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杀死一只猫

唱享人生 2018-02-05 07:05:40

寂静的地下车库里,一个女生的车轮碾过了一只猫。然后她不断来回的碾压那只猫的尸体。她是故意的,她眼睛里泛出残忍的红光,狠狠地咬着牙,嘴里清晰地发出牙齿咬合的声音。

然后,她拎起那只死猫的尸体,放进了黑色塑料袋中,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然后她买了一瓶矿泉水,洗干净了车轮上留下的血迹。若无其事地从楼梯进了宿舍里楼。

“嗨,程艺璇,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正从楼梯上下来的林静问道。

程艺璇:哦,刚去自习的,这么晚了,你要出去?

林静:没事,就下楼拿个外卖而已。

程艺璇:嗯,那我先上去了,你自己小心啊。

林静:嗯。

程艺璇回到自己的寝室,心情很不好地扔下书包,打开电脑开始做PPT,这是明天的答辩会要用的。可是今天发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比如说车胎坏了,上课睡觉被老师点名了,来例假肚子痛的要死,以及男朋友跟她提出了分手。

想着想着,程艺璇的眼泪就下来了,这时,门突然打开了,程艺璇吓了一跳,她记得自己明明把门关好了啊。于是,她慢慢地走到门口,看到拿完外卖回来的林静,黑色外包装的外卖,这是新开的一家店吗?程艺璇疑惑之余,还看见林静旁边还站了一个女孩子,从没见过的陌生人。林静跟程艺璇说:程艺璇,这个女生找你呢,我把她带进来了,呵呵,走啦。

程艺璇看着眼前的这个女生,问:你是谁啊,找我有事吗?

对面那个女生轻轻吐出几个字:我叫姜敏。

姜敏,这个名字好熟悉,怎么感觉在哪见过,可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姜敏:我是张明的好朋友。

程艺璇突然想起来,是的,她是在张明的通讯录里看到过这个人,她居然是张明的好朋友,可是,她为什么要来找我。

程艺璇一言不发,姜敏继续说: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告诉你,张明读完大学就要去美国留学了,如果他跟你分手的话,希望你不要纠缠。

程艺璇懵了,她怎么都不知道张明要出国的事情。还有,她怎么知道我和张明分手的事?

程艺璇:你只是他的一个朋友,这种事,好像还轮不到你来管吧。

姜敏:我是管不着,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而已,你自己做不做就是你的事了。

程艺璇:谢谢你的提醒,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姜敏:顺便再说一下,是我让他跟你分手的。

程艺璇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寝室,关上了门,立刻打电话给了张明,电话那头响起张明熟悉的声音,程艺璇忍不住哭了出来。

张明:怎么了?

程艺璇:姜敏是你朋友吗?

张明愣了几秒,说:对,为什么这么问?

程艺璇:是她叫你跟我分手的吗?

张明:不是,是我自己想分手的,跟她没关系。

程艺璇:你读完大学就要出国了是吗?

张明:你怎么知道?难道是姜敏告诉你的?

程艺璇什么也没说就挂掉了电话。张明拿着发出嘟嘟嘟响声的手机,紧皱着眉头。

这天晚上,程艺璇做了一个很好的梦,她梦见自己穿着白裙子,和张明一起去进行了一次异常精彩的答辩。

第二天早上,气温很低,已经零下了,窗户上都是水蒸气,根本看不清外面的世界。程艺璇从被窝里坐起来,依然沉浸在那个美好的梦境之中,可是又蓦地陷入一阵悲伤。她看了一下手机,发现一条短信:“答辩之后你到B202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发件人:张明。

900的时候,程艺璇来到了学生会答辩现场,她穿着一条白裙子,加了一条厚厚的打底裤。坐在她旁边的是张明,他们好像在赌气,谁也不跟谁说话。过了几分钟张明欲言又止,他本想提醒程艺璇怎么把裙子给弄脏了,可是想了想,待会就要开始答辩了,还是不挑事的好。

9:30的时候,答辩正式开始,程艺璇讲着自己昨天做了好久的PPT,激情十足的样子,实在很有气势。同样的,学生会主席张明的解说也为这场答辩加分不少。

答辩完美地结束了,并且受到校领导的一致好评,这也正是两人为什么能成为主席和副主席的原因。

之后,张明去了B202,看到了站在窗口的程艺璇,他走上前去。姜敏转过头来,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张明: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已经分手了,那就彻底一点。

程艺璇:到底为什么,是因为那个女生吗?

张明: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了。

程艺璇:你到现在都不诚实,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也这样,什么事都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

张明:是你自己老觉得我在欺骗你,但是我根本没有。

程艺璇:好,张明,你一定会后悔的,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张明转过头,不去看她,他不知道程艺璇最近怎么了,他只是想尽快摆脱这个女生。

程艺璇走了,重重地关上门,“砰”的一声,加上她刚才说的话,不禁让张明心惊胆战,张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回寝室的路上,张明遇到了林静,林静也是学生会的一员,林静看到主席满面愁容的样子,便好心地上去打招呼,想帮他分担分担,她觉得主席或许是最近太累了。

林静:张主席,今天早上的答辩怎么样啊,听说不错呢。

张明苦笑道:还好吧,只是没出什么意外。

林静:恩恩,那就好,那你怎么这幅表情啊,有什么麻烦事吗?

张明:没有啦,就是最近太累了,谢谢你的关心啊。

林静:呵呵,我也知道您最近肯定很忙,注意休息啊,有时间和女朋友一起出去玩,take a break

张明:恩恩,我知道啦,谢谢,先走啦!

林静:嗯,拜拜。

张明走远了,可是这时候刘元新突然从林静后面跳出来,大声叫了一声说:亲爱的!

林静:吓我一跳,你怎么出来的啊!

刘元新:想你了就出来了呗,一起去吃饭吧。

林静:好吧,不过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样突然出现啊,迟早有一天会被你吓死。

刘元新:我知道了!不过,刚才听到你和张明说话了。

林静:怎么了,你吃醋了?

刘元新:呵呵,你在开玩笑吗,我怎么可能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张明和他女朋友分手了。你不要瞎劝人好不好,看看张明刚才尴尬的表情!

林静吃了一大惊,说:什么!分手了?天哪,我怎么都不知道?

刘元新:你当然不知道,要不是我偶然看到他的短信,我也不知道。

林静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明明一点迹象都没有,怎么突然就分手了呢?

就这样,事情过去了好几天,要不是那件事情的发生,程艺璇也不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一个早上,430寝室传来一声尖叫。这里面的学生叶可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准确的说,是一股腐臭味。她循着这股味道打开了程艺璇的衣橱,然后,她看到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很脏的样子,她把塑料袋拿了出来,一只猫的尸体从塑料袋中掉下来,于是,叶可可发出一阵尖叫。随后,正在上课的程艺璇被叫了回来,大家都用对待犯人的眼光看着程艺璇。楼管阿姨也在寝室,她问程艺璇:这是怎么回事?

程艺璇一脸茫然地看着这只死猫,说:我不知道!

叶可可:你骗人,明明就是从你衣橱里翻出来的!

程艺璇:叶可可,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从我衣橱里翻出来的?

叶可可拿起那件沾了血迹白裙子说:那你说,你这裙子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程艺璇接过裙子:这只是我那天不小心割破了手,滴上去的。

楼管阿姨:程艺璇,你还要这样狡辩吗?你看这血迹的形状,想割破手滴上去的血吗?

程艺璇: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

叶可可:让我们相信你,那你有什么证据吗?

程艺璇:哦!我想起来了,之前姜敏来找过我,绝对是她放进去的!

叶可可:你在说什么,姜敏是谁?

程艺璇:就是那天晚上来找我的一个女生!

叶可可和楼管阿姨面面相觑,她们拉住冲动的程艺璇:程艺璇,你先冷静一下好不好!

程艺璇:不,有的,你们不知道吗?她还去勾引我男朋友!

这时,隔壁的林静回来了,听见程艺璇的声音,赶忙跑过来看。看见地上腐烂的猫的尸体和一件沾了血的白裙子,她的嘴张的老大。记起那天下楼的时候看见程艺璇白裙子上沾到血的场景,她突然明白了什么。

程艺璇冷静了下来,这时候叶可可把林静和楼管阿姨都叫了出去,她们把门关上,叶可可说了那天晚上她在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看到的奇怪的事情:那天晚上,程艺璇从外面回了寝室,放下书包,开始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话,我睡得迷迷糊糊地,都有点被她吵醒了,可是我真的很困,就没说她,后来,我听见打开衣橱的吱呀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叶可可突然不说了,沉寂了几分钟之后,她又接着说:还有那天他们学生会答辩完之后,她是哭着跑回来的,她很生气,甚至把她和她男朋友的合照都摔了,吓得我当时都没敢安慰她。

楼管阿姨:可是,她刚才说的那个姜敏是谁?

三人都沉默了,大家都不想说出这个答案,可是林静还是慢慢地吐出一句话:难道,她有双重人格?

林静:还有就是,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

叶可可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静,这真的是一个很让人吃惊的消息,谁都知道,程艺璇和张明是学校的风云情侣,他们两个人各有各的光芒,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堆金童玉女,谁能想到他们会分手呢?

于是,她们叫来了张明。

张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很着急,急匆匆地跑到程艺璇的宿舍楼,林静问他为什么会和程艺璇分手。张明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明:她一直觉得我和其他的女生有关系,可是我真的没有,她每天都在质疑我,猜忌我,我实在受不了她这种性格了,就和她分手了。

林静:那你知不知道姜敏是谁?

张明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说,你们怎么会知道姜敏?

林静:是程艺璇说的,她还说这个女住在隔壁寝室,并且勾引了你。

张明:什么,姜敏住在隔壁?

林静:你不要岔开话题,快说你和姜敏是什么关系,你真的认识她吗?

张明:没什么关系,只是一个聊得来的朋友而已,我到现在都没见过她真人,可是她好像一直在关注我,她每天都在12点之后找我聊天,帮我排解忧愁,说实话,她真的很体贴。不过,程艺璇怎么会知道姜敏的?

叶可可:你有姜敏的联系方式吗?为什么不把她叫出来聊聊。

张明:我叫她出来过,可是她每次都会推辞,可能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吧,我就没有再追问。我把她的号码给你,你可以问问她。

叶可可:好的,我倒想知道这个姜敏到底是谁。

大家讨论完毕,都到430寝室去看程艺璇。打开寝室的门,只见程艺璇正在收拾地面,她把那只猫恶狠狠地扔进塑料袋,然后扔进了垃圾桶,全然没有看到大家惊恐的眼神,张明冲上去抱住程艺璇,程艺璇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张明,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像个孩子一样,她把头靠在张明的胸膛,哭了,很伤心的哭了,张明只能慢慢地安抚她,这个女生,哭的时候还是会让自己心疼。

12点之后,寝室已经断电,叶可可终于打了张明给的姜敏的电话,可是,程艺璇的手机居然响了起来,叶可可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巧合,可是当她挂掉之后又重新打了一遍,程艺璇的手机还是响了起来。叶

叶可可立刻挂掉了手机,她感觉程艺璇已经疯了,她慌乱地从床上爬下来,都没来得及披上衣服,就跑去了林静的寝室。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林静!林静!我是叶可可,快给我开个门!”

林静已经睡着了,又被这声音吵醒,惺忪的双眼看着叶可可惊惧的表情,立刻清醒了过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可可:先让我进去再说。

林静和叶可可坐在一张床上说这话。

林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这个点跑过来?都12点了!

叶可可:因为我知道姜敏是谁了!

林静:真的?是谁啊!?

叶可可:程艺璇!
林静: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那么肯定?

叶可可:12点的时候,我打了姜敏的电话,可是程艺璇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静:天哪!她真的是双重人格还是说她只是装出来的?

叶可可:这个我还不知道,不过我真的不敢再呆在那里了,太可怕了!

林静:嗯,那你今天就先在这里睡好了,明天我们再去找张明,看看要怎么解决这就事。

叶可可:好,可是你说,为什么程艺璇会变成这样?

林静:我不知道,但是,我猜,难道是因为失恋吗?算了,先别想那么多,明天再说吧。

叶可可:好吧,我真的快被吓死了,估计都睡不着了。

林静:没事的,至少到现在她只是杀了一只猫而已。

叶可可:你不说我还不害怕,你一说我又害怕了,她怎么那么残忍,连猫都不放过!

林静:你要知道,有些人,在极端的情况下,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

叶可可:唉,她也蛮可怜的,各方面都挺好,还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就是感情不顺。

林静:呵呵,没有一个完美的人的,上天不可能给她全部的。

叶可可:可是,当初为什么会选她当学生会主席呢?她的资历和能力都没有你好呢。

林静:谁叫人家的男朋友是学生会主席呢!

叶可可尴尬的笑了两声:也是,呵呵,不早了,睡觉啦。

林静:恩恩,睡吧,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这有可能是叶可可起得最早的一次了,7点还没到她就起床了。她悄悄地开了自己寝室的门,看见程艺璇的床上已经没有人了。这是一双手从背后拍了她一下,她转过头,看到程艺璇那张苍白的脸,吓了一跳。

叶可可:你怎么突然从背后冒出来啊?吓死我了。

程艺璇:你怕什么啊,是你自己在门口偷偷摸摸的,你自己的寝室你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啊?

叶可可:没什么,呵呵。

程艺璇:不过,你昨晚去哪了?今天早上一早就没看到你。我昨天11点就睡了,那个时候你还在啊。

叶可可:啊,没事,我跟同学出去玩了,没回来。

程艺璇:你啊,真是,你知道夜不归宿会扣行为分的吧?

叶可可:没事,我也不在乎那个,我又不想入党,行为分那么高有什么用!

程艺璇:你说的真豁达啊,我要去上课了,你走不走?

叶可可:我早上没课,你先走吧。

程艺璇:是吗,可是我记得我们早上的概率统计课是一起上的啊。

叶可可:额,那个,我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帮我请个假,我就不去了,我要在寝室睡一觉。

程艺璇:好吧,那我可走了啊,你在寝室好好休息吧。

叶可可:好,你快去吧,别迟到了。

程艺璇终于走了,叶可可关上门,开始翻程艺璇的抽屉,没有!衣橱,没有!最后她在程艺璇的床上找到了那个手机。她赶紧拿着手机去了隔壁寝室找林静。她们打开手机的短信,上面记录着的短信联系人除了10086,就只有张明。她们一条条翻阅短信,发现,在两个星期前,他们就开始联系了,而对话的内容大都是有关张明生活的。比如说:

姜敏:睡了吗?

张明:还没,学生会还有一些事没有忙完。

姜敏:哦,好吧,你每天都这么辛苦,要多照顾自己啊。

张明:我知道啊,谢谢你的关心。

姜敏:嘿嘿,今天又看到你了呢,还有你的女朋友,你们在一起真的很般配呢。

张明:没有,我们只是一起参加活动而已,她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姜敏:哪里奇怪呢?其实女生只是没有安全感而已。

张明:可是她为什么不相信我,我哪里做的让她没有安全感了?

姜敏: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我有一个你这么好的男朋友,我才不会胡闹呢,哈哈。

张明:呵呵,那你赶快去找一个啊。

姜敏:我有喜欢的人了,可是他有女朋友了。

张明:是吗?是谁啊?

姜敏:你。

这就是最新的一段短信内容,而时间就是在猫死的那一天,也就是张明和程艺璇分手的那天,凌晨12点的短信。看完了所有的短信之后林静把手机放进了自己的抽屉就和叶可可一起出了门。

她们找到张明,跟他说了这件事,而张明也真的相信,程艺璇是真的人格分裂了并且无聊到一定程度了,不然怎么会创造出另一个身份来和自己聊天。

而程艺璇,现在面对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只能怪现在网络媒介太强大了,人人,微信,微博上早就传开了杀猫这件事。可是这件事也只有林静,叶可可,张明和楼管阿姨,首先,楼管阿姨是不可能说这种事的,再怎么说,她也是把学生当女儿看的。那么只有可能是其他三个人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至于是谁,谁也不敢确定,诽谤这种罪名可不能乱扣。

可是程艺璇对投来的异样的眼神不以为意,既然不是自己做的,有什么好心虚的呢。她还是照常的上课、吃饭、走路。可是,晚上她一个人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被一个女生撞到了,餐盘里的汤汁洒到了自己身上,也洒到了那个女生身上。那个女生叫蒋楠,是林静的好朋友,可是她一直对程艺璇不待见。程艺璇小声地说了声抱歉,就准备走了,可是这时候,蒋楠一把抓住她,大声说道:喂,你怎么这么没素质啊,撞了人也不道歉!

程艺璇:我不是跟你道过歉了吗?

蒋楠: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听到?你不要以为自己杀了一只猫别人就会怕你!

程艺璇:我没有杀那只猫,请你不要污蔑我!

蒋楠:哼,得了吧,谁信啊,像你这种人,就应该被抓进去,变态!

程艺璇真的被蒋楠的话激怒了,她直接把餐盘扣到了蒋楠的头上,蒋楠尖叫了一声,整个食堂的人都听见了,蒋楠身边的女生连大气也不敢出。程艺璇什么也不管地径直走出来食堂,全然不顾身后传来的阵阵非议。

听说了食堂的事情之后,林静拨通了蒋楠的电话:喂?你怎么样?

蒋楠:那个疯女人!气死我了,我刚洗完澡回来!

林静:呵呵,你说话也稍微狠了一点。

蒋楠:谁能想到她能做的这么过分啊,真希望她赶快离开这个学校!

林静: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待会再跟你联系。

挂掉了电话,林静嘴角出现一丝微笑。

林静,叶可可,张明三个人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咖啡馆讨论程艺璇的事。

林静:你们听说今天在食堂发生的事情了吗?

张明皱着眉头说:嗯,听说了,唉。

叶可可:事态好像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了,我们要怎么办?
林静:不如,我们先送程艺璇回家吧。

张明:不行,她和她父母的关系也不怎么好,而且,她爸妈上班不怎么在家,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家会做出什么事来。

叶可可:这种病,不是可以找心理医生的吗?

林静:嗯,正好我认识一个叔叔是心理医生,周末我们可以带她去看。

张明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们两个了。

林静:什么意思?你不一起去吗?

张明:嗯,我周末还有点事,而且,我觉得她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见到我。

林静点了点头: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我和可可陪她去好了。

叶可可: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呢。

叶可可:理由?

林静:嗯。

7点的时候,大家都回到了寝室,林静来到了430寝室。看见程艺璇正在看书,就走到她面前,说:艺璇。

程艺璇抬起头看到林静,便放下手中的书,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林静:嗯,你知道咱们学生会下周要做一个关于心理访谈的话题吧?
程艺璇:嗯,那个不是你和徐元新负责的吗,怎么了?

林静:就是我周末要去见见那个给我们演讲的专家,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吗,我第一次做这个,有点不知道怎么做,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程艺璇想了想,说:好吧,反正我周末也没事。

林静开心地笑了:谢谢你啊,艺璇!你真好!

程艺璇:没事,毕竟也是为我们学生会工作的嘛,我当然要尽我所能帮你了。

林静:嗯,好,那我周末来叫你。

程艺璇没有多想,又继续看书,书名是《谋杀似水年华》。

那天晚上,林静给她的心理专家的叔叔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程艺璇的事情以及周末的具体事项。

周末早上,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林静和程艺璇一起去了市中心的一家星巴克,在那里,程艺璇见到了林静口中的专家,只不过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而已。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的确是很有专家的样子。

林静和他握了手,程艺璇也和他握了手。

程艺璇:你好,我叫程艺璇,是林静的朋友。

林松:你好,我是林松。

点了3杯拿铁之后,他们开始了交谈。

林静:教授,谢谢您能抽出时间来给我们做心理咨询。

林松:没事,正好我的事务所也需要做一些活动。

林静:嗯,那我们这次的主题是‘怎样培养正确的心理状态’,您打算用怎样的形式来展开呢?

林松:这个我已经做好了PPT,你们可以看一下。

于是三人开始认真地看起林松的PPT来,看到快结束的时候,林静起身去了厕所,只剩下林松和程艺璇两个人,为了缓解尴尬,程艺璇开始找一些话题。

程艺璇:林松教授,你真是年轻有为啊。

林松:哪里哪里,只不过是稍微有点小成就而已,跟许多专家比起来,还差很多呢。其实,你也很不错的啊,一个女生,还能担任学生会副主席的重任,不容易啊。

程艺璇苦笑了两声,说:没有啦,其实我做的事情也不多,能当上这个完全是运气好。

林松:那看来你人缘应该挺好的喽。

程艺璇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没有,最近有很多人不喜欢我。

这句话里流露出了程艺璇的阵阵心酸。

林松呵呵一笑:为什么是最近呢?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程艺璇没有说那件事,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没事,我最近情绪有点低落而已。

林松:啊,这样啊,我也是,最近和女朋友分手了,唉。

程艺璇:是吗,为什么呢?

林松:她怀疑我跟其他女生有关系,整天质疑我,我解释了很多次都没用,最后她发了一次很大的脾气,就收拾东西走了。

程艺璇:哦,这样啊,那她为什么会怀疑你呢?

林松:因为她看到我手机里有其他女人的短信,但是内容真的是无关痛痒的,可是她,唉。对了,你有男朋友吗?

程艺璇愣了一下,说:曾经有过,不过已经分手了。

林松:呵呵,那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啊。是你甩了你男朋友的吗?

程艺璇:不,是他甩了我。

程艺璇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要哭出来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失去这个已经在一起3年的男生,这三年来,他们一起经历了多少风雨,一起上课,下课,吃饭,做项目,她还记得在她20岁生日的时候,张明握着她的手对她说,会照顾她一生一世,她当时感到得直落泪,以至于她几乎不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个男的会怎么样,可是现在,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的许下承诺,因为你不知道将来的生活会有什么变故,你也不知道一个承诺的失效会对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

林松看着崩溃的程艺璇,顿时产生了一种同情,甚至忘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可怜的,一个女孩子最可怜的时候就是为了心爱的男孩子哭泣的时候。

访问结束之后,程艺璇和林静打车回学校。路上,程艺璇特别安静,倒是林静显得很激动的样子。

林静:艺璇啊,刚刚你跟教授谈了什么?

程艺璇:没什么,教授说他失恋了。

林静笑了笑说:是吗,呵呵,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也回失恋啊。

程艺璇:恩。

林静:今天真是谢谢你陪我一起来,不然我一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程艺璇:没关系。

林静:恩,这几天你应该很累吧,其实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用那么放在心上的。

程艺璇:我知道,我没在意那些事。

林静:那就好。

接下来车内就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林静也没有心思找出话题了。于是她们安安静静地坐在车上,很快就回到了学校。

很巧的是,当他们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徐元新。徐元新很开心的迎上去,抱了抱林静,就像刚谈恋爱的小情侣一样。程艺璇在一旁显得很尴尬,于是开口对林静说,我先回去了。

林静:好的,我待会再回去,你小心一点啊。

程艺璇:恩,我知道,拜拜。

林静,徐元新:拜拜。

徐元新见程艺璇已经走远了,于是把林静带到附近的咖啡店,两人坐下来之后,徐元新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

林静:你说呢,那可是我哥。

徐元新:哈哈,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们家静静最厉害了。等成功之后,我们要好好出去庆祝一下。

林静:快了。

第二天,程艺璇的辅导员沈毅便收到一份关于程艺璇精神异常的诊断书,医生署名:林松。收到诊断书之后,辅导员立刻打电话给了教务处主任,商讨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因为之前他就听说了程艺璇杀猫的事情,他一开始以为程艺璇只是一时的心理不畅快,没想到她的状态这么不好。

学校立刻就对这件事情做出了处理,决定是先让程艺璇休学一个学期接受治疗,并且撤去其在学校的所有职位,以及所有奖学金。程艺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异常生气地去找辅导员质问,却看到林静也在场。

程艺璇:沈老师,您怎么能这样呢!连你也相信我神经病吗?沈毅:艺璇,你别激动,你看,这是国内知名心理学教授给我发的诊断书,我今天早上也打电话咨询过他了,他说你最近的状态不太好。

程艺璇:什么心理咨询师啊,我根本就没看过心理医生!沈毅:就是那个叫林松的教授啊,他说他昨天见的你啊。

程艺璇想起来了,可是为什么林松要说自己有精神病呢?

程艺璇:不,我没有病,我昨天去只是为了下个星期学校办的心理咨询活动而已!

这是林静突然开口了:艺璇,你怎么这么说呢,昨天明明是你叫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心理医生的啊。

程艺璇不可置信地看着林静:林静,你说什么!是你叫我陪你去访问那个教授的好不好!

林静:我为什么要叫你陪我啊,那个教授是我哥,是你说叫我哥给你看病的,我才答应陪你一起去的啊。

程艺璇听到这话,立刻冲到林静面前,拽住她的衣服说:林静!你为什么要撒谎!沈毅看到这种情形,立刻上去制止程艺璇,还叫来了保安。保安带走了程艺璇,并且把她关到了保安室里。惊魂未定的林静要求学校立刻把程艺璇送进精神病院并且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发布到了学校的论坛上,顿时,学生们的讨论炸开了锅,每个人都在极力声讨程艺璇。而此时的张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悄悄地站在保安室的门外看着里面一言不发的程艺璇。好像,现在已经没有谁能够帮到她了。

叶可可站在张明身后,拍了拍张明的肩膀,张明转过头来,看着叶可可,说:都怪我。

叶可可摇了摇头说:不,不怪你,这种事,哪里有谁对谁错呢?

张明:不,要不是我执意要跟她分手,她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我害的。张明居然哭了,程艺璇和他在一起三年的时间,张明都没有哭过,可是现在,这个男生自责地哭了。叶可可看着哭泣的张明,看着里面的叶可可,觉得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第二天,程艺璇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她已经不再挣扎,因为她知道别人都不会再相信自己了。当她走进精神病院大门的那一刻,她看了看天上刺眼的阳光,或许之后的阳光在她眼中都不再耀眼了。

学校里,张明由于深深的负罪感,辞去了学生会主席的职位,由于事发突然,学生会各成员立刻召开会议,要选出一名主席和副主席。最后的人选是林静当选为主席,徐元新当选为副主席。就任的时候,林静说:谢谢各位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虽然前任主席和副主席的事情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是我们一定不能被这些事影响,在悲伤之余,仍然要努力工作。

会议之后,徐元新和林静在外面吃饭,徐元新问:亲爱的,可是你是怎么让别人以为程艺璇是人格分裂的呢?

林静:我只是把一部不用的手机放到她床上了而已,叶可可这个傻瓜12点打电话看见程艺璇床上手机响了就真以为程艺璇是精神分裂了。

徐元新:哈哈,你真聪明。

林静:那只猫也是我杀的,是我趁姜敏和程艺璇说话的时候放进她的衣橱的,谁想到程艺璇居然都没发现。

徐元新愣了一下,随后笑道:这也是你干的啊。

林静:食堂的那件事也是我叫蒋楠干的,我就是要让她名誉扫地!还有她的人格分裂诊断书,是我叫我哥伪造的,虽然他说伪造这种东西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但是最后我哭着求他他还是答应了。哈哈,现在,她终于进了精神病院,而我,终于当上了主席。

徐元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430寝室里,程艺璇的东西都被收走了,冷冷清清的床位没有了一丝的生活迹象,叶可可在衣橱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张照片,是她和张明的合照。程艺璇的父母来过,不过他们什么也没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多亏了学校,不然自己的女儿真的会做出什么让家庭蒙羞的事情呢。

428寝室里,林静的桌子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只诺基亚手机,同寝室的张兰看到了,问林静:哎,你这手机不是早就不用了吗?怎么现在又拿出来了?

林静笑了一下说:最近有个朋友手机坏了,借给她用一下而已。

然后,她用这个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了,今晚到我们学校,请你吃饭。收件人:姜敏。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