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黄圣智:艺术生活化, 生活艺术化|ArtChina 视点

艺术当代 2018-03-08 20:31:35

chi K 11 美术馆馆长黄圣智


艺术当代(以下简称“艺”):在我的印象中,2013年上海K11 的艺术空间是以艺术空间的名义出现的,之后逐步发展为现在的美术馆。请介绍一下这个转变的过程以及原因。

黄圣智(以下简称“黄”):2013年到2016年,上海K11的艺术项目做了较大的策略调整。K11 总的来说是一个概念很新的管理公司,它协助我们的母公司新世界中国去做一个全新概念的产业管理。整个K11 模式的核心是“艺术、人文、自然”。这三个元素,可能你都不陌生,上海K11 里有都市农庄,人文的部分会通过一些市场的活动去积累,艺术性和文化类的活动还会增加,但是艺术本身是核心,是这个项目的灵魂。当然在整个大中华区会有不同的侧重,内地的K11 以当代艺术为主,在香港的则更倾向于以设计为重心,偏重与学界合作做展览展示。当然,每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香港K11 会投入到与当代艺术有关的项目上。

具体落实到上海来说,2013 年到2014 年,我们还是以一个艺术空间的形态在思考,主要目的在于要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舞台上提供一个专业化平台,让国内外艺术家充分交流。后来,在K11 艺术基金会的统一规划下,我们逐步转型为美术馆模式。这主要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伴随着我们推出更多有影响力的国际化展览,K11 和巴黎的东京宫、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的ICA,美国的新美术馆,MoMA 等开展了广泛的合作,升级为美术馆之后,作为一个非营利机构它能够跟更多不同功能、不同类型的机构去开展合作。另一方面,我们认为,美术馆相对于艺术空间,最大的功能区别在于公共教育的职能。相较于其他地区,K11 上海公共教育部分推出了更多的活动,包含了艺术家的讲座和论坛,还有我们艺术幼教等等内容。


K11购物中心现场


艺:K11 作为一个依托于大型综合商业空间的美术馆,其在空间特性与专业定位上与普通的美术馆想必也有所不同。这也是外界对于K11 美术馆最突出的第一印象。请介绍一下它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黄:空间利用的模式只是表象,其实核心在于我们整个运营模式和理念的不同。我们认为在一个商业系统内的文化空间里,我们不管它是什么形态,电影院、剧场、美术馆甚至是迪士尼,本质上是在提供一种文化体验。所以这也是我们主席郑志刚先生的一个创想,提出了一个全球首创的策略叫做美术馆零售(museum retail),他把美术馆跟零售两个行业结合在一起。具体来说,从空间体的角度看,除了美术馆的空间以外,上海K11所有的楼层都是以展览策划的概念去做的,所以一般的商业体有招商部门,我们叫品牌策划,以一种艺术策划的方式规划空间布局,进而在每个功能型布局或品牌门类的区域内有机地显示不同品牌的关系与线索,做出有针对性的推荐,就像艺术品一样,你要去欣赏这个艺术品,就需要去了解它背后的内涵,这就是为什么说美术馆跟其他空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教育功能,品牌认知和消费观的培育其实都是一个跟艺术教育类似的过程。当然,我们也会把艺术教育的内容穿插在整个空间内。上海K11 陈列有十七件当代艺术品,因为在B3 的这个美术馆空间里只有3000 平方米的空间,扣除公共设备、幼教的空间和讲座厅后,展厅面积只有2000 平方米,分成五个展厅,所以它的体量非常有限,于是我们把公共空间就当作常设展的概念来做。所以这十七个艺术品其实是有一个展览的概念在上面的,根据艺术、人文、自然为总体的概念,我们去收藏这些艺术品,把它变成一个展览的轴线,然后让观众们自己去发现它。我们也设计了艺术地图,那这个地图就可以让观众循着线索自己找到,然后去阅读,甚至是去感受这个艺术品。如果有一些观众觉得有的作品离我太远,没有办法理解的时候,还可以到我们的服务台去申请免费的导览人员帮他讲这个展览跟作品的关系。最后我们还送给他一个艺术的小礼品,让他能够延续这个体验把它带回家。总的来说不管是店家的这个体验或者艺术的体验,K11 都希望创造一个创意之旅(journey of imagination),每个人来到K11 都能有一个充满创意的旅程,他自己都参与其中。有很多的朋友会问我K11是什么意思,其实我们的主席郑志刚先生在创办之初就说了:我希望你们告诉我它是怎么样的意义,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来到K11经过他的体验、感受,形成自己特殊的意涵,我们不要去规范它,而只是在这个空间里面呈现我们觉得最好的东西给到大家。

此外,我们的孵化模式也很特别。之前提到了,K11 基金会有大量的推介年轻艺术家与引进国际艺术交流的工作。而上海作为内地板块所注重的当代艺术的一个窗口,将承担项目测试与培训孵化的模式。项目成熟之后,将回到国内其他K11 空间进行巡展。未来K11 会在广州、沈阳和武汉开设新的空间,其中武汉会在两年内陆续开设武汉K11 和汉口K11,下一步可能还会有宁波、北京的计划。这个模式其实有点类似零售产业或者是商业的复制模式或者是加盟模式,当然我们会有当地的艺术团队来做在地化、本地化的一些工作。具体到上海K11 的工作,我们一年的艺术项目会分五到六个大的区块,其中一档到两档是本地团队可以去做执行策划的展览,因此2016 年,我们经过基金会的审批做了名为“WE”的展览,关注江浙沪一带的艺术社群,那将来这个概念、这个模式也会复制到武汉、北京、沈阳、广州去做。美术馆做社群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只是今年我们把它做上线了,可能两到三年就会办一次这种区域性的社群展览,去发掘新的艺术家,并把它打造成一个周期性的品牌项目。


达利展现场


艺:您刚才也提到了散布在整个空间里的十七件艺术品。对于任何一个美术馆而言,馆藏都是其定位的基础,请问三年来美术馆基本的馆藏有多少?是否都属于K11 艺术基金会的收藏?散布在商业空间里的艺术品是否也属于美术馆收藏的一部分?

黄:其实K11 很有趣,我们艺术项目不止是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一个推广者,我们也是收藏者,但是我们只进不出。我们的美术馆其实是非营利的机构,我们没有艺术藏品,也没有资产,我们其实只是在做展览展示跟教育的功能,并为业主,即美术馆所在的这个物业本身提供专业的艺术服务,包括帮业主去做艺术收藏。K11 它本身是一个管理公司,我们在帮这个物业去管理,但是这个物业其实也属于我们新世界集团所有,所有作品都属于这些物业本身的资产,我们只是在这些资产上面冠上了展览的概念,为其注入了生命,所以我们不像一般的商业空间,他们也会买艺术品,但更多是基于审美和陈列的需求。

艺:曾有一位资深的美术馆业界的友人戏言,公立美术馆的馆长主要任务是接待,而民营美术馆的馆长首要任务是筹钱。请问K11 美术馆主要的经济来源是什么?在中国的现实情境下,K11 艺术基金会是如何有效地开展工作,支持艺术的?

黄:对于所有的美术馆而言,维持运营都是一个大问题。我们K11 的艺术基金会本身是不涉及金钱的,它作为整个K11 所有艺术项目的最高领导而存在,我们下属各地区团队在编制上隶属于不同地区,但是由基金会统一管理。基金会确定指导方针、制定专业方向,引导规划项目,任免专业人员,更接近管理委员会的职责。K11 美术馆的主要收入依靠所在物业的营业收入按一定比例提成,不足的部分我们靠票务推广、政府补助、企业赞助还有工作坊、商品销售这一些补充。


关小个展现场


艺:自从开馆展“真实、美、自由和金钱”以来,K11 美术馆基本建立了两条主要的展览线索,就是当代艺术大师和新锐艺术推荐。其中,近两年来K11 推出了一系列有意思的年轻艺术家的双个展,甚至会有四个展览同时推出的情况。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展览形式?陈天灼、程然、陈维、关小等一系列年轻艺术家的展览所占的比重大大超出一般的美术馆,K11 为何会关注这样一个年轻的艺术家群体?未来又会如何推动年轻艺术家的发展?

黄:对于中国的年轻当代艺术家的发掘与推介,是我们K11艺术基金会成立之初就确立的目标,也是我们主席郑志刚先生一贯推广的艺术理念。当然,我们不仅仅推介国际大师与中国年轻艺术家,我们和本土的优秀的成功艺术家也有很紧密的合作,比如张恩利老师、王兴伟老师等。我们对于年轻艺术家的扶持和推动主要从几个层面展开。首先是面向国际机构的合作、交流和推广;其次就是艺术品收藏,这既是提供一个收藏、展示的机会,也让代理艺术家的画廊更有信心,艺术家的作品被专业美术馆收藏;第三会提供一些现金资助。所以我们收藏艺术家的作品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针对空间的需求去做采购,第二个部分我们会跟着展览、展示、研究的需要去收藏他们的作品。所以比如说我们支持程然、张鼎、关小,不会只买一次他的作品,而是会看他每次跟我们合作的状态下这个作品有没有适合收藏的,我们会陆续地做收藏。我们每年都会更新我们的扶持名单,总数控制在十五至二十位当代艺术家。2016 年是十七位。这个名单每年是从我们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香港的办公室整合得来,里面不是只有我们的馆员去推荐,而是包含整个艺术界各种专业人士的推荐,我们试图打造一个多赢模式。


我们之后”展览现场


艺:从莫奈到达利开启了上海一系列名声在外,观众如云,同时也是票价昂贵、屡有争议的大师商业展的成功案例。请问K11 为什么推出这一类型的展览?以后是否会延续这一系列?

黄:我们认识到,整个艺术史的走势是环环相扣的,虽然我们说国内的艺术发展其实跟国际的当代艺术并不同步,但在“八五新潮”以来的每一个艺术流派里面或多或少地存在不同的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影响。比如说我们的架上绘画可能受德国表现主义的影响,有一些艺术家可能受超现实主义的影响。所以在莫奈展的时候,我们设想国际大师的展览引进来会带来两方面的影响,一是对于中国的艺术文化有一个正面的提升,二是我们可以给年轻人在当地看到更多原作。后来在2014 年末至2015 年,我们就思考如何把大师系列进一步深化,所以才会有2015 年达利展的出现。在莫奈展上,我们只是把五十五张莫奈的原作给展现在现场,它其实跟我们本地的艺术圈没有互动。因此基于提升、扶持或者说刺激当地年轻艺术家的考虑,我们在达利展上调整了策略,在有达利大师级展览的同时我们也会有一个展厅是在展示超现实主义影响下的中国当代艺术,以此模式为开端,我们会逐步从“八五新潮”再梳理到八零、九零后艺术家的创作跟现当代艺术传统之间的关联性。

艺:除了依托商场的公共空间外,K11 美术馆目前是否有进一步的“走出去”的计划?

黄:这个问题上我们跟一般的美术馆稍有不同。特色在于基于各个不同城市的广泛的驻留与交流项目。我们的驻留项目不但在上海、武汉,还与国际美术馆机构有着频繁的交流。我们与巴黎东京宫有交换合作,2016 年程然在新美术馆有驻留,驻留完以后有一个个展,关小、张鼎则去了ICA 驻留。2017 年我们会送于吉去巴黎,这些展览都会巡回起来,这个模式可能不会变。2017 年我们会增加新的策展人项目,也是在艺术村的层面展开,目前我们在洽谈是东京的Tokyo Wonder Site,还有台北艺术村。此外K11 艺术基金会也有另外的策展人项目,像跟蓬皮杜艺术中心有马容元(Yung Ma)的驻留项目,我们会有不同的方式去做艺术家跟策展人的驻留项目,然后配合相关的展览展示。


我们之后”展览现场


艺:目前,上海的艺术版图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从以往的以艺术园区为核心逐渐转变为以西岸为标志,民营美术馆,尤其是博览会为核心的新群落的兴起。你如何看待这种格局的变迁以及K11 自身的定位?

黄:我个人在上海的从业经历,跨越了画廊、策展人、美术馆的管理者不同的身份,所以我可以更综合地看待这个问题。这几年来我在上海其实就亲历了艺术版图的变化,这里面其实是有一些政府政策或者市场的变化的影响,但总的来说我这种变迁更像是升级与扩散,让整个上海的艺术圈更加繁华。同时,这种变迁在模式上也从更多模仿北京的工作室、画廊为核心的旧工厂区活化模式逐步走出上海自己的风格。当很多人说上海的西岸不过就是学伦敦的南岸艺术园区,其实说对也不对,它是用一个区域营造的观念来做西岸的文化带,所以西岸文化带会包含艺术、文化、演出、演艺各个功能,还有很多的配套的商业会衍生出来,值得期待。当然这种策略与K11 的选择有所不同。K11 毕竟是一个艺术与文化的商业体,我们其实依靠的是CBD 的发展,在那个区块我们来做运营,因为人群是在这个地方生活的,我们其实服务的是在这个区块里生活的人群。我们每一个K11 几乎都在市中心,尤其是上海这个点非常便利,观众除了来看展览、参与我们的艺术教育外,同时还可以做其他休闲的事情,购物、餐饮,于是艺术就融入你的生活习惯,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假设整个购物中心的日均人流量是25000 人,可能在美术馆流动的人群就大概是1500 人到2000人左右,这个体量已经比很多传统美术馆要大了。总的来说,这次年末的艺术季上海操作得非常成功,它在一个礼拜之内把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那儿,让全世界的人来关注这个事情,飞到这个城市里面来参与它,但其实长期来看这一个人群到底会不会留在这个地方我们还不知道。整个西岸文化带的商业配套很有趣,以前在讲商业地产文化配套,现在是文化地产商业配套,所以它的商业配套到底能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做起来,跟上整个区块的需要,我们还需要观察,但是总的来说值得期待。


我们之后”展览现场


艺:最后是关于您个人的问题,请问您是基于什么考虑担任K11 美术馆的馆长?目前最主要的工作又是什么?

黄:我觉得,管理chi K11 美术馆最大的要求是要做个多面手。在K11,由于其特殊的模式,它要求一个馆长同时具备策划展览的能力、公共教育能力、政府公关能力、商业合作的协调,甚至还要设法去创造新的收入,去跟艺术家洽谈IP、做版权、合作开发商品,这很有挑战性,也是我期待的一个角色,我会尽我所能。我可能跟一般的国内艺术圈人士的经历稍有不同,我十八年的工作经验有九年是在市场和广告相关的行业,有九年是在艺术行业,所以我可以把艺术和商业结合得比较好。此外之前提到在K11 我们希望成功的艺术模式是可复制的,模式的话就牵涉到要标准化、模块化,一个新空间的从无到有,怎么从头到尾策划一个展览,我们都需要做标准流程的。这大概是我在这里做得最有贡献的一块,因为我做过策展人、画廊的管理人员、美术馆的管理人员,再到这样的K11 的特殊模式下我可以把过去学习到的不同模式整合起来,并且标准化。其实这也是K11 会吸引我的原因,因为我们试图把文化机构运用商业的经验来做管理跟运营,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尝试测试,我们不知道它最终会不会成功,但起码它是比较接近成功的。我们不再单纯地只靠文化赞助人或者政府的扶持,我们又多了一个收益的来源是我们挂靠的产业的零售,我们和业主一起来做运营,那不像是一般的地产商做文化,我们很期待这个创新的模式可以成功。


【本文载于《艺术当代》2017年第1期,文章原标题为《艺术生活化, 生活艺术化——对话chi K11 美术馆馆长黄圣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