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美好的喝着毒鸡汤的一天

胡不归VS胡不归 2017-12-14 01:01:35


(对他很熟悉吧)


某大厦的19层,白领小刘跟同事在公司门口相遇。

“乔任梁自杀了!因为抑郁症!”

“现在年轻人都太脆弱了,我们压力这么大都没自杀。”

“我觉得抑郁症就是作的,心眼小想不开。”

“我听说还有抑郁症杀人的,上次那个谁谁不是说他也有……”

“活着真是太危险了……”

 

小刘回到工位上,一边吃楼下小摊买的炸酱面,一面点开网页。

(以下为小刘的内心OS)

“天哪,原来很多抑郁症平时一点也看不出来!”

“原来越温和越彬彬有礼的人越有可能得抑郁症!“

“我说我怎么有几天总是感觉闷闷不乐的,原来……”

“我以后可不能惯着别人委屈自己了!“

 

同事在Q上找小刘要上周答应要交的工作,被小刘怼了回去,她是这么说的:

“催催催,那点时间根本完不成,你知道我还有多少事儿吗?”

同事不再说话,小刘看完新闻,又顺手点开了某宝,熟练地找到购物车。

(内心OS又来)

“这个包包到底买是不买呢,代购也要小两千呢,颜色还不百搭……”

“买吧!昨天一篇文章不是说了吗,你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先要让自己配得上它。”

手机传来一声提示声,信用卡成功扣款。此刻小刘沸腾的内心才稍微平静了一下,她喝了一口咖啡。

 

买完包包的小刘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时间已经跳到了10:30,好像该做事了,小刘想。但是心里似乎还有一种牵挂,小刘顺手拿起手机,点开某宝APP,查看商家是否已经发货。

“我要多挣钱,做一个随时可以说不的女人,那个谁不是说了么,学会这几点,年薪百万真的只是一个小目标。”小刘终于点开只写了一个标题的excel。

怎么才能把表格做得更吊炸天一点呢,都说细节决定成败。小刘打开收藏了两年多的office课程,可是只看了两行字就看不下去了。

“原来我只是看起来很努力……”今天的第一缕挫败感终于袭来,小刘的心里又开始沸腾,不得不又点开某宝,刷了一遍订单状态。

 

“也许等包包到了,我就可以背着它去跟更优秀的伙伴们玩了吧……”

“我圈子又弱,对手又矬,又爱多想……“

 

午饭时间到了,同事喊小刘一起下去吃饭,结账时AA,小刘把33.5转给同事,忍不住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你所谓的合群,不过是在浪费生命,要远离那些穷人,他们的格局是永远也提不上来的。”

 

回到办公室又刷了一遍订单状态,小刘枕着某宝买的记忆枕进入了梦乡,午睡过后,小刘的状态昂扬起来:“我要直面焦虑,去做那些让我焦虑的事,人要学着突破自己的舒适区。”

Excel还是只有一个标题,小刘往上打了几行数据,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焦虑感卷土重来,令小刘不能自已。

“我还是去学着做一个有趣的人吧。”小刘点开某旅行APP,又刷了一遍去丽江的机票,还是没降到5折以下呢,看来想变有趣的人真的很多。

 

小刘抓起手机,找到朋友圈,那个大学毕业留在家乡的小花又在刷去周边农家乐一日游的图了。

“你们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小刘想着,还是在下面点了个赞。

同事又来催交工作了,小刘看着自己才开了个头的表格,心里升起一股夹杂着愤怒的恐慌。

“是的,我的性格,在前二十年就已经养成了,因为我妈小时候总是否定我,所以我才总是纠结,不敢去追求想要的东西。”小刘忍住了想哭的冲动。

 

小刘还是在下班半小时后把工作交了上去,现在夜晚来的早,收拾了一下出公司居然已经擦黑了。

“女人不需要太能干的吧……”走在公司楼下,小刘顺手拍了一张街灯的照片。她的背影在一点点拉长。


(小刘最爱)

 

小刘是谁呢,她可能是你那个总是一脸不耐烦却一直在朋友圈发正能量的朋友,也可能是那个让你一直改来改去的客户,更可能是你和我,我们自己。

很多人的生活像是刷的光光的水泥地面,下面刨开来都是垃圾和渣土,少数还埋着遗体。这样的土地上是开不出花来的,并不是因为下面有垃圾,而是没有几个人有勇气打破这层水泥壳。

 

有的人活着一直在更新,最后把土地都仔细耕耘了一遍,成功地种出了花。有的人就是一直在往上面刷水泥,破了再勾勾缝,雨水反正也渗不进去,淹哪儿了自己也不管,最后越来越麻木。

 

一直觉得,我们这片土地上是有深刻的传销基因的,因为我们的教育都在鼓励麻木,我们的父母,父母的父母,包括有一些当了父母的我们这一辈,都是拿小剥皮调教席恩的法子在教孩子,什么东西好玩,心里享受,调动生命能量,先给你看到,然后一把灭了(很多手段还很残忍),告诉你这没用,你今生只有唯一正途(通常是变有钱)。这样的人长大以后呢,虚弱又狂妄,冷漠又狭隘(只不过他们会伪装成理性),把粉饰、盲信、相互攻击玩得溜溜的,传销界人士是这方面的最好代表,他们营造出一个只有他们信仰的小世界,在里面说着爱与感恩,传播像海市蜃楼一样的美好生活,年收入多少,多少人出去玩,住大房子,同志比亲人还亲,谁不让他们信这些谁就是世仇……

 

你说他们傻吗?不,他们在全身心的信赖中得到了做一只M的幸福和快感。为自己负责太累,表面上越强势的人可能越渴望把自己交出去。传销界以外这样的现象也不鲜见,人们会本能地害怕看见真实,所以要努力把他们所信的变成真实,我们会看到那么多热爱在不真实的层面抠细节的人,他们通过这样来显示他们在努力工作,不荒废每一天。我做了6、7年广告,见过99%的客户都是这种,大家共同弄出一些假假的东西然后拼命刷数据,年轻的时候我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后来慢慢发现,因为真实不可捉摸,所以那些要对结果负责的人们宁愿从一些普世的“假”里面寻找安全感。还有我们的上一辈,有天家里长辈对着电视里的不可说先生由衷感恩,感叹如果没有他我们一定会完蛋,我默默地站起来走了……

 

只是,偶尔心里还是会升起一阵不可描述的空茫感的吧。我难免会去这样揣测。那是最诚实的潜意识在发出微弱的呼唤。绝大多数人都会装作没听到,转身又端起了毒鸡汤。

大多数毒鸡汤本质上都是一种传销文本,有一个基本逻辑就是“你要怎样才能怎样”,成功是有样本的,照着我说的做你就能像我一样成功,加上一些可以快速滑动的情绪,绝不追问“为什么”,因为一追问就犹豫了。

 

什么是真实呢,我很久以来都在想这个简单的问题,小时候我以为存在着绝对真实,比如太阳在升起,河水往东流,后来慢慢长大了,发现真实是一个有很多层的倒金字塔,每一层有每一层的真实,越往深处走同行者越少,最外层的张力最大所以传播最快,我们每一天听到的绝大多数都是这一层的真实,有的人停下了,看更深处看不懂,于是说:你讲的都是shit,傻逼。有的人再往里面走一层,看前面一层的又会觉得:骚年,你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真实也可以比喻为洋葱,新京报有个媒体分支机构就叫“剥洋葱”,真相每剥一层,会让更多人不敢睁眼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就放弃了说理,绝大多数时候,人与人之间因为立场不同,又会在本能层面上维护自己,说来说去只会壁垒越深。如今我只想努力记住当下的时光,挣扎,沉沦,误解,伤害都很迷人,而我要做的是呈现、呈现、呈现

 

张爱玲的《红玫瑰和白玫瑰》,很多人都只记住了蚊子血与白月光的比喻。可是真正重要的是这句话: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在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为一枝桃花。好青年佟振保,有一把净白扇面等他落笔,所以他“穷其一生,克制自己,努力奋斗,不让自己犯任何一个错误”(来自知乎),他留洋,找好工作,跟身家清白的女人结婚,孝顺母亲,提携同辈,不信来生。他的扇子变成了鲜血点染的桃花扇吗?大家可以去找自己的答案。

最后佟振保控制不住发泄了一通,但躺下来之后,“他无数的烦忧与责任与蚊子一同嗡嗡飞绕,叮他,吮吸他。”

 

“第二天起床,振保改过自新,又变了个好人。”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