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你要的代购,或许正在毁掉我的假期

猪肉荣的文剧店 2018-06-12 08:33:30

若第二次遇见,就加个关注吧

作为提着大包小包行李在外旅行的人来说,他真的愿意帮你付代购费,也不愿意帮这么多人带东西。

——查理荣


从落地日本开始,就有无数人给我列购物清单。甚至微信里一些从来没有联系过的朋友,都列Excel表格过来。

我发了朋友圈,温馨提示所有的代购我都不带。

如果全部买下这些东西,我真的就是搭上自己的假期,赔上机酒费用,免费跑腿了。你说我图啥呢?我是来旅游放松的,我又不是来做生意的。

况且,带东西也没钱赚呀。

我发完朋友圈后,还有朋友私信我:滚犊子。

要来放松的,不生气,我忍。

然而,这样并没有让我真的能放松。同行的老同事Andy,全程接到各种要求,从便秘药到安全套,从面膜到护眼罩,列了一大堆。

他答应了别人买东西的请求,不能不买,一家一家药店找。在大阪的药店,大多数没有中文导购,他就拿着图片一排一排货架去对。

实在看不下去,我就帮忙去找东西。我为了多申请到一天的假期,就差没给领导跪下,可是我却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日本没有出去玩,而是在找购物清单上的东西。

一个朋友让他买十盒蒸汽眼罩。Andy看完盒子后,微信和对方说:十盒真的太多了,我的箱子里装不下。

对方说:真的不多,我又不是没有买过。

Andy只带了一个小箱子,确实装不下,里面还有衣服呢。

对方说:要不你提在手上。

Andy说:我还带了包。要不这样,你先用着两盒,我回到香港给你买,香港也有。

对方说:不行啊,香港出的不是原产地。

Andy也不想在街头和对方争执,只拿了两盒回到酒店。一边把一堆东西塞进行李箱里,一边在和自己生气:六十块钱一盒的东西,我真的恨不得给她六百块,让她放我一马。

这个时候,对方的微信又来了,让Andy一定要买十盒。

Andy真的有点火了,说: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实际情况,我真的带不了。

对方说:这有什么,又不重,你考虑过我的心情吗?在香港买和在日本买能一样吗?

如果是一点交情都没有也还好,可是这姑娘在工作上和Andy有交集,不能拉黑不能把话说绝,只能自己强忍着怒火。



我一直以来都不爱给别人带东西,一我怕完成不了任务,二我背着任务玩得也不开心。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天可以轻轻松松玩一下,为什么要背这么多心理压力呢?

去香港,你要代购,去台湾,你要代购,去日本你要代购。如果这件事非我做不可,作为朋友,我二话不说就会答应。如果是带一些救命药,我必然全力以赴。

可是,无论是淘宝还是微商,都有专门的人做代购,为什么要让朋友背负这样的压力呢。

作为提着大包小包行李在外旅行的人来说,他真的愿意帮你付代购费,也不愿意帮这么多人带东西。

在上一篇文章当中,我说过,朋友要互通有无,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不会因为对方提出什么要求,而觉得对方不配做朋友。

同样的道理,当朋友确实觉得不方便的时候,能否把恶毒的语言收起来,能否把缠人的劲儿藏起来。我们愿意帮人,但是也请你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Andy逛了一天,才发现要买给自己父母的药,一盒都还没有买,箱子已经塞得满满当当的了。他把外套拿出来,另外用袋子装着。

我正在酒店里蹭网写文章呢,一个朋友说,你帮我在免税店带两条烟?

我说,两条烟没什么,可是我答应呢,我就得答应别人。全答应我带不完,只答应你我又觉得对别人不公平。那么该答应谁,不答应谁,中间还得评估感情的深浅,划一条分界线,这太难了。实在是抱歉,希望你能理解。

对方回复:没问题,我能理解。

这就是好朋友。谢谢你。






作者:查理荣


新锐作家

一枚入戏的码字农

喜欢尝试各类新鲜烂货
以及擅长于把自己玩死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