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80、90后当家,中国进入低欲望社会【李光斗观察】

李光斗品牌观察 2017-11-14 22:05:46

文/李光斗(微信公众号:lgdbrand) 

日本著名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在其著作《低欲望社会》中提到经历了通货紧缩、市场不景气的“失落的二十年”之后,许多日本年轻人的心态都不愿意结婚生子、不愿贷款买房买车,他们不想出人头地更是对物质没有强烈的欲望。这样的情况不但是消费市场的硬伤,而且也会给现有的各种商业模式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面对没有购买欲的消费者,再物超所值的产品都不会有很好销量。

然而中国何尝不是如此呢,有很多迹象可以表明中国正在进入低欲望社会。马云曾经说过一句话:如今的年轻人,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醒来走原路;他们似乎把自己的宏图大志都藏到了内心深处,而现实中则一如既往的活着;Ambition(野心)在西方是正面词汇,但如今在中国人们却变得避恐不及。

但是将时间往上推三四十年,人们却普遍怀有远大的野心或者说是抱负;因为在那个年代,物质比较匮乏,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连吃饱穿暖都很困难,一年365天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放开肚皮吃一顿肉;而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穷苦经历,那一代人励志要摆脱这样的困境,让自己更是希望让自己的子女过上物质丰富的好日子。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政策推进,中国的经济有了质的飞越,近年来在财富上有了非常可观的积累,给后一辈打下了极大的物质财富基础。

然而物质财富这种东西,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才想努力争取,但一旦拥有人们反而认为无所谓了;由于没有经历过那个穷困潦倒物质匮乏的时代,80、90后们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充满对物质财富的渴望,虽然他们也有理想和报负,但是由于大多80、90后都是独生子女,一直都受到来自父母的“厚爱”,独立能力受到了相当的限制,所以他们都只是想想,没有动手的欲望;而当这些80、90后步入社会开始当家,想做的事不敢做,不想做的事就不做,最后只能降低欲望普通的活着。

另一个很明显的迹象便是单身人数。中国的单身人口数量跟房价一样马不停蹄的增长,而且增长的势头一点都没有减少。截止2015年,中国的单身人口已经超过两亿,全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为什么会这样呢?从经济的角度来说,有房有车存款十万几乎成为结婚的标配,选择结婚就等于选择负债。为了能早日还上贷款,再正确不过的选择就是减少开支,减少购买欲,为的就是能早日还清贷款;因为他们明白,当他们决定生儿育女时,这份经济的压力会变的更加沉重。

曾经有人说:懒是科学进步的最大动力;仔细想想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如今网络发达,人们不用费劲见面社交,有社交软件就行,不用费劲挤商场去购物,便捷的网购分分钟把物美价廉的商品送到你家楼下。不过这样发达的科技存在的弊端就是让人们最基本欲望的获得感不断降低。活跃于各大社交软件,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不会与人沟通,久而久之现实社交的欲望越来越低直到社交障碍,各种外卖软件甚至把一些人外出的唯一理由都剥夺了。在这个一切活动都能在家靠一部手机实现的时代,谁又有出门奋斗的欲望呢?

而且,这样的现象不只是在日本、中国,这是世界很多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经历的一个特殊时期。例如美国这个人人购车的汽车消费大国,大部分年轻人都认为当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的时候,自己才能算一个成年人;而如今,自2011年以来18-34岁的美国人购买汽车的数量在4年间下降了30%,原本的刚需已经不再吸引年轻人的目光,他们认为没必要每人都有一辆车,当然,大家也没有太多开车的欲望。

在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一直在寻求政治正确,这同样也是低欲望的表现。长期低靡的经济形势使很多美国人陷入困境,人们谨言慎行降低欲望依靠政治正确来平稳过度这一时期;但是长久而言总不是办法,毕竟人憋久了会出问题的,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特朗普这个能说敢说的大嘴当上了美国总统。他的当选的确有要挑逗人们重新当老大的决心,各项政策和行政命令的出台看似都是铤而走险,游走在政治正确的边缘,不过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确激发了很多美国人打心底里想要改变现状的欲望。

无论在中国、日本还是美国,低欲望社会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社会现象,也可以说这是现代社会的一种独特产物。在过去只要行动就有钱赚,如今只有动脑子的行动才能生存下来,而在80、90当家之后如何规划才能激发他们的欲望行动,或许会成为各行业下一个头疼的问题。(坚持原创,如有收获,欢迎点赞转发)


推荐阅读

点击下列标题,阅读更多精彩

 |  |  |  |  | | 

 |  |  | 


李光斗新著《超级网红:如何打造个人IP》

购买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