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被社会玩儿坏的职业:导游(一)

红笺小意 2017-12-09 17:49:25

 曾经居住的小区内有家 “凤姐的小厨” 餐馆。


门脸不大,但主家来头可不小。老公是国家级的烹饪大赛评委,老婆小凤姐也炒一手好菜,曾经多次上省电视台秀厨艺,还上过央视的《中国味道》做节目,在西安小众餐饮界,她是名人。




在征得小凤姐本人同意后,引用两张照片。

昨天小凤姐也开通了了自己的个人公众号“凤姐美食沙龙”。开头第一篇文章竟然是 
《我的工作经历之导游篇》。文中对当年退出导游行业的体悟深深引起我的共鸣,那段远去的导游岁月又浮现眼前,使我也抑制不住的想要一抒陈年。

在中国,导游不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现象。这种现象让导游身份尴尬,百口莫辩。今天我要深扒的,除了自己曾经亲历的导游岁月,还有这个行业潜存的一些灰色。


青春嘉年华时候,恰逢家乡旅游业迎来开发以来最迅猛的腾飞。

1999年,中国实施第一个国庆七天长假。那一年的十一,注定要载入小城旅游业史册。毫无防备
的小城一夜之间被鱼贯而入的游客包围,面对数以万计井喷之势的匆匆来客,小城几乎陷于瘫痪。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来势汹涌的人潮, 小城的接特能力被拉到极限。所有的酒店饭馆都暴满,楼道全用来打了地铺。家里有闲房的居民只要腾出床位,就有人抢着下榻。凌晨时分,还有三五成群游荡在街头的漂泊者,他们都是找不到投宿点的旅人。最后相关部门派人上街巡逻,一批批的领进政府大厅,那里开满了收容铺位。

随后的一年,当地政府紧急出台大力提升旅游配套产业的政策,导游即是其中一项。 我就在那一年经过培训考核进入导游行业,成了一名导游。

在这之前,导游在我心中是非常潇洒时尚的职业,他们举着小旗拿着小喇叭领一队人马指点江山,青春自信又豪迈。

很快,我就在从业氛围里嗅出丝丝不良气息。

首先,导游是没有薪酬保障的。带团才会有50元一天的导游费,一个行程最多四天,导游费不会超过两百,大头收入主要靠客人购物回扣。如果不出团,就没有收入。而导游出不出团什么时候出团,全凭所在旅行社主管人员调遣安排。如此一来,旅行社主管人员直接掌控导游口粮大权。

二十年前的九十年代,小城旅行社从业人员大多是一批文化素质不高的阶层,他们更多是洗甲上岸的原住村民。作为新兴产业的旅游业,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无章可遁。犹其在小城,甚至找不出一支“正规军“导游队伍。逐年递增的游客就这样散落民间,最先接触到的当然是这批居住在景区周边的村民。他们频繁的接受旅行者的有偿问询或求助,终于从农田解脱出来,开始专职给人做向导。几年以后旅游大热,他们成了小城最早一批熟谙当地旅游市场的人员,这时候他们早已不再是靠给人带路挣钱的“野马导游”了,而是开始体面的挂牌经营旅行社。

小城一夜之间旅行社如雨后春笋林立街头,每家都囤积几十上百号导游。给谁团带,给谁质量好的团,全凭他们心情。一时间僧多粥少,导游首先成了部门主管案板上的一块肉。为了生存,各种争斗与“潜规则”层出不穷,面对这一群粗痞之流,更多导游只能选择隐忍,或者干脆放弃。

我当年挂靠的那家旅行社是一对年过四十的中年夫妇。从他们肥硕的身材与粗壮的大金链就能看出,这几年做旅游发了。

我这种“宁可直中取,不在曲中求”的性情,自然是不得待见的,因此在他们手里我几乎没接到过一个象样的团队,都是不挣钱光跑腿的零星散客。唯一一次接到一个二十多号人的出团通知,我当时就纳闷了,如此“规模”的团队怎会轮到我?答案在我到火车站见到他们的那一瞬揭晓,原来那是一批来自青海边远地区的乡村教师。衣着简朴,黝黑的脸上飘着两朵高原红,肩扛手提的行
囊里有他们从家乡带来的干粮。那个三天行程的团队,我带着他们全程爬山涉水,没坐一次索道,没进一个购物店。我的周到热情换来他们一张张亲热质朴的笑脸,送他们上火车时,那个幽默风趣的带队校长代表全队与我道别,他竟然眼噙着热泪:“全导,张家界很美 ,你比张家界更美!”

可是我也要吃饭,收获的赞美并不能用以果腹。这个时候,同一旅行社里关系最好的一个女孩儿出事了。婷是一个小我两岁非常漂亮的姑娘,她在带团的过程中,社里一个部门主管的老婆逼停那辆旅游大巴,直接上车当着一车游客的面对她进行撕打羞辱。

原因私下大家都知道,因为婷跟那位主管有染。主管三十出头,英武帅气,但言谈举指一股子掩饰不住的轻浮。在刚进入那家旅行社之初,他就给我频频电话短信,许诺重点培养,好团都给我带,没事出来吃个饭,喝个茶……我当然只能以各种借口推脱,
还曾将这些当笑话说给婷听。可是没多久我发现婷变了,有一次在她家玩时,她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她喜欢那个主管,主管也喜欢她!然后是主管告诉她的那一套滥俗无爱婚姻论。正在我瞠目结舌之际,婷竟然掏出一双还未完工的十字绣鞋垫,一眼就看出那是孩子的尺寸,“这是给他儿子做的,儿子五岁,他妈妈又不管,从不给他做这些。”那一刻我又恨又气又好笑,开始苦口婆心的力劝她醒悟,那人一看就是个不正经没文化的二流子,你怎么能跟他扯上关系?不过是玩小姑娘的老套路……婷开始不高兴了,坚定的眼神传递出:她纯洁的爱情不容旁人亵渎。
 
从此我禁声了,不再过问婷,婷也有意回避我她的形踪。直到主管老婆追打上门,我才知道主管将婷带去长沙玩了几天,回来后各种流言秽语首先从一同去长沙的社老总媳妇嘴里传出,很快主管老婆就打上了门。第二天,老婆直接二郎腿坐在主管办公室,我一进门,她就盯着我一脸笑意的问:你是某某吧?我今天就等你。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是谁,她又自顾自的说:我知道你跟婷关系最好,昨天我把她是打了,你再帮我捎个话,年纪轻轻的不要做害人的事。你们旅行社几十号导游我都摸的门儿清,我知道你跟她不一样,你是个懂事的好姑娘,既然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就应该劝劝她,漂漂亮亮的干什么不好?……我无言以对。因为她的言谈措辞挑不出任何毛病,而且始终满脸含笑,以一个知心大姐的身份跟你拉家常。这是个非常精明能干而且很漂亮的女人,嫁了主管这样的男人,估计没少费心。

后来婷不再出现在那家旅行社,私下也不怎么找我。当时的我也正为自己的生存焦头烂额,顾不上 联系她,我们就这样慢慢走远。而我自己呢,因为挂靠的旅行社给不了团带,总不能活人让尿憋死啊,于是拖各种认识不认识的人,再拖朋友的朋友,找团带。不知道拐了多少层关系,终于认识一位旅行社老总,说需要导游。该旅行社的确是个大社,常年承接旅游专列,所以门下导游常有不够用的时候。我按惯例交了五百元押金后,就等接团电话了。

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到他办公室去的电话,一路兴奋,终于熬出了头。进办公室没几分钟,这个一脸猥琐的男人竟然大大方的关上门,然后从我身后抱住了我。其实我在上楼的一瞬就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也或许是一个单身女孩出入这种场合天然的警惕,进门时我就刻意留心到旁边的办公室都是有人在的,这才大胆敲门进入。我奋力挣脱,不容置疑的大声呵斥住他,并要他退我押金,团我不带了。这人无赖嘴脸显露无遗:团是你自己不带,不是我不给你带,不退!

我扭头就出了无赖办公室。半是惊吓半是愤怒,热泪滚滚。


(未完持续)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