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国际经济援助与中日金融暗战——《解放日报》前身记录下的那段历史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2018-04-15 22:37:20

 
↑↑↑点击上方“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关注我们



文│张国康



旧闻实录


国际援助趋积极

英贷五百万镑予我 巩固我国法币信用


本报讯:

   英财相西门昨日在下院宣布:关于英政府贷款予中国,加强中国汇兑平准基金的问题,现已获得圆满结果:中国政府业已增加汇兑平准基金一千万镑,其中五百万镑由两家中国国家银行负担,另外五百万镑则由汇丰与麦加利银行清付,而英政府负责担保。


   纽约方面:政界及金融界人士认为,去岁十二月五日美国进出口银行曾以二千五百万美元贷予中国,英国方面现加以响应,可见英美已采取平行行动以援助中国。

              ——《新中华报》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十日



怒吼的黄河



这是一个激情和惨烈的岁月。这则新闻刊出之时,抗战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刊出这则新闻的是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的机关报, 之所以取名《新中华报》,是寓意着抗战必胜,一个红色新中华必将诞生在世界的东方。这份小报是延安青年们了解全国抗战形势和瞭望世界的窗口。中国军民的抗战激情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和援助,这个消息,更加坚定了大家的必胜信念。

“国际援助趋积极”的那几天,在延安,还发生了一件鼓舞人心的事,那就是,流传至今的大合唱《黄河》的诞生。


冼星海


春天降临了延河两岸,一群年轻人在熠熠生辉的宝塔山下站成整齐的队伍,情绪激昂。他们是延安鲁艺的学员和从全国各地奔赴革命圣地的青年。随着队伍前面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的指挥,歌声响起:啊,黄河!你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五千年的古国文化,从你这发源。多少英雄的故事,在你的身边扮演。啊,黄河!你是伟大坚强,像一个巨人,出现在亚洲平原之上,用你那英雄的体魄,筑成我们民族的屏障……指挥合唱的年轻人,就是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的主任冼星海。这位刚到延安不久、有着十年党龄和南洋、西洋生活留学背景的青年音乐家,被全国风起云涌的抗战热情所感染,决心要“为抗战发出怒吼”。他曾经对西方列强无视中国抗击日寇的现实,采取“高高挂起”的姿态甚为不满,而今,他终于看到了国际社会的人性曙光。这则《国际援助趋积极》的新闻极大地鼓舞着他和延安所有的青年知识分子。就在前不久,他去看望卧病在床的青年诗人光未然(张光年),同样是热血青年的光未然,在卧榻上抱病为冼星海朗诵了他的新作《黄河吟》。年轻诗人的脸上由于激动而泛着红光,冼星海仿佛看到了黄河呼啸奔腾的壮丽景象,不禁乐思如潮。仅仅用了6天时间,在延安简陋的窑洞里,在昏暗的油灯下,冼星海就创作出了不朽之作《黄河大合唱》。

几天来,他带领青年们排练着,年轻的歌声在延河两岸回荡。《黄河大合唱》生逢其时,她的流传,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意志。“保卫黄河,保卫家乡,保卫全中国”的歌声从延安飞向全国……


战争与掠夺


掠夺是战争的代名词,耐人寻味的是,战败的日本在经济上却有惊人的增长。1937年,日本国民生产总值只有66.6亿美元,七年之后的1944年,GDP竟然高达175亿美元,他们在七年战争期间实现了和平时期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达到的经济增长。掠夺式的战争为其经济发展储备了足够的财力,这便是现代日本经济奇迹诞生的原因。


《新中华报》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六日关于

“日本发行巨额公债”的报道


这是一个关乎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时期。中日之间,在军事战争的同时,还进行着一场鲜为人知的金融暗战。弹丸之国的日本穷兵黩武,举全国之力发动侵华战争,同时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灾难。据同一时期的《新中华报》报道:敌藏相石渡在众议院审议陆海空军追加预算及对华特别战费的时候说:对华特别战费总数共四十六万零五百万日元……此亦将由发行公债之方式募得……《新中华报》认为,这种大的负担,便是侵略战争所赐予日本人民的“可悲的命运”!日本法西斯的狼子野心,不仅要将中国沦为其殖民地,还妄图使中国成为其侵略亚洲“以战养战”的资源供应地。

这一年,日军以仿造“中国法币”的卑劣手段,扰乱中国的经济金融秩序,由日军参谋部从日本调来“造币专家”专门研制法币。他们使用伪币在上海大量购买物资,并以假币充作收买汉奸的经费和所谓“开发事业”的资本。他们还用假币向银行兑换日元,被银行发现后仍然不放弃罪恶计划,而是将新印的假币作了“污脏”的技术处理,然后运送到其他地区继续使用。之后,日军偶然在香港等地发现了印制法币的印钞机及材料和半成品,大喜若狂,将它们全部运到北京后大量印制法币达40多亿元,严重地扰乱了金融秩序。他们还在天津、石家庄、太原、徐州、新乡、开封、济南等地建立了印制机关,大量伪造根据地抗币,仅冀南银行一家,假币就多达近三十种。他们还利用汉奸伪装成商人或根据地工作人员,在根据地用假币收购物资,甚至派出伪装人员以假乱真,在集贸以查禁假钞为名,专门没收真币,推行假币。

面对日伪假币攻势,国民政府采取的措施是“以牙还牙”。下令军统局与美、英钞票公司合作,在重庆歌乐山建立一座伪造日钞的造币厂,从美国购买纸张和印制设备,挑选“中国银行”造币厂的技术精英,也大量印制日本钞票,并将其运到沦陷区购买黄金、棉纱、布匹等军用物资。每当日军发行新纸币时,即由戴笠从汉奸周佛海处得到票版,日夜赶印,然后源源不断地偷运到沦陷区使用。这些钞票制造逼真,连日本制币专家也难以鉴别。这一招,有力地破坏了日军独霸的金融市场,加剧了日伪统治区内的通货膨胀。

而抗日根据地民主政府的对策是“反假”。他们采取各种办法动员军民查禁假币,建立假币识别小组和识别所,明确奖励办法,在边沿地带、游击区乃至敌后根据地,严查严防。一旦发现新假币便及时曝光,以提高群众的辨假能力。同时发动群众追查收缴,堵塞假币流入通道,以净化流通。针对伪造的根据地抗币,金融部门在根据地所产纸浆中加入各种有色纤维,制成防伪纤维土纸货币,并加水印,手工印刷,使日伪机关无法仿冒。他们还在敌占区设立地下商店,通过贸易途径,为根据地大量吸收外汇,扩大外汇资金来源。这些举措使抗日根据地、游击区的金融秩序得到有力维护。



利益与援助


《新中华报》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十日关于

“国际援助趋积极”的报道


七七事变后,中国政府为了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援助,在武力抵抗的同时,不断呼吁英美等国制止日本侵略。首先“拔刀相助”的是苏联,宋美龄曾说过,抗战前三年苏联给予我国的援助达到英美的数倍,这是因为中苏两国在1937年8月21日签署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尽管蒋介石反对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与苏联军事援助挂钩,但事实上,正是这个条约奠定了苏联援华抗日的政治基础,实现了苏联的战略目标——通过中国的有效抵抗拖住日本,使其无力窥视苏联远东地区。

而西方诸列强的对华政策,却并非一如既往。以美国来说,就曾经历了“避免介入”、“援华制日”、“结盟抗日”、“扶蒋反共”四个阶段。民国二十八年,即《新中华报》“国际援助趋积极”的新闻刊出之时,正是美国从“避免介入”向“援华制日”的转折之际。

国民政府认为,英、美等国在远东都拥有重要的利益,又是《九国公约》的签署国,如果由他们出面,就能避免中日战祸的继续蔓延。然而,美国此时却以所谓“公正、友好的态度”,以双方都要“克制”为由,婉拒了中国的要求。美国的观望态度,使其它西方列强和国际组织也不愿出面干预,这在很大程度上怂恿了日本的侵略行为。


陈纳德与飞虎队队员


促使美国调整对华政策的转机,是民国二十七年十月的武汉会战之后,日本提出要建立“日满华三国合作”的“大东亚新秩序”之设想。在美国看来,这无疑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在华利益,是对美国“门户开放”政策的直接挑战。1938年12月30日,美国政府发表声明,指出美国不承认任何一个国家有必要和有理由在一个不属于它主权范围的地区内规定一个“新秩序”,并自命为“新秩序”的掌权者和代言人。同时,美国向国民党政府提供了2500万美元的桐油借款,迈出了“援华制日”的第一步。此后又多次向中国提供贷款,并且还派遣了由美国志愿人员组成的航空“飞虎队”在华参加对日作战,不断加大对日本的遏制力度。由于美国态度的日益明朗,英国也随之改变。12月19日,即在美国宣布桐油借款3天后,英国宣布给中国贷款50万英镑,用以购买卡车。1939年3月,英国又宣布向中国提供500万英镑的平衡基金贷款,以稳定中国的法币价值,这便是本文所涉这则旧闻的史实。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十日的《新中华报》还就英国政府贷款援助中国发表了短评。短评说:我们热烈欢迎这种同情和援助。我们坚决相信:只要我们更英勇地坚持持久战,必会推动英国及其它国家对我施以更大的同情与援助。我们要以更英勇的战斗,来回答友邦的援助。

有“友邦的援助”和“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的决心,抗战胜利志在必得。

历史翻过了这一页,但是我们记住了这一页上的激情和誓言,惨烈和同情……


《新中华报》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机关报。前身是《红色中华》。1937年1月改现名。三日刊。在延安出版。该报辟有:社论、专论、短评、三日国际、三日战况、国内要闻、各县短讯等栏目。1941年5月与《今日新闻》合并改组为《解放日报》。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即进入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官方公众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