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一夜春宵丢了内裤,第二天性感女上司把内裤还给他

微爱言情 2018-03-08 22:34:44

 

“昨晚就是你上了我的床吧?”白雪琳一脸严肃的看着武超。

 

白雪琳,海达传媒业务部总监,身材高挑长相出众,一身黑色小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方框眼镜,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做事干练,雷厉风行。

 

公司第一高冷女神。

 

武超,业务部里一条累死累活的加班狗。

 

几天前业务部拿下了一个大单子,昨晚庆功宴上武超不胜酒力喝多了,等他早上醒来的发现赤条条的躺在酒店床上,身边还放着白雪琳的手机。

 

随后就传出武超和白雪琳上床的事情,没等武超弄清是怎么一回事一上班他就被请进了白雪琳的办公室。

 

面对白雪琳的质问武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完全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武超的双眼下意识的看向白雪琳,这女人身材火辣,尤其是穿着衬衣的时候,武超是个闷/骚的男人,在海达传媒里美女不计其数,可惜武超长相平庸又因为固执不愿意和主管尤勇同流合污经常被人整,干的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女孩子们害怕得罪尤勇所以没人敢接近他。

 

而武超也有自知之明,从不对任何一个女人表露心迹,只是会偶尔拿出这些女人的照片YY

 

至于白雪琳,号称海达传媒第一女神,从来没人见过白雪琳笑过。她是公司董事长白松林的侄女,长期生活在海外,加州大学的高材生。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相貌学识,白雪琳都是一个武超只能仰望的女人。

 

两个人天差地别。

 

可就是这么两个人居然昨晚睡了一夜,武超实在是有些不相信。

 

难道是祖坟冒青烟意外上了白雪琳?

 

一不小心上了董事长的侄女,自己的顶头上司,武超想死的心都有了,完了,这回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虽然在业务部遭到排挤但工资不低,老妈逢人就说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在大公司上班。

 

这会儿要是丢了工作该怎么和她解释呢?

 

最让武超心里不悦的是他不能确定昨晚是不是真的上了白雪琳,她的皮肤是什么样的?衣服下又是什么样的风光,会不会如传闻的那样高冷女人多半是个白虎?和她嗨皮的时候感觉是什么样的?

 

你妹,什么都不记得啊,就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一点感觉都没。猪八戒至少知道自己吃了,而自己吃没吃都是一个未知数。

 

见武超拧着眉头一脸的疑惑,白雪琳拿出一个袋子丢在武超面前,武超瞄了一眼里面装着的是一条红色的四角裤。

 

“今年是你的本命年吗?红内裤真的能够保佑你吗?你可别说这不是你的。”

 

武超搓了一下腿,尼玛,还真没有,早上害怕迟到穿的太匆忙,居然没没发现放空挡了。

 

“我知道你一定会怀疑,所以我给你看看这个。”白雪琳拿起手机翻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武超正光着后背趴在白雪琳的身上,白雪琳修长的玉臂正搂着武超的脖子,她比这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武超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完了完了,昨晚真的干了,你妹啊,干谁不好干了白雪琳。

 

白雪琳嘴角一抽冷哼一声,道:“说吧,要怎么处理?”

 

道歉?武超张不开嘴,干都干了道歉也没用啊。赔钱,白雪琳几台座驾最差的都是几十万的进口福特,她不缺钱,可除了这些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武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明白这回工作保不住了,指不定还会赔一大笔钱,事已至此他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要死就死吧。

 

“你说吧。”犹豫了半天武超只憋出了三个字。

 

“好,这样吧,你假冒我男朋友,我们同居。”

 

什么?假冒男友,同居?

 

武超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靠,白雪琳是不是老子被门夹了,被上了不但不生气居然还要和自己同居?这是在开玩笑吗?

 

天底下居然还有倒贴的好事。

 

难道是因为自己长了一张郭德纲式帅到掉渣的面孔?

 

武超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白雪琳依旧冷若寒霜,看不出情绪波动。

 

白雪琳提出这样的要求大大出乎武超的预料,他预约的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不对,白雪琳的做法太反常。

 

“如果你答应我的要求我马上就可以提拔你当副组长,升职加薪,有我做你的靠山你在业务部会步步高升,女人,地位,轻而易举,出任总经理,当上CEO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白雪琳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同居合约放在武超面前。

 

“看看吧。”

 

武超翻开扫了扫,合约长达数页,条条框框相当之多。

 

不许带任何异性回家。

 

不许在家里抽烟。

 

不许干扰彼此生活隐私。

 

……

 

诸如此类,多如牛毛,合约还要求武超必须严格保密,除了白雪琳允许的不准对任何人提及他们的关系。

 

“你出身在单亲家庭,当过兵,母亲是一位环卫工,住在市郊的西华村,如果你签字你的母亲就会被调到相对比较轻松的工作岗位,如果你拒绝,一定会发生很多她很失望的事情,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做出聪明的选择。”

 

威胁!武超的眼里闪过一丝寒意,但只是稍纵即逝,白雪琳正在喝水并没有注意到武超的变化。

 

答应白雪琳那么无疑会成为尤勇的敌人,尤勇是另外一个股东高山的人,现在业务部几乎都是他的爪牙,白雪琳把武超当枪使,说什么升职加薪那都是假的,曾经有无数人想挑战尤勇的权威都被成了炮灰,如果白雪琳真有手段也不会被架空了。

 

“好,我答应你。”武超拿起笔迅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副组长了,下班了到公司后面的公交站台等我。”

 

武超刚走白雪琳就从抽屉里拿出了医院的诊断书。

 

恭喜你怀孕了!

 

白雪琳脸色变的很难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工作事业受阻,如果不是因为种种原因她又怎么会出此下策?

 

业务部

 

偌大的办公室里众人窃窃私语,说的无非就是昨晚武超和白雪琳的事情,现在大家可以肯定武超铁定要滚蛋了。

 

一个猥琐的光头敲开了主管尤勇的办公室门。

 

尤勇,外号冬瓜,身高160体重160,身高与体重相同,为人谨慎阴险,好色贪财,业务部所有干部都是他的人,一半以上的员工是他的亲友,此人从事传媒几十年,经验老道能力不俗。

 

光头是尤勇的表侄张志,目前还是实习员工,晋升正式员工只是时间的问题。

 

“嘿嘿,表叔,我的事儿有戏了吗?”张志拿出厚厚的一沓钞票放在尤勇面前。

 

尤勇的脸色瞬间就暗了下来,厉声呵斥:“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表叔是那种人吗?你这是在侮辱我,举贤不避亲,你有能力我提拔你需要你搞这些东西,难道就没有别的追求了?”

 

嘴巴上这么说尤勇手上却把钱揣进了口袋里。

 

哪怕是再好的亲戚不花点钱也别想把事儿办妥,这就是冬瓜的风格。

 

无利不起早!

 

武超这个刺头终于被除掉了,尤勇心情不错。

 

“谢谢表叔,那我可以去准备准备了?”张志迫不得已的想要上位,如果武超滚蛋了,他就没有必要等待几个月的考察期了,直接替补为正式员工。

 

尤勇摆了摆手,张志得意洋洋的退了出去,他回到大办公室几个朋友立刻围了上来。

 

“志哥,怎么样了?”有人问。

 

张志指了指武超的桌子,道:“把他的东西全部给我扔掉,从今天这位子就是老子的了。”

 

几个人大喜,立刻开始清理。

 

公司有规定,实习员工坐最后一排,干部坐前面,位置象征身份。

 

大办公室里张志几个人忙的不亦乐乎,武超的东西被丢到了一边,原来的办公桌也被抬走了,崭新的实木办公桌还散发着油漆的味道,老式电脑也换成了液晶屏,塑料椅子变成了可以旋转的老板椅。

 

一大堆人围着张志正商量着晚上到哪里庆祝。

 

武超缓缓走了过来,三组组长王宝指了指地上的纸箱子,道:“你的东西,自己拿。”

 

“武超,这回你完蛋了,昨晚真的是你开的枪的吗?你说会不会是别人开的枪你背了黑锅?”

 

张志的话惹来阵阵笑意,在办公室里武超只有胖子一个朋友,其他人都是尤勇的狗腿子。

 

“你看什么看,看你的东西吗?地上,自己捡。”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就在这时候尤勇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刚刚接到了白雪琳的电话,武超表现突出被提拔为二组的副组长。也就是说武超不但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受到牵连反而升职加薪了,他留下来了。

 

原本业务部的人事任免都是由尤勇负责,但白雪琳身为总监她要提拔人尤勇也不好说什么,开始尤勇还以为白雪琳不过是个花瓶,来了三个多月毫无建树。没想到她这会儿就把手伸到自己这里来了,提拔武超当副队长,这是要拿武超当炮灰吗?

 

武超也不生气,只是冷冷的看着众人。

 

“你们在干什么?不用工作吗?是不是都把事情做完了?”尤勇冷眼一扫众人纷纷散去,张志靠在椅子上翘着腿得意的吹了一个口哨。

 

尤勇一把就将张志拎了起来,喝道:“你在干什么?谁让你坐在武超的位子上的?”

 

啊?

 

张志有些晕,不是说武超要滚蛋了吗,怎么还是他的?

 

尤勇眨了眨眼,示意张志不要乱说话。

 

“武超现在已经是副组长,你不过是个实习业务员,谁给你权力坐在这里的?”

 

张志慢慢的走到一边,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我……我看他的桌子太久了就让人给换了换,随便把电脑椅子也换了一下,武副组长你请坐。”

 

武超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使劲儿的靠了靠,别说,还真舒服。

 

“嗯,不错,很舒服,谢谢啊。”

 

“没……没什么,我该做的。”张志心里那个火啊,刚刚还幻想着晚上好好喝上一杯再来个大保健,没想到两万块扔到水里响都没个,冬瓜到底在搞什么。

 

武超随手拿起张志的夜光茶杯左右看了看直接丢了垃圾桶。

 

“你干什么?”张志捏紧了拳头,双眼死死的盯着武超。

 

“扔垃圾啊,看不见啊,这是副组长的位置,我认为多余的东西不能扔?”武超态度嚣张,又拿起一大叠文件要往垃圾桶里丢,尤勇见状立刻上前阻拦抱住了文件。

 

“武超,这些是文件,是张志放错地方放你桌上的。”尤勇顺势将文件递给了张志示意张志滚蛋。

 

张志抱着文件回到原来的办公桌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草蛋,到底是怎么回事,武超不但没有滚蛋还升职了,这尼玛以后还怎么活?

 

工作结束,武超如约来到站台,白雪琳早就等在哪里了。

 

车子发动一直开到了海滨路的花园小区才停下来,不过白雪琳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而是拿出了手机。

 

“靠近一点。”白雪琳冷冷道。

 

靠近?怎么靠近?武超有些糊涂。

 

“亲我。”

 

亲?上面还是下面?武超看了一眼那道大沟,如果亲这里他最有兴趣。

 

白雪琳微微侧身举起了手机,那意思分明就是要武超亲她的脸她好自拍。

 

可武超就像是个傻子只是傻乎乎的看着,他还从未亲过女人,完全没有经验,白雪琳也太直接了,昨晚睡了就算了,这会儿大白天的又要自己亲她,难道她是被自己英俊潇洒的面貌迷住了?

 

笨蛋,傻瓜,送给你机会都把握不住,活该一辈子单身!

 

白雪琳急了往武超脸上一靠同时嘴角上扬微笑按下的手机。

 

“咔嚓!”

 

白雪琳直起了身体,照片她很满意。

 

武超暗骂自己太傻了,刚刚装什么纯,都睡过了亲一下又有何妨,逗比啊。

 

白雪琳将武超带进了她的家里,三室两厅将近两百平的精装修房子少说都要几百万,风格清新,一尘不染。

 

推窗就是湛蓝的大海。

 

“以后你必须保证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到,我早晚都会煮饭,如果你吃不习惯可以叫外卖……”

 

有美女煮饭武超求之不得又怎么会拒绝,只是一想起那些条条框框他就不自在,尼玛,难过白雪琳单身,这女人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什么事情都要较真,而且长期板着一张死人脸和她一起生活一定很累。

 

这种女人床上一定像条死鱼,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更没有半点声音。

 

“除了必须要带的东西其他的就不要搬过来了,我不希望在我的房间里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白雪琳叨逼叨逼个没完,就像是一位政客正在不遗余力的阐述自己的政见。

 

突然白雪琳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号码显示是妹妹白雪菲打来了。

 

“喂,雪菲。”白雪琳走到了一边。

 

武超在四下踱步溜进了卫生间,关上房门拉下拉链开始放水。

 

“什么?你下个月回国?你不是说年底才回来吗?”

 

白雪琳皱起了柳眉,白雪菲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这会儿回来了,真是要命。

 

“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姐,你男朋友呢,接机的时候一定叫他来,哦,不,是姐夫哦!”

 

电话那头传来了白雪菲的咯咯笑声。

 

白雪琳从十几天前就告诉亲友她有男朋友了,希望大家别在为她的事情担忧,尤其是父母。

 

她现在才二十五岁,一心扑在事业上,不想因为婚姻的事情分心,而且她怀孕了,她需要一个人来当绿帽王,事态紧急白雪琳没有多做考虑就选择了武超。

 

推开了房门,正好撞见武超拿着大腿套搓捏把玩。

 

四目相对,白雪琳的嘴角抽了一下,她还以为武超是个正经男人没想到是个变态,没事儿居然躲在厕所里玩自己的内衣,该不会对着内衣撸了吧?

 

“我帮你捡起来,可以走了吗?”武超赶紧岔开话题,他特意看了一眼白雪琳的大腿,也不知道她带上这个东西会是什么样子的,一定会很诱人。

 

以后和她同居,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就不信她能够忍的住,想到这里武超不由得一阵阵的窃喜。

 

“可以,把你的东西搬过来吧。”白雪琳将一把钥匙卡抛了过来。

 

“不用我去接你吧?晚上我有事出去,有情况打我电话。”

 

白雪琳看了一眼大腿套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神情,每一个女人都是爱美的天使,无论是在外还是在家,白雪琳家里收藏着各种各样的情趣装,只可惜一直都是孤芳自赏。

 

昨天武超还租住在狭小黑暗的廉租房里,也就是一晚上,白富美有了,升职加薪也有了,大房子也来了,变化之大连他自己都有些茫然。

 

走进熟悉的小饭馆,武超点了两个小菜,再将几个邻居叫上痛痛快快的喝了一顿。

 

明知道是个坑武超还是义无返顾的跳了下去,人生难得几回搏,就算是跌倒了也要抓一把沙。

 

带着一身的酒气武超背着包打开了白雪琳的房门,将东西放好武超倒床就睡。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十二点,武超睁开眼隐约听见有人在哼歌。

 

武超打了一个哈欠走出了卧室,路过白雪琳的房间武超发现大开的房间里似乎坐着一个人。

 

再一看武超顿时就愣住了,只见“白雪琳”正侧对着自己在镜子前梳头发,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粉色的比基尼。

 

牛奶般白皙细滑的肌肤,乌黑油亮的长发,她双手用力一夹让胸前的起伏看起来更加的明显,不过她似乎并不满意,左看看右看看。

 

哦,NO

 

武超感觉鼻子里发痒,小朋友都有些不自然了,这……这实在是太要命了,没有一个男人面对这种情况会没有反应,除非不是男人。

 

就在武超发愣的时候女人松开双手站了起来,她叉着腰左右扭动。

 

武超的脑子里嗡嗡作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白雪琳,她……她谁啊?

 

突然女人感觉镜子里似乎站着一个男人,不会吧,刚刚自己来的时候家里空荡荡的,房门也反锁了怎么会有男人呢?

 

应该是错觉。

 

女人缓缓的回过头。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说话。

 

女人完全暴露在了武超面前。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禁止了。

 

武超双眼下移死死的盯着他不该看的地方,不是他想看,而是避无可避想不看都难啊。

 

面前的这个女人,哦,不,是女孩儿,十七八岁,一米六左右,有着一张瓷娃娃般的萝莉面孔,小巧玲珑,瞪大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武超。

 

“啊!”

 

女孩儿大叫一声同时猛的关上了房门。

 

武超使劲儿的甩了甩头回过神来,不由得心里暗问,她到底是谁啊?

 

房间里面女孩儿将房门反锁,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然后又将毛毯裹在了身上,她这会儿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个不小心被这家伙看了干干净净,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个突然闯进门来的小偷?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感觉一阵阵的后怕,要是小偷冲进来又怎么办,可再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刚刚那挫男穿着拖鞋,头发散乱衣衫不整,一看就是刚刚起床的,他不是小偷又是谁?

 

猥琐男,偷窥狂,变态,色狼!

 

武超钻进卫生间里好好的洗了一把脸让自己先冷静冷静,尼玛,大晚上的家里怎么会突然闯进来一个女人,而且还旁若无人的光着身体当着自己的面梳头发,这还不算,她居然,居然……

 

回到客厅,武超还是决定先问问清楚再行处理,这个女孩子有可能是白雪琳的朋友什么的。

 

一想到白雪琳武超就很头疼,等会儿要怎么跟她解释呢?说她没关门自己不小心看见的?她肯定不相信啊。

 

武超敲了敲房门,问:“喂,你谁啊,怎么在我家里?”

 

不好,色狼果然不肯罢休,看样子今晚本小姐难免一场恶战了。

 

白雪菲啊,白雪菲,你可是跆拳道高手,还怕一个色狼吗?白雪菲的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那些防狼招数,这家伙装大尾巴狼冒充自己的家人,想要骗取自己的信任实在可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