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学指弹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吉他闲撩 2018-02-13 21:26:03

学指弹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九月的阳光,充满爱意洒在城市的街道,我以为,爱情可以更美好。


我背着我的木吉他,坐在女生宿舍的楼下,风姿各异的大学女生三三两两从我跟前走过,偶尔可能也会多看我一眼,我嗅着楼道里偶尔飘出的洗发水香味,看着各试各样的大白腿从我面前过,心却没有一丝涟漪。只是,我想等的人,应该不会来。

“含泪大甩卖!老板和学生妹小三跑了,老板娘生气要回娘家,清仓大甩卖!各式鞋子10块钱3双!”

 宿舍旁的鞋店夸张的宣传语又一次吸引到了好多好多的女孩,就好像她们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一般,在店里惊奇的移动着,精挑细选一件件商品,就好像她们在逛的是商场而不是这间破门面。大约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灰姑娘的梦,妄图在鞋店里找到一双合脚的水晶鞋。

“女孩的心思真奇怪,如果喜欢的商品有4件,那么她会做的是从中割舍出一件不要,而不是另挑选两件喜爱的。为什么一定要做减法呢?”我迎着嘈杂的“大甩卖”,拿出了我的吉他。    

这家店,我其实是很熟悉的,我已经忘了多少次在这个宿舍楼下等她时与老板闲扯蛋,畅聊实体经济的变革与下滑、探讨互联网发展的趋势、沟通现在大学的女孩子时多么的现实,聊到深处,甚至还与老板互相加了微信:

这个老板从来不知道我到底是弹什么吉他,我也从来不知道他头像里的那台路虎是多少钱买的。艺术与金钱,是我们闲聊中从不谈到的话题。

关于她,我想我们从来都不够了解彼此。

记得,她看我弹吉他时,总是问:“这个前奏好长,你为什么还不开始唱?”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但从她认真的表情看来,似乎不是。

而我每次见她,最闪亮的总先是她的耳坠,而后才是她的深潭一样的眼,再然后是我帮她拎过那无数购物的大包小包,让我总是摸不清楚她为什么有这么多钱能花在购物上。我见她大约总有千百回,她却总有本事让自己一亮再亮,好像一束寄居在喷泉里的烟花。

甚至直到她的朋友跟我说,她一个人去了义乌旅行,已经两个礼拜没回来上课了,我都不曾知道她原来是个喜欢旅行的人。

“旅行和音乐,其实是很搭配的,或许她回来以后,我们可以就这点找到共同爱好。”我这样想着,收起了吉他准备回宿舍。

一阵妖风迎面而来,鞋店的音响被东西砸坏了。气急败坏的老板娘叉腰迎着那妖风:“天杀的老板!带着小三跑回了义乌,清仓甩货!全场所有鞋子10元三双!“


学指弹,其实没有什么样的体验。


吉他谱:后台回复“太委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