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一篇牛逼的关于成都的文章

扯生活 2017-12-07 23:45:06

成都


成都的定位就是没有人能把这座2300年的城市准确定位,就像没有人能搞明白成都人哪有这么多时间,金钱消费人生,也许上帝偏爱成都吧,却不给它观点。


瞿迪说的“来历不名的夜”“暧昧不清的天空”里;

在“空瓶子”主唱沙哑的声线;

或欧阳巧舌如簧的说唱上;

在“仁和春天”高昂地购物;

或染房街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采购中;

在外地人喜欢的“皇城老妈”和本地人习惯的“老社火锅”;


大概成都的每个人都在干两件事情:

玩,和想着下一步怎么玩?


把人生兑作啤酒中的泡沫,

把理想兑作芝华士中的绿茶,

这是一种什么样美好的生活方式啊。


爱一个人,送他去成都;

恨一个人,也送他去成都。

天堂建在地狱之上,

成都建在天堂之上,

已经在天堂之上了,

何必再长翅膀,

所以在成都呆惯的人总是感觉何必远走高飞。


午时在古老青石桥板上碾过的是司马相如镐头四马的轱辘声,


辛时在青羊宫灯会上流动的是轻舞歌女的眼波如丝,


子夜在锦江剧场响起的是李伯清东拉西扯式的川味评书声。


如果这时你以为成都是个暧昧的温柔之乡,便会突然杀出几飙人马;

有长衫裹头的“袍哥”有腰揣利矛的“哥老会”;

有单枪皮马干死赵尔丰的尹昌衡;

有在料甲巷要冒死从法场劫出石达开的铁衫党……


来到现代就有了魏群,一个为朋友身中17刀痛死都不打麻药的“魏大侠”——玉林小区的青色石路上,至今淌着挥发的“侠气”。


生活在舌尖上,

生活在酒瓶中,

生活在斗地主,“机麻”的轮回中.


夜一页一页暖昧不清的翻将过去,

马麦罗打死也不想回巴西老家,

“这儿巴适得很“他会用最纯正的成都话述说人生的最后归宿。



也许就是如此才铸就了千万可爱的成都人!

脑洞一下

 在死亡面前,为了求生,即便突破底线,无情无义,

也不一定能够生存。

这个女人会死吗?


注意答案绝对不简单,答对的智商120以上 !

(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关注扯生活,聊天回复“女人”二字即可)


↓↓↓点击“阅读原文”~嘘~一般人小扯不告诉他~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