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西樵山景区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后的重生探讨

中国文化研究与传播 2018-03-12 05:24:31



    2015109日,从黄金周欢腾后尚未缓过神来的西樵山景区却无法欢腾,就在这一天,与被正式摘了5A景区帽子的山海关一起被国内各大媒体放在了聚焦灯下,国家旅游局发出的严重警告将意味着西樵山在被告诫之日起180天内必须整改过关,否则,必如某广告所言:不止晒足180天喔!


       

     据通报,广东省佛山市西樵山景区主要存在交通组织管理不力,外部交通衔接缺失,内部人车混行,停车场秩序混乱,游览设施不足,游客中心服务水平低,景区休息设施少,导游数量不足,导览图、交通标识不规范,卫生管理较差,大量卫生死角,景区内购物、施工、管线、广告管理混乱等问题。好在没提及发现“青岛天价虾”之类的事件,好歹给想来未来的游客们留了些后路。此次被罚“陪跑”还有更为著名的云南丽江、杭州市西溪湿地等六个景区,有这样重量级的队友陪伴也算不太冤。广东省旅游局与西樵山景区所属南海旅游局在通报公开当天及时表态,“举一反三”、“迅速逐一对照检查,实事求是,制定整改措施,逐一加以整改落实”。如果不出所料,180天后,应能顺利过关,例子是180天前“享受”过同样待遇的连州地下河在此次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核查情况中,已被撤销了警告处分。因此,这些不难改正的问题最终都可以不是问题。


     问题是,如果止步于此,则西樵山的未来才真的很成问题,最大也最难解决的是决策者、管理者未必意识到西樵山存在文化上的问题。


         


无独有偶,这几天刚追着看完《问道武当》、《人文庐山》等纪录片,109日还正想着为什么一直没见到关于西樵山的类似纪录片,当然,也思索着如果我是该片撰稿能否写得更好。想着想着,想到了“西樵之昔”与“西樵之惜”,这是当前最易想起的词儿。


 一、西樵山“文瀚樵山”形象定位用词生僻、欠精准,在全国“人文圣山”之林中历史文化资源并不占据相对优势情况下难以获得外界认同。


取“瀚”也许本意是取其“广大、众多”之义,又与本地曾出过翰林相适应,然“瀚”之一字,古代指北方的大海,唐代演变成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及西至今准噶尔盆地一带广大地区的泛称,明朝以后此字已纯粹代指戈壁沙漠,樵山既为西,自是与北无关,原寄望“文瀚”能表达此山有文浩淼人才鼎盛,却不料也可理解为“文化沙漠”,文化沙漠的意思是连一株文化小苗子也不容易见到。近观取意“文瀚”后的这些年,西樵山似乎泛善可陈,仓库里的老本也几乎没有挖掘,“文瀚”寓意的实现似乎遥遥无期。据我看,与其文绉绉地念叨“文瀚”不如紧紧抓住西樵已有世界最高观音像、三湖书院、黄飞鸿故居以及近年香港影视作品塑造成的“武城”佛山的有利资源等优势,改为“文武樵山”更为适宜?契合外界对于佛山乃至西樵山的原有认知,顺势而为无不为。表面上,“文武樵山”比不上“文瀚樵山”文雅,却不知直言、易懂、精准、到位更为可贵。当然,这仅是一家之言未必有参考价值。




2012年佛山新十景评选中,作为组委会评委之一也投了该景区一票,笔者于当年1125日为此拟写的颁奖词为:“西樵山为佛山古文化类景观之人文元素代表。此区域6000年文明史中,康有为在山上三湖书院思索救国之道致有后来之戊戌变法、黄飞鸿在山下村落诞生致有日后成为武术名家,更兼峰、洞、湖、瀑、泉、涧、岩、壁、潭、台之奇幽及明清建筑之素雅,位列广东四大名山乃实至名归。”及至两天后在颁奖典礼上代表专家顾问团致词时,提及笔者主要是依照“自然类、古文化类、现代文化类”这个分类标准结合各考察对象的未来文化发展空间、对佛山社会效益在现实与未来的重要性进行综合考量,从中筛选出各类具有较高文化价值与典型意义的景点进行评选。如今我仍持此观点,不悔当年投此一票,始终是出于对西樵人文精神及其对岭南文化贡献的祟敬,至于此前此后相关方面对此文化挖掘、运用与传播的情况则另当别论。



二、西樵山多年来在理念识别与行为识别衔接的缺失与混乱。


世界最高观音像、宝峰寺坐落于景区内,山上亦有道教宫观云泉仙馆,加上三湖书院,二教一家同聚首,与东晋时期的庐山何期相似也哉!多年来,除了偶尔组织一次众僧到来的法事之外,在公众层面,二教一家音讯全无。山下西北角建设中的听音湖,据现有规划看,所听之音与山上的观音缺少内在的联系,而是走向了“樵山文化、观音文化、寻根文化”的塑造之路,“寻根文化”从文化学角度能否成立尚且不说,这寻根文化、樵山文化与观音文化并列显得杂乱无章,重点没有突出,文化嫁接粗糙。


 


本来,观世音菩萨寻声救苦,无论是否佛教徒大概都能认同。于此西樵山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之后必然推进的种种整改,如能从管理层面上升到文化层面,不啻于一次浴火重生,不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满足于增设导游、增加指示牌、增加上下山人行道这类事情,才是应有之义。



近年被广大信众奉为中国第一救苦救难道场从而声名鹊起的化州南山寺在文化建设上,对西樵山的佛教文化或说观音文化建设似乎有一定现实借鉴意义。这座重建于2009年的寺院,仅仅用了四年左右时间,到2013年,已形成了无数信众尤其北方信众如潮涌至,最高峰时每月打佛七法事的七天内日均高达1万多人吃住在寺院,庙内住不下,只好安排在庙外山脚处半露天住宿,后来由于当地政府为避免踩踏或其他事故要求将每月一次打佛七法事改为每天打佛七,才将人流分流至日均两千人,以致国内外数亿信众日夜奔走相告南山寺的灵验与奇迹,就连西樵山所处的佛山,除了每周必有两辆客车由信众自发组织前往外,中国国旅等两三家旅游公司于2015年还为此顺应时势专门开发了“南山寺文化之旅”之类的旅游线路。




据我所知,化州政府不提文化引领,也不申请5A景区,而实际上已形成了以南山寺为首的文化引领局面,在无数人“不在南山寺就在去南山寺的路上”的口口相传之下,致使外界因南山寺而知世上有化州这么一个地方,而对化州产生好奇与向往。南山寺现象不但带领着化州往前走,对化州旅游资源整合、当地GDP与就业的贡献、对改善民众精神面貌、化解社会暴戾之气均起着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住持仁焕法师的“人间佛教”思路取得了令人赞佩的成功,更值得有意进行佛教文化建设的其他地区特别是原本就有优势资源的景区借鉴。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