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投资是对价值维度、交易多样性、时代特征与变化趋势的思考和选择——从投资“常客”说开去

紫辉创投 2017-10-18 13:43:50


作为“常客”2015年1月天使轮投资方以及2015年12月A轮融资的跟投者,加上此前在备受争议中果断投资移动互联社交项目“陌陌”天使轮的成功经验,紫辉创投在市场上给人的印象是对有社交背景的项目投资情有独钟。这与公司创始人郑刚先生的个人经历有关。早在Facebook、Twitter之前,他已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社交产品用户,长期活跃在各个时期的网络社交平台之中,于他而言这不仅仅更是用切身体会去挖掘投资机会,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在当前方兴未艾的社交媒体创业大潮中,如“常客”CEO林水洋所说,“常客”并没有一个可资借鉴的国外成功样本。但其眼下所瞄准的特定人群——商旅人群是中国中产阶级的重要构成部分,是我们看到社会财富结构从不成熟的金字塔型到成熟的橄榄型转化过程中必然壮大的一群,中产阶级的力量是决定未来一个国家成就能达到多高的基石。而面向这一人群的恰如其分的商旅服务,目前在国内还基本是一个空白。确实,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我国的中产阶级在承受着高税负的同时,还承受着极大的竞争压力、社会压力、工作压力,具有强烈的不安定感,针对这类人群所开发的社交产品无疑面临着巨大的突破口。




寻找典型的人群分化趋势

过去的五年,随着互联网从PC进入到手机移动互联阶段,接入用户的数量剧增,每个人的在线时长也成倍增长。


用户在在线的环境下,通过使用产品与和其他人所产生的交互“记录”,或者产品本身被使用的过程中所留下的“轨迹”,较之以往,使得我们能更清晰地分类每个个体的特质。时间和场景成就了新的商业纬度。


在PC时代,平均每人每日45分钟在线时长,用户可能只是一个论坛里的马甲,在帖子后面写个“顶”,然后就消失得不见踪影。而现在随着产品的多样化、使用场景的多元化,用户不管是坐地铁时浏览新闻还是在线购物时的比较或讨论,都在不经意间从各个不同的细致末梢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数字足迹。经由此,整个社会的各种人群,不再是关闭电脑后消失不见的一个影子,其线下与线上的差异化特征正在逐渐模糊,将其更多线下真实的生活投影到在了线上,这样的足迹是日积月累、天长地久不断丰富的。而当每个人的足迹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其区分的纬度也就越加丰富,线上行为的分化也就愈发明显。


本身线下的人群就分得很开,除了工作场景,不同的教育背景、价值观、世界观,那些差异化或趋同的东西,随着用户在线时长的增长以及更多的场景接入正在迫使人与人之间的交互变得更加简单、更加快,更加直接。随着这样的交互越来越多,人们的诉求必然产生分化。


人类天然的趋同性,促使他去寻找线上有近似选择的人群,个体慢慢分化到各个不同的圈子里面,这种新的基于线上圈层形成的过程,我们称之为人群分化。随着基于时长和场景的网络化不断渗透,各种圈层的分化正在逐步加速。与之匹配的服务与产品需求反过来逼迫供应体系不断地创新与变化。所以人群分化将会是下一个时代的用户端聚集平台形成的基础,是我们在投资时重点观察的一个方向。




寻找动态的多维度

人群分化具有多维度的特点。比如,两个人是同行,同样的工作岗位,同样的工作内容,这是否他们就进入了同样的圈子里呢?未必。在工作这个纬度上,或许有同样的品评标准,比如工作的熟练度与工作结果的优劣等等;但是,下班之后,甲是甲,乙是乙。甲可能喜欢某种音乐,乙可能喜欢踢球,他们是一样的(职业),却又是不一样的(兴趣、爱好、价值观等等),比如看到美国入侵伊拉克,甲和乙的想法可能完全不同。这种不同最终来自于不同的获取信息的方式,思考问题的方式,过去受教育的背景、价值观,比如如何看待财富、看待人生、时间甚至宇宙……这些每个分支上的差异就会使分化的维度变得极为丰富、多层、多元。


传统社会原来可能只有五六十个维度,现在可能是上千个。成百上千个维度相互之间的组合,组成新的不同人群层次。然而随着时间的飞驰,个人知识的沉淀,工作的经历以及在社会中的经验成长,又产生新的维度,新的聚合和分化……社交项目的本质是捕捉人群交合分化中那些系统性特征的需求,并以产品化呈现的数据集合。一个成功的社交产品,始终保持着对人群大规模诉求变化趋势的动态理解与行动,这种深刻与敏感往往被行业称为“理解人性”。


中国的中产阶级与西方的中产阶级产生的经济环境类型、发展背景不同,现阶段所处的社会结构也不同,因此互联网的发展对于中产人群的需求满足的方式和手段亦不同。


美国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已经形成,其整个社会的商业信息化结构基本完成,工业、制造、服务、物流、农业等等领域,经过漫长的竞争与分工,生产效率相对较高。来自于互联网的变革更多的体现在创造新的消费品市场,或者革新原有服务提供的方式。由于美国制造业的全球分布,以及外包体系的层层分拨,制造与订制更多地以成本的方式呈现而并没有在美国本土随着信息化渗透而发生跨越式升级的基础。这就是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与美国最大的区别,我们的制造与订制大部分在本土,而它们的信息化渗透与升级将酝酿巨大的机会,效率的提升甚至会改变制造迁移的规律。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属于中国的纬度,通过人群分化,聚合需求与市场,通过引导产业响应终端分化的需求,带动产业的信息化渗透和新一代适应分化的订制与分工,配合新的生产技术和管理提升,系统性地助推中国“智”造。如果说为了响应全球“近似”的需求,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是以出口加工型为主导,以低价劳动力为基础,以环境破坏为代价,那么接下去的30年,以满足超越西方人口总和的东方中产阶级需求为特点的“智选”与“敏睿”“智造”,将会爆发出的成长空间让我们激动得夜不能寐,兴奋不已。


“常客”显然处于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它有着精准的切入点,犀利地聚合着目标人群。中国中产阶级人群加速成长的阶段,必然随着社会思想、经济、文化的发展,产生多维度的触角。从一开始,“常客”针对的就是这一部分消费能力早已达标、缺乏升级“呵护”的群体,需要解决的是消费供给的层级分化。社会消费服务本身供给的多元化、分层化、丰富化,给了“常客”不断扩展的创新连接的空间。只有产品选择的切入点越精巧,服务的传播成本、转化成本、服务品质的维持成本才可能越低,效率提升越明显,整个体系丰富的速度也就越快。

   



寻找社会不同发展阶段的总体趋势

社会发展阶段是在动态的尝试与抑扬中完成的。每个发展阶段,不同行业领域呈现不同的特点,虽然表现形式千差万别,但推动的核心因素并不太多,总体趋势也因此变得相对稳定。


我们投资标的的选择,就是思考在当前发展阶段中,遵循核心因素的本质,谁是最具备该行业趋势性演化特征的个体。


目前国内有约两万家投资机构,一线看项目的投资人估计不少于十万人。广义的投资如果从动作的角度来看,“跟人聊天”“投钱”“出出主意”“帮帮忙”——就这四个动作,但是运行这几个动作的这位投资人本身的逻辑、考量、以及后续能够发挥的作用却是千差万别。对于紫辉创投而言,投资是我们对时代的思考。每一个时代值得我们认定的核心逻辑并不多,每一个特定的行业领域中,这种核心逻辑所呈现出来的项目选择,看上去可能区别很大。所以我们坚持在同一个领域只投资那个最符合核心逻辑的企业。而我们的被投企业虽然彼此行业跨度很大,表象各异,但大家却拥有近似的核心逻辑,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2016年1月刊) 



作者简介:甘自辛,上海紫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投资总监


欢迎订阅《环球财经》

订阅电话:010-57100199

邮发代号:82-235

全年订阅价格(含快递费):336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