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普通同学赵大瓜

校园嘚吧嘚 2017-12-07 18:10:46



“听说所有需要正能量的年轻人都关注了



      

  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平时接触最多的是学生干部和特殊生,但是我从没忘记那些最普通的赵大瓜们。他们每天嬉笑怒骂,不出类拔萃,也没有玉树临风,可能说起话来还会结巴脸红。但在这平凡的世界里,我爱这样的他们。



赵大瓜,男,具体说是一名来自东北农户家庭等待明年毕业的工科男。普通同学一枚,具体说是大学三年半没当过学生干部、没得过奖学金、没正式谈过恋爱的吃瓜群众一枚。


大一、大二两年一到没课的时候大瓜就喜欢窝在宿舍里和室友打打英雄联盟,吹吹牛皮,饿了就订个外卖,除了上厕所坚决不会下床。偶尔玩的兴起就会联系几个同学,找个星期天跑到外面的小网吧通宵过过玩瘾。宿舍里一共八个人,关系都不错,其中最合得来的是猴子和大熊,顾名思义,猴子瘦的浑身排骨,尖嘴猴腮,曾经坚持过一个月不洗脚,床底下藏的都是他的脏袜子,特别是踢完球回来他一脱鞋,大瓜想捶扁他的心都有了。大熊膀大腰圆说话粗声粗气,每晚睡觉鼾声如雷,扰的其他几个同学天天骂娘。可骂归骂,大瓜觉得他俩够意思,能玩到一起去。平时他们三个会经常在一起喝着小酒撸着串子唠唠女生,上公共课的时候互相帮着点个到。青春里稀里糊涂的革命友谊混到大四竟然无坚不摧。闻到后来大瓜嗅觉失灵,完全感受不到猴子的脚臭,每天晚上没有了大熊的呼噜。他竟然睡的丁点不踏实。                                      


大三有一段时间,大瓜特别渴望爱情,那时候猴子经常领着小女友晃荡在他左右,还总是在他耳边宣扬上大学不谈恋爱生活不完整的无耻言论,大熊也忙着追同专业的一个姑娘。大瓜一个人形影相吊,就冒出了也谈个恋爱的想法。那个学期的选修课他上得最积极,最终瞄准了一个学外语的女孩子,这个长头发的姑娘长的白白净净,眼睛不大但笑起来弯弯的(当然不是冲大瓜笑的),上选修课居然会认认真真地做笔记,大瓜每次都偷偷的坐在她的斜后两排,装模作样的抬头听老师讲课,其实一侧头就会看见那一瀑长发和美丽的侧脸,此时赵大瓜同学心里的小鹿就会砰砰乱撞个不停,他知道这是爱情来了。终于有一次课间,他鼓足勇气走到姑娘身旁说;“你好!咱俩认识一下呗,我今年大三学工科的,能告诉我一下电话号码吗?互加一下微信啊。”姑娘有点愣住了,不知所措的摇摇头,冷冷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大瓜满脸通红的转身回到座位,他觉得自己太傻了,居然头脑发热直接管人家要联系方式,也不知人家有没有男朋友,真是太跌份儿了。回到宿舍他把自己的心里话跟两个好哥们说了,猴子答应帮他打听打听这姑娘的底细,没过几天猴子哭丧着脸跟大瓜说:“人家有男朋友,不过在外地,你要是想追,哥们儿们帮你。”大瓜虽然很遗憾,还是觉得撬别人女朋友这事不地道,此后的选修课就没怎么好好去过,依然过着和英雄联盟结伴的日子。只不过那年的寒假回家,高中同学出来聚会,他也会借着酒劲儿添油加醋地说自己谈过恋爱,只不过刚刚分手,然后用“来来来,不说那个伤心事了,朋友在一起最开心了”这样的话搪塞过去,弄得好像还真发生过那么档子事似的。


  大瓜上个大学,觉得跟谁关系都不错,不太喜欢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挂过他的专业课老师老张头,老张头一脸学究相,平时不苟言笑,上课要求严的要死,画图必须严丝合缝,数据算的不能有丁点误差,每次课堂必定考勤,同学们每次上课人心惶惶,生怕哪里出错,老张头瞪着一副牛眼当场训斥,二十多岁的人了,挨训的时候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考试那天正好赶上大瓜头天晚上闹肚子, 折腾了好几次,他感觉拿笔的手都软绵绵的,题答的自然不好,当时只是期盼老张头能手下留情,六十分万岁,然而老张头毕竟是老张头,不及格注定了不及格。赵大瓜虽然没得过奖学金,但是也从没挂过科,这件事让他着实郁闷了两天。还有一个是他的辅导员,大瓜的辅导员参加工作也没多久,大瓜其实也谈不上讨厌她。就是觉得她太磨叽,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天天找个空就进教室了,不是考风考纪,就是防火防盗防诈骗,每天像对小学生一样跟他们唠里唠叨。有一次刚好赶上课间,赵大瓜着急上厕所,导员又冲进来了,滔滔不绝说了好几分钟,他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结果憋到实在难受,站起来说:老师,我上个厕所。居然发现这女的忍不住笑了。大瓜心里恨恨地想:要不是你老是说个没完,老子能这么糗吗?你还好意思笑。还有一次集体查寝,猴子因为床下的脏袜子,被这女的生生赤条条地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到现在大瓜想起那画面都觉得辣眼睛,他觉得辅导员一点没个女知识分子的样儿,活像市场卖菜大妈。


  转眼大四,赵大瓜同学开始为工作的事情着急了。猴子和大熊陆续签好了工作,猴子的专业课结束,除了每天的校内实习,就是在寝室打游戏睡觉,大熊已经办好了校外实习证明,准备去工厂干活了。大瓜自己也走了几次校招,经历了好几场面试,但是一直没遇见比较合适地方。他的想法是能留在东北尽量留在东北,如果没有好的岗位在往南方走走。毕竟家在这里,未来照顾父母要方便一点。可几个月下来工作依然没有着落,他真的有点急了,把自己的简历改了又改,还给导员发了一份,让她帮忙参谋参谋。又专门买了一套参加面试的行头,和几个同学合伙租住在一间每晚20元钱的小旅店里,每天奔跑在陌生城市中各大校园招聘会现场等待着机会。总算是赶在了秋招的末尾签下了一家浙江的企业。签下协议的那天,刚好所在的城市下雪了,冰凉的雪花落在了大瓜的脸上,他的眼角有点湿润,他很少读课外书,只是隐约想起《平凡的世界》里有这样一句话“人们宁愿关注一个蹩脚演员的吃喝拉撒鸡毛蒜皮,也不愿意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此时的他想呐喊,但是一时竟不知道喊点什么,他使劲抽了一下鼻子,只得作罢。 

  当天他第一时间给家里打了电话,并且决定连夜坐车赶回学校,他想回自己那铺小脏床上好好睡一觉,然后和猴子、大熊一起洗个澡,在找家路边串店聊聊天。


  毕竟,普通同学赵大瓜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了。再见,赵大瓜。

    

 





作者
体制内的一朵奇葩
一个充满情怀的一线辅导员
一个喜欢不断尝试的85后
  个人微信号:cptbtptp09876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首字拼音)
   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做一个温和且坚韧的人
微信号



by.小编佳希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