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恐慌与焦虑比雾霾更伤身体!别让我们肺还没挂,心态已经生无可恋!

可言梦语 2017-11-30 15:34:23

        雾霾笼罩,很多人开始变得焦虑甚至恐慌,网络中充斥着各种危言耸听的“真相”,朋友圈里,几乎每个群里都是关于雾霾的感慨与讨论,怨天尤人的负面前情绪甚嚣尘上,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宁愿相信心态是决定人的寿命的主要因素,其实国内外已经达成了共识。

“每个人的健康寿命7%取决于自然环境影响,8%取决于医疗条件,10%取决于社会因素,15%取决于遗传因素,而60%都取决于生活方式和行为。”可见生活方式和行为是决定人寿命的关键,而人的生活方式和行为又是由人的“心态”支配的。


        
我觉得那些散布雾霾危害所谓“真相”的人和媒体比雾霾本身更恶毒,这是“杀人诛心”的恶毒。我们身处雾霾之中应该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该做好防护做防护,能够调整工作与生活的作息规律,尽量减少雾霾的潜在伤害,以此为契机尽量把生活过的更健康。既然那7%我们无力改变,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将那60%好好优化深挖一下潜力呢?怨天尤人,指责政府不作为,拉地域仇恨有什么用呢?你既然放不下一切逃离雾霾区,为什么还要去传播那些所谓的“真相”去骇人听闻,还要将自己的恐慌与焦虑去传播出去,要别人也跟你一起感同身受的恐慌与焦虑你就好受了吗?难道真的“你比我恐慌焦虑,我就舒服多了!”,这是赤裸裸的“来吧!我们互相伤害吧!”。拜托!“这是一种病!药不能停啊!”


在北京生活雾霾算点啥?我们经历过更这更恐慌和焦虑的时候,跟当年的“非典”相比,雾霾就是浮云!我分享一下那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是怎么愉快的生活工作的,也让大家愉快一下!那时我刚参加工作第二年在一家当时很小现在已经很大的公关公司工作,三个老总带着一群他们言必称“孩子们”的小伙伴们挤在一套公寓里工作。“非典”日趋紧张的时候,我们有些小伙伴们在所谓的“封城”之前离开了,剩下的几个不是北京土著就是平日能闹腾的乐天派。我们为一个国产数码相机品牌策划发起了“征集笑脸”的线上营销活动,就是把非典时期带着口罩的微笑自拍发到BBS上分享,那个时候还是功能机时代,自拍是需要数码相机的,而且主流的相机只有几百万像素,还没有所谓的社群营销概念,网络购物还是初级阶段,远没有如今的便利。但是我们得到了网民的热烈响应,各种姿势的笑脸出现在BBS里,各种乐观向上的故事与段子开始传播,比如隔着栅栏拥抱的小情侣照片,画着大大笑脸的口罩成了流行时尚,确实是一种正能量,我们团队也无比的快乐,客户是销量一路飘红,那一年国产数码相机出现了逆袭日本品牌的态势。然而靠贴牌日本低端数码相机的国产品牌注定是“昙花一现”,现在已经都无影无踪了。


           
重点是我们以一种积极是心态去面对恐慌是多么快乐,我们的生活确实受到了巨大的影响,首先就是美的吃饭了,小饭店都关门了,开始我们只能去超市买熟食速冻水饺等,最好吃的要数烘培坊刚出炉的面包了,我就啃了好几天的法棒面包。那个时候收入不高,吃饭尤其是午餐成了问题,公司就组织了同事之间的互助,伙食补贴给能够家里做饭并且能够帮同事带饭的小伙伴,我很幸运帮我带饭的行政姐姐据说老公是五星级酒店的西餐主厨,每天带的盒饭都特别好吃,而且她每天还担心我吃不饱,吃不好。三个老板也为这几个活宝的健康操碎了心。首先,我记得孟总又托关系又排队去同仁堂买了足量的中药,据说能够预防,开始是瓶装的还好喝一点,后来干脆在厨房里专人熬药,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中药汤味,每天都要喝苦药汤。为了避免乘坐公交,三个老总与有车的同事规划路线每天接送,实在不方便就打出租报销。董总更神,据说烟民患病概率低,宣布办公室可以吸烟,还提供香烟。不能与客户开会了,就电话会议,邮件确认,策划大神屠总组织培训,各种神侃各种跑题,也是各种的涨姿势。我们完全没有把“非典”带来的恐慌当回事,个个都生龙活虎。

生活中那时周围的气氛虽然很紧张,毕竟每天公布的数字确实吓人,但是无处不在的积极应对,我住的出租房是个国企的单身宿舍,原本楼道很脏乱差,一夜之间清理的干干净净,粉刷一新,统一消毒。更有意思的是我是房东阿姨突然赶过来进屋把零乱的房间也打扫的干干净净,脏衣服都拿走洗干净晾晒号了,我下班回家吓了一跳。打电话告诉我一定要注意卫生,不要出去吃饭,厨房收拾干净尽量自己做饭吃,年轻人不会照顾自己就说话,别客气,一个人在北京一定要学会照顾好自己!那真是一种“众志成城,抗击非典”的温暖。灾难面前,朋友之间的距离反倒近了,因为没地去约饭了,大家就经常聚在一起吃火锅,高温蒸煮据说安全。经常去死党小储在天通苑的新房去聚餐,一进门的标准动作就是洗衣服洗澡,把衣服都放到洗衣机加消毒水洗,每个人先洗澡换衣服,那个月我就洗掉了两个手机,忘了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后来就干脆将手机挂脖子上了。各种黑暗料理,能放锅里涮的食材差不多都试过了,后来油炸也是高温消毒,把火腿肠都切成段油炸了当零食了。网吧也都关门了,各种无聊,几个死党居然买了遥控车在客厅里玩“倒库贴库”。周末约了户外驴友郊区玩,村里人一见城里来的人,感觉像见了“鬼子”一样,老远的招呼,给了一个院子,鱼肉菜给备上,自己折腾去。半夜我们居然有人放起了鞭炮,全村鸡飞狗跳了半宿,村长都来了。现在想想的确是够作,但是很欢乐。

那个时候,我们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我们没有怨天尤人,没有人抱怨政府,我只记得媒体中总有钟南山教授等几个专家在发布权威信息,事实证明他们是真的专家。我们珍惜生命,偶尔听到有认识还是认识的朋友的朋友疑似了,感染了,逝去了,我们也伤心,但是我们更热爱生活,心态很积极的去面对灾难。当解禁的那天,真有劫后余生的感受,开张的餐馆,晚饭差不多中午就要去订位,大家一起庆祝。网吧、KTV等等场所重张开业时候都爆满,貌似全城人都出动了。“非典”真的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很多人的健康受到了伤害,至今还有很多人深受其害,但是也留给了这个城市很多有益的财富,公共场所是卫生检疫制度化了,人们跟注意健康的生活方式了等等。总之,一场灾难过后生活变得更美好了!


再后来2008年的汶川地震,北京自发去的志愿者特别多,在那里见到的大善大恶更多,我们很多人都带着相机有可以上网的笔记本电脑,一开始也传到网上很多负面的照片,但是很快大多数人都明白该去散布正能量的信息,镜头不再对准灾难现场而是记录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很多人说是被管制了,我作为当年的志愿者可以确切的说没有,大多数人都是自觉自愿的,我们没有受到传说中的管制,我个人的手机信号始终畅通,上网卡工作都是正常的,没有人没收我的相机,大多数人在那里的活动是自由的,我还拍了几张受灾群众的照片,传回北京委托朋友冲洗出来送给他们在北京的亲戚报平安。

如今的雾霾算得了什么?如果真的严重的人们都活不下去了,政府早就采取坚决措施了。现在有什么可抱怨的!尤其那些指责政府不作为的人,说什么如果政府三十年前就科学发展观如何如何,显得自己真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一样,哪怕你能够“视金钱如粪土”早就带着家人逃离雾霾区了,还在网上喷什么呢?

先不谈能不能回到三十年前的可能性,如果你能回去,你也改变不了历史,活在当下都生无可恋的心态注定就是个Loser,这种人多了这个社会才真的没有希望了。如今社交网络与新媒体环境确实有些失控,如其反思雾霾为什么形成,不如反思一下社交网络与新媒体环境给这个社会带来的病态,动不动就摆出一副要清算历史的喷子就是比雾霾还害人的病毒,历史不可能被清算,只可能反思得失促使今后的发展越来越好,发展才是硬道理。没有三十年的发展,那些喷子有几个有机会在北京呆着?现在不愿意呆着了,可以滚出去,没人拦着!逃离北上广是伪命题,因为来的城市打拼的人都是自觉自愿来的,不吃点苦那是奋斗吗?如果发展不可避免牺牲了一代人或者几代人的健康,那也没有办法,中华民族为了追求富强牺牲了很多代人了,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还有个纪念碑,更多的贫民百姓呢?我们不一样走过来了吗?

如果我们注定被雾霾伤害,怨天尤人是没有用的,天注定跟政府关系不大,自己能左右的就是活在当下,以积极的心态应对雾霾,才是最有效的争取“活久见”的正确方法。千万别让我们的肺还没挂,心态已经生无可恋,那样活不久的!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