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羽泉和五笔有什么关系?

小拆五笔教程 2017-11-15 17:17:45

关注蓝字[小拆五笔教程]↑不错过最新内容

  11月4日,浙江卫视《声音的战争》开播,羽泉继《快乐女声》《激情唱响》《中国好歌曲》《炫风车手》等节目之后,再一次担当导师,作为一个16年的粉丝,当然要看。

  周杰伦的粉丝叫“杰迷”,TFBOYS的粉丝叫“四叶草”,你们知道羽泉的粉丝叫什么吗?没错,就叫“点儿”,这下知道我的百度ID为什么叫“西电点儿”了吧?

  羽泉和五笔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胡海泉的父亲胡世宗是使用五笔的,他在博客中不止一次提到五笔,下面就选几篇发到这里,供大家阅读。

  胡世宗简介: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国家一级作家。辽宁省新诗学会副会长,辽宁省报告文学学会执行会长。已出版诗集《鸟儿们的歌》、《沉马》、《战争与和平的咏叹调》等10部,散文集《当代诗人剪影》、《铁血洪流》、《红军走过的地方》等12部,长篇报告文学《神秘之旅》、《火炬方队》,报告文学集《最后十九小时》,长篇纪实文学《坚贞不屈的赵一曼》、《雷锋》(与陈广生合作)等5部,评论集《关于诗的书简》、《文苑边鼓》2部,共计32部。主编、编选《新诗绝句》、《决战松嫩》等10部。创作电视剧《冬天也是春》、电视专题片《今日高玉宝》、《体坛尖兵叶乔波》、《铁军》等5部,曾有短篇小说选入《小说选刊》。曾获解放军文艺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新作品奖一等奖等多种奖项。有作品收入中小学语文课本,作词的歌曲《我把太阳迎进祖国》获2001中宣部颁发的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入选《中华百年歌典》。2006年8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8卷本记录岁月长达46年的《胡世宗日记》,计408万字,被称作“生命的长征”、“文坛的瑰宝”。

和儿子海泉大谈博客

2010-6-13  

  儿子海泉今天下午从北京飞回沈阳,应湖南卫视邀请参加超给女声沈阳赛区总决选的表演。他下了飞机给家打来电话,说直接到电视台演播大厅走台,很快就结束,我和老伴赶到他住的酒店时,儿子正和公司同事看一部电视播出的外国科幻电影。我们聊了一阵子,便到附近一个吃饭的地方,与女儿一家,还有海泉的老同学共进了晚餐。这个老同学跟海泉很”铁“,一直很要好。今天他请客。

  差10分钟7点钟,海泉和公司同事去了电视台演播现场。他们的节目8点开播。我们回到海泉住的房间,打开电视想看海泉和超女们的表演,可是连调了几十个台都没有湖南卫视。我们打电话问总台,想让服务员来给调一调。总台说,对不起,我们酒店没有这个台的节目,不仅没有湖南台的,全国各大电视台的节目都几乎没有,有央视几套的节目,也有两三家辽宁、沈阳台的节目。我们很遗憾没看到湖南卫视播出的这个节目。后悔不如回家看了。

  海泉和每次到沈阳表演一样,不住主办方安排的酒店,今天也和往常一样,跟我们家人回家住。到了家,海泉一边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上网,看他的博客,一边和我们说家常话,当我说我也有博客时,海泉表示出了惊喜,他说是吗?这太好了!他说,我们两个的博客可以链接一下,这样看对方的博客就很方便了。我说怎么能链接?他说很简单,他来操作,把他的博客链接到我的博客上,把我的博客链接到他的博客上。

  海泉说,爸,现在有些作家在”退博“,这是一些作家感到自己的文章发表在博客上和正式出版有许多不同,也许是考虑到商业的利益,也许是其他原因,他说,人家在退博,你在进博啊!他认真地看了我的几篇博客,说只要有内容,有思想,对人有益,便于交流,就能坚持下去。 

  我们在一块儿说起许多博客的长短。儿子的博龄长,我才开始几天,是个新兵。他的经验对我很有益。我有我的长处,我打五笔,比儿子打字快得多,这是我的有利条件。

日记是和自己的对话(节选)

2011-4-13  

(阅读完整版原文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日记是人生的精神支柱,日记是生命的永恒纪录。在漫长的岁月里,您与日记建立了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在创业的道路上,日记曾为您的成功奠定了怎样的基础?因此,您对日记有何独到的见解?

  胡世宗:半个世纪以来,我坚持着在学校养成的写日记的习惯,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退缩。自从1996年8月学会电脑打字后,我就用五笔字型写电脑日记,这样既记下了每天的生活和感受,也强化、提高了我打字的能力和水平。外出几天回来一定要补记。

  近半个世纪坚持写日记,让我有多方面的收获。首先,日记记下了我经历的生活,记录了我走过的人生道路和写作道路,留下了我交往、结识过的同学、老师、战友、首长、亲人、文朋诗友数千人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友情与亲情,特别是记下了我接触过、拜访过的文坛师长前辈如臧克家、刘白羽、艾青、丁玲、张光年、贺敬之等人的生活剪影,无形中保存了文坛特别是诗坛上大量真实的、可靠的、有意义的资料。

  我的日记还记录了我的学生生活和军旅生活,这对了解那一历史时期人们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状态,都是有益的。

  我还在日记中记下了儿子胡海泉成长的轨迹,这对于想了解他成长的人是很有帮助的。

  2003年退休后,我重读过去的日记,又找回了当年的快乐。正巧甘肃的《日记》杂志萧滋云主编向我约稿,我就把1986年的长征日记整理出来,这就是7万字的《重走长征路》,刊物发表后反响很大,这直接触动我下决心把大半生的日记全部整理出来。

  我利用一年半的时间把几十年的日记打了出来,别人要帮忙,我谢绝了,我自己把它打出来了,这就是2006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集46年间408万字的八卷本《胡世宗日记》。

感谢日记

2012-10-03  

——写在《文坛风云录》一书即将问世时

  我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写日记,在初中偶尔写,到了上师范学校读中文班时,就天天写日记了,一直写了半个多世纪。在少年和青年时代,我在我的日记本的扉页上常常自题两句话:“假如你对生活热爱,就不该让一天的日记空白!”以勉励自己把写日记的习惯坚持下来。

  非常感谢于晓明先生和于志斌先生,热情邀约我参加到海天出版社编辑的一套日记丛书中来,我的这本《文坛风云录》,是1975年至1982年间我在中国社会特别转折时期,对文坛一些人物和事件的真实扫描,校阅此书时,重读其中对浩然、徐迟、刘白羽、臧克家、艾青、贺敬之、魏巍、张光年、李瑛、袁鹰、张志民、方冰、雷抒雁等诸多作家与诗人的记述,他们的音容笑貎便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那个难忘年代文坛的模样,被我不经意地刻录下来。我想,这就是日记的作用和魅力吧。

  此书摘录的是30年前的部分日记。这之后的30年间,随着我视野的开阔、阅历的增长、交际的扩大和思考的深入,我的日记更有大量对文坛人物和事件愈加丰富的记录,如果有时间和精力,我将陆续把它们再行整理,继续公之于世。

  我觉得写日记就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写日记的时刻是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之一。我把我的日记看作是自己的生存记号。

  值得庆幸的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我把写日记的习惯坚持下来了,这才有2006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八卷本、408万字、记录46年生涯的《胡世宗日记》出版。它问世后,得到文学界、评论界、新闻界、日记人和广大读者的支持、鼓励和称赞,谓之为“生命的长征”、“文坛的瑰宝”。报刊上对《胡世宗日记》的评论文章达26万字之多。央视及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都作过专题报道。

  我在把《胡世宗日记》赠送亲朋好友时,常在扉页上写一句:“岁月流逝,记忆永存”的话,这是我由衷的感言。我在整理阅读自己200多个日记本留下的大量手写文字时,竟有重活一遍的感觉,许多消失于岁月烟尘中的故人往事,都清晰地重新呈现,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在军营的成长,在文坛的见闻,及家庭每个成员的成长趣事,都历历在目。这使我不能不感叹日记的神奇,不能不从内心涌出对日记的感激之情。

  从1996年开始,我即用五笔字型方法把日记打入电脑,并且始终未曾中断日记的写作。我将把我的日记事业进行到底,直到我真的敲不动键盘为止。

最后,我要大声地、真诚地、N次地呼喊:“感——谢——日——记!”

近读报文(之八)

2014-3-7  

  读2月28日《光明日报》“人物”版,整版介绍军旅作家彭荆风,记者舒晋瑜的文章标题是《“驿路梨花”今何在?》,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有的虽然不知彭荆风的大名,但都看过他的作品改编的有名的电影《芦笙恋歌》,他在八十高龄时还捧出历时多年,十易其稿的《解放大西南,现在都八十四岁了,还要修改自己另一部作品《旌旗万里——中国远征军苦战缅印》。荆风兄从1957年到1979年,22年失去了写作的自由,被打成“右派”。我是在他重获新生之后,1982年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在大连长海的长山岛上举办春风笔会时与荆风兄相识的,我们在一起一个月左右。之后,又参加1987年中国作协组织的部队作家访问福建时,在同一个访问团里。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四个字“孜孜不倦”。他珍视每一寸光阴,抓紧采访和写作。我更为感叹的是,荆风兄以前都是他用笔写出来,由他的女儿彭鸽子打字,为了更便捷地写作,他在八十岁的时候,学会了五笔录入,自己打字,效率提高了,也更自如了。他用自己晚年的时光,追赶年轻时代被卡住不准前行的岁月。

  读了《人民日报》3月1日副刊上的《塔里木感怀》和《月季花的悲与欢》,后一篇是万伯翔所写。也喜欢《辽宁日报》2月14日上叶延滨的《有趣的“走神”》,还有同版上刘恩波的《心里存着那块方糖》,2月11日那篇《假牙》类似小小说,写得是一位母亲在大款儿子陪同下来镶牙,医生展示不同人们价位的假牙,母亲选中的是最便宜的,也是自己交的押金,大款儿子抽高档雪茄,一直打手机电话。他们走了后,医生和护士都说这个大款儿子太不孝顺了。一会儿,大款拐回来,告诉医生选最贵的好的假牙,并交了钱,只是告诉医生,不要把真相告诉母亲,老人节俭一辈子了,别让她不高兴……

父爱

2014-6-14  

作者:胡海英(胡海泉的姐姐)

  人们一提起父爱就会联想起“如山”两个字,那么凝重而深远,而我四十多年来所感受的父爱,却是如涓涓细流的山泉,甘甜而亲切。

  我的老爸并非一般的老爸,因为他是军旅作家,在我青春年少时带给了我无上的荣光,最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颗诗人所必备的敏感而柔软的心,从来对我们姐弟俩都是呵护疼爱有加。我长这么大,只记得老爸打过我两撇子,那是我小时候,不懂事,把他在北京与臧克家、张志民、魏巍等人合影的胶卷从封闭盒里拉出来,报废了,让他太生气了。我经常想起我们小时候,晚饭后,我们一家四口人围坐在饭桌前,爸爸拿起本来很普通但到了他手里竟然会变得无比神奇的笔,先画一个大圆圈,然后问我们画什么,我们就会说出与圆形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东西,可是那支神奇的笔在他手里啊,总是能惟妙惟肖地画出来,让我们感到新奇和满足。海泉身上莫名其妙具备的绘画能力,大概根儿就在这儿吧!

  我的老爸并非一般的老爸,因为他笔挺的身姿,让他永远都年轻于他的岁月。记得我沈阳二十中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上晚自习,外面下着雨,下课后有同学喊我,说外面有人找,大概是你哥吧,我当时一头雾水,我哪有哥呀!出去一看,原来是我老爸来给我送雨伞。我老爸特别有亲和力,给我许多同学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现在这些同学见我面还总是要问起“胡叔可好?”

  我的老爸并非一般的老爸,因为他总是走在时代的浪尖上,是个时尚新潮的老爸。他在快60岁的时候学会了开车。他每天写作的工具就是电脑,他的打字速度不是我们一般人能相提并论的,我也用五笔输入法多年,可是至今还有一些独体的生僻字不会打,可老爸好像用五笔输入法,就没有不会打的字。老爸每天都要上网,他有QQ,有微博,还有自己的博客,当然也有自己的粉丝了。他的微博有1500多粉丝呢(现在有8071粉丝——晓览注),别人一夸他这个,他就会说,比起儿子差远了,儿子有126万(现在有467万粉丝——晓览注)呢!最近老爸又给自己的手机下载了微信功能,还通过微信与我们接收、发送照片或传递语音呢!

  我的老爸并非一般的老爸,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勤奋的老爸。从小到现在,在我的印象中,老爸就没有过早上懒在床上不起的时候,这可能是他多年的部队生活养成的。即使是退休后的现在,他仍然是每天四五点钟就起床,坐在电脑前开始他一天的忙碌,就算没有什么要写的东西,他也常常是书不离手。我们一起开车去北京看海泉,来去就一两天的时间,他也要找一两本要看的书揣在行囊里,他也要把笔记本电脑带着,说是要打日记用。我老公就一直特别敬佩老爸这一点,说如果我们有老爸的一半勤奋,做工作都会有更大的收获。

  我的老爸并非一般的老爸,他是一个十分热爱生活的老爸,最大的证据就是他十分喜爱美食。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有时没课在家,老爸就会约我一起去商业街逛逛,重点不是购物,而是街上的那些小吃,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北市场的炒焖子。上了年纪的老爸更是,他很喜欢在小饭店吃些东西,他吃过的小吃店很多,但从来没听他说过哪家不好吃,挂他嘴上的就是一句话:“老好吃了!”有时妈妈说他嘴馋,他笑笑说:“不是嘴馋,是热爱生活!”碰到他认为好得不得了的店,就一定会带我们一起去享受一下!他买过一家超市里的一种酥饼王的小酥饼,觉得特别好吃,就在家庭聚会时,给我两个表姐家的孩子乐乐和顺顺一人带一兜儿。

  岁月如斯,我的老爸如今已然七十岁了,但我们从未觉得他是老人。一直以来他笔挺的身姿没有变,乐和的态度没有变,匆匆步履没有变,不倦的精神没有变……还有一个一直没有变的就是对我们的爱,现在这爱更广、更浓了,这爱不仅是我和弟弟两个人的,而是我们现在大家庭里的每个人,特别是下一代的孩子们。

水滴石穿

2015-7-3  

  “水滴石穿”,这是悬挂在我写字台前墙壁上的一个条幅上的话,这是三十年前即1985年元月著名作家丁玲为我题写的。每当我在电脑前打字打累了,一抬头便看到这个条幅,内心就生发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的名字就叫“坚持”。

  是啊,水滴石穿!那房檐滴下的雨水何等柔弱,而门前的台阶石何等的坚硬,架不住的是天长日久、经年累月,那看似柔弱的水滴,终把那阶石穿了个洞。现在居住在高楼大厦里的孩子是不知道屋檐和石头台阶的,但给他们讲,他们会懂得这个道理。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生活的课题,有容易解答的,也有需要付出相当的力气才能解答的难题。但只要有水滴石穿的精神,许多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我两次走过中国工农红军走过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路,我深深知道当年,革命前辈们是如何战胜人世间的艰难困苦取得最后的胜利的。两万五千里,何其漫长?那是靠一步步走下来的。中间还有雪山、草地、湍急的河流,还有前堵后追的敌兵……靠的是坚忍不拔的精神,也是水滴石穿的精神。

  我从小爱好文学,喜欢写日记,那时候人小,只是因为喜欢,就开始写了,但能坚持写了半个世纪的日记,就不仅仅靠感性的喜欢了,那要有意志,要有信念。在学校写日记时,我日记本的扉页上都写上一句鼓励自己的话:“假如你对生活热爱,就不该让一页日记空白。”长大后我心里有一个信念,这也是我自己编撰的一句鼓励自己的话:“我们生存,我们做生存记号。”是啊,我们把我们人生路上留下的脚印,展示给后人看,给历史看,这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细琢磨,这老话里有无穷的哲理。单凭自己的脑子是记不下几十年里经历的事情、遇到的人物的。可是日记帮助你留存了这一切。

  2006年我出版了八卷本、408万字的《胡世宗日记》,写到我的老师、同学、首长、战友、前辈、文朋、诗友、亲人、同事几千人,记录了近半个世纪社会的风云变幻,整理这部日记,犹如重活了一遍。这是我亲历的一个时代的剪影,这是我眼中的一段活生生的历史。我感激生活对我的厚爱,我不能说我活得很精彩,却可以说我活得很充实。

  从1996年我就用“五笔”敲键盘打日记了,不再手写。以前的309本手写的日记被沈阳市档案馆收藏了,他们细心地为每一页都打上了编号。

  八卷日记之后的后八卷日记,正在出版社和制版公司的编辑和制作中,也将面世。

  我的生命还在继续,我的水,还要继续滴下去……

文字的长征

2016-3-18  

  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纪念年份。我在1975年和1986年曾两次重走长征路,尤其是第二次重走,是从江西的瑞金走到陕北的延安,是两万五千里的全程。

  在重走长征路之后,给我最重要的启示之一就是凡事要做成,必须有一种坚持的精神。坚持到底才可能爬过缺氧的雪山,走出的沼泽的草地。

  对应我自己的人生经历,在我的生活中,能与红军长征精神稍微挂上点勾的事情,就是写日记了。我从小开始写日记,目前发现我最早的日记本是我十三岁念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2003年沈阳市档案馆收藏了我两千多件资料,其中手写的大大小小各种日记本就有309本。他们收藏时非常的认真细致,日记本的每一页都打上了标号。

  我从1996年学会了使用电脑,这二十年来,几乎就不用本子写日记了,都是用五笔输入法打日记了。无论我怎么忙,无论我要完成的写书任务多么繁重,我都不会停止写日记。

  《胡世宗日记》前八卷出版的时候,《文艺报》发了高洪波、范咏戈、朱亚南、王必胜、张同吾等十三人所写合成的整版的评论,总标题就是《文字的长征》。诗人周涛曾题诗:“平生只做一件事/从文从武皆春秋/百年三万六千日/持之恒者文也寿”;评论家李炳银题词:“把日记写成了大文章/ 将私语变为社会的珍藏”。

  王向峰先生说:“一个人记日记,谁都试验过。或者记个一年半载,或者偶尔写点什么。而就像胡世宗几十年这么一而贯之地记,这么几百万字地写,并且还把它发表出来,恐怕没见过第二个人。”彭定安先生说,“这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社会生活的一些景象”,“《胡世宗日记》是文坛的瑰宝!”“这些日记本身具有收藏价值。美国图书馆如果发现这个《胡世宗日记》肯定会买。中国图书馆也应该收藏。”有一次,军中文友栾人学和姜宝才来我家探望,他们也建议我联系国家图书馆,请他们收藏这套《胡世宗日记》,他们在我家立即上网查阅,竟然发现国家图书馆有三套《胡世宗日记》,其中两套馆藏,一套正在外借中。再一查,全国大专院校,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二十多所院校的图书馆都有这套日记收藏。我不知他们是从什么渠道购进了这套日记的。查阅得知有这样的收藏,我感到十分欣慰。

  时光进入了2016年, 这一年开始的月份,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胡世宗日记》的后九卷,即卷九至卷十七。原来我想有前八卷,再出就出后八卷,结果因为文字量大,无论如何在八卷里放不下,就成了后九卷,每卷都有50万字左右。

  在学校读书时,读到果戈理的一段话:“一个作家应该像画家一样,身上经常带着铅笔和纸张。一位画家如果虚度了一天,没有画成一张画稿,那很不好。一个作家如果虚度一天,没有记下一条思想、一个特点,也很不好……”我在1961年5月22日的日记中,针对这样一段话写道:“我固然称不起什么‘作家’,但是,作为一个爱好文学的业余作者,果戈理的话是值得我深思并且应当在我日常生活中得到反映的。我一定坚持写日记,尽可能‘记下一条思想,一个特点’,在日常的时间里注意用文学的眼睛观察每一件细小的事物,使它们在我的笔下活跃起来,充满生命的光辉。我自己坚信,日积月累地把一切可贵的资料储蓄起来,那么日常生活的一切零散的珍珠,便会由于你的心血的工夫,编织成为一条五彩缤纷的彩练。我想一定会这样的。”这大约就是我文字的长征的思想来源之一吧。

岁月的刻痕

2016-3-28  

  时光究竟是慷慨者还是吝啬者?它给予每个人的长度大体相等,只是有的人感觉过得太快,有的人感觉过得太慢。你在勤奋的时候,能感觉到它的慷慨;你在疏懒的时候,能感觉到它的吝啬。

  岁月总是脚步匆匆。诗人曾卓曾写诗道:“当我年轻的时候/在生活的海洋中,偶尔抬头/遥望六十岁,像遥望/一个远在异国的港口//经历了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而今我到达了,有时回头/遥望我年轻的时候,像遥望/迷失在烟雾中的故乡。”

  谁也留不住飞逝的时光。对于我们来说,最好的态度就是珍视它。

  每个人都有保留逝去时光的办法。我的办法之一就是写日记。

  多亏我年少时就清醒这一点,我感激自己在学生时代就开始了写日记,我是从十三岁开始写的,等初中毕业后,读了中等师范专业,就几乎没有落下一天地写。那时我在我的日记本扉页上总要写上两句话:“假如你对生活热爱,就不该让一页日记空白。”我就是用这样自己编造的激励的话语,催促和鞭策自己把写日记的爱好坚持下来。

  2006年春风文艺出版社给我出版了八卷本的《胡世宗日记》,选了从1960年到2005年四十六年间的日记,计408万字。日记出版后,文学界、新闻界、评论界的专家学者和社会上的读者给予了很多鼓励。时隔十年,2016年,春风文艺出版社继续给我出版了后九卷《胡世宗日记》,即卷九至卷十七,计564万字。这十年间我写的日记文字数量超过了前四十多年的总合,是因为社会活动更加频繁,文坛交集更加活跃,人事来往更加密集,而我从岗位上退下来后,有了更多由自己支配的时间,我比在学生时代和在工作岗位上时候在时间上更加从容。

  我把我的日记看作是岁月的刻痕。我的一个理念就是:如果我没有用文字把我经历的生活记下来,就等于我没有经历过。比如,我去了西藏,去了欧洲,如果没有用文字记载下来,就等于我没有去过。从1996年开始,我学会了使用电脑,学会了用五笔打字,我就开始用键盘敲日记而不是用笔写日记了,有一些短暂的旅行,我没有带笔记本电脑,就草草在本子上记下自己的见闻和感受,回到家里来,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补打到日记文件里。这个任务不是任何人给我的,完全是我自己的爱好、自己的兴趣使然。

  我很感激从小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而一个好的习惯最重要的是能够坚持下来。不能坚持下来就“半途而废”了,坚持下来才能“水滴石穿”。

(原载2016年3月28日《辽沈晚报》)




欢迎点击右下角写留言,但请注意:在浏览器(网页)中是不能留言的,也看不到其他人的留言,请使用微信客户端(手机版或电脑版均可)来编写和查看留言。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