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妈妈,你是我的妈妈吗,还是我的孩子?

众和爱成长 2017-12-07 21:50:24




妈妈

你是我的妈妈吗,还是我的孩子?

文、编辑:梧桐语



从亲子关系工作坊回来已经一个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里,我变了很多:

 

以前的几年里,我是不怎么吃饭的,经常早上起来就开始工作,到下午四点,准备去接孩子的时候,一站起来,发现头晕!哦!忘记吃饭了!

 

这一个星期,我每天吃够了三餐。

 

以前的几年里,我是不怎么出门的,因为可以在家里工作,在网上购物,除了不得不接送孩子放学,我是决死不会踏出大门一步的。

 

这一个星期,不管有事儿没事儿,每天中午,会给自己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出去走走,随意的,随心的,走着,感受着。


以前的几年里,我是不肯养活另一个物种的,无论动物、植物……除了我已经生出的孩子,任何活着的物种,我都不会养。因为我知道,我能养活自己养活孩子,就已经耗尽了我的心血,我已经没有力量再去为另外任何的生命负责了。

 

这一个星期,我忍不住给自己买了一盆多肉,每天还会抽出时间看看它是不是渴了,为它把尘土擦掉。还计划着,要养薄荷,要养绿萝,有机会要给自己养一只大金毛。

 

……

 

这一个星期,有太多太多的变化,这一个星期,我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在培优班里,分享这份感觉的时候,很多人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然后,那几天,开始像画面一般的在我眼前展开:


那种安稳的感觉,那种被看到的感觉,再一次围绕着我。

 

可是在那,我是真的大大的哭过一次的。

 


那是工作坊的最后一天下午,时间安排的很紧凑,然后,有那么一个活动,全程不可以用语言,面前一群人做父母,而我做了孩子。

 

父母表达的议题是:不准哭!

 

对我来说,这三个字,是人生早期,最痛的三个字,大概从我三岁起,就会被爸爸说:不准哭,憋回去。

 

不是因为,爸爸不能接受我哭,而是因为,妈妈体弱多病,见不得我哭,见到我哭,她的病情会加重。

 

所以,于我而言,不准哭憋回去,那不单单是一个孩子的情绪不可以表达,更是要为这个家撑起一片我必须撑起的责任。

 

而那时候,我仅仅是个三岁的孩子而已。

 

学了心理学后的很多年,我不停的用各种方式,去应对,不准哭,憋回去,这几个字。

 

从意识层面,从理智层面,我以为,我真的已经长好了,我甚至可以谈笑风生的告诉别人,我小时候,为了不让妈妈病情加重,是不可以哭的,没有一点点悲伤的感觉。

 

然而,活动开始的时候,我看着对面那个扮演我母亲的脸,父亲的脸油然浮现:不准哭,憋回去,那个画面,在脑袋里展开来。

 

我忍不住后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坐在那个角落里,抱着自己,忍不住的,压抑的流泪。紧紧抱住的,仅仅是自己而已。

 

我真的发现,我究其一生,都不会站起来,走回到父亲身边了。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很久……

 

扮演我的妈妈的人走来抱住我,痛哭,那份委屈,那份恐慌,那份无助,像洪水般的,倾泻而出……

 

可是,却也会有深深的窒息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体的另一侧,一个温暖的,稳定的,柔和的存在,就在那里。

 

心中,仿佛燃起一种希望,我决定,我要知道,那是什么。当我摸到那个稳定的在我旁边的是pauline的时候,那瞬间,我不由自主,转过身,抱着她。那个怀抱,是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感受过的,最温暖的怀抱,最安稳的怀抱,最柔软的怀抱……

 

那个曾经的小小的我,那个三岁开始,就急着长大的我,那个要为妈妈撑起一片天的我,在那一刻,终于,安稳了。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那个小小的我,被接纳了,被拥抱了,被爱了……

 

 

我有想过,回到现实的我,发生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改变,只是因为:

 

那个曾经的受过伤的小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被看到了。


那个曾经的受过伤的小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被疗愈了。

 

那个小小的我,和如今这个大大的我,终于,和解了。


……



这篇文章,我仅为自己而写,这篇文章,我仅为疗愈而写,这篇文章,我仅为成长而写

 

所以,在众和做公众号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决定,要任性。

 

为了这篇文章,不放任何广告,不做任何引导。就这样,直接结尾。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