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银发背包客七日游琐记之一

怀念与分享 2018-03-08 22:10:46


秋风将起的时候,我就与同学老周策划,去湖南张家界旅游一趟,于是两人分头查交通信息,定旅游攻略,准备做七天自由自在的背包客。看看万事齐备了,偏偏今秋雨水繁多,连日下雨使我们的计划一再后延。直到秋冬交际的十一月初,才盼来久违的晴天,赶紧背上行囊上路。

时下年轻人出去旅行都作兴自驾,而银发一族大多跟随旅游团,把几个钱往旅行社一交,就百事不用操心,吃住行游购娱全听导游的指挥,按照上车睡觉,下车看庙,景点拍照,定点尿尿,举旗报到的旅游定式走一圈,倒是真的省了许多事,可就是难以称心如意。
为嘛?你感兴趣的地方,想多看看,导游不感兴趣,走马观花似的催你赶路;你不感兴趣的购物处所,偏偏是导游们发财的契机,他让你在那里逗留、花钱。你如果不看不买,导游不高兴、后果很严重,轻者冷言冷语讽刺挖苦指桑骂槐旁敲侧击,让你心里老不自在;重者当面斥骂不肯开车让你饿饭老病复发,最后生了一肚子闲气回家。所以有朋友说旅游就是花钱买罪受,说“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不愿意出门旅游。

其实,我们的旅游是离开自己熟透了的定居地,去陌生的异乡作短暂时期休闲性质的游览、观光,以求知、求新、求乐,求得一个美好的回忆为目的,我们要的是丰富阅历、愉悦身心。那种跟团旅游,达不到这样的目的。

我出去旅游更注重自己的精神享受,往往喜欢自己决定行程和路线,和三四个好友一道,采取自行买票,自主漫游、背包徒步、探险体验等自助游方式。不嫌弃操心费力,不惧怕陌生环境、体能挑战甚至挨宰上当,面对未知的旅途虽也偶有恐惧,但更多的是期待与向往。
为了
实现自由自在、身心愉悦,甚至不惜一个人一个包,独自带心上路,想走就走,想看就看,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看得仔细、玩得随心。住不求档次,安身即可;吃不讲贵贱,有味就好。把旅行中的困难看作是旅行阅历的一部分,这样才能尽情享受那段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出游,做背包客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虽然年岁已过花甲,趁着体能尚好,出发吧!

113第一天安庆至武昌

今天天晴,气温明显升高许多,外面的冲锋衣穿不住了,我把外衣罩在双肩背包上,乘九路公交车到达客运中心站,老周已经在车上等我了。
中午开往武汉的班车晚了半个多小时,出站以后,两个湖北口音的司机还沿途带客带货,拖拖拉拉地快两点还没有开出安庆市,好在我们上火车的时间在明天凌晨,不怕他耽搁。现在是客运淡季,开车时去武汉的乘客只有五个人,这样跑一趟怕是连汽油费都不够。不过沿路他们还是带上了十来个客,还有七八包货物,这下就不会亏本了。从车站买票我们每人花了
150元,外加3块钱的保险费;而在路边上车的只要付100块,整整便宜了三分之一,难怪司机不愁没乘客。在黄梅服务区休息时,那司机打开货仓,拿小刀割破封口从货物包里掏出两条一两斤重的鱤丝鱼,又飞快用胶带纸把货包封好,看他们轻车熟路的样子,干这个勾当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不过他们对乘客还是非常客气,告诉我们回程如果上他们的车,也同样给我们票价优惠,我们接过了他们递来的联系名片,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

晚七点过后,我们在武昌宏基汽车站外下车,立刻被一群拉吃饭住宿的男女包围,虽然我们的确要找一个饭店吃晚饭,还是不信任这些拉客仔、不愿意这样被动地解决问题。汽车站好像在维修,周边建筑工地一样乱糟糟地,我们走出包围的人群以后,看看街道上黑漆漆地没有饭馆,只有回到车站边上,接受小饭店老板的热情招呼。其实我们的小心好像多余,我们两个点了一盘黑木耳炒肉丝、一碗青菜猪肝汤,每人吃了两碗米饭,总共才36块钱,虽然那肉丝非常节约、黑木耳偶有细沙,但是我们还是吃了个闷饱,足矣。

八点多进入武昌火车站,在自动取票机上打出我们去张家界的火车票。四下溜溜,才发现这个火车站很大,车站里各种商店快餐店一应俱全,光卖“老汉口”热干面的就有好几家,回程记得要光顾一下,品尝品尝那个武汉特色的美食。
安庆去张家界没有直达的交通,无论选择汽车、火车还是飞机,都需要中转,汽车从长沙中转,火车从武汉,飞机从南京武汉中转。最初我们从携程网络订购了奥凯航空打折的机票,
400多块钱一张还要在武汉住一宿,不料几天以后就收到手机信息,告诉我们航班取消了,需要退票退款,我们都以为又是诈骗者的伎俩,不料这回倒是真的,奥凯航空公司并入幸福航空,所有订购奥凯的机票都要取消、重新办理。我们干脆转向火车,现在是交通淡季,网上买车票一点都不困难。400元买了两张火车下铺,连住宿钱都省下来了。

在候车室的铁皮长椅上坐到十点钟,电子显示屏上才出现我们关心的信息,北京至张家界的K967次列车在二楼7号检票口候车,时间尚早,我又四处溜达,书吧里翻翻、网吧里瞧瞧,看看“周黑鸭”熟食店里那肥大的鸭腿很是可爱,8块钱一只也不贵(杨家界的小店要15块一只),买了几只让店家真空包装起来,留着路上吃。
车站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宛如闹市,隔几分钟就响一次的广播,声音洪亮、有些吵人,但我的同伴周君却坐在椅子上鼾声大作,这状态真好。在晚点近
20分钟以后,我们上车了。找到619/20两个下铺,放下行囊。上铺的两个汉子脱去鞋子,盘腿坐着看手机,车厢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脚臭,我忍不住说了声“这车厢的气味真不好”,汉子们立即有了意识,匆忙把脚藏进被子里。此时已经是凌晨1:45了,我们立即躺下休息。(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