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灰鸽:知名订餐品牌“饿了么”可能考虑更名“饿了社”

快乐财经 2017-12-07 19:57:19

今天我们关注的话题是


知名订餐品牌“饿了么”可能考虑更名“饿了社”


众所周知,今天是记者节。这是一个表达情怀的好日子。作为一个有新闻理想的人,我一大清早就打开朋友圈,看看谁的情怀最打动人。


这不刷不要紧,一刷就觉得该起床弄早饭了。




没打开的前第一反应,觉得饿了么真牛逼,别人冠名好歌声好兄弟什么什么的,人家独辟蹊径,冠名社论。


社论能不能冠名呢?直觉上是不能的。但平面媒体不是压力大吗?搞出点烧脑的创新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是音频或者视频,在读完文章后应该加一句:“本社论由饿了么特约冠名刊登,心有所持,温和坚定。您还可以通过饿了么APP收看本篇内容。饿了别叫妈,就叫饿了么。


我当时就差拍案叫绝了。结果点进去一看……居然是饿了么自己的号:




我当时做了好几轮内容判断。把握最大的,是饿了么在当天推出身份限定优惠券,例如“凭记者证订餐,享受全场对折优惠。”,结果我从页面的头部拉到底部,完全没有。


人家真的是认认真真地写了偏社论。


更要命的是,写得还不错。和前段时间个别媒体主编的论战相比,这篇评论辞藻华丽,文采斐然,“蜉游于喧嚣,转捩于名利”这种措辞,妈的别说写,念都念不顺。


一个送外卖的把文章写成这个样子,让不少写文章人的觉得很没面子。所以一定是要挑一点毛病的。老子写不过你,但老子有规矩。最有力的攻击点就是“社论”。


内行人都知道,评论文章分很多种类,按照严肃程度分为社论、本报(台)评论员文章、署名评论员文章、快评短评编后语……每一个类别的行文风格,长短字数都有规范和讲究。一家企业,挂“评论”无可争议,但挂“社论”还是有点儿破局,比方说:


你算什么社




一篇好文章,被这种理由攻击,实在是有点儿可惜。毕竟朋友圈里大量的记者没转自家转这篇,多少是一个信号。从舆情管理来说,有的单位没资格写社论,但它传得像社论一样;有的单位一直写社论,但它传得像高数解析方式一样。


老实说,我挺喜欢饿了么的这篇文章。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帮他解围。我前往中二大学,找到了我们的老朋友,卜镇京教授。


卜教授微微一笑:“你吃过门口的牛拉面吗?”


中二大学门口的牛拉面非常有名,我和卜教授都吃过,实际上它就是一碗阳春面。第一次去的时候,我质问店长:“为什么牛拉面里没有牛肉?”


“因为我姓牛。”


名正则言顺。外交部长叫部长,大学里学生会的什么联席部的负责人也叫部长;报社、新华社写的大评论叫社论,如果我的企业品牌里有个字带“社”,那也是名副其实的社论。


“如果‘饿了么‘更名为‘饿了社’,所有的质疑就将在瞬间平息。”卜教授指出,“而且‘社’这个字也不错,有社团、社交、社群的意思,更匹配互联网开发。”


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呢?


“如果把‘社’放在其它位置,听上去就怪怪的。”

告别卜教授,在初冬的路上,我想,无论如何,饿了么的社论给了传统媒体一个不小的警示:当手下的记者不转自家的评论狂转饿了么,我们或许要思索内容的传播力;当大家哀叹饿了么的妙笔生花,我们或许要思索人才的保护与培育。毕竟从社会分工上讲,送餐的应该专注于送更安全美味的餐食,码字的应该专注于提供有价值和影响力的文章。跨界之举只能偶尔为之,否则就是错位。


正如一位传统媒体的老总所说,“如果饿了么再写出比我们强的社论,”


“我们就成立外卖部。”




【饿了么社论】记者节:但愿你心有所持,温和坚定


新闻乃公器

记者节亦应成为公共的节日

恭贺记者节

以社会公众之名

以饿了么以及美好生活之名


11月8日,记者节。岁暮天寒,但愿你心有所持,温和坚定。


白衣飘飘的年代,那些仗剑独行、倚马可待的往事,已经是显得愈发不真实的怀想。离乱岁月,狼奔豕突,我们或许已经出走得更远,就像南辕北辙,仿佛四海无人。


这样的一个节日,如果说是祝福,谁堪领受?如果说是荣光,又归于何人?而我们到底因为什么而献上颂词?


当一切定义都早已被定义,一切骄傲正日益遭到蚕食,记者节最大的意义,仍在于向我们指出可以致敬的方向,可以溯及追远的情怀与道统。


至少在今天,我们渴望纯粹。就像可以坦然说出那些正被蒙尘的美好,就像得见头顶的星空。


当情怀遭到嘲弄,精致的利己主义开始横行,我们依然致敬理想与担当。


当技术与资本裹胁一切,世界深陷于“觉昨是而今非”的恐惶与痛彻,我们依然致敬坚守与使命。


当人们纷纷走上他们曾经反对的方向,大多数人的内心变得兵荒马乱,我们依然致敬专业与操守。


勿需讳言,这样一些美好的,我们曾经信以为真的字眼,在今天已经多少有些让人羞于启齿。而我们也仿佛再也无法为它们寻求现世的安放。


同样勿需讳言,这个年代,许多曾经一纸风行的故事正日渐暗淡,许多媒体在断崖式下滑以及腹背受敌中,难以为继。


我们以为这是我们所见到的。但是这个世界,当真如你所见?


总有为了理想的顺应,也总有为了坚守的转型。报纸或会死去,媒体终将存在。当新闻在那里,记者就不会走远。


沉舟侧畔,病树前头,我们已经看到,更多的媒体势力正得以滋长。传统媒体在突围,自媒体在扩张,新媒体的手段也日益翻新。


更为重要的是,在今天,哪怕所有的媒体都偃旗息鼓,也并不意味媒体的使命已达。哪怕满盘皆输,离乱凉薄,也并不意味你曾致力追求的公平与正义已经得偿所愿。


对你而言,这仍是一个空前的时代。


你的无奈我们会懂,你的隐衷自有公论。你背书一个时代的真实与隐蔽。但即使如此,你日拱一卒的努力不会全无是处,你日复一日的坚守终会云开日出。


无论到了何时,我们仍然渴望你的光荣与尊严,渴望一个被你的名字温暖、影响并改变的世界。


蜉游于喧嚣,转捩于名利,正是因为见过了太多蝇营狗苟,所以我们才更愿意深信,对于记者这个职业而言,选择即为皈依,行使即为信奉。


一个社会的无力,以记者的无力为标志;一个社会的堕落,以记者的堕落为底线。既为记者,必然意味着对于共同价值的坚定,对于公共利益的守护,对于职业操守的践行。


这个世道,这么深刻,并不容易。这个世道,难免还会有更多的世故与庸俗,动荡与局限,但因为你的存在,我们才可以拥有一种可以与之抗衡的力量,拥有和煦与正义。


“我在时代的背后,突然敲起大鼓。”一个空前的时代,你不会沉寂得太久。


幸好有你。


来源:中二专业荣誉校友灰鸽、饿了么


---end---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