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历史钩沉】民主老街

最美文学 2018-02-08 20:40:47


知行杂志为有稿费纸质刊物!

民主老街

作者:唐赵芳


老街叫民主街,离我家不远,从小到大,我曾无数次走过这条老街。

 

民主老街真的老了,像一个垂暮的老人,老态龙钟地蜷缩在城市的西边。民主老街的店铺保留下来的是原汁原味的二层骑楼式结构建筑,但经历了长年月久的日晒风化雨浸,老街的骑楼楼顶长着黑色苔藓,甚至长有绿叶,楼顶的砖廊有的也腐烂脱落,苍老的外观似乎古旧危房。静静横躺着的老街,轻叹韶华的流逝,述说岁月的沧桑。


我有一个亲戚就住在民主老街上。记得小时候我经常陪奶奶在亲戚家铺面的骑楼下卖鸡蛋。肚子饿了就在亲戚家吃饭,所以我从小到大对老街的一砖一瓦都非常熟悉,也非常的眷恋。老街虽然不长,也不宽,但它是祖国大陆最南端徐闻县最古老的一条街。


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民主老街是整个县城的经济枢纽。在那里汇聚了各种各样的店铺作坊,有银行、医院、药店、照相馆、饭店、饼店、炮店、米店,种子店、书店、布店、理发店、百货公司、五金交电店、日杂货店等等。琳琅满目,一应俱全的店铺作坊,一家挨着一家。老街的周围,还建有戏楼、影剧院、糖厂、菜市、牛车社、学校,人口密集,加上从乡下上来逛街购物的几乎都来民主老街。


民主老街虽然没有西安回民街、黄山屯溪老街、济南芙蓉街等古街的文化积淀那么深厚,但民主老街多少还是一条有点文化底蕴的街。在这条南北走向的老街上除了林立的店铺作坊之外,还有清乾隆52年建的广府会馆、清光绪年间重修的潮州会馆、清代建的杨氏宗祠,在东方一路与民主路的交汇处还有明万历43年建的登云塔。其实会馆就是外地人来此经商、聚会、联络、共叙乡情的场所,宗祠也是有钱人的祠堂,这些古建筑都坐落在民主老街上,足见民主老街历史的悠久和当年的繁华。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县城先后建成了几条新街,随着县城区域的不断扩大,曾经在老街最早的新华书店、最古老的照相馆、理发店、最大的百货公司、医院也退出人们的视线,有的改变了经营性质,有的择地搬迁寻找新的发展空间。现在民主老街的繁华度虽然比不上新建街道,但民主老街处于老城区,有着人口相对集中的优势和购物的方便,其热闹度依然不减。每天到民主老街购物的人络绎不绝,特别是每天的上午,民主老街拥挤的似乎透不出风。商贾的叫卖声,揽客声、以及顾客的询问声、顾客与店主的讨价还价声,还有路上行走着的摩托车、小轿车打鸣声此起彼伏,构成了民主老街绝无仅有的风景。春节临近,老街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外地服装老板抢占沙头阵地,见缝插针,临街搭起简易的服装棚,还有江西糕点老板进驻老街,外地商贾以更加优惠低廉的价格和特色的促销方式吸引顾客,使得民主老街热度不减,购买力不退,人气不衰。


到了晚上,民主老街丝毫不比白天逊色。街上灯火通明,汤丸糕点、明火海鲜粥煲、羊肉烧烤、腌粉等各种各样的香味特色小食,以及水果摊档风生水起,临街而设,人们结伴而来,在那里吃夜宵,喝啤酒,惬意融融。此时民主老街又成为一条美食街、亮丽的景观夜市。尤其是每年的春节、元宵节民主老街年久积成的喧闹还在,拜年队伍必定要在民主老街蹦蹦热闹一般,平添了老街节日的精彩。


老街虽老,但它洗尽铅华。走在民主老街上,凝视着古迹斑斑的店铺,繁忙的买卖活动,摩肩接踵的人流,此时此刻,我感受到老街是城市的根,在经历沧桑岁月之后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的原因,在于老街不仅仅记录了城市发展的历史、承载着曾经的经济繁华,更多的是留下历史文化和积淀的人文内涵。老街正是以这些历史文化和积淀的人文内涵,拂去曾经岁月的尘埃,以厚重而灵动的风情、以新的商业态度回归别种意义的繁华。

作者简介:

唐赵芳,网名天涯芳草、海之北,广东省徐闻县人。作品散见《贵州日报》《云南日报》《广州日报》《中国文学》《青海湖》《大众文化休闲》《背景》《溪流》《作家报》《湛江文学》《湛江日报》《台湾好报》等报刊杂志以及且听风吟、红袖添香、万松蒲、江山文学等网站。参加全国性文学大赛多次获奖。2015年被中国旅游散文创作年会高峰论坛组委会、中国文化艺术产业发展专项基金授予“中国旅游散文创作金牌作家”称号。2016年被中国诗书画家网、中华散文网、北京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授予为“全国文学艺术精英人物”。出版论著《改革与发展研究》、游记《一路风吟》、散文评论集《芳草闲谈》。





  长按二维码两秒即可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