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是什么把中国楼市逼疯了?

环球论坛 2017-12-24 22:43:44


转瞬间,中国的楼市已匆匆走过了四年的光景。


四年前,市场刚需、暴跌50%、抑制炒房、回归理性……的声音似乎仍旧不绝于耳。


四年前,不提楼市、房地产调控的报告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是不是想通过市场对房地产无为而治?一些专家频频前瞻、预警的房价暴跌会不会如期而至,市场在观望着,人们在期待着。


四年后,专家的话成了屁话,火热的房地产、投机的资金流,再一次地成了一头疯狂的牛,涨涨涨!涨涨涨!不知何时能回头。


本指望中央的去库存能带来房地产健康发展的艳阳天,没想到疯狂的资金流又反其道而行地把楼市逼得走火入魔。


且看一看楼市疯牛的疯狂记录吧!


据昨日的《人民日报》这个最官方的媒体披露,杭州楼市似乎在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疯狂戏码!


到底疯狂成啥样?导火索又是啥?


据悉,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宣布自9月19日起将在《杭州部分区域实施限购政策》。


此令一出,五千追随者!快马加鞭,实施抢购。效果更是斐然!数据可为证!一天签约5105套!楼市被空前燃爆,去库存瞬间变现。


都是啥人帮忙去了库存?


据万科某楼盘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在限购令出台后,有客户急急忙忙下单,饭都没吃就马不停蹄赶来签合同。


半夜12点左右,某中介公司现场。开发商纷纷通知外地客户赶紧签约。甚至有开发商拿着POS机,赶到上海让客户刷卡。


千万别以为疯狂的只有杭州,一二线城市的楼市几乎全疯了。新房环比涨幅成了它们万马奔腾的比赛场。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8月份70个大中城市房价环比涨幅显示,超过90%的城市房价上涨。其中,新房环比涨幅最大的城市是郑州,环比上涨5.6%。火热的楼市一度出现购房者仅有2分钟时间来选购房源的局面。


更令人不可思议、不可想象的是上海一套1998年的30平米的房子因为位于静安区的优秀学区,卖了近600万。


一二线城市的楼市热度甚至也还连锁性地辐射到诸多小镇。有报道显示,截至今年8月,已有31个小城镇住宅价格突破万元大关。


是什么样的魔力在背后推动着当下的房价竟然如此疯狂暴涨?


从货币供给、市场竞争与物价涨跌的内生性联系上看,归根结底也还是钱的发毛与资本的逐利惹出来的。


资本是逐利的,哪里好赚钱,便向哪里去。这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我们不能因为资本逐利燃爆了楼市,炒高了房价,而就口诛笔伐它的贪婪贪心与不负责任。


正常的市场竞争,应该达到一种资本盈利均等化的状态。这是社会资源及其产品用途达到瓦尔拉一般均衡状态下的最优化配置的标志。除非熊彼特式的市场或技术创新又颠覆了这一状态,并引发市场对资本逐利的重新导向。


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是一种自发性的、无为而治性的均衡力量,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则是一种市场上顺势而动、逆向调节的平衡者。市场失衡的自我纠偏、自发均衡是一种阵痛漫长的过程。此时政府调节与平衡的缺位尽管打着自由放任、无为而治的旗号,也实则是一种地地道道的不作为、不担当。


所以,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在市场的自发调节、自我均衡中也是大有作为的。它要像梁山伯的好汉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时那样该出手时就出手。


现在,中国高烧不退的楼市显然是发毛货币、资本逐利自酿出来的一种岌岌可危的急症,而且病因也是极为明了。


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货币竞购物品,买家竞争超过了卖家竞争,才有物品涨价。房价也是如此,高房价背后总免不了有钱的影子。


广义货币M2是一个最近经常被提及的数据。有媒体统计,自2000年以来,M2增长超过10倍。此举也就意味着,在市面上流通的钱多了,房地产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流向。


问题是这些被超发、宽松出来的货币为何都独木桥般地流向了房地产,为何没有合乎中央政策意图地流向实体经济?这是要害之所在。


这几年,中国经济进入了自己的新常态。这种新常态着力解决的一个顽疾就是落后产能上的严重过剩与资源、生态上的过渡开发。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是其逼出来的,也是势之使然。一带一路的战略,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超级的过剩产能与库存产品的推销会,是中国经济的自我救赎。


社会生产本质上是一个不断创新、不断循环、不断扩大的再生产过程。投资是其中的一个永动机。在马克思的两大部类的再生产图式中,固定资产的再投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生性变量。没有了生产性投资的增长,社会财富的创造也就没有了根基和源泉。根据费雪的货币交易方程式,如果货币的再循环,再投资,只是单纯通过供求的作用而涨跌的物价,而不是投到生产环节创造新的财富,那么,这个社会的财富创造也就掉进了一个不断萎缩、不断消耗的恶循环。


用这个镜子照一照我们的经济新常态,又是啥样子呢?


一言以蔽之,生产性的实体经济投资被萎缩,逐利性的热钱齐刷刷地热炒房地产的价格,并把它当作投机钻营、保值增值现有资产的工具。有这样一个数据的下滑非常敏感,那就是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一再下滑以及一部分财富精英惶恐不安地向海外移民。有媒体披露,今年1-7月的民间实业资本投资增长竟滑落至2.1%,那么他们的钱都去哪逐利了?有媒体称,广东珠海等地的一些民营企业开始卖厂卖房,把钱投向房地产。来自央行的数据,也能佐证这种发毛货币的最新流向。据悉,央行7月人民币贷款增加4636亿元,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


正是这些发毛货币的竞购燃爆了一二线城市疯狂的楼市,一夜之间巨量的库存被秒杀了。被去库存的房子都用来干嘛呢?是刚需者去的库存,还是投机者去的库存?


正如一些市场观察家所看到的那样,尴尬的是市场在偏离去库存主题的同时,凡是限购限贷的地方,却都背离政策意图地引发了更进一步的上涨和恐慌性的购买,市场走到今天,的确值得我们反思和研究。


有专家分析,今年房价的疯狂上涨,除了在去库存的主题下房地产政策的刺激以及货币政策的配合之外,外围市场不断扩容的负利率政策引发的资产逐利荒漠也是资金大量进入房地产的主要原因,不仅仅是中国的资金,全球的资金都在寻找安全资产。在国内制造业仍然面临困难的情况下,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就成了大量资金流入的首选。7月份引人关注的金融数据就是一个明证:人民币贷款单月增加4636亿元,但居民中长期贷款就增加了4773亿元,居民新增中长期贷款绝大多数就是房贷。


这样以来,今年房价上涨的逻辑也就基本清楚了:去库存的房地产政策是第一推手,为稳增长释放出来的货币以及实体经济资本逐利荒漠的丛生成了最大的助力。


高房价是当下最大的民生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绝不能超发货币,抱薪救火,而要想办法在供给侧改革上发力,通过市场和政府两只手共同调控好房地产一产独大,一产暴利、一产爆红的局面,要千方百计通过实体经济利润率的恢复性增长,吸引社会资金回流,用于生产性投资和物质财富的创造。这才是供给侧改革的正道。绝不能再听任抱薪救火式的政策逼疯中国的楼市了。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