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跨年夜,施个魔法忘记你

故事格子铺 2017-10-20 19:00:19


欢迎来到故事格子铺

跨年夜,施个魔法,跨过内心的未亡人



 

 

20161231日,晚上1130分,素素拥着被子趴在床上。

 

灯已经熄灭了,房间里只有手机屏幕发出的光亮,很静谧温柔。

 

过了一会儿,素素把被子蒙在头上,手机屏幕的光透过被子隐隐透出来,像哈利波特在被子里施“荧光闪烁”的魔法一样。

 

屏幕上正一个一个地冒出字,有时很快低冒出几个,有时又消失几个,很快,写了近百字,添上烂记于心的电话号码,点击了发送。

 

没错,这是一封短信。

 

过了大概六分之一秒,手机提示对方已经收到短信。然后手机屏幕的亮光不见了,房间里突然被压抑的抽噎填满,转而变成哭泣,继而发出了难听的嚎啕声。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的灯被打开了,素素从床头柜上抽了许多张纸,很响地擤鼻涕,擤了两三次后,把手里的纸团扔向了床脚的垃圾篓,但却都没扔进去,素素爆了一句粗口:我去。

 

素素又抽了很多很多纸,小心翼翼地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然后素素发现自己的胸腔里像塞了铅块一样快要爆炸了,于是房间里又爆发出了杀猪般的哭声。

 

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素素立马扔下正在流泪的眼睛和大花脸,捡起手机看过去,却是中国移动的月经短信,“尊敬的客户,您的手机卡账户余额已经不足10元,为了不影响您正常的通信,请您就近及时到营业厅或者通过网上银行对该账户进行充值。”

 

“你大爷的,就不交,能咋地。”

 

素素落寞地看完这条短息,随手打开微信,朋友圈里一片欢天喜地,一派跨年的热闹景象,越发显得自己茕茕孑立。

 

好友养猫的星星晒了张在机场逛免税店的照片,配文说,“今年的跨年,好有意义,跨过16(一路),走进17(一起),你回来,我们一起回家啦。等你,么么哒。”

 

......

 

素素的眼泪又决堤了。

 

 

 

养猫的星星是素素在刚毕业的时候,第一份工作时认识的不正经朋友,那时候,素素和养猫的星星一样,都是单身狗。那年的光棍节和跨年是两个人一起依偎取暖,互相挤兑着过的。

 

养猫的星星那年回家过年,认识了一个小姑娘,索性都不回来了,于是素素只好打算下一年的光棍节拥抱自己了。

 

可是,老田没有给素素这个机会,那年的3月,老田笨拙地挤进了素素的生活。

 

那天素素在漫不经心地逛街,想着该去哪里吃饭更好的时候,突然被人踩了脚后跟,素素下意识地大喊:谁啊?!反应过来时,右脚的鞋子早就不见了,而背后站着一个脸蛋发红的男生,正用左脚踩着自己的一脚蹬的鞋后跟,抬头看着素素,素素也抬头看了看那个圆脸白皮肤一身西装的男人几秒钟,那个男人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于是素素不耐烦了:你干嘛啊,踩我鞋没踩够咋的?

 

那个男生的脸更红了,立马撤回了自己的左脚,点头哈腰的说,对不起,我着急赶路不小心踩到你的,不是故意的。

 

素素一脚蹬上鞋子,头也不回地说,没事。

 

但是那个男生竟然追上来,堵在了素素的面前,伸展两个胳膊说,你叫什么。素素的小暴脾气上来了,说,“关你什么事。”然后扭头就要走,没想到,男生一把抓住素素的手腕说,“你到底叫什么?”

 

素素脸一横,龇牙咧嘴地说,“关你什么事。”

 

男生放开素素的胳膊说,“哦,那留个电话吧。”

 

素素本来想逃离的心被震惊了,留毛线电话啊,这人有病吧。

 

这个男生就是老田,那天本来是赶去给实习公司的老板买衣服,却踩到了素素的鞋,一脚踏进了素素的人生。

 

那时候素素不知道,这个老田不仅会踩掉自己的鞋,还会踩烂自己的心。要死素素知道,那天死也不会给那个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男生自己的微信。说来还是乱读书读傻了,也不知道从哪里看的,那一瞬间,望着脸红红的老田,素素想起了“脸红是一个人最美好的品德”这样的狗屁话,于是说,“留啥电话,加微信吧。”

 

“好啊,你叫关你什么事是吧?”

 

 

 

素素和老田都在那座城市,都是暂时的漂流,本来素素打算回老家的,老田也打算回老家的,互相认识和后,素素和老田一起回了老田的老家,在那里,素素喜欢上了四季葱茏的环境和馋人的小吃,于是索性说是为了好吃的留下的,老田一边往素素碗里夹菜,一边眯着眼睛笑着,不时给素素的茶碗倒茶。

 

时间飞逝,两个人在一起后的第二年七夕的前一个周末,素素正在公司加班,突然收到老田微信,老田发来两张精致手表的图片,问素素想要哪个,素素说你自己看,老田说那就要第一个吧,素素开心地答应了,心里更是甜蜜地要死。没想到当初看着愣头愣脑的老田,竟然是这么懂得自己的内心,并且细心地记着每个有意义的日子,曾经自诩细致的素素在老田面前简直就是糙汉子一枚。

 

欣喜若狂的素素在朋友圈和QQ空间晒了这份快乐后还觉得不够,于是在老田的空间留言板上也感谢了一番:谢谢你。

 

关了老田的空间后,还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又添了一条留言:这辈子遇见你,被你踩,真的值了。

 

 

 

七夕那天,素素准时收到了心仪的礼物,也收到了老田的浪漫套餐,一起吃牛排,看电影,素素一起在未来计划上写上了一句甜死人的话:素素会把以后的时间都给老田。老田也应景地写:以后老田的时间都是素素的。然后,完美收官。

 

两天后,素素收到一个名字叫那年夏天的女孩子的QQ好友申请,备注里面什么都没有填,但素素的第六感突然让她的心情变坏了,延续了两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素素通过了申请,但那个女孩什么都没说。素素也什么都没说。

 

后来,那个女孩子的头像出现在素素的空间浏览记录里。

 

再后来,那年夏天从素素的好友列表里消失了。

 

老田还是那么细致地照顾着素素,但不知道是不是素素想多了,总感觉老田似乎对自己没那么细心了。

 

终于,有一天,素素对老田说,我摸不到你的心了。

 

老田说,乖,老公在的哈。

 

 

 

11月注定是很多感情分崩离析的月份,报销很多爱情,也催生更多爱情。

 

那年夏天又请求添加素素为好友,素素通过了。

 

“你认识老田吗?”

 

“我男友。”

 

“他是我男朋友。”

 

“什么?”

 

“果然。”

 

素素一下子被雷劈了一样脑子瓦特了,没来得及合上电脑屏幕,被端着餐盘过来的老田看见了。

 

老田放下餐盘就出去了,素素跟着出去了,老田背对着素素。素素哭了起来,问:到底怎么回事。

 

老田搂着素素耐心地解释,那是一个追了他很久的女孩子,不理就是了。素素不相信,老田极尽耐心地哄着,素素最终哭着哭着睡着了,半信半疑地紧紧抓着老田的手。

 

再次醒来,身边只有乱糟糟的一团,老田不见了,包括老田的所有东西。房间被从外面反锁了。

 

喊来房东打开门,素素就冲出去了,但老田真的就找不到了,公司,辞职了。老家,只知道大概,朋友,都不认识。打电话,停机,微信,被拉黑了,其他联系方式都失去了效用。

 

素素突然发现根本不了解老田。

 

于是老田消失了。

 

于是,素素开始疯狂扫荡老田的QQ空间,于是,发现了五年前那年夏天的留言,非常密集,非常温暖。

 

于是,问那年夏天,你到底是谁。

 

那年夏天骄傲地甩过来一个链接,点击去,是那年夏天的空间,里面密密麻麻的老婆灼痛了素素的眼睛,素素眼泪都流枯了。

 

我知道了,素素一脸落寞。

 

你不知道。

 

那年夏天说完又甩过来两个链接,是另外两个女生的空间,里面老田的头像和昵称遍布,老公老婆又给了素素一万点暴击。

 

这些都是谁?素素追问。

 

我也不知道,那年夏天回答。

 

你真的是他的女朋友吗?素素感觉心空了。

 

大概是吧,我也不知道。那年夏天发来一个委屈的表情。

 

和那年夏天交流了几个白天黑夜,素素明白遇到船夫了。

 

于是素素裸辞了,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如果你不到处走走,你根本想不到这世界有多大,如果你不到处走走,你更不会知道这世界其实很小。

 

素素想回到认识的地方,在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结果,遇见了老田。

 

在落脚的酒店,素素吃早饭时,突然发现隔壁桌子上的一个人身影很熟悉的感觉,下意识地回头,却碰上了回头的老田。

 

于是,毫无悬念地,素素还是和老田复合了,毕竟老田的说辞和眼泪让素素动容,加上老田会脸红的特技实在太炉火纯青。

 

素素和老田一起相约去了大理。

 

但是,素素发现这是自己最错的决定。

 

更错的事,素素低估了缝补裂缝的勇气。

 

素素再也无法信任老田,老田说,我去上个卫生间,素素会想,难道不是去给别人回信息或者打电话?

 

老田说,我去订客栈,素素会想,不会是和别的女人一起来过吧?

 

老田凑过来亲素素,素素会下意识地躲开,然后两个人超级尴尬。

 

老田说,晚上一起去看鱼好吗?素素会不自觉地说,不行,我想睡觉。

 

老田说,明天去哪里呢?素素说,我哪里也不想去。

 

然后,在大理的第五天深夜,素素学着老田的样子,从老田的身边消失了。

 

离开的车上,素素一直盯着安静的手机屏幕。早上六点多,老田的电话打过来了,素素看到后关掉了手机。

 

回到老田的老家,退掉了房子,重新找了一间房子,躲在房间里暗自流泪,一周后,打开手机,手机里塞满了信息,和无数的未接电话提醒,各种说法伴随老田的红脸,闪现在素素的眼睛里,素素看都没看,把手机卡丢到了垃圾桶。

 

后来,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会哭着睡着,第二天醒来眼睛肿的成了弥勒佛。重新找工作,主动加班,尽量不一个人呆着,疯狂吃东西,再折腾着减肥,唯独不想再去购物,在网上买很多东西,却都不拆开,就这样,白天又黑夜,一年过去了。

 

素素拨通了那个每天忍住不下十遍要打过去冲动的电话。

 

“喂,你好?”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素素立马挂断了,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个电话拉进了黑名单。

 

 

 

手机屏幕又亮了,素素抹了一把眼泪,凑近眼睛看,是那个刻在骨头上的号码,上面是一串字,“对不起,没能给你幸福,不要恨我了,忘记我,好好生活吧。”

 

素素的胸口越来越闷,她默默读着刚才自己发过去的每个字,放声大哭起来:

 

不知道你有没有换电话,只是突然很想你,想起三年前的此时此刻,不禁泪流满面,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只是想给这个号码发一条信息。如果是你看见了,看过就算了,如果不是你,也无所谓了,就当和过去的一切做个告别吧,应该有个新的开始了,就这样吧。

 

眼泪早已在脸上泛滥,浸湿了枕巾和枕头,素素伸出舌头舔了舔,看是不是眼泪流多了会变得不那么咸,顺便止住了哭声。

 

1155了,素素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只有自己可见的消息:

 

三年前,搭夜班飞机来到这座城市,只身一人也毫不犹豫,因为你在这边等着我。

 

三年后,你不在,我只身一人在这座城市,哪怕你也在这座城市,我也还是孤独,只有想起你时,痛苦和温暖交织,一次次地绞杀我的灵魂,如今早已成为碎片。

 

今天是跨年夜,别人跨新年,我跨心里的未亡人,忘记过去,好好生活吧,毕竟已经等到了那句对不起。

 

那些碎成碎片的灵魂啊,是时候该重生了。

 

加油,亲爱的小蛇。


今天是2017年1月1日    1

故事格子铺

马丝特 ❤

每天给你

讲一个故事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