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有人为中国新兴的富豪新贵的财富打理操碎了心

闹客邦 2017-12-02 10:02:36




当下,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勤劳中国人,借助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实现了财务的自由,也实现了家族事业的兴盛发展,而面对突入起来的财富如何实现保值增值,以及如何在子女后代中进行家族的传承,一直以来是困扰这些极富的高净值人群的重要问题,也蕴含着重大的商业机会。


而西方发达国家的富贵阶层一般都采取家族办公室的方式,来综合运营自己家族的财富,一方面实现对于资产财富的保值增值或者说是投资,另一方面通过信托等多种方式,实现财富的合法合理避税和继承等等诉求。


这种服务通常被定义为家族办公室的职能定位,这种组织一般会有几个来源。


其一,是来自一个典型的富豪家族,拥有自身家族财富继承和投资运营的需求,因此组建一个为家族服务的团队进行专职的工作,并最终因为其江湖地位和圈子内部的影响力等,吸聚更多身边的富豪加入其中,导致家族服务团队逐步独立出来,成为专业的服务机构,开放服务更多的客户;


其二,来自于传统银行等的金融机构的私人银行,或者高端净值人群的理财业务,最终向集约化专业化服务发展,形成独立的服务机构和服务模式,并通过家族办公室的方式进行运作;


其三,源自一些专业的理财机构,或者资产性产品销售和服务的公司,将其高净值富豪用户的单一需求满足后,形成口碑品牌效应,进而发展延伸出来更多系统化的资产保值增值和投资服务,并最终演变成为专业的家族办公室。


而在中国,此类服务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被认知,而与之相对应的,有几分相似性的就是各种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所谓的为高净值银行客户提供更为高端的资产配置服务而诞生的业务,但是由于其核心诉求在于客户资产保留在自己的理财产品之中,与其自由匹配资产的初衷相违背,因此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发展起来。


看到如此契机,一些在西方国家的家族办公室工作过的资深人士,便开始考虑将西方国家的家族办公室概念引入中国,为高净值人群提供更加专业贴心的定制化服务。


然而,当我们重新审视中国新晋高净值人群的家族财富管理现状的时候,我们能够依稀感觉到一些正在发生的事情,诸如bo熙来公子瓜瓜同学的欧洲留学,享受豪宅的生活都是一种资产打理的具体表现形式,而以姚明为代表的体育明星,联合一批新贵阶层,在美国以及全球市场进行酒庄等固定资产投资业务的展开,中国富豪去英超、西甲收购或者入股足球和其它球队的投资行为,以及赵薇与马云联合投资海外酒庄地产等的相关媒体报道,也能够感受到中国这部分群体正在逐步丰富自身财富管理的层次和水平,已经不仅限于在国内进行房地产投资等简单模式。




中国新贵阶层,特别是一些拥有直接海外生活,或者拥有海外业务的企业家,都开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将自己进行家族财富管理的层次水平进一步提升,也在文化习惯上适应全球化资产配置和财富管理的相关理念和做法,并且通过自己的实际操作,开始进入到全球财富俱乐部,开始享受自己的家族财富传奇故事。


而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处在前端的高净值人群,已经开始拥有自己的服务团队进行全球资产配置,进行家族财富的管理,而更多的新晋高净值人群,正在逐步现实其对于家族财富管理的刚性需求,对于全球资产配置和财富处置服务的需求,一个新晋的市场机会正在萌生。


而当下,中国新晋高净值人群的家族财富管理模式相对比较传统单一,主要围绕国内房产和资本市场投资,以及国外房产购置等资产配置,或者围绕子女出国留学,移民等展开的一些具体需求,也包括一些海外购物需求,与真正的欧洲富豪家族的整体家族财富管理层次和水平拥有者先天的差异。


因此,一些拥有海外留学经验,海外家族办公室工作经验的中国人,就开始搭桥,让中国新晋高净值人群的家族财富管理模式向西方学习,进行全球资产配置,并且形成与西方富豪家族在文化、生活、财富管理等多个层次的连接和交流,将海外家族办公室的概念引入中国,并以此为契机,整体提升中国富贵家族的财富管理水平,真正与世界联动。


然而,在实际执行中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 首先,所谓的家族办公室概念无法被真正认知,并且需要长期的大量的市场教育,承担这样市场教育的主体依然没有出现,无法像滴滴出行等的打车软件对大众移动支付以及共享经济概念的教育。


  • 其次,当下的私人银行以及高端富豪人群的普通投资理财服务等普及化的服务模式,正在满足着人群的需求,虽然未必达到家族办公室的服务层次和水平,但是已经形成存量市场的客观存在。


  • 再次,中国新晋富豪阶层对于私人财富,特别是家族财富的管理运营都遵循人情社会的基本原因,相对于专业性,他们更加信任身边的熟人,因此对于专业服务的接受程度不高,而要实现业务真正展开,找到核心突破点的人群身边的关键的,可信任的人是一个重要突破口,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 最后,东西方文化,对于财富对于成功的认知和理念的冲突,也决定了单纯从业务层面实现简单的连接,是无法达到真正融入其中,形成文化的交融,也意味着或许这些服务机构能够将财富以金钱的方式带入到西方国家的家族财富运营管理圈子之中,而财富背后的人却无法形成全球化的,无差异的富豪俱乐部,与欧洲贵族富豪之间的现实差距依然还那么遥远。


或许家族办公室概念在中国的真正崛起还需要更多的时日,然而,更多的中国新晋高净值人群的出现,其强烈的全球化的财富和资产的配置投资需求将日渐旺盛,实现这些需求的满足的产品和服务,将是一个新的增量市场,虽然无法准确预知行业的规模,但是发展的态势和趋势是不言自明的。


带中国新晋富豪显贵进入全球家族财富俱乐部体系,真正融入全球财富圈子的道路还很长,但无疑已经在起步,走着瞧吧。(完)



*本文为华南创投新媒体-闹客邦原创内容,版权归闹客邦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运营人员(微信号:NKkaiying)获取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热文推荐

到底是“媒体”还是“酶体”,你选择做媒还是做酶

真格基金王强:广告的深度和垂直度是网红价值的唯一衡量标准

为什么说新能源车分时租赁平台才是出行市场的最大黑马?

2017年,滴滴突破困局的方式或是新能源车的分时租赁

失去三级分销庇护的“小黑裙”,接下来的故事该如何讲?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