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天下珍玩 (214)

八一子弟 2017-10-30 01:19:55


第743章 红色土壤


唐易的语速很快,但是三人听完后,居然不约而同噼里啪啦鼓起掌来。


“我只是推断啊,你们姑且一听。”唐易学了一把高太明。


“推断,有时候就是事实!”孙晓伟一挥手,“走吧,争取中午就能找到大体位置!我倒真想见识一下这紫色水精了!”说罢,便走了进去,落叶和杂草踩在脚底,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唐易和文佳也走了上去,高太明则紧跟其后。


“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么?”文佳一边走,一边在唐易耳边说道。


“什么?”


“就是这里面只有紫色水精!那我们收获太小了。”


“呃,我看你还是想想今晚吃什么吧!”


众人一路向西,虽然林密草多,但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困难,而且也没见什么大型野兽,多是些野兔飞鸟之类的东西,也没有遇上毒蛇,毕竟是冬眠的季节。


不过,却有一种墨绿色的大蚊子,冬天了居然还能飞来咬人。唐易被叮了一口,脖子上鼓了个红包。为此,众人都在身上涂抹了些风油精。


只要稍微开阔点儿,几个人几乎都处于快走的状态,遇有岩石挡路,就得攀爬过去,遇有树枝密集,还要砍伐开路。


走了三个小时,眼见已经中午了,几人在一块岩石上休息了十几分钟,吃了点儿东西,喝了点水。


结果,再度启程,只又走了十几分钟,前方突然豁然开朗!


这是一片红色土壤的空地,没有草木,方圆大约十几米。就如同沙漠里的湖泊一样显眼。


空地北侧的山壁上,离地约两米,赫然出现了一处洞口!


对比地图,查看定位仪上相距进入谷口的距离,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就是这里!刚才休息的时候,几人似乎都忘了前瞻一下。这一来是因为太过专注地观察环境,二来可能是他们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顺利到不知不觉就发现了!


“先别动!”站在草地和红色土壤的边界线上,文佳立即喊道。


唐易暗想,这一方红色的土壤太奇怪了,怎么会寸草不生?就算曾经被焚烧过,但也应该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才对。难不成这土壤也被“烧死”了?


而且,这洞口就这么裸露着,哪有这么藏宝的?


这与其说是个洞,倒不如说山壁缺了一块更为合适,只是凹进去两三米,形状不太规则,就像是个岩石崩落留下的壁坑。里面一目了然,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洞底有一些石块杂土。


因为是仰视,而且相隔一定距离,所以洞底如果还有什么细碎的东西,那也看不到,但是肯定没有太大的东西。


“避尘悬火阵的确启动过了!这一片红色土壤也跟着寸草不生了!”文佳观察了一会儿,终于低声说道:“踏进去,就是进入了阵里。”


“石牛和石鼓呢?这个洞太浅了,而且什么都没有啊!”孙晓伟嘟囔了一句。


“不是这个洞太浅!这个洞原来应该是很深的,但是避尘悬火阵启动之后,山壁重新融合,石牛、石鼓和宝物,应该都在里面的洞里!”高太明接着回应道。


“难不成我们就是破了阵,也得重新开凿?”孙晓伟有些郁闷。


“真要破了阵,融合的山壁有可能会塌陷,就跟当年启动阵法,山壁会融合一样。如果真是张储天师所为,倒果然是厉害,这个阵法已被他用得炉火纯青。藏宝之地根本不需要太过险峻,一个阵法,足以屏退世人。”


文佳一边说,一边暗想,这个洞口当时封住之后,想必曾被虎鸾感应到宝物气息,抓石啄洞,弄出洞口住了进去,因为是飞禽,几乎不带尘土,所以进了洞但却没有启动阵法。这一点,恐怕张储也没有想到。


直到后来,唐展云被虎鸾掳进洞来,这才启动了阵法。阵法启动,虎鸾不知控制呼吸,肯定当时就不行了!而以唐展云的身份,想必也通玄门之术,所以能把伤害控制到最小,并取走玄域圣环跳出洞来。随着唐展云的出洞,尘焰也被带出一些,避尘悬火阵的范围顺势扩大到了洞外这十几米的范围!


但要是以天师的霸道手段,怎能让进洞之人还能生还?当时的伤害再小,也活不了多久了!


既然阵法导致山壁融合,又没了玄域圣环的平衡,这封闭的内洞里,到底会怎样,还未可知,但是情况应该好不了!所以,即便破了避尘悬火阵,山壁塌陷,内洞重新露出,这里面也还是不敢轻易进入的!


“怎么办?”孙晓伟一边说,一遍搬来几块石头,放在草地边缘,“坐下想吧!”说着,也不顾什么山火隐患了,掏出烟抽了起来,不过抽的时候很小心,在面前挖了一个小土坑,还吐了几口唾沫。


唐易和高太明也如法炮制,坐下抽起烟来。文佳不抽烟,坐下之后,只是皱眉沉思。


孙晓伟抽完一支烟,见众人都不说话,便掏出了手机,结果一看,居然没有信号!


他喊了一声,众人都看了一眼手机,都没有信号!


好在孙晓伟还有卫星电话,取了出来给蒋英年打了过去。


“蒋主任,地方是找到了,但是这个避尘悬火阵有点儿棘手,我看今儿他们两大玄门高手是破不了了!”其实,文佳和高太明都还没表态,孙晓伟夸张了点儿。


“我知道了。如果到了下午四点还没办法,就观察好情况之后先回县城!”蒋英年沉声道。


“明白了!”


“对了,你告诉他们,河野治也来蜀都了。今天河野治、河野平兄弟俩会合了,除了他们的助理,还有风吕疏桐。最主要的是,河野治还带了两个人,恐怕是高手。”蒋英年接着说道,“不过,目前他们还没有离开蜀都,我想今天不会动身了。”


挂了电话,孙晓伟把情况说了一下。


“如果避尘悬火阵没有扩大,我在这块空地上设个水性阵法,加上翻江尺和倒海柱的导引,还有破掉的可能,但是现在,的确是很麻烦!”文佳这时候开了口。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高太明却抬起头,幽幽开了口。



第744章 避尘金针


高太明一边说,一边抬头看了看天,“不过,要看老天爷帮不帮我们了!”


文佳却也抬头看了看天,“你说的办法,今儿恐怕是实现不了!而且,避尘悬火阵已经启动,要想隔着外延阵法破阵,我的翻江尺和倒海柱恐怕也不行!”


“如果老天爷帮我们,你的翻江尺和倒海柱就势,做出一个水性阵法没问题吧?将水性阵法的灵力灌注到一件金性法器上没问题吧?”高太明接口反问。


“你说的我都能坐到,问题是没什么用。法器要从外延阵法冲入,必然沾染尘焰,水性阵法的灵力被尘焰包裹,到时候在山壁融合处根本发挥不了作用!”文佳连连摇头。


高太明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我一点儿都不担心,问题是今天肯定不会下雨了!”他的意思,自然是利用下雨,就势结成水性阵法,这范围就可以盖过避尘悬火阵的外延阵法,再利用金性法器破掉核心的内阵。


就在叹气的时候,他居然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铁盒,打开,捏起了一根针。


一根十几厘米长,金光闪闪的针!


唐易盯着这根针看了一会儿,大惊失色,“这东西也在古物基地?”


文佳和孙晓伟并不识得此物,但是文佳也连忙问道,“这就是你说的金性法器?”


高太明看了看唐易,眼中也闪过一抹惊讶之色,“想不到你居然认得!我申请带出的时候,倒没想到会遇到避尘悬火阵,只是觉得如果进D,有避阵金针能更便利些!”


文佳和孙晓伟一起看向唐易。


“明代的古玩大师高濂,也是一名杏林高手,在他的养生笔记《遵生八笺》记载,说处士皇甫玄有一根金针,把他C在头巾上,全身一尘不染。有个人试了试,骑着马在灰尘飞扬的的道路上奔驰,结果人和马都没有一点儿灰尘。这金针,就是传说中的避尘针。”唐易解释道,“不过,从来没有过流传下来的记载,古物基地真是神通广大!”


“古物基地的东西多了去了。蒋主任说,你卖了一把假的巨阙,不是一直想见识一下真正的巨阙么?”高太明收起了金针和铁盒。


其实唐易已经领教了高太明说话风格的不客气,但是这话也太难听了!虽说唐易拍卖出的巨阙,应该是欧冶子见识了初造巨阙的戾杀之气后重新仿造的,但毕竟出自欧冶子之手,也是不折不扣的春秋重剑,甚至还多了两个错金铭文呢!


唐易板着脸刚想辩驳,文佳却满脸喜色地叫道:“若是这金针真能避尘,那外延阵法的尘焰,对它就没有作用,同时又是金性,灌注水性阵法的灵力,一尘不染冲入内阵,必定能破掉这避尘悬火阵!”


“可惜,今天不下雨。走吧!”高太明活动了一下脖子,“我给你们说这个,就是怕你们灰心。我们回去,看天气预报再做安排!”


几人抬头看了看天上的艳阳,不约而同地开始向回折返。


回头的时候,文佳嘟囔了一句,“天气预报经常不准,要是错了,这几个钟头的路又得白走!”


“你不是可以夜观天象么?”唐易哈哈笑道。


“你个外行!夜观天象是星象之术,这预报Y晴是气象之术,猎古门根本没这一项!”文佳看了看高太明,“高兄路子广,靠你了!”


“我要是懂气象,还用说看天气预报?”高太明不冷不热应了一句。


又走了一会儿,孙晓伟开始嬉皮笑脸地让高太明拿出避尘针来试试,“你不亲自试试,万一避不了尘,破不了阵,岂不是很麻烦?”


高太明义正词严地拒绝了,“收入古物基地的时候,是有专人试验过的!我写申请的时候,保证不私用是必要而又严肃的条款!”


回去的原路很熟了,但是却要走三个小时上下,一路上很是乏味,唐易突然对孙晓伟说道,“孙主任,你要见识避尘的宝物,还有一样,就是不知道古物基地有没有。”


不待孙晓伟应声,高太明就道,“没有,这东西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还在长安出现过,我听说,征集办的人去晚了,被人吃了!”


“吃了?”孙晓伟瞪大了眼睛,唐易也是一惊,“怎么回事儿?”


“老高说话太简洁,你先说说是什么宝物?”孙晓伟对唐易嚷着。


“这东西其实现在最有用了,可以防雾霾啊!”唐易笑道,“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记载过一颗避尘珠,说是风霾之日,不染一尘。他说当年在京城隆福寺一个摆古玩珠宝摊子的小贩手里。摆摊子,都是直接摆在地上,这刮风起尘的糟烂天气,肯定全是土啊,结果人家的摊子一层土,这哥们的摊子居然一尘不染!”


文佳撇了撇嘴,“嗐,没准儿就是以讹传讹。”


“怎么是以讹传讹呢?高兄不是说了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还在长安出现了呢!再说了,纪晓岚说他的老丈人亲自见到过,这记载在笔记里,应该不是假的!”唐易接口道。


“得,高兄,你说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是怎么回事儿吧?”文佳看向高太明。


“我看过古物基地的记录。当时好像是在长安郊区,有个厂子要盖新厂房,挖地基的时候,挖出来一座青砖墓X,有个工人从墓里发现了一颗黄豆般的小珠子,绿色,有点儿泛黄,这小珠子周围,那是一尘不染!”


“结果呢,这个工人拿到之后,居然吞了下去!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也许觉得是宝贝,吃了能包治百病或者延年益寿什么的。最后,这避尘珠就下落不明了!古物基地也没有收入的记录。”


高太明这次到没有太简洁,说得还算详细,主要是这东西他也没见过,讲的时候其实也带着好奇。


几人终于走出了谷口,回到了老汉家的小院旁边。


“我说,咱们还回县城么?干脆,给老爷子钱,在他家吃住得了!”文佳待众人把背包都放进了车里之后,开了口。



第745章 两个高手


孙晓伟却摆了摆手,“不妥!根据蒋主任的说法,东京史料馆的人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万一他们也找到这个地方,知道我们也来了,不是什么好事儿!”


说罢,孙晓伟重新敲开了门,进去对老汉低声交待了几句,而后才上了驾驶位,招呼他们上车。


“你刚才对老爷子说什么了?好像还亮了亮证件?”车开到了大路之后,文佳问道。


“我亮的是一张警官证的封皮。我告诉他,其实我们来不是爬山,而是调查一起嫌犯潜逃的案子,这一阵随时可能再来,嘱咐他一定不要说出我们来过!”


“我看老爷子的样子,好像很配合。”唐易笑了笑,虽然这也算欺骗,但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的确很配合,还问我如果有生面孔来,要不要打电话告诉我。”孙晓伟也笑了笑。


这时候,他们的手机已经都有信号了。文佳掏出手机看了看天气,表情立即变得非常郁闷,“今年干旱,好像未来三天基本都是晴天,只有一天是少云!”


“你不说天气预报经常不准么?”


“预报刮风下雨不准,预报晴天一般是够准!”


孙晓伟却嘿嘿笑道,“凡事儿要学会往好处想嘛!要不是最近是晴天,气温高,都在零度以上,要不然下雪你们还搞不成了呢?”


“农历年前就立春了,这是在天府省,不是燕京,年后一直在零度以上,下什么雪?”高太明冷不伶仃来了一句。


“老高,你说话可真是够噎人的!”孙晓伟咳嗽了两声,不再说话。


车子开回县城的招待所,天已经黑了。几人到前台向服务员打听了一下,想看看西岭县有什么好吃的特色菜,这忙乎了一天,晚饭可得好好祭祭五脏庙。


结果,服务员毫不犹豫,“来我们西岭县,可得尝尝大团结包子和熏牛R,你们出了招待所的门往东走,第二个路口左拐,有一家老店,叫做‘大火塘’,做得很地道!”


几人一听,便乐呵呵去了。


所幸他们去得晚,有包间空出来了,不然听说饭点儿根本没空座儿,大厅里拼桌都不好找。


“先来上四笼包子,再来两盘熏牛R!”孙晓伟接过菜单,还没看就先点了招待所服务员推荐的菜。


结果招呼他们的小伙儿直接张大了嘴巴,“四笼?你们一共多少人?”


“我们这不是四个么?”孙晓伟把菜单递给其他人,其他人则都摆了摆手,让他再点几个配菜就行了。


“你们一共四个人,要吃四笼包子?”小伙儿仿佛还没反应过来。


唐易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你们一笼包子很多么?难不成有好几十个?”


小伙儿这才搞明白了一般,“原来你们没吃过啊!一笼只有一个!这样吧,先上一笼,你们觉得不够再点!”


等到这大团结包子上来,他们才彻底明白过来了,不用再点了。


因为这包子太大了!一个一尺左右的蒸笼,里面只有一个包子!而且厚度也很大,包子皮就是一张大面饼。


包子皮没有完全封上,露出了几条“大口子',往里看去,里面有大块的R,土豆块,还有像是炒面的东西,油亮亮,香喷喷。一个包子,四个人也未必能吃了。


“这明明就是蒸R!”唐易笑道,“只不过把面皮在顶上拢上了,我妈也做过,只是在底下垫一层面皮罢了!”


不管叫什么,这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几个人又早就饿了,立即开动吃了起来。


熏牛R很快也上了,都是大条块,黑里透红,入口酥香,真不是盖的!


孙晓伟还点了炸花生米、洋葱拌木耳、醋溜土豆丝、虎皮尖椒四个素菜,只是象征性地点了四瓶啤酒。主要就是吃了。


这顿饭吃得极为可口,完事儿之后,孙晓伟一边打着饱嗝,一边点了一支烟,“就算破不了阵,跑到这地方吃上这么一顿,也值了!”


“好大的出息!”高太明拿纸巾擦了擦油汪汪的嘴。


当晚几个人都睡得很好,日上三竿才陆续起床。起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天气预报。结果没什么变化。


孙晓伟将详细情况又跟蒋英年汇报了一下,蒋英年的意思是等,既然别无他法,而且又这么凑巧能用上避尘金针,那就不差这几天。


同时,蒋英年告诉孙晓伟:河野治、风吕疏桐和两个高手已经到了西岭县,河野平则在蜀都垫后。而且,他们今天一早到了西岭县之后,并没有住旅馆酒店,而是直接在南郊住进了一处带院子的民房。


这处民房极有可能是风吕疏桐提前租下的。根据蒋英年的分析,应该是风吕疏桐留守,河野治和两个高手寻找大西宝藏。


不过,河野治只知道西岭县南部山区的大致范围,要找到那条山谷,恐怕还得花费不少时间。


同时,蒋英年还发来了两个高手在蜀都的监控录像截图。其中一个是五六十岁的半老头子,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头顶秃得很厉害,上唇留有浓密的胡须。因为是高清摄像头,所以从截图也能看出,一双眼睛极为Y鸷。


另一个是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平头,身材瘦小,但是却给人很有力量的感觉,五官平平,属于扔在人堆里就看不出来那种。


初步认定,半老头子应该是倭国人,中年男子是华夏人。两人首先肯定是寻宝的高手,也极有可能是玄门中人。


孙晓伟召集其他三人进了他的房间,简单把蒋英年的意思说了一下,又给他们看了两张视频截图。


看到半老头子的时候,他们一致认为,这副尊容,典型的倭国人长相,是倭国人没跑儿。


“这眼神真欠揍!”文佳说着,随即划动屏幕,放大看了第二张图片,“卧槽,这厮居然开始替倭国人卖命了?”


一听这话,孙晓伟面色一变,“你认识?不会是你们行里的熟人吧?”



第746章 摸金校尉


文佳把手机递还给孙晓伟,又分别看了一眼孙晓伟和高太明,“你们都是征集办的人,不认识他?”


孙晓伟摇了摇头。高太明面无表情,“没见过。”


“锦毛鼠,你们总听说过吧?”


“他就是锦毛鼠?”这一说,孙晓伟和高太明一下子同声高叫起来。


“谁是展昭啊?”唐易看他们这副样子,掺和着开了句玩笑。他从来没听说过锦毛鼠,料想应该不是古玩圈的人,而且听这外号,也不像是玄门中人。


“蒋主任是展昭。”文佳看了看唐易,“锦毛鼠是一个盗墓高手。”


孙晓伟在旁边C了一句:“不是一般的高手。”


“爱吃独食!”高太明也跟了一句。


“两位征集办的大官人都不知道锦毛鼠的长相,你怎么会知道?”唐易却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个锦毛鼠,不只是盗墓贼这么简单,此人寻龙点X的本领不知道跟谁学的,的确很是了得!”文佳微微摇了摇头,“此人干这种勾当,自然不会轻易露面,我之所以认得他,是因为他当年招惹了我师父。”


高太明闷声说道,“锦毛鼠虽然在盗墓行里牛哄哄,但是惹了姚老邪,那可够他受的。”


孙晓伟瞪了高太明一眼,平时说话难听也就罢了,人家的师父姚广圣,你当着面儿称呼姚老邪,的确是太不讲究了。在玄门之中,对师父那可是极为尊崇的!


文佳倒是没太在意,因为姚广圣本人对姚老邪这个称呼也早就知道,居然并不排斥。


文佳开口说道:“那是二十年前了,我当时刚入师门不久,还不到十岁,锦毛鼠也就是个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伙儿。因为师父最初教我的,就是相术,我当时特别卖力,所以才能记得,虽然隔了二十年,他的相貌也有所变化,但是自问不会认错。”


“当时他刚得了锦毛鼠这个外号,那时候染头发的不多,这厮在脑门上的头发中间染了一撮白毛。那时候他还不是吃独食单干,而是跟了一个老油子。盗墓的时候一起干,但是往外卖东西,那老油子不露面,都是他出来接头。”


“那他们当时是哪个门派?”唐易忍不住问了一句。


结果,文佳还没回答,孙晓伟就笑了,“你小说看多了吧?根据我们处理过的盗墓案件,什么称号啊,暗语啊,真正的盗墓贼,根本是不讲究的,他们只在意拿不拿到东西。比如有一个盗墓贼曾经大白天就进了墓,拿了东西出来安然无恙。他们多在晚上行动,主要是为了隐蔽。如果坟墓在荒山野岭,什么时间弄清楚了,就什么时间下手。”


“不对,这发丘、摸金,都是有史料可查的。汉代的陈琳写过《为袁绍檄豫州》,就说曹C设置了摸金校尉,专门盗墓,基本上就相当于盗墓办主任啊!也正因为这样,汉代墓葬十室九空。”唐易应道,“眼下正在考古处理的汉代大墓,匡主任都被抽调去帮忙了,这么重视,就是因为没被动过的太少见了!”


“你说的摸金校尉,古代的确是有过,现在也有这么自称的,但是并没有什么门派。他们借鉴摸金校尉的,主要是风水上的手段,但说白了,风水堪舆,其实不就是玄门之术嘛!”孙晓伟解释道。


文佳点点头,“盗墓的门派,古代肯定是有的,寻龙点X也逐步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系统,不同于一般的风水堪舆之术。不过,从民国以后,就越来越杂乱了,加上科技手段越来越发达,都是什么管用学什么,什么先进用什么!不过这锦毛鼠,倒真是自称摸金校尉。”


“科技再发达,也有解决不了的诡异疑难。文调局这帮人,就知道用科技手段,遇到解决不了的,还不是找我们出手?”高太明摆摆手,看向文佳,“赶紧说锦毛鼠怎么被姚老邪收拾的。”


文佳苦笑一声,“我只说他惹了我师父,可没说我师父收拾了他!”


“什么?姚老邪都收拾不了他?”高太明显然惊了。


“怎么说呢。”文佳侧了侧脑袋,“当时锦毛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铜制的羯磨杵,交给了一个拉纤的。这个拉纤的和我师父有几分交情,有一天就给我师父看了。这羯磨杵虽是佛门法器,但是我师父对其承载的方位之术很感兴趣。”


的确,羯磨杵又称十字金刚杵,原先是古印度的兵器,后来才变成密宗法器。为什么叫十字金刚杵,因为是两个金刚杵交叉构成,一个金刚杵有两个杵头,那么两个金刚杵就有四个杵头。四个杵头,分别代表东南西北,也各自有不同的色彩和含义,姚广圣感兴趣的,想必就是这个。


“那个拉纤的对我师父说,你喜欢卖给你,货主说了,本来就是要出手的,不过价钱还没问。我师父自然就让他问问价钱,结果价儿不低。我师父倒是也不缺钱,就答应了。可是,临到要交易了,这锦毛鼠居然又不卖了。原来是那个老油子找了个买主,这个买主不但出的钱多,而且这个老油子还欠过人家的人情!”


“我师父除了在唐掌门手里吃过瘪,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当下就*问拉纤的货主是谁,这拉纤的号称不能坏了规矩,坚持不说。因为我师父和他也有交情,没法用强,便只能自己查了。”


“不料,还没等我师父去找他,这厮居然主动上门了!当时我就在我师父住的一处四合院里,和师父正在葡萄架子底下吃午饭呢!他那一撮白毛特别显眼,上来就抱拳道:姚老神仙是吧?我就是羯磨杵的货主,撂实底儿,咱是个摸金校尉,诨号锦毛鼠。”


“师父放下筷子说:你胆子不小啊,答应的事儿还敢反悔?结果锦毛鼠道:这事儿赖不着我,我是跟着一个前辈混饭吃,我这人向来是一言九鼎,但是他不想卖给您了,我这胳膊怎么也拧不过大腿!”


这话有几分道理,但也带着挑衅的意味,那意思是说,您跟我一个后辈较什么劲哪?有本事去找那老油子去!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