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关注 | 北师“跑腿经济”大热,你的快递代送我承包了

励耘报 2017-11-12 21:54:55


在北师,请同学“跑腿”的业务非常常见。内容不仅局限在代送、代领快递上,还有代拿外卖、代买物品,甚至代课、代考等。



对此,励耘报在校内发起了“关于北师‘跑腿经济’现状”的问卷调查,共收回有效问卷176份。其中,一半以上的同学表示有过“花钱请别人跑腿”的经历。



有11.49%参与“跑腿经济”的频率要高于“一周一次”。其中“代寄取快递”是同学们最为青睐的跑腿业务,比例高达88.54%,排名第二、第三的是“代买东西”和“代拿外卖”,分别占比51.04%和47.92%。 






互惠互利 促成“跑腿经济”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在我校,跑腿业务多通过微信促成。在“您一般选择什么渠道请别人帮忙跑腿”一题中,有68.54%的同学选择“跑腿互助微信群”。“跑腿经济”由发布需求者与跑腿员共同完成。         


14级黄同学表示,自己常在微信群里找类似的跑腿员,“只要在群里发布自己的需求,就会有人回应,小额交易对方也能挣点闲钱,很方便。”


“跑腿”流程简单,由有需要的人在微信群聊中发布消息,跑腿员则将自己所需价格发给对方,再由对方选定跑腿员后补充更多信息,之后以微信、支付宝等网上结账方式结算。



16级姜同学尝试做跑腿员有两个月了,在此期间,他代取快递的“业务”居多,偶尔有送餐、帮忙打印复印等“业务”。


姜同学谈及自己帮同学“跑腿”的原因:“其实懒人蛮多的,我也不是刻意去做。在我比较顺路而且有空闲时间时就会去帮别人。而且,跑腿的收益也可观,代取快递一件大件能收8-15元,有一回我一次取了三件的大件快递,挣了一顿饭钱。”




不良现象衍生 实为惰性强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曾雇人“代课”的学生人数比例高达43.75%。换言之,在参与“跑腿经济”的同学中,将近一半的人曾经选择以这种金钱为纽带而进行欺瞒的方式逃课。


跑腿业务在帮助人们生活更便捷的同时,也衍生了代课、代考等不良现象。


姜同学也谈到:“在接跑腿业务中,我也会尽量挑代课,节假日前代课价钱会翻两倍,但若是专业课就不代。”


                                   


已经做了半年的“跑腿员”的14级的李同学有时也会“代课”,他说:“有时候代课是在自己没课时,不想待在宿舍,如果有感兴趣的课程的话,就会去帮别人上课,顺便拿一些酬劳。”对于学校明令禁止代课行为的规定,李同学表示自己还是会遵守学校规定,争取做到不代课,做一些其他的“跑腿业务”。        


15级的陈同学坦言曾经找人代过一次课:“找人代课后也会有些愧疚感。我觉得交了这个学费不去上课,还花钱让别人上,既是浪费也没有学到知识。” 


16级的刘同学坚决反对代课:“在我看来,找代课大多是因为‘懒’,因为不想去上课,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借口就把代课看成是‘情有可原’的。”




合理规范 学生仍需以学为本



针对校园出现的“跑腿经济”这一热点问题,招生与就业处的闫为国老师从他的角度做了解读。


“首先,有此种现象的产生,必有产生此种现象的土壤。”他认为,跑腿现象的产生是有需求的,而此种需求是值得探寻与深思的。         


闫老师强调,一旦“跑腿”与代课代考相结合时,学校将采取绝对零容忍的态度。“代跑与代课是学校的一道红线,一旦跨越红线,学校必然会采取相关的措施。其实为了区区一些利益就潦草的把自己的大学交代了,无异于葬送自己的学业生涯。”         


对于不少学生利用“跑腿”挣钱,甚至成为创业模式的现象,闫老师认为:“创业的根本在于创,它是一个形态、一个业态,包括自身认知提升的一个过程。如今很多大学生骨子里想的创业无非是开一个网店、开一个公司,实际上这并不是国家所提倡的大学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种形态。”       

  


其实适当的“跑跑腿” 一方面可以锻炼锻炼身体,另一方面亦是补贴生活费的一种方式。我们不必把校园“跑腿”当作一种不堪,充满着利益趋势的行当。



但毕竟教育的本质始终不在于“跑腿业务”上,我们应该合理规划好自己,计算与平衡好自己的时间与金钱成本,操守为学本分。



而学校也更应正视跑腿业务的存在,合理规范跑腿经济,并给予学生以适当的引导与教育。



欢迎在评论区分享

#你对校园“飞毛腿”的看法#


记者 | 谢毓 刘璐 戴日红

责任编辑 | 孙青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