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这个国家的电影审查比我们更严苛,但不妨碍它诞生好电影!

巴塞电影 2018-01-06 05:28:28

去年11月,在台北金马影展上看了阿斯哈·法哈蒂的《推销员》。电影原片名无论波斯文还是英文,均为“推销员”,不过个人倒是觉得台版译名《新居风暴》更加适合。


电影讲述的就是一对夫妻因住房危机而被迫在外租房,却遭遇意外暴力事件所引发的故事。而《推销员》则是对片中男主角所演的一出“戏中戏”戏剧《推销员之死》的呼应。



电影开场,在灯光师的调整布置下,舞台灯光逐一亮起,《推销员之死》的布景呈现在观众面前,而电影的大幕,也就此拉开。导演有意如此剪辑,制造出强烈的舞台感,暗示男主角也如同戏剧中的推销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在一片急促的敲门声中,舞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乱的画面:公寓楼好像有倒塌的危险,整栋楼的住户们慌慌张张地往外跑。在嘈杂慌乱的环境中,男主人公伊玛德叫上妻子拉娜,带着邻居一起慌慌张张地往楼下跑。这栋公寓楼,是不能住人了。他们必须另找房源。



伊玛德是一名文学老师。讲课之余和妻子一起参与排练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的戏剧《推销员之死》,同时为无处可住而烦恼。在他决定卖掉车子付租金时,剧团的巴巴克主动给他们介绍了自己的住处。虽然之前名声很差的风流女租客没有搬走东西,但伊玛德和拉娜依旧对这个地方比较满意,决定住下。却未曾想到,一段肉体与心灵的危机在不远的将来等着他们。



一天晚上,伊玛德和拉娜排练戏剧结束后,拉娜先行回家做家务,伊玛德则去购物。在家准备洗澡的拉娜听到门铃响,以为丈夫回来了,把家门打开就去卫生间洗澡了。等伊玛德回到家,震惊地发现地上有血迹。他赶到医院,满头是血的拉娜一脸绝望地被医生处理着伤口。从邻居的嘴里,伊玛德大概知道了妻子被陌生人袭击。



事件发生后,伊玛德的生活被打乱。各方面都不顺心。他任教的学校同传统伊斯兰国家学校一样,实行男女分开上课。伊玛德是个耐心负责的好老师,还给学生们放电影,与他们打成一片。就像学生阿米德跟他说的,大家都很敬爱他。但却有人在放电影时恶作剧。事情被剧团的其他朋友知道,他也感到分外尴尬。



生理上的创伤好医治,而心灵上的创伤难以修复。出事后,原本要强的拉娜不敢在舞台上表演,台下观众的眼神会让他想起伤害她的那个男人。一个人在家也会让她感到危险,甚至不敢再用卫生间……伊玛德与拉娜因此多次有过不愉快的小争小吵。家庭关系如同片头那栋公寓楼,虽未坍塌,但岌岌可危。



《推销员》的男主角沙哈布·侯赛尼曾出演导演前作《一次别离》,饰演女佣的丈夫,为妻子流产讨说法。在《推销员》中,为了妻子,伊玛德同样努力,上演了一把伊朗版“追凶者也”(凭借这两部影片,沙哈布·侯赛尼分别获得柏林与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电影里,伊玛德历经坎坷,终于找到袭击妻子的真凶——一位看似无辜的老人。但在老人一出发病的“苦肉计”下,伊玛德和拉娜最终选择了原谅这个老男人,在他的女儿、女婿、老伴面前没有拆穿他。


说谎与犯罪,在伊斯兰国家更应是不赦的罪行。个人觉得,当面拆穿似乎确实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但恶人必须要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



恶人随着家人离去,伊玛德和拉娜的隔阂依旧存在。在后台化妆间,二人面无表情,心事重重,等待着戏剧《推销员之死》的开场……虽然影片在此结束,但余韵未尽,给观众留下长长的沉默与思考。


《推销员之死》是美国戏剧,演员排练时穿着西方国家风格的衣服。然而伊朗是保守穆斯林国家,对女性衣着打扮尤其看重。片中,带着孩子的萨纳姆在《推销员之死》里扮演“女人”一角,她不得不带上头套,把自己的头发罩住,再戴上假发与帽子进行表演。近年来,伊朗和美国的关系始终不太稳定,如今川普的限制伊朗等国家公民入境美国的政策又掀起轩然大波。


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推销员》导演因此拒绝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奥斯卡方面又极力挽回……戏里戏外,伊朗与美国的元素,均值得玩味。


影片自始至终,那个神秘的、臭名昭著的女租客,也没有出现。这个放荡不羁的角色的消失(无人扮演),是否与伊朗保守的氛围有关,也不得而知



从《一次别离》到《推销员》,阿斯哈·法哈蒂的电影作品始终关注着夫妻关系的细腻情感变化。它们的故事均是因为突发事件而引发家庭危机,最后又以开放式结尾留给观众思考。《一次别离》大获好评,《推销员》也入围了奥斯卡。这种“套路”能否持续拍好并被观众所认可,我们拭目以待。









巴塞电影

  ID:MovieBase  

独家专访  |  |  | 影迷福利




⊙尊重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合作请联系微信 menglu-white

⊙投稿邮箱 tougao@moviebase.cn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