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三益中国林钧:把脉城市建筑设计的动向

三益SUNYAT 2017-11-21 19:16:41

城市和人一样,也有记忆。一代代人创造了它之后纷纷离去,却把记忆留在了城市中。承载这些记忆的既有物质的遗产,也有口头非物质的遗产。城市中最大的物质性遗产是一座座建筑物,还有成片的历史街区、遗址、老街、老字号、名人故居等等。它们纵向地记忆着城市的史脉与传衍,横向地展示着它宽广而深厚的阅历。并在这纵横之间交织出每个城市独有的个性与身份。我们总说要打造城市的‘名片’,其实最响亮和夺目的‘名片’就是城市历史人文的特征。

  冯骥才先生在《城市记忆》中的这段描述,贴切地诠释了“城市”与“人”的相互作用力。这段掷地有声的话语,对笔者影响很深,瞬间感觉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城市变得可爱起来。当采访三益中国设计总裁、总建筑师林钧先生时,他在三益设计近二十年的沉淀,让他对城市肌理独到的见解也唤起了笔者对城市更深的认知和探寻的冲动。

       

林钧

三益中国设计总裁、总建筑师

  作为一家涉足多领域的民营设计机构,稳重知性和充满活力这两种性格的并重是三益设计留给笔者最深的印象,也让三益设计对产业链中商业地产的诠释有了更加深入的表达。商业地产囊括很大的范畴,它通过整合各种业态及业种,以最理想的商业投资组合模式尽量满足消费需求,实现一站式消费的商业组合。这是城市化进程中一块重要的蛋糕,而且这块蛋糕是为那些有成熟城市建筑理念的企业所准备的,三益设计正用全国性的设计战略品尝着这块蛋糕的鲜美滋味。三益设计的项目往西延伸至内蒙,往北延伸至东北,往南延伸至海南,可以说,三益设计王国的打造是来自全国不同地域项目力量的汇聚。林钧在商业地产中主张“我们的设计不一定让每一个商业模式完全成功,但是我们至少不能在设计项目中留下设计的败笔”。

 

  在上海,弘基·创邑老码头是笔者和朋友们经常喝下午茶聊天的好去处,喜欢他旧旧的老上海气息,让人享受休闲之余得到一丝文化的滋养。这个老厂房、老仓库的改造项目,便是三益设计的商业地产项目之一,更是林钧的精心之作。



老码头的新颜

  从破败的仓库、民居到硬朗俊俏的红砖墙灰地板,从人声鼎沸的码头生意到悠扬音乐的牛排晚餐,是怎样的历史记忆、怎样的情感寄托让老码头重换新颜?林钧细细地回味也让笔者更深地品位着其中滋味。

 

  接到老码头的改造项目,林钧即萌生了项目设计的宗旨:地区复兴。所以之后所做的规划、设计、改造、业态都围绕着地区复兴,让老码头重回上海滩时代的辉煌。

 

  据林钧描述,十年前的老码头是非常破败的区域,那里有倒塌的厂房、废弃的仓库、杂乱不堪的违章搭建,而更令人难堪的是距它一步之遥——外滩边上的新建筑,比如复星总部、久事大厦等办公区域在当时显得格格不入,改造已迫在眉睫。但相对而言改造在当时的中国又是非常缺失的,在整个改造过程中林钧团队也曾陷入迷茫和困惑。未来究竟将改到什么程度?什么可以改,什么不可以?在当时都非常模糊。而在当时恰有先例——新天地,但新天地与老码头又存在一定的区别。新天地是一个拆掉重建而又以风貌为契机的项目,可以说是一个新建筑。而老码头在当时受到的限制比较多,有许多地方不能随意改动,比如建筑的四周轮廓等。在整个改造中,林钧也通过与开发商的紧密沟通和协商探讨,尽可能用“改”的方式去呈现自己的想法。虽然在当时并没有可参考的蓝本,且各种规范也限制了设计,但是依靠整个团队和设计师多年的经验,老码头最终很好地诠释了“地区复兴”这一宗旨。



  作为老码头项目中焦点的一号楼是整个项目中唯一新建的建筑。这栋楼融合了林钧对海派的理解,以这栋楼的形式来表达整个区域的形式。林钧特别提到:“我们主要进行的是厂房改造,对整个区域里无序的建筑形式进行整合,希望用别人能看得懂的建筑语汇,抑或是一种感觉、一种情感来表达,这非常重要。”

 

  在城市改造、城市更新过程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矛盾,设计上的、政策上的、资金投入上的......对此,林钧也表达了他的纠结和无奈:“把地价撇除掉,城市更新从单位造价来说比新建建筑更贵,除此以外持续时间长、人工多、细节繁琐、耗费精力大等都是很现实的困难。我们都知道,修旧如旧一般特指那些被保护的历史建筑。而我们所做的老码头其实是新的,它的功能是新的,给区域带来的活力也应该是新的,消费这些建筑功能的人群也是新的。不管我们用多旧的建筑符号去表达它,它骨子里都应该是新思维的融入。据我了解,很多国外的老建筑之所以不拆掉,有些因为融入了情感的因素,有些则是因为成本的问题。而我们之所以不去改动老建筑的形象是因为政策的问题,有点在螺蛳壳中把它做出来的味道。



  作为建筑师来说,可能会希望在改造过程中会留下一半老的,再做一半新的,这样效果会比较好,但事实上很难做到。应该说老码头是一个偏临时的项目,当时区域并没有像今天这样进行规划,而目前所做的只是部分商家的变换,并进行一些跟踪性的服务,也许再过二十年,老码头又需要重新改造来满足时代的需求。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建筑主要以石库门为主,而改革开放后所建设的项目则集中在城市外围,市中心不具备城市更新的能力。到2005年以后才真正的开始城市更新的进程,但是每个区域的功能总是在变化。目前,我们的城市更新基本上还处在第一轮的功能转变,从第一轮功能转化到第二轮。今后,可能还会有第二,第三轮......”

 

  城市更新的代价,就是解决不同时代的矛盾,最后以建筑思维去呈现,或以商业综合体或以住宅社区,皆有可能。


心中理解的建筑

  建筑师,是偏艺术化的,都有颗浪漫自我的心。林钧从二十多年的从业经历中,感悟到建筑师本身所具有的不同能量,建筑设计有所偏向,建筑师定位也有所区别。他认为建筑分为两类:一类是明星建筑师——对建筑设计更偏重自我意识的体现,为设计提供一种新的审美;一类是功能建筑师。林钧说:“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建筑师来说是幸运的,我们生于建筑最火热的时代。我们没有时间去追求那些标新立异的建筑,基本上是随着大的时代潮流行走,提供的设计比较急迫,更注重功能性。前期所有的艺术化,浪漫的思想,可能都会被大体量功能建筑弱化。”



▲上海城开万源城

  

  林钧团队做过众多大型城市综合体、商业地产的项目,如泉州上实海上海、青州世纪泰华城、余姚众安时代广场、上海虹口龙之梦购物中心、城开万源城、溧阳阳光城市等,但在他心底还是留有最初对建筑的幻想和期待,也许是属于林钧特质的建筑,也许是更加精于设计本身的情感。但他始终相信中国的建筑是会发生改变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所做的建筑是不是为最终用户而造。林钧坦言:“在之前,我们建造房子并不是为某一个人,而是为了一类人,因为房子要销售出去。例如做商场的时候,我们要考虑每个商铺是否都会有人流经过,为了每一家商铺都有人流,走得到,留得住,就会损失很多空间设计的效果。所以,建筑热潮之初,都是被商业所驱动设计的,而非空间设计所驱动。所以就产生了很多不合理的建筑,不合理的设计。”

 

  房地产的逐渐降温,也给了建筑界一个理性思考的机会。建筑师们开始更加用情地去设计,用更浪漫的心去为最终用户贴心地考量,林钧相信未来的建筑发展会越来越回到初衷,回到建筑本身,回到最美好的城市脉搏上。


房地产低迷下的建筑

  对于房地产的低迷或者趋于理性,林钧认为是经济问题,不是建筑师们所能预测和解决的。从2014年开始整个建筑市场量开始下滑,建筑速度开始放缓。从三益设计的全国项目来看,建筑需求仍然存在。在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恢复之前的火热。林钧预测未来可能会有两种方向:大型开发项目趋于大的地产开发商;另一种则是一些个体开发商进行一些体量小的项目开发。无论哪种方向都对设计师本身的素质提出了挑战。



▲上海虹口凯德龙之梦

 

  对于未来城市的发展,林钧认为城市会随着更多的人涌入而发生变化,尤其是城市版图上即将不断地往外延扩散。除了北上广深,各个省会城市都会聚集人口。中国占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每个省份都可以被作为一个国家来治理,所以一个省份有两三个大城市是非常必要的。林钧说:“上海20年以后预计会有2400万常住人口,其实这个数字相对是比较保守的,这就更需要考量城市化进程的速度。城市这个庞大的综合体提供了大量机遇,会吸引更多的人涌向城市。城市土地功能不是为了种菜,而是高效的链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产业与产业之间的关系,提供给那些服务城市功能的人。在某一天,随着技术与交通的迅速发展,城市和城市之间的田地也可能会被城市的延伸部分所填满,从而形成城市网的概念。由此可见,建筑的进程不会停止下来,而会更加稳步的发展,毕竟建筑发展还没有完成时代需求的使命。”


从对林钧的采访过程中,我们经历了一次穿越,对老城市记忆的保护,对新城市功能的满足,对城市发展进程的理解,以及未来城市对建筑的需求量......我们都有了直观的了解。城市化脚步不止,建房子这件事也不会陨落。


(原文转载自中国地产设计网丨READatChina.com)



此条信息由 三益中国官方微信 所推送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