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大理福利亚

夜航船Northfleet 2018-02-12 05:54:39

这篇文章写于2016年7月6日,于大理福利亚。


如你们所见,我又来到了大理。


事情是这样的:杜杜去年决定搬到大理来写书,同时他发现了几个西南、缅甸的选题。于是,今年3月,他和鲸书从北京搬到了飞机票要2000多块钱的大理。


2个月后,鲸书又决定回北京工作,我和杜杜也开始长漂选题,我们从青海省长江源头顺流而下,开到成都,完成采访,最后飞回大理,开始写作。


这是一栋复式公寓,厨房、客厅、书桌、沙发一应俱全,楼上楼下分别有卫生间,唯一的遗憾是只有一个卧室。4月我来时,杜杜和鲸书把床让出来,他们一个把睡袋垫到地上,一个睡沙发。


每天多数时间我和杜杜各听各的录音,偶尔交流两句,中午、晚上点外卖,吃完晚饭会出去走一趟。杜杜为了减肥,只喝无糖可乐,每天晚上跑5公里,熬夜时饿了就啃两个香肠,他称之为「碳水化合物」。我们基本上不早于两点睡,倒不是有意熬夜,习惯而已。


十二点钟,我们会按时出去打球,大理提供免费的夜间橡胶篮球场,一周里,我从握球、投篮学起,最后和本地年轻人打了一场篮球赛,大汗淋漓。


今晚快三点时,我听完褚斯鸣的录音,又打了两把炉石,用牧师,非常顺。打饿了,我煮了9个饺子,猪肉韭菜馅的。不知道是饺子在冰箱放了太久,还是电磁炉不给力,反正2200数值的沸水未能击溃22毫米的饺子皮,浪费了我自己和的酱油和醋。


洗碗时,我觉得自己在加州,像《社交网络》。电影里,facebook的程序员逃离马萨诸塞州,在加州租了一间别墅,里面有游泳池和自制的吊索,开始自由疯狂的生活。我们也是。大理阳光同样明媚,7月气温都是15-25之间,房间没有空调和电扇,却也凉爽得很,晚上都要盖毯子。


风大得惊人,每天出门我都会被刮得踉跄。在换新的自动门禁前,老铁门经常被风刮得关不上。我们住的楼正好在洱河边一片空旷中的风口上。楼外形黑白小方块交杂,七零八碎,当地人称作「补丁楼」或者「二维码楼」,真是妙喻。


新式的青年开始奔赴此地。当然,多数不是来创业,只是休闲。记得朴树说,他成名后抑郁了,跑来大理,每天坐在洋人街门口,看女孩子在街上打羽毛球,心安理得。在北京攒几年钱,跑到这儿租个小院子,已经成为常态,当地村民和文青们因为租金上涨的矛盾也不少见。过度商业化、满城围堵收取古城建设费的丽江早已遭人遗弃,大理如今的民宿价格在全国稳居第一。


陆续有朋友来大理看望我们,多数来时都已经被生活操翻在地、痛不欲生。我觉得很好,我第一次来也是这样,然后我在大理就把工作辞了。我从未后悔过这一决定,反正父母不介意我啃老。


但我的确很期待,期待我们能探索出一种模式,让少数同道中人聚到一起,做番事业。就像facebook在加州,大理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文学创作基地。等以后有钱了,还可以单独租个洱海边的院子,有更多的卧室和书桌,买一辆二手车,放在院子门口,谁想出门自己开车就走。


————————————————————


下面这篇写于今天,恰好明天就要去加利福利亚。


杜杜下半年做新项目,我会把生死漂流的后续做完。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杜杜的游乐园在中国东部,在云南,在缅甸;我加入了鲸书的影视公司,分管内容。做出这一决定的晚上,我对杜杜说: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


工作本身让我放松且开心,你第一次发现自己所有的阅读、观影、研究、观察、聊天都是有用的,而且你有机会去验证一把。而且,因为有了更多的资源,我们有更多形式去玩,去表达。今天和鲸书聊天,我说:我们的品位和创造力就是我们的杠杆,如果我们自信,那我们的杠杆就比他们长,我们就能在更早的阶段发现更好的作品。有点像文化产业的「捡烟蒂」。


写下这些是因为今天正式签合同了,大概实现零度可乐的财务自由。但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非常年轻,继续做着正确且酷的事。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