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张天敏 ▏天伦外传之骨伤

文苑一羽鸿 2017-11-30 11:26:32




传递正能量!为您推送优秀文学作品


天伦外传之骨伤    

 

“亲爱的,你慢慢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在洒满阳光的竹林边,红木圆桌旁,老林和老夏两口子在动情地唱。      

老林是小区老年歌唱队的主角,能唱歌能拉二胡能吹笛,还能跟漂亮的昆剧演员老夏一起跳舞。这资深美女,一搭弦唱歌展出捻打招式,就见明星的范儿。老林常以妻为荣,常讲妻子年轻时在舞台上演的角。老两口身上还有光环,儿子几年前开公司年收入近百万,他俩的手机唱机啦电车背包啦,样样都新款名牌。老林的孙子上高中,孙女初中,都没了接送任务。人生已抖落掉了层层尘埃烦恼,将出落的晚年宅在绿树环围的豪宅里,等享清福。老林也常报家闻,儿子要办理高尔夫体育馆会卡,儿媳下月要换名车法拉利,孙子报考大学的首选是奥大利亚其次英国。儿子正在蛇口一带选别墅,选好他们一家搬过去,俩老人仍住小区老房子。      

从那以后,老林有些天没来唱歌了。阳光还那么灿烂,十八九度的亚热气温,乐观好玩的老林怎么不出户呢?这天,老夏露面了,歌没唱一腔,就透出冷消息,老林散步扭了脚,活动受限,到医院检查长了骨剌,挨着骨剌边上还有小骨折。这下遭罪了,剩下全家六口人一大堆家务,缠着老夏,一天到晚忙不歇,干不到一周,腰也痛得直不起来。现在全家吃饭请小时工做的,并加外卖。歌唱队台柱子要塌了,大家想去看看老林。老夏摆手说不可以,自打老林睡床上,自已做不了饭,儿媳的脸就拖了下来。那大家只好祝福老林早康复回来唱歌吧。  


一个月过去了,老林还没恢复,又过半月,老夏现身了。曾经风韵犹存的妇人,消瘦待损,到场就有人吟叹,人比黄花瘦。她坐下来后,没一点心思看歌本,也不提一句行话,看了一圈老友,眼就红了。大家问她为啥,她说可能在深圳住不下去了。大家好不惊讶,都说你家出孝子,钱涌着花,吃穿高挡,快搬别墅了,咋又翻篇儿了。老夏讲述了家里最近的变故。

有个星期天,孙女小龙女做完作业到她跟前问:奶奶你最近不做饭咋也不拖地了?奶奶说:腰痛,弯不下去。小龙女说:腰疼干不了活回老家呀,还住这弄啥?奶奶吃惊地看看孙女,像看陌生一样,说:奶奶过去哪痛过,还不是抱你和你哥落的病。小龙女说:那我和我哥都长大了,不需要抱了,你们还住这有意思吗?奶奶像看见太空人了似地,瞪大眼看着孙女,说:奶奶是你爸的妈,还指望你爸爸养老呢?小龙女说:别指望了,我爸爸多忙啊,你们回老家不也一样能养老吗?奶奶更吃惊了,问: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看书去。小龙女不依不饶地说: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别不拿我的话不当事。奶奶心里像塞石头一样难消化,但转过来想,就十二三岁的娃,不知天高地厚。

可是下一周末,那段对话又重演了,小龙女还加重语气说:我再说一遍,你别拿我当小孩子了哦。奶奶坐下来郑重地问:这话谁叫你说的?小龙女反问:没有人叫我说,我就不能说了吗,我哥一考上大学,我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了,奶奶你得尊重我的意见。奶奶说:真是没大没小的。小龙女说:只要你们一天不走,我就得叨叨,难道你想叫我为这事耽误学习吗?

到了下个星期天,小龙女真的又重提那段伤心话。老夏终于在意了,她跟老林商量了一晚上,泪也流了一晚上。可她还是不愿相信孙女说的,她想等儿子回来捞个实底。可是,儿子每天加班,半夜回清早走。如果节日在家吃顿饭,儿媳就守死了儿子,不是削苹果给他吃,就是拿手机分享爆料,根本不给老妈一丝插话时机。好不容易等到儿子要去上班了,她借故说买东西追到后边,出来电梯就见缝扎针地问:儿啊,小龙女最近老给我说叫我们回老家的事,到底是咋回事。老夏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了,扒圆桌上哭出了声。哭半天,擦了泪要续说,可大家都不想听下文了,劝她心放宽点,回去再跟儿子谈谈。然后集体起来送老夏回家。再坐回到圆桌旁,大家在猜老夏听到儿子说什么了,哭得那样痛。      

我想挑个歌唱起来,让心思转弯也赶快暖一下场。可大家又要我猜,我想起名言:看破不说破,日子宽宽过。看透不说透,永远是朋友。老夏儿子说的话肯定中低温的 ,可老林老夏也有原因他们仍以老人的生活观念与这座资本主义城市相处很有可能他们无意识间划出的父子代沟 让亲情再也跨不过去了如果他们在孙女第一次对话时,就顿起自觉,  打起行李走人,儿子会是什么态度 再如果他们能意识到老人的陈旧生活到了对儿子生活形象产生负作用的时候他们该怎样选择去离。我正在乱说,听到有人的手机微信提示音,是老蒋手机上显示老夏的微信,她说她当时话刚落拍,儿子就冷冷地回奉过来:你们自已看吧。      

老林老夏不知是在哪一天走的,大家仍在猜,他们坐的是飞机还是火车,回去是住城里还是乡下,哪里有亲人吗。真是迷样的归程,雾样的岁月。我一点也不想跟着老人们继续打听下去了。      

深隐于我心的悬念是,这对老人患着骨伤,还要忍着心伤,他们伤得起吗?

【文/张天敏    编辑/一羽鸿


作者简介


张天敏,女,中国作协会员,邓州市作协主席鲁迅文学院作家班结业,邓州市文化馆专业作家。河南南阳第三、四届人大代表。著有长篇小说《女人桥》,长篇历史小说《张仲景》,长篇网络小说《情人山庄》,小说集《半醒》。散文集《逝梦的河》,《流年》。长篇小说《女人桥》故事缩写刊发于《小说选刊》,获南阳市政府长篇小说精品工程奖。作品被中国图书馆及各大院校馆藏。并被中国新闻周刋,小说选刋,中国青年报,河南曰报,郑州晚报,河南作家通讯,南阳文化丛书收录。

版权声明:
本平台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本微信公众号及原作者所有。如有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扫描加关注

诗意生活、激情写作、燃烧梦想 


欢迎赐稿,来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平台微信号wang0919abc

欢迎您的关注!喜欢就记得分享到朋友圈哦!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