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总有一些缺失,到了以后才明白

麦子阳光 2018-04-15 20:19:49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麦子阳光
m   a   i      z   i      y   a   n   g      g   u   a   n   g
阳光下,金色的麦子,随风飞扬,一地金黄。邂逅麦子阳光,邂逅一份文字带给你的美丽与悠扬。
总有一种往昔随风而逝
总有一些缺失,到了以后才明白
01
其实,六岁以前,我在外婆家度过的时光还是相当快乐相当无忧的。

母亲和外婆从不吝惜对我的爱,我简直就象一个在贫困的土坯屋里成长的幸福漂亮的小公主。因为没有见过所谓的什么好东西,所以也从来不会去羡慕去想望,更不会因为不满意什么吃的穿的玩的而烦恼哭闹。

生活,真的就如乡间田野的风一样简单明快。风起时,一片清新绿意;风落时,万物无声而有情。

那个时候,我真的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缺失。唯一的那一点点的二舅一家带来的些微懵懂与遗憾,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对于我的人生来说都根本算不得什么。

我每天忙忙碌碌东跑西转上窜下跳,玩的不亦乐乎,简直就象一个深山中不知日月的小野丫头。

那个时候,即使父亲不在身边,可我一点儿也没觉不妥与不便。相反,我还挺骄傲,还经常会炫耀我有一个在很远地方当兵的军人爸爸。对,不是村里孩子喊的什么“爹”“伯”之类的,而是洋气的“爸爸”!

那个时候,父亲一直存在于我那满腔自豪的心里,高大,英俊,威武,别着手枪,牛气哄哄,保卫祖国边疆。事实上,父亲也的确如此。后来他转业回来拿回一本厚厚的特文艺的相册,里边的他完完全全符合我小时候对他的英雄想象。
但或者也许是,那六年里寥寥几次的见面让我有了印象也说不定。可我搜遍了记忆,也几乎没有一点和他一起呆过的镜头画面。只是翻相册却还真有两三次:其中一次是我六七个月时,母亲抱着我,父亲站在旁边;另一次是一岁多,只我一个人傻傻呆呆地坐着,据母亲说是会摄影的父亲为我照的;第三次大概是三四岁,父亲和母亲一起陪着我在福州驻地附近海岸的沙滩玩沙。

哦,说起福州,我倒还真有点印象。记忆深处里,大约也有三四个细节:一个是母亲带着我坐火车去福州,哐当哐当的旧火车车厢里满是乱糟糟的人,好象还有关于打茶水的什么什么的;一个是驻地大场里停有几架大炮,据母亲说父亲带我爬过,但我也依旧没印象,唯独只记得那些黑黑高高沉默的大炮;一个是不知哪年夏天住在驻地一排平房父亲的房间里,外面似乎是一不太深的沟壑,沟坡上长有一丛丛长长的龙须草。一到夜晚,满耳朵都是沟里青蛙呱呱呱的叫声。一次我吃坏肚子半夜生病,母亲应该是慌慌张张忙来忙去,只是关于她怎么忙我是什么也没有记住,只单单莫名其妙地记住了房间很亮床上的床单很白。

三个细节里,严格来说其实都是没有父亲的。唯一有父亲身影的是第四个,似乎是有一天夜里部队放完电影后,回家时有一小段又陡又窄的石坡路,漆黑的夜里实在难走,父亲便背着我沿着山路慢慢爬。

然后,一直到我六岁父亲转业回来,这六年当中,我对他全部的记忆全部的感知就是他在黑夜里背着小小的我爬那段陡坡路的黑乎乎的模糊身影。那是儿时那六年的印象中,父亲留给我的唯一的全部的温暖。
02
父亲转业回来直接就去离家十来里的镇里上了班,每天早上早早骑车去,晚上很晚才回家。我呢,开始跟着母亲上小学。和父亲的相处似乎依然不多印象不够深。

也许,我可能早已习惯了没有父亲的生活。他在,还是不在,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太大的区别。

可无论如何,我内心里最深的地方,还是很喜欢父亲,很渴望和他呆在一起的。这一点,六岁以前我是丝毫也没觉得,也从来不曾意识到我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一样,更谈不上羡慕他们。六岁以后,因为他开始和我们一起生活了,我倒是真的似乎有了一点这样渴望的感觉。

只是,我和父亲都已彼此错失了六年,待到真一起生活,两个人似乎便都找不到了相处的秘诀,或者,也都不懂得相伴相依的重要。

所以,从转业回家一直到父亲退休,我对他的印象始终都没有太多改变:严肃,不苟言笑;忙碌,匆匆来去。

在我整个小学阶段的记忆中,父亲从没有给我买过什么零食,也从没有其他什么礼物,甚至,也几乎没有太多逗笑与亲昵。相反,对于天天到镇上上班天天回来却从不给我买任何东西这一点,父亲还一直引以为傲,理由是,不惯孩子的坏毛病,让孩子学会严肃认真的生活。

没有多少文化的父亲大概从来都不会思考:缺失整整六年的父爱,缺失整整六年的父女亲昵热呵,是不是该用心找一找。至于七八岁的我,更是不会思考,当然也不会主动去亲近去撒娇,只能完全被动地去适应父亲所有对待我的方式。

事实上,孩子们的世界从来就是如此简单直接,会本能接近一切亲切的和蔼的爱自己的,远离严肃的冷漠的不易相处的。父亲,虽然爱我,可他却用他一贯的一本正经轻轻推开了我。这,其实也许并非他的本意。
当然,他也并非就一点儿也不理我。偶尔,他也会和我玩摸鼻子和掏胳肢窝小鸟的游戏。一玩起来,父女二人咯咯的笑声总会飘了满屋传出老远。那样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开心很幸福。

八岁那年,我们搬了新家,屋后有一棵高高大大的白杨树。夏天的晚饭后,我和父亲在树下乘凉,他坐在椅子上,我坐在他腿上,父亲堆着满脸的笑容,高高兴兴和我一起玩闹。我一看他高兴也便马上顺着竿子蹬鼻子上脸,伸着两个小手兴奋地和他拍手,也拍他的腿他的肩他的胳膊。“啪,啪,啪”,拍,拍,拍……似乎是不大一会儿工夫,不知哪一下,我的手突然拍重了,父亲可能也是真疼了,他一下子恼了,立马崩起了脸,两眼狠狠瞪着我,眉头也紧紧皱到了一起,厉声喝斥着把我从腿上赶了下去。我吓得小心脏几乎都快停了,哭也不敢哭,心里又恐惧又难受……

这个夏日的晚上发生的故事,是我与父亲亲昵相处的最后一个画面,最后一个镜头。而且,结局,颇不愉快圆满;不但不圆满,反而给我的心里留下了浓浓的阴影。可能,也正是从那个时候,我再也不愿主动去找父亲亲近啦。

是的,作为一个渐渐长大的小姑娘,作为一个与生俱来比男孩子细腻敏感的小姑娘,岁月里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会在心底里留下或多或少的痕迹,而那些最亲的人带来的难堪与不快的记忆,更是会铭心难忘不可消除。

而我,真的也已渐渐长大。

在缺失六年之后我渐渐长大的岁月里,我们父女二人终究是始终也没有找到最好的相处模式。我呢,也始终没能象其他有父亲一直陪伴长大的孩子们一样,和他,始终隔着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

可,那个时候,我俩都还没能真正地意识到自己究竟缺失了什么。
03
究竟缺失了什么呢?

很长的时间里,我似乎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自然,也从来不曾思考过。我甚至曾一度认为,我们和其他父女没什么两样。

直到三十岁母亲去世之后,直到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人之后,直到慢慢重新与父亲相处多了之后,我才渐渐明白,渐渐唏嘘,渐渐感伤,我与父亲,此生,究竟缺失了什么。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我与父亲大多数情况下竟然几乎无法正常交流沟通。虽然,这与他的倔强威严的性格脾气似乎也不无关系。可,我还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似乎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多么赞同,更不必说爽快接受;同样,无论他说什么,我的观点也会常常不一样。于是,我俩之间,最经常的状态是,正说着说着就会争辩争吵,然后,他就象年轻时一样火冒三丈大发雷霆;而我,脾气也坏,也不甘示弱,非要和他争个清楚明白。但即使争到最后,也依然是谁也争不过谁,各自抱着自己那块砖一条道走到黑。不过,父亲后来身体有病,我便收敛了一些,忍着不和他吵。但不吵是不吵,我仍然坚决不会完全认同他的意见观点。所以,父亲还是依旧暴躁易怒,发脾气咆哮。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发脾气也不是坏事,反而是对人到老年大不如前的一种抗争,是与女儿无法沟通的一种发泄,发泄过后,他反而会舒畅一点儿。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沉默竟然才是父亲与我之间的常态,更可怕的是,我对着他竟然几乎无法绽开我在其他任何人面前都可以轻松绽开的笑脸。我们父女两人,要么不咋说话,要么就是颇为严肃地一本正经地问答:“冷不冷?”“不冷。”“冷了的话就多穿点,你那什么什么衣服在柜子最上边。”“不冷,冷了我就穿。”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可是,你要说我不是真心关心他心疼他爱他,那可也真的冤枉了我。要不然,我也不会郑重写下这篇文字了。或者,你要说他不关心我不爱我,那也绝对是冤枉了他。当年,他为我的学业我的工作可是没少跑腿没少操心没少低声下气,有一次,紧赶着为送我一份资料,一办完回家就心慌气短躺在床上久久歇不过来。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我不到万不得已竟然不怎么愿意和父亲有肢体接触。一次,他生病住院我去照顾。临床也是一位上了年纪但病情并不严重的老爷子,三个女儿两个儿子,那天照顾他的是小女儿,我眼睁睁看着这个三十多岁的小女儿一会儿摸摸父亲的脸父亲的头,一会儿拍拍父亲的肩父亲的背,然后会长时间拉住父亲的手抚来摸去,所有的动作皆包含着浓浓的亲昵依赖。我在一旁看得心惊而感慨:这种情形在我身上几乎实在是不可能发生的啊!我似乎永远只会在父亲病重需要时才会帮他按按胳膊按按腿,才会去摸他的手擦他的脸……

其实,我与父亲之间远远不仅仅只有这些问题。我的孤独寂寞,我的倔强执拗,我不善与人亲近的疏离淡漠,甚至偶尔的失落与悲观,凡此种种,也许,皆与父亲在曾经的缺失有关。而晚年的父亲愈发抑郁孤僻,愈发古怪内向,也许,同样和最初的缺失有关……
 
其实,这个世界,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父母子女才是生命里最为重要的角色。而二者之间感情培养的最佳时间便是孩子的幼年时期,玩耍,交流,谈心,依赖,信任,磨合,乃至肢体上的亲昵心灵上的贴近,只能也仅仅只能在这一短暂时期,只能也仅仅只能是在天长日久潜移默化的陪伴积累之中。倘若错过,那便永远错过;倘若缺失,也便永远缺失。
 
终此一生,再不可追。

而这个残酷的事实,父亲究竟知不知道明不明白呢?
而天下所有的父母,又知不知道明不明白呢?
 

繁花已开,时不再来,世间所有的一切其实皆是如此。该珍惜的珍惜,该弥补的弥补,该追回的追回,该静待的静待。切莫轻忽切莫辜负,用心守护方可清风满怀。


切莫徒等一些缺失在以后的以后才去明白,在以后的以后才去遗憾感慨……
 
到那时,一切已晚,徒添无限的悲凉……

作者:麦子,喜欢音乐,喜欢阅读,喜欢写作,喜欢在文字里让心情和岁月静静流淌,喜欢看满地金色的麦子随风飞扬。

(图片来自网络)

麦子阳光maizi1042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阳光下,金色的麦子随风飞扬,这是最辉煌最朴实最有生命感的画面。感谢有你,来到麦子阳光,邂逅似水年华,邂逅文字带给你的美丽与悠扬。

麦子阳光     麦子阳光    麦子阳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