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视点/实力红河作家群•马永林文学作品赏

梦想红河 2018-04-19 03:56:21

作者简介

马永林,笔名迤马,1976年3月生,红河县安邦村人。工作后从事过十余年的初中、高中历史教学,现在红河县委宣传部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喜欢摄影和旅游,但长时间“足不出户”。热爱红河本土文化,在工作之余,偶尔写一点自己喜欢的文字。


人生感言

深知自己只是沧海一粟,但相信“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人生处处皆风景。

责编|婷子




  今夜,天空是一轮半圆的下弦月,星辰好像比平日明亮了许多,临窗的水波在斑斓的灯光里不停地跳跃,凭栏吹了一阵夜风,看着粼粼的微波,听着拂过树木的阵阵风啸,耳边仿佛传来海涛声声,不禁忆起了大海。
  关于海的话题,常有提起笔来写写的冲动,但我这个从未见过大海的山里人能写出波澜壮阔的大海吗?也常常因此停笔,而响在心中的海涛,却化作澎湃的海潮,一浪高过一浪漫过心灵的堤岸,呼唤着我蔚蓝色的梦想——
  在斜风细雨之后,或在伏案工作一天之后,我常沿着小城的山路漫步,登上高坡,遥望群山之间东流的红河,这时,总会想起儿时和母亲走着弯弯的山路到红河岸边送父亲乘船外出,站在陡峭的山坡上,母亲指着滔滔红河上的一叶孤舟对我轻声地说:“你父亲就在那东去的小船之中,那河流东去的方向就有大海,”当时我还是六岁的懵懂孩子,不知海是何物,我什么时候去看海呢?

  年少时父亲说带我去看海,把石屏翼龙湖美名其名曰“石屏海”,目视翼龙湖的湖光山色,我失望了。总想为自己找一个看海的借口,央求父亲带我去看看未曾到过的故里,但故地千里迢迢,巴蜀以北除了青山还是青山,海在哪里?我什么时候去看海呢?

  为人师了,每次想起描述大海的诗句,祖国的万里河山和大海的意象就在大脑里起伏,不停提醒自己:不要让我们的孩子忘记了,祖国除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外,还拥有三百万平方公里的领海,给山里的孩子们讲一点海的故事,我什么时候去看海呢?
  山居的岁月里,观云蒸霞蔚,赏飞鸟鸣瀑,临深谷探幽,登翠峰抒怀,可谓感受了山的百态,参透了山的禅理,所以总想找一个时间,去感受一下大海,感悟另一种人生。海在我的幻象中,是博大的,是宽广的,是威严的,终日与山峰默然对视,过了而立之年了还没有看过大海的我是郁闷的,重重大山的阻隔,更增添了海在我心目中的神秘感,看海的愿望愈加强烈,我什么时候去看海呢?
  终于,一个盛夏的日子,我游览了北京的名胜后,开始了自己的海之旅——

  我在天津逗留不久即赶往青岛,第一次看到了大海,终于圆了自己的海之梦。来青岛之前,一位当地的朋友对我说,他是海军,每天枕着海的涛声入眠,海就是他生命的一部份,海会成为我这个山里人生命的一部分吗?在青岛的栈桥,我披着五彩的朝霞,第一次浴着微腥的海风,看到了蓝天下的大海,乘着小舟在万顷碧波之上游走,真正感受了“俱怀逸兴壮思飞”。在金色细腻的沙滩上,在“五四”广场的高桥上,袋子里提满贝壳,背靠青山楼台,面对点点白帆,我对海有了似曾相识的亲切感觉。
  青岛之后的看海是在威海。在威海的日子里,轻柔的海波和温暖的太阳让我认识了美丽的威海,威海的海波固然明媚,但于我是一种沧桑,海船悠远凄清的汽笛声唤醒了我对历史的记忆,在发黄的史书里,这里总有甲午海战之痛,心情免不了有些凝重。    
  辞别威海后,驱车匆匆来到蓬莱,循着“八仙”的足迹,穿过东坡所题“人间仙境”的石坊之后,我登上了蓬莱阁,望着茫茫的海天,期望看到海市蜃楼,但氤氲的天气里,海市蜃楼的仙境始终没有露面。在刘海粟手书“天风海涛”匾额的蓬莱阁里,重温了“八仙”的传说,感受到他们是中国神话传说中最有魅力和人情味的神仙。凭海临风,极目海天,我仿佛听到了韩湘子悠悠的啸声,看到了何仙姑超然洁白的荷花,看到了吕洞宾逼人的英气,看到了他们在天际的波涛之上飘逸的身姿......蓬莱的海于我,是神奇和美丽的。

  离开蓬莱仙境,傍晚时分在烟台休息不久,我登上了驶往大连的“渤海玉珠”号客轮。轮船驶离烟台,暮色渐浓,岸上的灯光渐远,舟中众人逐渐入眠,而我登临“渤海玉珠”号的最高层感受星辉之下的海之夜景,在隆隆的船声里,独自站在甲板上感受海天一色的海上夜景。此时在海中,回味着孟浩然“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的诗句 ,闻听足下的海浪声声,只觉离家越远,思乡之情越浓,回头遥望南方,心里掠过一丝惆怅,不禁在心里自问:我那家中幼小的孩儿怎么样了呢,多年以后他是否也会如我一般在夜风中聆听海的呢喃,在霞光万道之际一睹海的笑靥么?  

  之前的一次看海,却是在邻国越南,越南之旅最惬意的要数在海防下龙湾那几天的旅行了。在被胡志明誉为“天堂岛”的岛屿阁楼观景,只见四周山如玉带,错落有致而无边无际,水似碧莲,环绕群山而静默无声,既有桂林山水和云南石林的风姿,又有海岛独到的韵味,景色可谓天造地设,美仑美奂,难以用笔墨来表达。
  我喜欢在河湖里游泳,第一次无拘无束地在大海里畅游却是在下龙湾吉婆岛的海滩。六月的越南高温多雨,乌云笼罩下的大海忽而大雨倾盆,苍茫的海面“白雨跳珠乱入船”,海涛一浪高过一浪,而我还是游得起兴,我与翻滚的海涛一起起伏,忽而随涛峰跃起,忽而跌落涛谷,沐浴着万点玉珠般的雨点,心潮澎湃,感受了大海的豪迈。
  从南到北,从北到南,一路行来,有欣喜,有感慨,也有过一些困惑。看海归来后,就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做一名“海化”的青年吧,自满时想想海的深沉和博大,封闭时想想海的开放而不拒小流,懦弱时想想海的阳刚与大气……海有时风平浪静,温柔之至,有时巨浪滔天,豪放不羁!
  夜深了,默念着清诗人龚自珍“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的诗句,想着海的意象入眠,朦胧中似有海风伴着月光穿窗入户,盘旋在我的枕边,有海涛声声入梦,梦中的大海啊,海鸥翩翩,潮起潮落,那阵阵的涛声,永远响在我的心中。




梯田雪景漫笔



  1983年那个冬天的清晨,我刚披衣跨出老屋的门槛,就被眼前奇特的景象所惊呆了: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着一些鹅毛状的物体,庭院和屋顶都被铺上洁白的粉末, 看上去足有几寸厚,在小巷的灯光下泛着清辉……到四十多岁才第一次见到雪的父亲告诉我,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下雪了。在红河迤萨,这是二十世纪里的第二场雪,有幸遇到降雪,我兴奋不已,但母亲当心生病的我受寒,把我关在了里屋,直到积雪融化才准出门,我因此失去了和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的机会。

  对于雪的记忆,我是模糊的,雪的意象之于我,更多来自于古诗词。我八岁读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九岁读刘长卿的“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到十七岁读《小雅·采薇》里“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一行行幽美清丽的诗句携带雪的意象穿越时空而来,飘飘洒洒落于心田,在炎夏时感到酷暑清凉无边,在寒冬时觉得严寒诗情画意。
  怀着对雪的期盼,十四年前初冬的一个正午,我登上了大理的苍山,但以雪闻名的苍山此时依然绿树浓荫,完全没有积雪的影子;两年前去了一趟辽宁,但北风尚未吹起,冬天的脚步还未走近;听朋友说,昆明的冬天也偶尔下雪,随后抽空带上妻儿在那里小住了几天,却只欣赏到翠湖之上成群结队嬉戏的海鸥与嫣红的茶花,梦想中连天的飞雪还是不肯闯入我的视线。暂且把雪的风姿深藏于诗词和摄影家的画册里吧,也许我这个无缘的人,还要再过些年月才会与这个雪美人相会呢。

  在冬雨潇潇的傍晚,邀几个朋友小聚,大家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饮酒,话题天南海北,从嫦娥三号登月谈到了气候变化,当谈及春城昆明正在下雪时,暗叹踏雪寻梅的愿望,只有去梦里搜寻了。夜间归来,枕着赏雪的梦想沉沉睡去,不觉间天已微明,窗外的晓风传来“滴答”的雨滴声,感觉室外甚为寒冷。不久,接到山区的朋友打来电话,说乡里正在下雪,山林和梯田已是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我游览过“春是田园、夏犹绿海,秋似金山,冬如明镜”的梯田景观,但还有没见识过雪天里的梯田奇景呢。下雪了,这雪天的山林和村庄该有多美,雪里的梯田该有多美啊,闭上眼一想,满脑尽是层层的梯田和漫山的玉树琼枝。
  下午四时,忙完手里的工作,我们从红河马帮古城迤萨驱车直奔南面的甲寅乡大山深处。车子沿着公路盘山而上,海拔不断升高,山中的气温越来越低,想象中的梯田雪景不断在脑海里铺开,我们也更加留意起山中的天色和一草一木的变化,不觉间,已来到世界最大的哈尼山寨甲寅村。此时,雪花已停止了飘飞,但位于山肩的甲寅村雪意甚浓,道路两旁棕榈树的枝叶被白雪压得很低,村庄的房屋都被耀眼的积雪所覆盖,街上的行人很少,农家高高的烟囱已冒起了袅袅的炊烟,昔日哈尼人家摆设长街宴的长宴龙头起点——甲寅水井,在参天的古木之下流淌的汩汩清泉,正在冒着朦胧的热气,让雪地里的行人多了几分兴致,少了几分寒意。

  甲寅村只是梯田雪景的迎宾门,穿过甲寅村往南前行,梯田上下的山樱已隐去了昔日明艳的身影,林子和草地上的积雪渐多,雾气时拢时散,天色时明时暗,我们进入了一个超凡的梯田世界。

  踏着雪泥,我们来到绿树格村。我不知这个以哈尼语来命名的地名有什么寓意,但把它直接音译为汉名也很有诗意。在梯田的家族里,绿树格名如其景,与众不同,如果把撒玛坝万亩梯田比作百花中的牡丹,那么绿树格就好似出水芙蓉,自有一种飘逸脱俗的美丽。在白雪的妆点下,位于层层梯田之间的绿树格别有一番韵味,不论从村外的梯田看村子,还是从村里看村外的梯田,都让人百看不厌。绿树格梯田宛如线条柔和优美的波涛,小村好像在波涛之谷起伏的小舟,二者合二为一,在宁静中体现着灵动,在灵动中隐藏着宁静。昔日在阳光下自由地舒展着扇形枝叶的一株株棕榈,此时在雪花的覆盖下,犹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白鹇,好像在展示着洁白的翅膀。雪后微雨,棕榈叶上的白雪不时滑落,在低矮的灌木上和碧绿的麦地里发出天籁般的清音。
  象征哈尼人生生不息,幸福源源不断的十二龙泉终年清泉不断,在十二龙泉所灌溉的千层梯田雪景之上,我们只是梯田画卷中微小的一点。放眼群山,目之所及只有深浅不一、疏落的黛青色和莹白色,天地间宛如一幅不用精细线条勾勒的水墨国画:浓的是山间伟岸的青松、古柏以及不知名的树木、巨石,淡的是层层直上云天的万千梯田,而雪后晶莹雪白的梯田田埂,便是鬼斧神工的自然留白。毛泽东《念奴娇·昆仑》中有“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的词句,在白雪的覆盖下,在流动的清辉之中,这万千条首尾相连的狭长田埂,犹如万千腾飞的玉龙,由上到下,由近及远,在形如飞瀑或深海的漫山梯田之间不停舞动。如果伟人今遇此情此景,不知又该作何感叹,又要写出多少惊世之作?
  极目梯田远处,只见暮雪和雾霭之中,作夫村的蘑菇房里透出微微的火光,村里的哈尼人已经在取雪烹茶、围炉取暖了。他们抖落蓑衣上的雪花,一家人在火塘旁喝着新酿的焖锅酒,吃着从梯田埂上采来的鲜嫩洁白的鱼腥草和喷香的梯田红米饭……此时忽而忆起明朝人高濂的《四时幽赏录》,回味冬时幽赏中“西溪道中玩雪。山头玩赏茗花。登眺天目绝顶。山居听人说书。扫雪烹茶玩画。雪夜煨芋谈禅,山窗听雪敲竹”的佳句,感到气定神闲,禅心悠悠。
  作为云南人,少有机会看到西湖的“断桥残雪”,但能在寒天赏雪也是一大逸事,到飞雪连天的梯田赏雪更是经年难逢的时机。踏着莹白的雪泥,走在田间地头和竹下林间,全然忘记了紧握相机的双手已被冻得通红,暮色渐浓,我们只有作别梯田雪景,依依不舍而归。唉,异地雪景虽好,但那毕竟太过遥远,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红河哈尼梯田雪景,你才是我心中的赏雪圣地,什么时候,我又可以去感受你的梯田雪韵了呢?
  到得山下,已无雪的踪迹,只见一轮明月当空,月华如水,马帮山城灯火阑珊,住所四周清朗绝俗,感到心境澄澈,遂借用志摩的“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提笔写下:寻梦?到梯田更幽处。




越南沙巴印象


  越南是我国东南部的邻国,其与国内的距离相对较近,旅游消费较为低廉,到越南旅游的国人较多。越南沙巴(SAPA)是一个美丽的法式小镇,但游客大多只选择河内、下龙湾、胡志明市等地,很少去沙巴旅行,对沙巴的了解不多。我对沙巴的了解,缘于2016年元旦中越自行车赛在中国河口和越南老街省举行。自行车赛当日,作为摄影爱好者的我,随同比赛选手们来到了越南老街省,并到了比赛终点沙巴县拍摄。
  几乎每一个中国人从河口商埠前往越南之前,都会站在河口口岸,眺望与河口隔河相望的老街省,而以抵达沙巴为目的的我们,则通过老街省的城市建筑,想象着大山深处的沙巴风貌。元旦前一天下午办完出国手续后,我们来到老街,并在这个小城住了一夜又匆匆赶往沙巴。
  老街距离沙巴约40公里,通往沙巴的公路坡度较大,沿途和红河一样,也可以见到梯田,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周围的村子看上去比较简陋。记得我来之前,朋友就告诉我,说沙巴天气很冷,要多备一些衣物才行,眼前的天气果然不出所料,随着公路不断地向南面的大山深处延伸,气温也越来越低,雾气开始浓了起来。我们乘坐的小车顺着蜿蜒的山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驶,来到了绿树红房的沙巴小镇。


  据越方人员介绍,沙巴县自然面积682平方公里,占老街省面积的8.24%,是越南蒙族(苗族)最集中的县之一,主要是黑衣苗族(HmongbDlob),有1.47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51%。沙巴位于老街省西部境内的山顶上,海拔1600多米,是越南海拔最高的山地小城,也是越南最冷的地方。沙巴小镇对面的番西邦山脉海拔3134米,在历史上曾被誉为印度支那的“房顶”。由于海拔较高,森林茂密,空气凉爽而湿润,所以沙巴成为了越南著名的避暑胜地。

  初到沙巴,感到这里的街道不算宽敞,但街上车水马龙,不时有三五成群的欧洲游客背着背包挎着相机走过。在沙巴的马路边和商铺里,随处可见本地戴着大耳环,身背竹背箩的黑衣苗族,她们主要以出售苗族工艺品和草药为业。我们从黑衣苗族的生活习俗上可以感受得到,他们虽然与那些穿着时尚的欧洲人交往,但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固守着本民族心灵深处的信仰。
  让人颇为费解的是,这些穿着传统民族服装的苗族妇女,无论年龄大小,有许多能用熟练的英语、法语与游客进行讨价还价,有的也能讲一点汉语,在与游客的接触过程中,大多沙巴人表现得热情友好。这地处高山密林地区的偏僻之地,为何国际化程度如此之高呢?

  据说,1887年法国军队占领了中南半岛之后,在闷热潮湿的北部山区丛林中发现了沙巴这个庇荫之地,于是欣喜若狂,当即在沙巴设立了兵营,并建立了总督府,统辖老挝、柬埔寨等地。沙巴得天独厚的地理、自然条件,使得法军逐渐把雄湖(沙巴的旧称)演变成了一个疗养、度假胜地。沙巴的少数民族为了生存,在法国殖民统治下,不得不接受了西方文化,但他们也倔强地将自己的民族文化保留了下来。



  走在沙巴的大街小巷,仿佛来到欧洲的一个小城镇。沙巴小镇法式风情浓郁,镇中心有不大的街心花园和尖顶的基督教教堂,教堂旁还有广场。在绿树和缥缈的雾霭的围聚下,镇上大大小小的法式建筑显得十分美丽。同行的越南朋友告诉我,沙巴常年平均气温不超过20摄氏度,烟雨的天气较多。我们来到沙巴的时候,也是天气较为寒冷的时候,只见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不少人围着各种颜色的围巾在漫步,或者走进餐馆小聚,或前往街道两旁的民族工艺品商店购物,一派悠闲的景象。

  说到沙巴餐饮文化,不能不提沙巴的西式餐馆与越式餐馆。西式餐馆与其他地方区别不大,不再一一陈述,但越式餐馆与中式的相似的同时,也有别具特色之处,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每家餐馆几乎都提供烤全猪了。沙巴的烤猪取自于本地,猪的个头不大,猪肉细腻,肥而不腻,炭火慢烤后的烤猪色泽金黄,香味诱人。沙巴的越式菜肴和河内等地一样,也是普遍地以清淡为基调,但烧烤食物的丰富,却让东西方的游客都大饱口福。在林林总总的烧烤食物中,有烤鱼、烤鸡、烤肉片包鲜菇、香草松雀、苦瓜串肉......更多的烧烤我也说不上名来,只觉得其品种丰富,食材生态,荤素搭配得当,看后就勾起了人的食欲。

  从一条街走过,你就会发现,沙巴最具浪漫、优雅氛围的其实是哪些临街的咖啡店。许多人喜欢越南咖啡的香浓,但到咖啡店里坐坐,即使不喝咖啡,你也会被这些布置精致优美的咖啡店所吸引。有的咖啡店在围栏上布置了不少兰花之类的花草,有的在小院的顶棚挂满野生的石斛、有的在屋檐下吊满各色的鲜花……在这些花花草草的咖啡店与热气腾腾的烧烤店相比,里面是要宁静得多的。说宁静,并不是没有声响,而是优美的音乐萦绕下,来自各地的人们边喝着咖啡,边聊着自己的话题,他们或者什么也不说,就静静的对坐着,在沙巴飘荡着咖啡香味的幽静岁月里发呆。

  在沙巴时间长了,忽而想起了我们红河的马帮古镇迤萨。沙巴是一个从外观上看去完全西化了的小镇,而迤萨是一座融合了中法建筑元素的小镇,二者既有共同的地方又各有千秋,但从发展旅游业来看,生态环境和人文特色保护得较好的沙巴,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去学习,去借鉴。




长按以下二维码,就可关注“梦想红河”,进入公众号主页面,在其左下脚小键盘直接传送美图、微信文章,回复建议给我们,分享您的创意。官方微信好友号:mxhhfly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