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解析媒介与文化帝国主义——读《大众传播与美帝国》

南大新传读书会 2018-01-11 15:24:52


简介


本书是批判传播学领域内的经典之作。它首次联系大传播的两大功能——政治功能和经济功能,全面剖析美国大众传播的结构与政策。作者以其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独立立场,紧扣现实问题,广泛地从工业和政府方面汲取信息,批判地研究美国的信息机构和产品如何被用来支持其在全球的帝国政治。此书有助我们理解美国文化帝国主义的发展和转变,进而理解美国大众传媒的功能,及其政治、经济和外交的议程设置结构。

赫伯特•席勒是西方传播政治经济学的代表人物,被誉为该领域内的批判领袖。代表作主要有《大众传播与美帝国》(1969)、《思想的管理者》(1973)、《传播与文化支配》(1976)、《信息与经济危机》(1984)、《文化公司:公司接管公共表达》(1989)、《信息不平等:美国的社会危机正在加深》(1995)、《生活在世界头号国家》(2000)等。


席勒作为美国左派传播学者,是阐述“文化帝国主义”理论的第一人。受法兰克福学派的影响,席勒对美国媒介文化产品在海外的扩张持强烈的批评态度。席勒的全部研究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新兴的民族国家尽管在政治上脱离了西方的殖民统治,但是经济和文化方面仍然严重依赖着少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就文化与传播领域而言,西方几个主要的通讯社掌控了全球信息的流通权和阐释权,以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国影视业同样占据了新兴的民族国家的绝大部分市场,新兴的民族国家的文化空间被严重地挤压,国际文化的流通严重失衡。





赫伯特•席勒


此书通过梳理广播与电视媒介的出现及发展壮大的历程,揭露了一般传播研究忽略的重要事实:自从20年代以来,出于军事目的,美国政府和军方便一直积极支持广播、通信电子工业的发展,使其在与世界其他国家竞争中,获得有利的频率等资源。同时,国家与媒介在推动其美国资本进行全球经济扩张中也竭尽全力,从而揭示了大众媒介与美国政府、军事工业构成联合体,对内共同控制美国社会、对外则积极传播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为美国在全球的霸权提供思想控制。对此,我想从三个关键词对全文内容进行梳理:

军事工业传播复合体

席勒对大众传播的功能与施拉姆等传播学的主流研究者有着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现代大众传播是为其控制者服务的,在国内,增加美国观众对美帝国的热情,维持现有的制度。在国际上,美国强有力的传播系统可以保障美国式的贸易自由、言论自由和经商自由,为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拓展提供借口,转移和模糊第三世界国家的对抗。


在这个基础上,席勒提出了“军事工业传播复合体”的概念。他认为,美国的政府、军事部门、经济和传播业都是紧密结合的,在无线电的时代,政府的通信机构直接被军方控制,联邦通信委员会基本放弃保护无线电频谱在民用方面的利益。同时,电子工业的发展,与军方在通信方面的巨额投资和技术利用密不可分,“工业-军事”形成一个共同体,比如说,“武装部队通信与电子协会”实现了美国电子工业与军事机构的联合,这种联合直接影响公众的参与和信息的质量。“由于军事和通信产业势力渗透到政府机构的最高层,这额外地加强了军事和通信产业双方的互助。它们控制了这个国家的信息机构和大众传媒,它们特殊的权力地位由此得到进一步加强,”


他借用一些非官方观察家的话来说,这个联合体在全球范围内“在空间和意识形态两方面扩大了美国社会经济制度的影响力”,依靠这种不断增强的现代传播能力,美国得以发号施令。教会、大学、基金会、政府都无一例外地、毫无怨言地传播官方的、工业和政府联合体的观点”。由此,席勒得出结论,“美国传播媒介联合体的性质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不仅在影响国内人民生活和日常行为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这种强大的机构已经直接冲击着世界各地的人们的生活。”


全球电子入侵

席勒研究了美国的信息机构和产品如何被用支持其在全球的帝国政治。“二战结束后,美国已经获得了传播这个的手段,支持其决策中的非常明显的牟取世界领导权的意图,现代大众传播为如今的管理者提供了双重的支持,这是早期的扩张主义者无法企及的。”


美国对海外传播的内容包括设备销售、经营服务承包以及节目出口,尤其是商业电视节目已经成为美国重要的、畅销的出口商品。与此同时,美国的电影工业也出现了类似的发展趋势。同样重要的还有美国的体制——商业的传播模式向国际舞台的扩张,世界上大部分国家迅速地屈从于按照美国模式制定的传播格局,从而带来了美国传播体系的全球商业化。

《大众传播与美帝国》


美国的传播媒介提供的内容不仅展示了一种生活方式,而且还能够影响一个国家的大部分民众或有影响力的民众,媒介告知他们信息、影响他们的态度、甚至有时可以动员他们采取特定的行动。席勒在书中描述,加拿大有五分之三的家庭处于美国电台或电视台的覆盖范围之内,美国的电视节目支配了加拿大的无线电广播和电视,因此许多加拿大人认为他们所听到的和所看到的大部分广播节目都不能满足加拿大人的需要。


由此,席勒分析了美国利用大众传媒对世界实施文化帝国主义的行为:“大众传媒目前已经成为正在浮现的美帝国的支柱。‘美国制造’的讯息在全球传播,发挥着作为美国国家权力以及扩张主义的神经中枢的作用。‘贫穷’国家的意识形态的形象越来越受到美国的信息媒介的监管。发展中国家在态度产生和意见形成方面的国家权威已经被削弱,并且正在让位给强大的外部势力”。


跨国公司

席勒认为,美国维持其全球地位的主要支柱就是军队和文化。在美国资本主义拓展国内外市场的过程中,它不断改进和使用说服手段和大规模销售的技巧来达到这一目的。美国在推销商品、吸引受众和刺激消费方面的专门知识,已经在制造全球消费社会风气的过程中发挥了示范作用。这些专门知识随着美国的影像产品和信息产品涌向世界各地,这在最初可以看作是美国的“文化帝国主义”。


不过,在《大众传播与美帝国》25年再版回顾中,席勒认为,尽管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整体地位有所下滑,但美国仍然保持着在全球文化中的霸权地位。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各个地方的文化都变的越来越美国化了,其背后的原因正是经济。媒介产品越来越多地进入国际综合市场,公共文化迅速地解除了管制,通过美国产品的直接促销、地方电视节目对于美国风格和模式的拷贝,直接促进了美国化的全球进程。


席勒着重强调了“跨国公司”的作用,他认为随着“跨国资本主义的显著扩张及其对全球传播机构的攫取,这种行为以国家为基础,为了达到产品销售、企业运营及操纵舆论的目的,的跨国公司文化成为文化帝国主义的核心力量。”跨国文化联合企业广泛地使用美国的营销技巧,它正在将世界转变为一个供收入充足的人们使用的购物商业区,而其他的大部分人仍然处于贫穷的包围之中。这种组织世界的方式将会引起的社会动乱和愤怒令人难以想象,席勒预言“未来的阶级冲突将聚焦在媒介和文化机构上,因为它对不公正的、丧失技能的社会秩序的维持负有重大的责任”。

他山之石

总的说来,读完这一本书,我可以发现席勒的作品不具有很强的理论性,主要是充满经验信息的阐述。他专注于对传播结构和政策的分析,很少关注方法论的争论,也很少采用流行的实证主义研究方法。同时,其他学派对于席勒提出的文化帝国主义也有不同看法:


自由市场学派认为席勒对文化帝国主义的批评是一种“阴谋论”。信奉自由市场机制的学者们认为,世界上文化产品的流动不平等更多的是市场规律的结果,而非席勒所宣称的“阴谋论”。自由市场派强调,媒体产品如果要最大限度地占有市场,赢得受众的青睐,其内容需要在最大程度上迎合受众的需求,而美国的媒体产品恰恰做到了这一点。这一论断的潜在逻辑是美国向全世界输出的媒体产品的内容属于中性,并且没有意识形态上的倾向性。就其效果而言,自由市场学派认为,通过市场机制,美国的传媒集团与世界消费美国媒体产品的消费者进行有效的沟通,双方分别得到了不同的益处。




16级硕士 文思敏


特别强调受众能动性的学者认为文化帝国主义现象根本不存在。这一学派的思想逻辑以传播学的使用与满足理论为基础,认为受众是一个能动性很强的群体。在欣赏媒体产品内容的同时,受众也在根据自身的实际经验对媒体的内容做出不同的解读,这源于受众内部巨大的差异性。能动受众论学者热衷于利用量化统计的方法来考察文化帝国主义现象是否存在。众多的量化研究也证明,美国的影视产品对海外受众的价值观影响极小,文化帝国主义现象是不存在的。


在全球资本的网络互动面前,民族正在努力挣扎以保持其文化主权和其国内社会认同的独特性。但是,我认为,在现代化进程下,无论是“独乡电视”的研究中独龙族日渐消失的民族文化特征,还是在资本全球化的强势传播中,新兴民族国家的文化空间被发达国家传播机器、好莱坞等强势世俗文化严重挤压。现代化的浪潮是不会逆转的,文化资本主义的入侵,对于新兴民族国家而言都是难以抗拒的。正如席勒所预见的那样,如今的第三世界国家已经被迫接受该世界系统中的核心势力的价值,并使社会制度与这个世界系统相适应。但是,文化帝国主义发展到今天,曾经被认为已被西方资本主义成功渗透的中东、北非地区重新陷入战乱,世俗化与宗教化的斗争愈演愈烈,西方文化对这些民族国家的强势入侵,真的实现了当初所要达到的目的吗,值得深思。


编辑:李子超

图片:来自于网络


南大新传读书会(微信号:ndxcdsh)

期待与您共启思想之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