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今日说|天冷就添衣,风度不如温度

初一 2018-03-12 05:39:26

¨̮

白日夢想家




其实我对温度不太敏感。

看到身边的人穿起长袖就跟着穿,该换短袖就换上短袖。


躺在床上听到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心想着是不是要过冬了。

没想到上海的冬天来的那么早。


这才十一月,五六年前我在温州的时候,这个月份还穿着单薄的秋衣,要是有体育课还得换上短袖不然得闷一身汗。


那时候夏天过得格外漫长,只有一直到吃过晚饭天色昏暗的时候才会意识到,得换上厚一点的衣服了。


那个夏天有风扇吱呀的声音,上课的时候无心听讲会抬头看着顶上的风扇,想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被砸到的倒霉蛋会是谁。

不过总归不会是我的,被安排到最后一排的我夏天里只能享受到风扇的余荫,多数时候还是靠自己挥扇子。


风大的时候会撞到窗上,因为是老公房的缘故总是很担心玻璃在某个时刻就撑不下去了。

在南京的时候风可能还要再大一些,因为学校没什么树,处在开阔的环境里,那些风肆无忌惮的咆哮,差不多再过几天它就会变得寒冷又刺骨,每一阵风好像都能精准穿过你面颊的毛孔,深深吹进你骨髓的深处。


记得每个在南京的深夜,若是晚归时候,必须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戴上口罩和厚厚的帽子捂住耳朵,只剩下眼睛还恨不得带个泳镜。


有人穿着父亲厚实的大衣,警用的那种或者是军用的,旁人羡煞的目光中他们好像带着一圈光,穿那种衣服里头套件短袖就成了。


我也是到了南京才知道有暖宝宝这样物件,有阵子夸张到一身贴五六个,一包暖宝宝只够我用一天。


怪不得到了冬天开销都大了许多。


不过冬天的开销大多是在衣服和火锅上。

一件长袖就顶得上平日两三件短袖了,更何况再暖一些的羽绒服。

不过我一直不喜欢羽绒服,在南京之前我很久没穿过这玩意。总觉得穿上后整个人显得臃肿,行动又不变。最重要的是没法洗,只能到干洗店里头去。

寒冷天气出个寝室到干洗店简直是一种折磨,宁可不穿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顶冷顶冷的时候,大概是一月初,那阵子是考试周,一整天就把自己塞到被子和毛毯里,再开个油汀,那会儿学校还没装空调呢。到了饭点就跟寝室里的搭伙,掷骰子谁输谁去拿外卖。

那会儿还在寝室煮过几回火锅,后来大概是洗的麻烦,很久都没煮过了。


在寝室煮火锅的成本还挺划算的,火锅店里动辄四五十一份的牛羊肉,在超市里可以买好几盒了。

再下点丸子和金针菇香菇小青菜,倒点辣酱老干妈,吃的扑哧扑哧嘴恨不得找罐冰可乐下肚。


现在想起来在寝室十二个人围着电磁炉的场景还很有画面感。

哪像现在,一周吃两三顿火锅,写的稿子上,家家的羊肉都来自内蒙新疆,毛肚鸭肠都是成都重庆空运,海鲜大连直飞。


吃完总是一头发的火锅味。


我们的摄影极能吃,有人说跟朋友一起吃东西是件很快乐的事,可跟他绝对不会。

你塞一片肉的功夫你就会发现肉没了。

不过他不挑剔,肉也吃、菜也吞,什么食物都能很开心的下肚。

不像我,非肉不吃,还只吃几样,什么内脏猪脑统统不吃。


冬天我们平台推送的也以火锅居多。

到上海才知道羊蝎子是什么,不过羊蝎子是真的好吃,比羊肉要好吃。

但最好吃的火锅还是在寝室煮的那几顿,学校的鸡公煲也勉勉强强是火锅的话,那也算它一份。


今天走在路上还看到有人穿着短袖,在办公室写稿写到闷热还恨不得脱掉外套。

晚上到家赤脚在地上走了几趟,玩了两盘游戏。

第二盘游戏到中场时突然整个人直哆嗦,从脚底蔓延出一股寒气。


赤脚在地上也冷了,昨晚上还不是这样的。

怎么每个城市都好像,一瞬间就过冬。


你那边也是吗。


希望你不要耍帅扮美,

也希望你过得温暖。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