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西南商报》副刊(荐读):【秦俊芬】云南游记

成都祥涵文化传媒 2018-07-03 18:41:41



关注成都祥涵文化传媒  更多文艺精品在指尖

        秦俊芬      来自于古城赵县职工子弟学校,一名普通的语文老师,教学三十年。一直喜欢写些随笔之类的东西,一般只在自己空间里放着,不曾投寄过稿件。


云南游记


游记之三——神迹恐龙谷

 

 

    细雨蒙蒙的下午乘车去往楚雄。楚雄在我的脑海里留下的印象就是香烟,总是记着哪个牌子的云南烟产自这里,在沿途的风景中,也的确看到了山上生长的烟草,与记忆相吻合。但真正让人注目楚雄的是禄丰县,这里有个闻名世界的恐龙谷,号称“北有兵马俑,南有恐龙谷”,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便是这里了。
    我对于恐龙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不过是因为儿子小时候喜欢这个,才会投其所好地买来相应的图书和玩具。前几天从县城新开发的锦绣华城小区门口经过,还看到几只恐龙的模型屹立在那里,很是吸人眼球。只知其表,不知其里,恐龙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不解的谜。曾经极其繁荣地生活和主宰着这个星球,瞬间的灭绝让后人对其不断的探索与研究。

一踏入恐龙侏罗纪入口广场,细雨更是密了起来,在这个季节里很是受用,清清凉凉而又温和滑润。洗去尘世的浮躁,来这里踏寻历史的印迹。龙柱擎天的景观大门,是景区第一标志性景观,四根高达28米的擎天大柱,以汉白玉为基座,古铜色的柱身在雕刻着240条世界各地发现的恐龙。往往到这里的人们都来不及细细地打量与观看,便被周边的恐龙雕像所吸引,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涌进大门,踏过吊桥,坐上电瓶车直奔展览大厅。

一个彝族妹子先带我们走向陨石坑环幕动感体验厅,透过历史的云烟,透过人们无穷的想象与科考的结合,揭示恐龙灭绝的科幻片把我们带进一个恐怖的场景。这个恐龙大家庭中,食肉的部族如同三角龙一流的贪婪地吞噬着极其庞大而又极其温柔食草龙。看它们在这里自由地生活着,虽然有着弱肉强食,但仍能称作一片安然。突然之间,陨石从天而落,火山喷发,地动山摇,恐龙瞬间灭绝的恐怖时刻,让我的心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林嗣环《口技》中所云:“众宾客无不变色离席,奋袖出臂,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之感,我是真切地体会去了。

从这里出来便进了恐龙谷主馆,走进去发现自己似乎已置身于1亿年前的地方。这里的恐龙按照早、中、晚期分别陈列着,如果说看见一具恐龙化石我们能称作是奇迹,那么这里出土的上百具恐龙骨架,只能是称作神迹了。我们一边根据导游的讲解分辨着食草的蛇颈龙与食肉的霸王龙,一边为其群体的出土而感叹。如此庞大的工程,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不得不去佩服云南政府的决策与云南人民的智慧,能一点一点儿地拼接,粘连复原这些沉睡亿万年的恐龙,让世人去认识远古的世界。六十多具的禄丰龙骨架任我们从平视,仰视,俯视多角度,近距离的观赏,除了感叹便还是感叹。好友在一旁总结道:“看来我们老祖先所说的龙并不是杜撰,他们是有所发现才会有此一说。这么多的恐龙能在这里集体去死去,是不是它们跟大象的某种特性相同呢?大象也是能自己凭着一种选择自己死去的墓地。而且,这些恐龙所安去的姿势都是在奔跑,头向着同一个方向,它们是要作什么?这真的是神奇。”是呀,每方水土都有着其自己独特的地方,天地造化,每个地方都有着每个地方的灵性,禄丰县能藏在深山而被人皆知,不能说不是大自然的恩赐。盯着这些个亿万年的神物,我们都不敢高声交谈了。这些历史久远的神兽,看着便有些让人心悸,所以除了拍几下, 是不敢与其合影的。一个肤浅的现代人又怎么能与沉积了亿万年的神迹合影呢?

从展台下来,是震惊世人的恐龙大坟场的地质剖面。在这个剖面我们能清楚地看到未被挖掘的坡面下掩埋着等待逐步揭开的上百具恐龙骨架,龙龟同寿在这里安祥地同在着。上面亿万年的陈列,下面还有着不可估侧的神秘。看导游极其自豪的样子,心里也为这壮观而神秘的、规模最大的、保存最完整的中侏罗纪晚期之地而称颂。

很遗憾不能步行去游玩,因为跟着恐龙脚印的引导,我们能进入到沼泽地,能与鳄鱼和龟亲密接触,我们能去观看大瀑布,看群龙对峙,腕龙相亲等九大景观,真实地再现了侏罗纪时代恐龙王国的生活场景。即便如此,在我们每个到过这里人心里播下一颗种子,那种子的名字就叫作自然的奥秘与神奇。


游记之四——风情大理

 

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堪称经典,对于大理茶花、佛教文化、大理古国的段氏皇帝面面俱到。人们记住了那个小王爷段誉也就记住了古城大理。

大理最有名的似乎是风花雪月: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只是做为向丽江行进途中的一处栖息点,我们来不及细细地品味大理,风花雪月也就只能当作故事来听听罢了。入进大理境内,视线就被连绵起伏的山峰所吸引。那山说不上陡峭,但绝对是秀丽。一座连着一座,座座都绿的像绒毯,看着都让人忍不住要去抚摸一把。那山绿的深厚温润,似要滴下水来,让你看到就没有了远程的疲劳,清新之感由心而生。

人群拥挤处,大理古城便出现在了眼前。大理古城,简称叶榆,又称紫城。其历史可追溯至唐朝的天宝年间,是当时的南诏王阁逻凤在古城旁修建了一座城池。现在的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十五年年间,方圆十二里,城墙高二丈五尺,厚二丈。东西南北各设一门,均有城楼,四角还有角楼。我们去的是南城门,门头“大理”二字是郭沫若先生书法而成。由城门而入,直向北去,沿街的庭院还能看到旧日岁月。花木扶疏,鸟鸣声声,花草丛生。古城的街道是清一色的石路,走上去虽有不平之感,但是却相当舒服。没有柏油路的味道,这里到处透着古朴和典雅。沿街店铺比肩而设,围巾、银器、饰品等琳琅满目。来之前几个好友就强烈要求让我帮她们带几条围巾回去,而此时的我眼睛已完全不够使。看了一家又一家,到处是色彩艳丽的披肩围巾,可是让我看花了眼。导游的催促让我来不及去挑选,随手拿了几条付了钱便急跑着去追赶队伍。同行的姐妹一边看一边埋怨不给自由购物的机会,那导游的小阿鹏哥俏皮地一笑:“金花,金花,俺这里到处都是,您随便一拿就是了。不用挑的,不用挑的。”

此时大雨滂沱,在这雨中快意走古城,只能是惊鸿一瞥。来不及品其茶香,来不及赏其文秀,来不及观其悠远,来不及观其繁华,来不及听清那拍打着手鼓的姑娘唱着什么歌词,在空气中飘洒着云南咖啡的清香中,便要离开古城去苍山脚下的洱海。“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在大理好好地住几天,专门来古城里转几圈,好好地认识风情种种。”我和好友彩彩不约而同地说出了心声。

当车向西北行驶,路过那个不二法门,崇圣寺三塔便出现了视野之中。行进中我向好友讲述着听来的典故:“大理古国的皇帝不爱江山,也不爱美人,只爱佛门禅理。历史上有九位大理国国王在这里出家为僧。天龙八部中的天龙寺,也便是这里了。这里值得一提的十一面观音,有着全国唯一的男身观音像。所以这里也被称作是皇家寺院,也称佛都。大理漫长的发展史上,佛度是南诏大理国的国教,大理人礼敬佛陀。泽国金鹏镇之,所以三塔顶各有金鹏。”可惜了这次的旅行没有安排这个景点,不能说是最大的遗憾。好在我去过那里,也曾绕菩提树三圈,也曾在湖光中欣赏过三塔之影。

吊足了几个好友的味口,车停留在洱海一个白族的民家小院前。背对着苍山十九座峰,那苍山的云雾遮住了山顶,我疑乎那苍山雪是不是就是这云雾了。洱海的月是没机会欣赏了,那就在阳光灿烂的时候去体会一下白族风情。这里的房屋色调以白色为主,往往人家的墙壁上再刻上“清白传家”四个字。人们的穿着也以白色为主调,看那美丽的金花身着民族服装,我们一边打量着她衣服上代表着风花雪月的标志,一边随着去看鱼鹰表演,这往日在书本上得知的鸬鹚现在就真真切切地停落在渔家船头。听着渔人的号令,那鸟儿起飞,捕食,我还好奇这些个鱼鹰怎么就捉了鱼儿就不吃呢,细细观察才看清是渔人把它们的脖颈用绳子绑了,想咽根本就咽不了呀。看水面清波悠悠,船儿荡漾着,那鸟儿随着渔人的唱和或起或落,好一幅渔家捕鱼图!

白族的绕三灵是大理白族的一个盛大的传统节日,也是一种富有生活气息的群众性歌舞。绕三灵本是农闲时节白族民间的自娱性迎神赛会,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可惜没赶上四月二十三,看不到盛况。那时节周边上百个村寨的男女老人从大理城出发,第一天绕到神都圣源寺,第二天绕到仙都河俟村,第三天绕回佛都崇圣寺。我们听不清他们唱的是什么,看那中间主唱的汉子戴着墨镜,一身洁净的白色调的衣服,没人说其滑稽,只感觉出说不出的神圣,所以没人吝啬自己的掌声。

沿着木板搭成的小路,右手边便是洱海风光。听着民间的小调,看完年轻姑娘的舞蹈,我们便分散在这四下自由活动。彩彩喜美食,她自去找当地的特产去了,而我则童心未泯地看那海边有几架秋千,便坐上去,不敢荡,怕稍不注意掉到水里。洱海的近处都是些绿色水藻类的植物,一只小船上的妇女在水里采摘着什么,是菱角吧?但见这清风绿水之间,一种自然的美好传递着。返程是竹林密集,一条幽深的小巷通向远处。正所谓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聆风语,品花香,赏月影,观雪色,大理的风韵须得细细来品。“有时间一定要来大理小住几日”我再次在心底对自己说。

 



组稿、版式:侯栀  紫涵 夏添 

审稿:骆驼


各位文友:

        此微信平台为西南商报副刊主要的选稿基地,凡在此平台推介过的作品,可优先作为本报副刊备选稿件。
          若愿意将自己的文学作品(体裁不限,拒绝敏感话题)在此平台推介的朋友(必须是未在其他微信平台推介过的作品),请发你的作品、创作简介和个人生活照数张至QQ邮箱772573860,并请使用实名+笔名加本平台服务微信sccdlt,便于联络和发放稿费。平台开设了赞赏功能,赞赏收入(前两天)的一半支付给你,另一半用作编辑、组稿人员补贴和平台维护。若不同意,可不理会此消息。上面的公众号二维码可扫描关注和加好友。祝各位笔健体康!

                                ——《西南商报》副刊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