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执念:为什么今天的品牌变得如此脆弱(并璀璨) | 悟道

敖瑞 2018-01-23 22:07:50

在大刘的小说《三体》中有这么一段向《2001太空漫游》致敬的描写:


“王朝与时代像焰火般变幻,古猿扔向空中的骨头棒还没落回地面就变成了宇宙飞船”。


这是一句大刘用来形容“技术爆炸”的具象画面,而如今身处互联网的盲众,但凡在深夜中的黑暗中放下荧光熠熠的手机的时候,或许会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感叹我们身边的技术发展太快——我们扔向空中的滑板鞋还木有落地,就忙不迭的开始“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或许在上帝眼里,燧石取火的古猿和引爆“蘑菇蛋”的三胖子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普通自然能量的不同应用,但对我们这些普罗大众来说,技术的发展那可真是目不暇接。


Step1:互联网为例



在过去,人们一直以为互联网仅仅是一种信息传播的技术工具,仅仅只是做到在物理上拉近了人们的距离,但是如今,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人类的“第六器官”,深深的改变了信息的传播效率、人群的组织方式、人们的交互节奏——除了取火、轮子等技术,这世界上很少有哪种技术能那么深刻的异化我们的世界。



如果有日本的连我Line(相当于微信),那么宅男和女神的故事又会是另一番模样


3年前,一个血友病患者对百度的抱怨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埋没在无数的帖子里,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激发得网民把百度的祖宗八辈都骂翻身了。


5年前,各路大V仍然在微博上矜持着,在人们的围观中抱怨着体制,而不是像今天可能声嘶力竭也比不上“牙套妹,是个妹砸”的泰国MV。


20年前,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不是像现在整天在路人-粉-黑之间乱转。


坦率的讲(老罗脸),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社交方式一度令我猝不及防:在我最狂野的想象中,也从来没料到我的手机里有数以千计的陌生人,以共同的利益、行业联结在一起,并嵌入成为我职业的一部分;在我最狂野的想象中,也从来没料到我会迷上B站上一个跳广场舞的姑娘,并以跪姿加入数以千计的弹幕狂欢;在我最狂野的想象中,也从来没料到,居然有时候打车只要三毛钱(而且我已经几乎不碰现金了),吃外卖还送王老吉。


哦对了,除了我童年的“王国饮料”和“松下彩电+任天堂红白机”组合,我也万万没想到如今市场上有如此多的,品牌。


Step2:品牌“执念”



越是信息流动迟滞的世界,品牌的根基就越是坚硬——这种坚硬让品牌立基很难,却足以基业长青。


羊羊羊,恒源祥

收礼只收,脑·白·金


而如今,品牌传统意义上的根基,已经消失了。


如今的品牌是流动的,品牌的建设与其说是筑基,不如说更像是冲浪——每一个品牌都有机会站在浪潮之巅。


这个海洋的浪花是如此之多,简直是品牌的乐园。信息流速的变化,让整个品牌生态都变化了,这让过去的大部分品牌传播理论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挑战。


而永恒的是艺术家的哲学,例如下面这位:



波普艺术领袖 安迪·沃霍尔: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狄更斯在100多年前的感慨如今用来形容品牌,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时代的权威,崩解的是如此的彻底,以至于再大的品牌,也有不堪一击的时候;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


这是我的品牌执念。

(太晚了,不写了。郑重承诺:本人文章保证不吸粉,不妄语,有问必答,交个朋友,请你吃面)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