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嗯,你认为自己不配,就是真的不配

吴痴吴知 2018-02-08 05:38:55


吴痴吴知的第43篇文章


下班后回到住所,有些肚饿,就在附近一家米粉店对付顿晚饭。

店里人不多,前桌是一位长裙加双肩包打扮的乖巧女孩。她点完餐没太久,店员小哥端来了汤粉,并没有立即走开。

她低声说了句话,“点餐时说好不要辣椒的。”腼腆的小哥有点无措,不断张望厨房方向。女孩背影一动不动,看上去异常坚决。

我有些好奇了,心想,真是个爱较真的姑娘,一份米粉罢了。

过会儿,系着围裙的胖阿姨走了过来,脸上无笑意,对女孩说,“我们这里米粉就是这样。”女孩依然低声道,“不要辣椒,买单时说过。”

我更感兴趣了,没想到这姑娘如此执拗。顺便回想了下,点餐时服务员都没问我口味呢。

等我吃完后起身离开时,发现胖阿姨端着一碗米粉送到女孩桌上,彻彻底底的清汤。

那刻,突然有些佩服这个看似乖巧的女孩。谁说在小店里,原本无错的要求就该妥协呢?



有段时间我和弟弟常点外卖,由于当时我们租住的房子是楼梯房,于是问题就来了。

每次接到外卖员电话让我楼下取餐时,我都是一口答应,麻溜儿地从六楼跑到一楼。弟弟接到电话,反应和我完全相反,总会坚持让外卖员送到门口。

我常在旁嘀咕,“自己跑一趟咋了,外卖员要送很多家,上下楼梯非常累的。”

絮叨几次后,弟弟某次取完餐后认真地说,“我点外卖就是偷懒图方便,如果还要我自己去楼下取餐,明明就没带来任何方便,那我干嘛要点外卖啊?”

我一时无法反驳,只好说,“你只需要跑一趟而已,但替外卖员省了很多时间精力。”

弟弟丢下句“可这是他的工作而我已经购买了这个服务。”就果断截断了聊天并愉快地吃饭去了。

而后我犯懒时想想,其实也没说错,他人的工作准则如此,我们不去为难便是尊重。自认善良的降低标准,大概只是想感动自己吧。



周一早上刚到公司,新主管就提醒我查看邮箱的新绩效方案。

明明绩效考核就实行了好几个月,期间我还被扣了10%的工资。我倒是没那么惊讶。她听了十分诧异,得知是因为销售业绩不佳所导致时,处事成熟圆滑的她直接抛了句,“凭什么?你的工作不用对销售业绩负责,完全没理由扣工资。”

我诺诺回答,“的确很心塞,但领导们就是这个意思…”

她平静地盯着电脑屏幕,意味深长地说,“什么都不争取的人,只会被进一步试探底线。你不吭声,我不力争,坏毛病就被惯出来了。”

我想起当时拿到工资条时的委屈,脑中翻滚着一百个理直气壮的证据,最后却默默消失殆尽。午间和几个部门同事聊天,才发现在新绩效方案发布之前,我们都以销售业绩不佳为由而被扣过工资。各自委屈,却因为所谓的“规定就是如此”而噤声不语。

我们还未来得及实现更大的欲望,就先拱手让出自己的辛苦所得,这都什么事儿啊。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凡事都可以商量、妥协。每次大方抹掉他人有意无意的小错误时,甚至会沉浸在“我如此为人考虑,实在太善良了”的圣人情绪中。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对人对事毫无要求,终于把自己推到在逼仄的陡壁边进退两难。

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配得到正确对待吧。

然而人性奇妙之处在于,往往觉得自己不配时,他人就自然而然怠慢你。

晚上,乖巧女孩吃到了清汤米粉,正是她进店前就想要的。她自始至终很有礼貌,没有任何大动作,甚至声音都小到距离在一米内的我也没听清。而我吃着一份辣得很有水平的米粉,默默接受了“谁让我这么能吃辣呢”的人物设定。

换了电梯房后,我们只是偶尔点外卖。每次取餐后,弟弟依然对每位送餐员说谢谢,等人离开再关门。他所理解的善良,就是大风大雨时瞅瞅窗外打消点外卖的念头。

而临近周末,主管和中心负责人谈论工作进展时,她态度温和地指明了绩效方案的不合理之处,同时也对扣我工资一事表示不满。

看吧,从晚间一碗米粉,到关乎到生存的工作,总有人在坚定地守卫着自己的边界,如有侵犯必定死磕。



宽容、体贴、大度、低调……我们如此希望获得这些美好的特质,以至于有些走火入魔。一旦建立自己的标准,似乎就会被认为是苛刻。顾及自己的感受,就必定是让他人不好受。多年苦心琢磨,待人处事的分寸感拿捏得毫厘不差,却在自己真实需求面前,逃地千里之外。

身处一个人人都在服务方与享受方双重身份交替的社会里,了解自己的需求并尽力满足它,他人才会正眼相待不敢糊弄。我们倒好,对自己正当获取而来的享受却突然怂到不行了,难怪别人诧异之余,鄙夷情绪陡增。

毕竟,想唤起他人的尊重着实不易,但激发众人最大限度的欺凌欲,只需一张唯唯诺诺的脸就行。



作者:梨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