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民谣与诗”创始人布局音乐衍生品,这个市场会好么?

道略音乐产业 2018-01-29 07:39:00

作为如今拥有近50万粉丝的“民谣与诗”创始人,王小欢此次入股MAGICBUS,是一次从线上向线下音乐衍生品的布局,而这个市场,现在依然是个未知数。

文 | 宗禾

没想到有一天我会采访王小欢。

王小欢,是 “民谣与诗”的创始人,在前不久的一次活动中,同为媒体人,我和他都被邀请参与,机缘巧合,还住在了一间房间里。

虽然这次采访的契机,是王小欢入股了做音乐衍生品的MAGICBUS,但采访对象的身份,让我不得不先说一下民谣与诗。

在“民谣与诗”,遇见相似的灵魂

在音乐圈的公众号里,摇滚圈有“摇滚客”,民谣圈有“民谣与诗”。

王小欢清楚地记得,创办“民谣与诗”是2014年10月1日,那时候,他还在同程旅游做产品经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大概是王小欢当时的心境。每天工作之余,在这个号上寻得一片安宁。后来,也就成了所有喜欢民谣与诗歌的朋友一个心灵的栖息地。

王小欢自己,是一个向往诗和远方的人。2011年,诸事不顺,他请了假,带着3本书,一个人去了东极岛,那时候,韩寒还没有拍《后会无期》。他在岛上过着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生活,在之后的几年,他不断到访这里。然后,在2015年8月,王小欢自己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旅舍:东极岛来信青年旅社,也开业了。


东极岛,王小欢(左)在自己的青年旅舍门口干活

看‘民谣与诗’,更像是在和知己聊天。他会讲述一些音乐人、诗人的故事,一些作品的故事,亦或是作者与那些诗歌和民谣的故事……里面充溢着真切情感和犀利的观点。”这是一位读者对民谣与诗的评价。而让王小欢以及他现在的团队感动的大多也是很细小的东西,一位读者深夜的留言或者千里迢迢去苏州面基;因为民谣与诗的推荐,某首歌曲评论上了999+;甚至,还有因为民谣与诗相遇而又相恋的故事。正如Slogan写的一样:在民谣与诗,遇见,相似的灵魂。

这些相似的灵魂,大多不止喜爱民谣,“喜欢民谣与诗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特质。他们喜欢民谣与诗,但不止于此。例如他们也一定喜欢某一类电影,某一类旅行方式等等。”所以,王小欢说:我们不是一家音乐公司,你可以看到,甚至“民谣与诗”的公众号上,也不止是一首首民谣和诗歌,你会看到《2016年,他们读了一百本书》《这是16个城市今天的天空,雾霾终将把我们吞噬》这样的内容。

王小欢想要的是,透过喜爱民谣与诗这些人,去挖掘内容背后和人心深处的故事,最终传递一种文化价值观。对,“文化相关”,他是这么说的。

50万C端用户构建盈利模式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公众号一直是王小欢1个人打理。去年5月,民谣与诗开始组建团队,王小欢也正式辞职,另外,他也成立了公司,名字很有意思:苏州王金欢和他的朋友们文化传播公司。(真不知道这名字也能申请下来o(╯□╰)o)

如今,王小欢拥有3个民谣类公众号,分别是民谣、民谣历、民谣与诗,三个号的粉丝一共有近50。王小欢也给了这3个号不同的分工。


先说民谣历,这个比较纯粹,可以看做是民谣日历,每天早上8点,发布1条,会由作者、读者或者音乐人自己推荐一首民谣歌曲;之后是民谣,王小欢说,这个号发布的信息都是大家能想到的,比如演出信息、推歌宣传等等,更贴近行业;然后民谣与诗,“这个号发的更多的是大家想不到的内容”,它不止是你一眼就能想到的“民谣与诗歌”,至于还有什么,你关注一下就知道了。

王小欢说,虽然自己已经完全投入到民谣与诗了,但这一路走来,真的很难,不是他一个人,而是“行业里有很多人不认可你的价值,有些行业的巨头,要宣传却不愿意付费”,而一些音乐人呢,自己过活的就不太好,更别提付费宣传了,而作为内容工作者,又要坚持着不发通稿的底线,想帮一些音乐人却又无能为力,这样的处境很让王小欢为难。

B端靠不上,因此王小欢想从C端用户上构建民谣与诗的盈利模式。毕竟,50万的粉丝还是很可观的。

我记得第一次和王小欢聊起来的时候,问他,你们要卖票么?他说,为什么不呢。现在民谣与诗的电商平台上,有一些销售的音乐节、书籍、吉他等等。王小欢把目前销售的产品“音乐相关”(比如演出、吉他)和“生活相关”(比如音乐节的坐垫),正如前面所说,喜爱民谣与诗的人,大多不止喜欢民谣与诗,他们可能还喜欢某一类电影,某一类旅行方式等等,所以民谣与诗会纵向垂直一类人群,横向挖掘这类人群的多元化需求。

而这次王小欢入股MAGICBUS,是民谣与诗下一阶段发力的重点:开发属于自己的产品。


民谣与诗定制尤克里里

入股MAGICBUS,布局音乐衍生品

MAGICBUS是专注于做音乐人周边衍生品开发的品牌,创立于2013年。

创始人代鑫,最早在一家音频设备贸易公司上班,2008年去崔健家里做录音系统升级,重拾了自己的音乐梦,2009年成立了自己的“MAGICBUS 魔力大巴”乐队,玩音乐,总是要花钱的,2011年,代鑫做一些潮流耳机的批发零售,后来,怀着“帮别人做品牌代理其实就是个‘倒爷’,我想做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品牌”这样的想法,代鑫最终选择了做音乐衍生品。

音乐衍生品,应该是中国音乐行业又一个不能触碰的“痛点”。多少年来,只挂在嘴上,大多没有付诸实际,就算有实际行动的,大多也死的很惨。

2016年,我先后看过BIGBANG、周杰伦、陈奕迅3个歌手的演唱会,只看荧光棒,就知道我们和人家的差距了。除了演唱会荧光棒,最常见的就是T恤了,然后同样相比于韩国艺人公司会出官方的应援服,国内歌手很少做,而一些粉丝团自发做的T恤,说实话,真是惨不忍睹,毫无设计感、美感可言,直接将巡演主题几个字印上去就是应援服了?作为我伦十年的歌迷,表示穿这样的衣服去看演唱会是拒绝的,但是我还不得不买,因为除了这个,没有别的了……

去年去我伦演唱会现场,穿的就是这个o(╯□╰)o

小众一点的独立音乐人,自己也做T恤之类的衍生品,因为他们很靠版权挣钱,大多时候靠几十人的巡演,顺便卖卖衣服、唱片。而相比周董、EASON这样的大牌歌手,我认为他们的做音乐衍生品的处境会相对好一些,因为,他们还比较小众,不用担心被侵权、盗版和山寨。

但这又折射出了另一个现实,因为小众,卖T恤也卖不了多少件,就算多了一种挣钱的方式,也依然不解渴。

所以,代鑫的第一步,没有选择T恤,而是尤克里里。为什么要选择尤克里里呢?代鑫透露,其实一开始是有个小小的策略。尤克里里技术起步比较高,也很少有乐队会定制专属乐器,而这就建立了进入壁垒。代鑫凭借一些工厂资源,先做起了常规款的尤克里里,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朝阳大悦城、新中关购物中心等多家大型购物商合作销售。“当销量上去了,我就可以向工厂提出一些要求了,比如帮某个乐队做小批量的定制版尤克里里。而且对于粉丝来说,性价比也比较高。”


目前MAGICBUS的联名款尤克里里已和新裤子乐队彭磊、左小祖咒、旅行团乐队、陈鸿宇、阿肆、白若溪、反光镜乐队、痛仰乐队等几十组音乐人建立合作。2015年的流水,也有200多万元。

一个合适的团队,一个未知的市场

音乐衍生品,也是王小欢一直想做的,而他的入股,大概和代鑫有着相似的性格,对美好事物的极致追求。“两年多来,代鑫一直死磕尤克里里一个产品”,两年,足以让一个产品打磨到极致。

如今,代鑫又开始做T恤了,他说两年来已经获得了不少资源优势,时机已经成熟。

为了出现“淘宝货”,代鑫这一步,走的依然谨慎小心。从去年9月到上周,才完成第二次产品打样的细节要求。从选厂家到建立合作,为了确保质量,代鑫带着工厂的人到北京各大商场中心体验不同材质衣料。此外,还要找时间与艺人谈IP授权,找设计师进行合作。如今,代鑫的偶像,新裤子乐队的彭磊创作的《北海怪兽》影视IP形象,将会印在给他设计的衣服上,并签了2年的合作。


印有《北海怪兽》的T恤和尤克里里

好在,2008年以来的工作经历,已经让代鑫能够轻松应对这些繁琐复杂而又细节的事情,品控、成本控制、沟通能力都是他的优势。在此之前,郭诚的加入,让MAGICBUS的音乐人资源更加丰富。郭诚,现在是北京独音唱片的老板,此前他曾在RHC和摩登天空两家唱片公司任职,拥有不少音乐人资源。

而王小欢的入局,则为MAGICBUS的产品开拓了宣传和销售渠道,三个号50万粉丝的购买潜力是巨大的。

如今的这3个人,应该是最合适好的组合了,郭诚,负责上游的音乐人资源;代鑫,负责产品,所有的设计、生产、品控;王小欢,负责宣传和销售。

2016年9月,碧昂斯投资了一家初创电商平台 Sidestep,投资金额为15 万美元,该平台主要经营演唱会周边产品售卖等业务。此前,Sidestep 在其平台上售卖碧昂斯世界巡回演唱会的 T 恤、海报等纪念品并取得不错的成绩,开卖两周时间后,碧昂斯便参与了 Sidestep的种子轮融资。


国外的案例,让代鑫充满了自信,虽然目前来看,音乐衍生品这个市场依然迷茫,但代鑫没想那么多,“就是踏踏实实地做产品”,王小欢也说,“民谣与诗并不想改变什么”,而行业,也就在这些默默做事状态下,慢慢的改变了

《2016中国音乐产业指南》征集中
资源合作平台,免费入册推广

产业指南:分析音乐趋势,推广合作需求

  • 年度报告:独家发布年度音乐报告与市场数据

  • 艺人宣传:推荐各类音乐人信息进行合作洽商

  • 机构推广展示音乐机构推广信息并对接需求

  • 场馆展示:收录各场馆信息与需求且促成合作

入册福利:免费推广需求,多种渠道宣传

  • 不限数量:免费刊登项目信息,无数量限制

  • 在线展示:免费为所有机构在道略网展示需求

  • 万人关注:印刷8000余册推送给音乐从业者

免费征集:汇聚近千家机构的上万条信息

  • 艺人团体:歌手、乐队、乐团、合唱团等

  • 演出项目:演唱会、音乐节、音乐会、live等

  • 演出场馆:livehouse、大中型场馆、剧场等

  • 音乐机构:唱片、经纪、演出、营销公司等

  • 网络平台:数字音乐、直播平台、票务平台等

  • 音乐娱乐:综艺节目、影视剧动漫游戏音乐等

  • 其他机构:音响设备、乐器、媒体、教育培训、卡拉ok等音乐产业链相关机构

免费加入《2016中国音乐产业指南》:

编辑“指南+姓名+公司名称+职务+手机号”,

  • 添加微信小号185 1323 2270(阿道)

  • 通过本公众号后台回复

  • 拨打电话185 1323 2270,010-5626 0010



道略音乐产业ID:miresearch

专注音乐产业研究、监测音乐市场动态

微信/手机:185 1323 2270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