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为了这篇3万多字的特写故事 记者“卧底”当快递员两个月

法治传媒 2017-12-01 19:29:25

 

  今天是界面新闻成立两周年。这个标榜最受中产阶级欢迎的商业新闻媒体,在今天推出了一篇重磅稿件,关注的并非光鲜亮丽的风口产业,或身价不菲的商业大佬,而是一个最为普通,又常常被人忽略的职业——快递员。

  据北京交通大学、阿里研究院和菜鸟网络联合发布《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初,中国从事社会化电商物流行业的有203.3万人,大概是5年前的3.4倍,年龄分布以20至30岁的男性为主,近八成来自农村。

  快递员穿梭不息的身影是互联网线上与线下的连接点,是中国电商急速发展的见证,也是城市里“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这个群体的印象是模糊的。

  界面这篇《中国快递员》用长达3万余字的篇幅,记录了快递员群体最为真实的生存和精神状态。令人惊讶的是,记者为了还原他们的生活细节,选择成为一个真正的快递员。他进入一家大型快递公司,在那里工作了两个月,并与快递员同事们一起住在群居房里。

  最近几篇颇具影响力的特稿,让非虚构写作受到圈内外的广泛关注。不过,像《中国快递员》这样,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来叙述的长篇报道并不常见。在文章的评论区,有读者以“深度好文”来评价这篇报道,还有很多人感叹记者“卧底”两个月实在不易,值得敬佩。

  媒记君联系到这位亲自做了两个月快递员的界面记者邵羽中,跟他聊了聊这篇报道背后的经历和感受。

  了解他们的最好方式,就是融入其中

  Q:最初是怎么想到做快递员这个选题的?

  A:这是策划小组讨论出来的。界面到今天已经成立两年了,我们想做点不一样的文章给读者。

  我们也是从身边开始寻找。快递员跟我们的生活联系非常紧密,可以说无处不在,但很少有人会去特别注意他们。好像只有当一场大雨让我们焦急等待的包裹没能如期到达,或是全城重霾逼迫我们躲藏在家接收一箱网购的、原本在家楼下就能买到的水果,才会注意到那个站在家门口满面尘土的陌生人。同时,这个群体与很多东西产生关联。通过他们,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国经济由制造业而现代服务业的转型,感受中国居民消费升级和城市人群的生存状态,感受互联网时代的生活方式,感受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所以,在界面新闻上线两周年之际,我们用这组《中国快递员》的报道,来作为我们对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时代的一个记录。我们认为,要了解和记录这个时代,快递员是一个绝佳的入口。

  Q:其实要让大家了解快递员的故事可以有很多种方式,界面之前也做过相关的调查报告和视频图集,为什么这次会选择让记者亲自去做快递员,而且一做就是两个月?

  A:我们是想展示快递员最真实的状态。如果只是以记者的身份,通过一两天的时间去采访,那只是听他们的描述。语言多少会有修饰的成分,跟真实的情况有出入。如果要去了解最接近真实的状态,肯定需要花时间,更近距离地走到现场,既有亲身体验与感受,又有第三者的观察和记录。所以,我们选择尽量多花一些时间和心力,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融入他们,认识他们。

  Q:“卧底”的方式也是你们一起讨论决定的吗?界面有给你哪些方面的支持?

  A:对,我们想做一些更真实、更鲜活、更有现场感的原创报道。卧底的方式难以避免。

  允许我用两个月的时间专门做一篇稿,界面创造的这种条件和空间,应该说在国内媒体中都是少见的。做这个报道,绝对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界面的编辑们在选题策划、采访、后期文本处理等方面,都给我很多帮助。

  ▲街头午休。 来源:界面新闻

  心理压力来源于对他们的歉意

  Q:《中国快递员》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报道,为什么要分成四个部分发出来?这样的分割是出于哪些考虑?

  A:主要是因为太长,全都摞在一起阅读难免有压迫感。现在大家通常也习惯在手机端阅读,一口气看三万多字确实很困难,而且需要有一整块的闲暇时间。

  这四个部分有着内在逻辑。第一部分主要是讲我刚做快递的初体验,包括介绍工作流程,快递员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等等;第二部分就谈到快递员跟客户沟通的技巧,这是大家普遍不了解的一面;第三部分是高潮,快递员与外部客户、内部员工之间发生的冲突和矛盾,这里还牵涉到企业的管理问题;最后一部分描述快递员的生存现状和精神状态,以及他们的诉求。

  Q:写作这篇稿子的过程是怎样的?是一边工作一边在记录吗?

  A:在跟他们沟通的过程中,一旦有独处的机会,就及时在手机上写日记,不然很多细节容易忘。有时候跟他们聊天,需要手机录音,晚上得等他们都睡着了,再来整理。

  Q:那真的是很辛苦啊,身心的压力应该都挺大的吧?

  A最大的其实是心理压力,主要是对他们的歉意。到后面熟了以后,他们有些人真的是把我当成朋友。马荣在辞职回老家之前,只喊着我跟他一起吃在北京的最后一顿晚饭。但我向他们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我想跟他们说声抱歉。

  ▲悬挂在某快递公司点部的横幅 来源:界面新闻

  Q:在这个两个月的过程中,还遇到了些什么困难?比如有没有被人怀疑过?

  A:怀疑倒没有,他们肯定没想到我是来做采访的。他们互相之间的沟通其实也不多,因为快递这个行业的人员流动性太大了,今天跟你是同事,明天可能就走了。要在短时间之内跟他们混熟,有比较大的难度。我本人是不抽烟的,但他们几乎都抽烟,于是尽管我那段时间一直咳嗽得厉害,但基本每天一包烟。

  快递员不仅是体力活,还要考验情商

  Q:这段时间你觉得自己算是一个称职的快递员吗?

  A:我是真的很认真在做这份工作,因为我想感受做这个行业到底是什么体验,所以一点也不能偷懒。相反,我为了能跟更多人熟起来,不仅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还要去帮他们。我本来以为每天爬楼梯能练出八十块腹肌,结果一块也没有(笑)。

  Q:在真正去从事这个职业之后,你对快递员有什么新的认识?

  A这个行业确实很累,不仅是跑腿的体力活,而且很考验情商。同样是在外奔波,有人月入数万,有人却只能进账三千。很多人还没搞懂为什么,就摇摇头叹气离开了。大部分人只是在日复一日的派件、收件中机械运转,疲累却低效的工作产生了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想坚持又厌倦,想逃离又不甘。

  ▲客户在屋内填运单,以屋外有蚊子为由,让快递员在关着的门外等着。来源:界面新闻

  在人们的印象中,快递员依然是社会最底层的打工者。哪怕已在城市打拼多年,不少快递员也依然自认为是个“乡下人”,不想留也留不下来,终究要回老家。其实他们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融入城市,却似乎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疏离。

  最初,他们怀抱着月入过万的梦想涌入快递行业,如今有人梦想成真,也有更多人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与迷茫,对城市没有归属感,对职业缺乏认同感,对自身丧失存在感。他们中的很多人所面临的物质与精神贫穷依然怵目惊心。

 来源:界面


  版权申明: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除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标明作者及出处,如有侵权烦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特此申明。谢谢!


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wap.law-tv.cn

(长按上方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访问)

关注我们: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