和物资的流通,亦或组成更大的城市复合体。不再需要汽车,模糊了界限的概念,行走城市被认为是核战争之后的理想城市形态。


以展览和纸质读物作为载体,建筑电讯派对传统建筑极尽调侃,却不曾有做出一件作品,简直是闹着玩。然而与莱特相比,他们的批判依旧建立在资本城市上方,似乎略显绵软。


话虽如此,建筑电讯派依旧给予后人强大的启示意义。上世纪90年代末,一个名为“国际自由船”的项目得到了广泛关注。 


该项目计划打造长度1317米的独立船只作为驳船,相互连接形成海上都市。船只上层建筑为25层高,囊括商店、银行、酒店、餐馆、娱乐设施、住宅空间、图书馆、学校,还有一流的医院、办公室、仓库、轻工制造及装配企业,最多可容纳6万多人。购物中心提供来自世界各地的免税商品,顶层空间用以飞机升降。


国际自由船构想效果图


自由船城市每两年周游一次世界,定期停靠各国港口。


1999年,这一项目的初估成本为60亿美元,2002年变成了110亿美元,2008年7月发布新闻稿哭穷……2013年11月,自由船国际公司的董事兼副总裁罗杰·古奇(Roger Gooch)宣布,在经济危机中断后,海上城市“现在看起来是一个还有生机的项目”,并表示希望开始筹款10亿美元,以开始建设。


截止发稿日,这一项目似乎还没有筹够钱。


自由船的概念并不新鲜,凡尔纳在他1895年首次刊出连载的小说《螺旋桨岛》中就描绘了类似的概念:


为了追求更纯粹的资本生活和少缴点税,美国资本家建造了一座长达7公里,宽至5公里的人工漂浮岛屿。岛两侧装有强大的推进机器,可以在大洋中漫游。岛上住着全世界的大富翁,终日在岛上游手好闲,自我腐败。甚至连岛上的报纸都是一种印上巧克力字迹的薄饼,看过以后就当早点吃了。


最后,这岛上最有势力的两个资本家集团决裂了。他们各自控制一架推进机器背道而驰,人造岛在强大的拉力下终于被扯成了碎块,沉到了海底的深处。


这不仅仅是一个作家的仇富行为,更是建筑师朋友们可靠的灵感来源。


曼纽尔·多明戈斯的钢结构移动城市概念图


2013年,西班牙建筑学院学生曼纽尔·多明戈斯(Manuel Dominguez)在他所写的论文项中提出了一个乌托邦式的钢结构移动城市概念,可以在预铺的轨道上移动,以对抗现代城市的消解。


道理我们都懂,但我们距离“随城市而游牧”的生活究竟有多远?


如果并不是那么向往一生放逐,而是更希望体验一番即走即居的生活,游轮无疑提供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解决方案。而在欧洲最大的内河游轮公司——维京游轮为国人所定制的旅途中,不仅有代言人、名厨刘一帆定制的美食菜单,还能一觉睡醒游阿姆斯特丹、科隆、巴黎等欧洲城市,简直让人用热泪感慨生活的美好。



更重要的是,优酷旅游自制的明星旅行主题纪录片——《带你去旅行》系列节目中,维京《游轮带你去旅行》将分六集完美呈现整个的航程,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观看第四集正片。



坐地日行,这才是要紧事。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