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等闲相见莫相亲你有认识了十几年的网友吗

在山泉水清 2018-01-29 05:39:07

公众号:在山泉水清
在文字、电影和天地间旅行,人生会拓展三倍。原创文字,写给内心不灭的文艺老清新。点击最上面蓝色的“在山泉水清”,订阅我!



(文|水清    图|网络)


秋天的天到底是清朗一些。
 
天蓝的比夏天的也清亮一些,明媚一些。夏天的天蓝地未免浮躁而不安。这几天的云,总是从天地相接处排山倒海而来。一条条纵横南北东西,东西南北。像一名古代的侠客。
  
总是一大片云,扑倒了太阳,天地之间一阵阴凉;忽而又明朗了,太阳底下湛蓝如洗,一片燥热——初秋的日头还是很烈,不输于盛夏的。
 
如此晦明变化,也只是秋天才有的罢。
 


 


四季里,我最喜欢的是春天和秋天。

 
原因很朴素,两季里温度都很好,很舒服,风景也恰到好处。夏天,我总是喜欢不起来。冬天冷,尚可添加衣物,还有新年可过,年终奖好拿,这个夏天,炎热漫长,叫人着恼。
 
不过今年的夏天,倒也没叫我烦心多少。一夏天,平日里所做之事都是自己喜欢的,时间都是自己自由支配的。我喜欢这样。讨厌被别人推着走,不得已而为之。
 




读朱天文的《荒人手记》,还有李碧华的《胭脂扣》和《生死桥》。

  
心里直抱怨:谁说朱天文是张爱玲的传人了?只觉得她的文字艰涩晦暗,情节寡淡,无趣的很。每晚只当是催眠书来看了。哪里竟有张氏的风范了?
  
倒很喜李碧华的文字。真觉得李氏很有些张氏的风范呢。一样的婉转情节,一样的直透肌肤的尘世间的苍凉之感,非得戳破俗世之华丽旗袍的亮烈。还有,那偶然荡起一笔的细节,生生地叫人喜之不迭。
 
李碧华与张爱玲一样,同样是世间聪慧绝顶的女子。她们都能看穿尘世间虚掩的繁华,用她们的妙笔写下人世间一段段悲凉,一点点温情,一丝丝似是而非的真意。
  
 



那天煮绿豆,火猛了些,在客厅看电视,阿姨告诉我,绿豆烧焦了。

 
可不是,中间的一小撮绿豆黄绿黄绿的憔悴的很。周围竟都是焦黑的了。厨房里一股子焦糊味,这让我很崩溃。因为刚前一天也烧了绿豆,那次是水放太多绿豆放太少,稀拉稀拉的。
 
觉得自己在厨艺方面笨的很。
  
其实一直以来于此我都是很笨的,只是今年暑假里开始学做菜。一开始是有模有样的,前一个月日日精进。然而到了后一个月,心意也懒了,菜呢也只是烧熟而已了。
  
我得承认,一直以来,对于烧菜,我都是没兴趣的很。




我有一个很好的网友,在大连,十五年前上网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一直到现在。


十五年了,这么一路走来,我告诉他我的几乎所有事情:大学了,恋爱了,又恋爱了,然后又恋爱了,然后工作了,然后结婚了、生子了……其中原因曲折他都知晓。

 
人一辈子大抵总是这些事情,而往往都在20—30岁之间都完成,接下来几十年不过是这十年的延续罢了。翻来覆去,容颜渐渐变老,而那些欢乐,青春的放肆和欢乐,终究是回忆罢了。
 
我同他,好多天不聊,便也毫不生分。就仿似一个故人,言语不多,但心底都是明了。
  
上次去大连,告诉他我在大连,他问具体哪里。我说哪里哪里,他说离他很近,就二十分钟车程。我很吃惊。这么近的距离我是料想不到的。
 
我思忖:是不是同他见个面?毕竟以后去大连的机会是很少有的。思来想去,心里还是忍下。万一见面没话聊呢?万一发现对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呢?万一见面尴尬癌犯了以后不再联系了呢?
 
那么,这么一段十五年的感情就算是完了吧。这是断断不行的。
  
于是,只是问他大连哪里购物,哪里的街有好吃的小吃;他告诉我大连哪里好玩云云。终究是没见面。但想想,大连的这条街,那条巷,是他曾经也走过的,便觉得莫名欢喜,莫名亲切,仿佛觉得处处有典故。
  
回来后跟他说起,我说我有想过同你见面,最终还是放弃。他说他也是,毕竟很近,但是想想万一见光死,就得不偿失了。距离,我们都这么说。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远的距离。谢谢你,一直陪我走过!
 
元稹说,等闲相见莫相亲。淡淡的君子之交,成就了永恒的信任依赖。
 
 

阅读更多你喜欢的文章(但戳无妨):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