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再见王子-第八章-陪你到世界的终结

南锣鼓巷的喵小昱 2018-03-12 18:42:15

 

我陪你到世界的终结…就算到了都要在你的身边…


想要鼓励一个你一直很喜欢的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你心里本来就有太多赞美的话想要对他说,但是该怎么说出来倒成了一个问题,如果非常生硬的说出来感觉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容易人家觉得你有毛病。

记得那个礼拜我也是绞尽脑汁,每天换着花样从各个方面对他进行各种鼓励。

在还没有微信的年代里,我们的沟通只能通过短信和电话,贸然给陈畅打电话好像不太合适,所以我基本上都是用短信。其实我主要也就是围绕着三个方面来说的,一是他爷爷的病情,二是公务员考试,三就是他的前女友陆欣然。而我的方法都是先发问。

比如我先问他:爷爷好些了吗?听说血压高可以多吃些XX……

然后他说:目前看比较稳定,你怎么知道要多吃XX

我就说:我刚才在网上查到的呀^-^

然后他好像说:谢谢你,你真好,回头我去买点给他。

我接着回到:你放心,爷爷他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没准儿好了以后就同意你去香港了呢!

他很快回到:你太可爱了,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他刚才还在问我什么时候去复习呢。你方便吗?我马上从医院出来给你打过去吧?

我看到后立刻回到:方便,随时打过来就行。

记得那几天我俩基本都能在电话里聊很久,基本每次他从医院出来回家路上都会给我打电话,我本来都是在电话里各种开导他,说他如何如何好,不管做什么工作都会非常出色,他一开始还是显得有点悲观,觉得自己的理想并不是考公务员,但也怕不去考爷爷会失望,也怕真考上了自己又不喜欢。我就劝他想开点,既然考上考不上都有利有弊,那倒不如认真考一次,反正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嘛!陈畅每次都被我逗得不行,说我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特别不像我这么一个小姑娘能够说出的话。

慢慢的,我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他心情好了很多,只是每次提到他的前女友陆欣然还是会有些惆怅。一开始我都是义愤填膺的对陆欣然的狠心表示十分的不理解,后来在和陈畅交流中我对陆欣然这个人有了些许了解,我也渐渐意识到陆欣然也有她自己的难处,书里面都说单亲家庭的孩子都缺乏安全感,因此在处理感情问题上往往会比较极端,可陆欣然这样外公单独带大的孩子,何止是缺乏安全感啊?

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小被爸爸妈妈姥姥姥爷爷爷奶奶,甚至是周围整个环境宠大的小姑娘,都不敢想象生活中只有外公一个亲人是怎样的感受。可是为何她不能把陈畅当做她的亲人呢?她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下一个陪伴了她三年,帅气可爱又十分爱她的男生呢?

每每说道这里,我的忧伤甚至是超过了陈畅的忧伤,最后都是陈畅主动转移话题,才使得我们从那种忧伤里脱离出来。

后来我索性不提陆欣然的事,只讲些好玩的段子,只要陈畅一笑,我就觉得特别满足。后来他慢慢也开始恢复了我们高中时候的状态开始逗我,我每次被他带到坑里不好意思的时候就会说:唉?我发现你现在心情好了?开始欺负我了?

那些天和他的交谈中我发现,其实他还是像原来一样的活泼聪明,和我原来认识的那个陈畅一点都没有变。或许从那时起,我的心就开始觉得痒痒的,偷偷想着他要是我的男朋友该多好啊!

有一天不知道谁提到了“理想”这个词,我问他的理想是什么,他说其实原来的理想是做一家互联网企业,后来认识了欣然就变成了和欣然一起去香港到一家投行工作了。

他又问我的理想是什么,这可把我难住了,我的理想?要是别人问我,无论是面试还是长辈问我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胡扯出一套一套的,可是如今是陈畅问我,我不想再说那些,可是如果让我说实话?我的理想是?其实我高中之前也没什么太大理想,可能看过好多乱七八糟小说漫画,就想以后可以做个作家在家写东西不用上班挺好的。上高中认识了陈畅之后,我的理想就变成考到上海。两年前知道了陈畅有女朋友这件事后我一度也没有什么理想了,后来申请交换生就变成了我的一个暂时的寄托,现在申请上了我的理想又是什么呢?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新闻工作者吗?我承认每次面试我都是这么说的,并且在许多个瞬间我也的确会收到环境的感染真的相信我的理想就是这个,可是陈畅问我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像是神仙在问:小朋友你有什么愿望啊?我一定让它实现。

其实当时我想对他说我现在的理想就是:交换可以取消,我可以回北京上大三,然后可以做你的女朋友。

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这种话怎么说出口啊?我要是真说了他该怎么接呢?

经过大脑迅速运转,我终于蹦出了一句:我的理想就是你爷爷能早点好起来,然后同意你去香港找欣然姐姐。

陈畅在电话那头笑得不行,然后说:你真可爱,可是这不是理想啊?这是一个愿望。

我想的确也是,只好把我那个冠冕堂皇的理想说了出来:那我的理想可能就是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新闻工作者吧,我面试的时候一般都是这么说的。

陈畅听了心满意足的说了句:恩,真厉害。

我听他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十分别扭,忙说:其实我们同学都会这么说的,我真实的理想都没有告诉过别人的!

陈畅一听这话来了兴致:快说快说,我倒想听听!

我深吸了一口气,放低了声音说:我的理想是可以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厅,每天下午坐在里面弹吉他。

陈畅问:“为什么是下午?”

我毫不犹豫的说“因为我上午起不来啊!”

陈畅在电话那头乐得不行:“那为什么不是晚上呢?”

我说:“我晚上就回家吃饭睡觉了呀!”

陈畅简直差点没笑喷:“我懂了,其实你就是喜欢睡觉。”

“你太聪明了!我的理想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不用定闹钟。”

陈畅都快笑不出来了,说:那你的咖啡店肯定很快就关门大吉了,不如这样吧,我上午在你的咖啡店卖包子,晚上再卖面条?这样肯定可以赚钱?

这回换成了我笑得不行,问道:为什么是包子和面条?不是三明治或者意大利面之类的实物呢?

陈畅突然一本正经的说:对了,周暖,我跟你说,其实上海西餐厅特别多,但是我观察好多也不怎么赚钱,真不如那些专门卖包子和面条的店赚钱呢!其实中国人还是中国胃,平常还是吃中餐更习惯,要是再装修得好一些,开在办公区附近,送个外卖什么,肯定很快就能开成连锁店。

我听了他那一番话立刻对他十分佩服:你好厉害,真是太有头脑了,可是为什么不是别的中餐,偏偏是包子和面条呢?

陈畅活泼的说:因为我喜欢吃呀!

我听了又笑得不行。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打了很多天的电话,好几次都把他电话打没电了,可他到家后充上电又给我打了过来。

记得有一天他挂电话前说:谢谢你每天陪我聊这么久,我现在心情好多了。等我爷爷出院我再请你吃饭。

我听了也没有拒绝,好像还说好啊好啊,打电话太麻烦了,还是见面聊比较好。

现在回忆起那几天的时光依然那么美好,因为那样的美好里面没有一丝纠结,我会梦到我和陈畅开了一家包子面条店,下午茶的时间,我们在店里弹着吉他,阳光洒在我们身上。

后来的后来我总是在想,如果不发生后来的事情,我也许就可以永远像那几天那样一直陪着他,那多好啊!

有一天早晨我醒来突然想起一首歌,就把歌名发给了他:陪你到世界的终结。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