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这些年,我们领教过的诈骗电话

客家小镇 2018-03-08 22:45:46


 
也许,只有这个地方暂时接收不到诈骗电话


这些天,电信诈骗连夺几命,令人痛心,成为人命关天的热点。


这些年,有那么一大批丧尽天良的人,结伙组团,充分利用人类自身发明的高科技成果,心狠手辣地行骗。花样百出,防不胜防。用“灾难”一词来形容由此造成的恶果,一点也不为过。一个又一个受害案例,触目惊心,有的人选择公开、报警,有的人视为“家丑”,带血带泪吞下。


可以说,只要你有一部手机,一个座机电话,几乎就逃不过这些凶险的电话。没有上当受骗,并非说明你聪明,而只能说是幸运而已。


前些年,“猜猜我是谁”的电话非常猖狂,有个段子说——你没有被猜过,就是猜过别人,剩下那些,就是打电话的骗子。


很多人很无辜地做了“被猜中的那个人”,而且以他的名义,借了别人的钱——当受骗人打电话来“核实”的时候,才双双恍然大悟。


几年前,我就领教过一次“你猜猜”,而且成为被猜中的主角,差点引人中招。


那天,我写了个日记——2008年8月21日。一大早,接到一个电话,声音不是特别熟悉,明显带有谨慎、试探的口吻——“你是海鸿吗?”


他试探,我警惕:“请问你是哪位?”


对方更迟疑了,语速放得很慢,报上了他的名字。


天哪,原来是我福建龙岩的一个堂叔,我赶紧给他肯定的回答。


我万分肯定的回答没有让他改变试探的进行,我开始主动找话,比如说好多年不见了,单位还好吧,过年回老家了吗?等等,但是,任我怎么说,总激不起他的热情。


——跟这位堂叔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了,前段时间才听到他的消息,说从福建派驻到哈尔滨已经好些年了。


他怎么找到我的电话,怎么大清早忽然联系?而且攀谈中口气令我纳闷——尽管凭我老江湖的辨识力,已经百分之二百确认无疑,但是,不得不犹疑起来。


近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天,我再细问了他家的情况,问起婶子孩子们,谈到确切的中断联系时间,回忆了当年的一些小事,再谈到我家里的情况,他的热情才逐渐显现,最后朗声笑了起来。


——这下,我更糊涂了。这位堂叔是搞矿业研究的专家,没有那么多肠子,更不是公安纪委的,怎么如此曲曲弯弯的了。


原来,他试探我是有原由的,故事正在他身边发生着,进行着呢。


头天他接到一个电话,自称是老朋友,从广东出差到了哈尔滨。他一猜,莫不是老家侄子郭海鸿吧,因为他在广东实在没有什么太熟悉的人(他父亲自幼抱养到福建),想来想去就是我这个堂侄子了。猜出来后,那人很高兴,提出找时间见面吃饭,“叙叙旧”。堂叔也高兴,答应今天从矿山下来,到市区去为老侄接风。


但是,到了晚上他老想不对劲,一来口音不接近,尽管我们之间也是普通话交流,但是我的普通话带客家口音,而那人带广州话口音,二来叔侄之间,不至于称“老朋友”啊。


但是,毕竟十几年没有联系,加上当年我们还是无话不谈的,此时,他也是人在他乡为异客,万一是真的,天南地北,叔侄若错过在哈尔滨一见,岂不是憾事?


于是,今天一早,他按电话打过去,对方却神秘起来,说不方便,等一会联系。再接到电话时,对方神秘兮兮地说,非常不幸,昨天晚上和朋友出去喝酒,去娱乐城玩了玩,被警察抓起来了,现在要摆平,请他打1万块到帐上,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没面子,人出来了再喝酒还钱。


这下,堂叔心里打了个激灵——我的天,这不是老一套了吗?


他赶紧通过各种办法,问到了我的电话。


反复试探,原来“原版郭海鸿”在深圳啊。


险哉!一场骗局差那么一点就发生了。





这些年,我们的手机、座机所接到的电话大全:


老朋友,猜猜我是谁,你发财了,连我都记不得了?


你的孩子身体不舒服,紧急送到医院,请家长配合;


这里是中国邮政,有一封邮件有疑点,必须核对收件人;


顺丰快递,你有一封重要快件;


这里是检察院……


这里是经济犯罪侦查局……



 

我们反复叮嘱家里的老人、小孩,除了个别非常非常亲的亲人打的电话,其他一概挂掉,凡是“你猜猜我是谁”的,一句话都不用问,直接挂掉。


骗子的手段之狠、之快,常常是令人防不胜防的。



 

又讲一例:


两年前,我一位朋友在淘宝下单购物,后感觉不称心,因此与卖家提出置换。没多久,接到一个第三方电话,专门为退换而打,核对货单、了解情况,然后是提供银行帐号……放下电话,仅仅几分钟,等反应过来,卡上三千多元已经被转走。


从截获买卖双方信息,到打电话,实施套路,再转走资金,就发生在几分钟内。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技巧,需要怎么样的技术支持?


电信诈骗泛滥、横行这么多年,这个“电信”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们到底要谴责人,还是谴责“电信”?


是慨叹人的“贪婪”,还是取笑人的信任?


我们的“防”,到底要防到什么程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